百书斋 > 神宠进化> 第二百二十九章 魑魅魍魉

神宠进化 第二百二十九章 魑魅魍魉

  几条软梯从直升机上扔下,十几道人影踩着软梯飞速滑落。

  “高少有什么吩咐。”十几人落地后,中间一人走在最前列,脱离队伍迅速走向高鹏。

  这十几人都穿着黑色作战服,头顶戴着头盔,包括连面孔都是被遮在面具之下,有高有矮,都气质凌厉,如开刃的匕首。

  高鹏无语,这些人还都穿着统一的制服,搞得像私人武装一样。

  “你们人也太少了吧。”高鹏数了一下,一共才12个人,南天集团的保安都比这多几十倍。

  那人愣了一下,为首一人摘下头盔,露出一张三十多岁的男人面孔,两道浓眉如漆刷,眼眶深凹,肤色偏黑,五官算不上帅,但却有一种独属于三十多岁成熟男人的魅力。

  “如果高少要做什么不方便摆到明面上的事情的话,我们几人是最适合的。”男人微笑道:“二十年前纪董救了我,我们这些人都是受过纪董大恩的,现在专门为纪董处理手底下暗面的事。”

  高鹏点头,他不相信其他人但还是相信外公的,“今晚我和朋友去处理一件事时招惹了一些麻烦,对方可能不是什么正规势力,你也知道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面对这种威胁的时候总是力有未逮......”

  “我明白了。”黄亚点头。

  高鹏转身走向出租车,“这是他们的一个团伙成员,被我捉了回来。”高鹏打开出租车后备箱,将里面躺着的司机提出来扔在地上。

  一直昏迷的司机也被这一下摔得够呛,幽幽转醒,

  刚睁开眼睛就感觉领口一紧又被提了起来。

  黄亚将司机带到另外一边拷问,大约十分钟后走回来,面色平静,“高少,已经拷问出来了,这伙人是从湘西地区流窜过来的一个团伙,专门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那司机是准备将车开到他们团伙聚集地去的,只是没想到被您提前识破。

  他们核心成员一共有七人,其中一共有两只首领级御兽,分别是一只首领级中期的白鬼魇和首领级初期的婴鬼。”

  这么弱,只有两只首领级怪物吗?

  高鹏本以为是想象中的大型黑势力组织,拥众数百,外围上千,行事严谨,没想到却是这种货色。

  其实却是高鹏想偏了,渝州不是没有大型黑色势力。

  而是就算有,也不会在城内行事如此猖狂。

  越是大的组织行事就越是规范,规矩越是严密。

  像高鹏觉得南天集团很松散的原因还是因为高鹏是南天集团的太子爷,本身就不受规矩束缚的体制内。

  高鹏看向黄亚他们,“你们有御兽吗?”

  “自然是有的,高少还请放心,只是一些乌合之众。”黄亚点头。

  然后高鹏看着黄亚他们转身登上直升机,“诶对了,如果可以,把那两只首领级御兽活捉带回来,当然,安全为上。”

  黄亚从直升机侧舱探出头,对高鹏比了个OK的手势。

  收回头,黄亚右手调节耳麦,在频道里说道:“目标,渝州城老城区星茂大厦。任务,优先活捉。”

  ......

  这是一个不大的房间,房间里摆着一个大床铺,床边放着一个书柜,墙壁上有一台液晶电视,床内侧躺着一个女人,床外侧坐着一个光头大汉。

  床上的女人和床边的光头大汉是夫妻,都是湘西人。

  袁彭感觉有些不对劲,小四出去已经一个多小时了还没有讯息,两个小时前老七也被警察带走。

  “走。”袁彭从床上翻坐站起来,拍了拍身后女人光滑的脊背。

  何莉侧过身子,她姿容颇为靓丽,发丝散在脸颊,左脸因为刚枕着枕头的原因,红扑扑的。“彭哥,咋了?”

  袁彭摸了摸自己的光头,“不对劲,小四之前发短信说他接了一个大学生回来,但现在还没有信息,打他电话也打不通。”

  说完袁彭起身穿上外套,“你快点穿衣服,我们直接走。”

  “不叫斌子他们?”何莉疑惑问道。

  “这次可能碰上硬茬子了,我们先走再说。”袁彭心底隐约升起不安,他是在湘西犯了事才带着几位同乡跑到渝州来的,来渝州也有段时间了,也赚了不少钱,对那几名同乡早就想甩脱了,现在正是一个很不错的机会。

  袁彭起床穿好衣物,然后又打开柜子,在柜子底部有一个黑袋子,袁彭打开黑袋子,里面装着十几沓红钞还有一些金银首饰之类的东西。

  重新系上袋口,袁彭穿好运动鞋,然后从床下取出一个瓷坛,打开瓷坛,里面钻出一团幽幽白雾,雾气在半空中扩散,最后重新凝聚化为一个半米高的白色狰狞怪物,怪物脑袋很大四肢纤细修长,通体雪白,眼珠通红,和那青鬼魇倒是有几分相似。

  怪物出来后很开心的抱住袁彭的大腿,大脑袋蹭着袁彭的身子。

  袁彭从兜里取出一块带着血丝的骨头,白鬼魇接过骨头很开心的啃食。

  看见自己御兽,袁彭心底安定不少,这就是自己的御兽,也就是他的底气。

  袁彭推开木门,走在二楼过道里,一股冷风吹来。

  袁彭探出头看了眼院子,漆黑的院子里很安静,院子中央趴着几只形色各异的御兽,是斌子他们的御兽。

  一切都还如常,袁彭心底稍安。

  带着何莉悄悄走下楼,何莉对着院子里的一只狼狗模样的怪物招手。

  那只怪物起身,吐着舌头兴奋的跑向何莉。

  召来御兽,两人刚要从院子后门离开,一声幽幽的声音从角落里响起。

  “老大,你们要去哪里啊?”王斌面色复杂的望着袁彭和何莉夫妻二人。

  袁彭愣了下,然后脸色如常的回复道,“我和你嫂子出去吃夜宵呢。”

  “是想跑吧?”王斌低下头,语气难名的说道。

  “跑?跑啥啊,斌子你别乱想。”袁彭呵呵一笑。“这样吧,要不要一起去吃夜宵。”

  斌子另外一只首领级御兽的主人,和他灾变前是一个村的。

  王斌吐了口气,“那你们出去吃个夜宵还要把行礼带上吗?”

  此言一出,气氛瞬间降至冰点。

  袁彭脸色僵住,刚要说话就感觉自己脑袋一沉,突然变得格外沉重,浑身酥麻无力。

  下一刻噗通一声落在地上。

  他身旁的妻子何莉也跟着晕倒在地。

  白鬼魇睁大了眼睛,愤怒嘶吼,死死护在袁彭身旁。

  瞬息间,一团团鬼风怒吼。

  化为铺天盖地的阴风,无穷鬼影盘旋在小院上空。

  狂风吹得四周树叶哗哗摇晃。

  “咴!”一声尖锐的马吟划破黑夜的宁静。

  一团熊熊燃烧的赤红色身影从院墙外跳进来,隐约间能够听见战场上刀枪剑戟碰撞的铿锵金鸣,空气中的阴风、鬼魅,瞬间被镇压得一干二净!

  魑魅魍魉,尽皆消退!

  躲在王斌身后的一个小鬼畏惧的后退两步,然后小心翼翼的迈出两步抱住王斌的大腿,懵懂畏惧的盯着矗立在小院中央的那匹赤红色神俊大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