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神宠进化> 第二百六十一章 始皇墓

神宠进化 第二百六十一章 始皇墓

  “外公,怎么了?”高鹏放下手中碗筷,疑惑问道。

  纪寒武神色严肃,看了高鹏一眼,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你就待在家里,等我回来。”

  然后起身披上外套离开家里。

  须臾,别墅后的湖泊里传出水浪溅射声,白龙带着纪寒武冲霄而上。

  ......

  长安市东北部凌潼区市郊外。

  始皇墓就坐落在凌潼区附近,在灾变后始皇墓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也就没人关注这里。

  自十日前,秦王墓发生异变,白日星现,无穷华光于破碎天穹之上垂落。

  每至入夜,血色星华如黏稠的血浆一滴一滴的滴落。

  长安市早在第一日就注意到秦王墓的异相,立即派遣精锐前来侦查。

  紧接着发现以秦王墓为中心方圆十里鸟兽尽绝怪物不见踪迹。

  长安市政府当机立断,撤离凌潼区附近平民同时进入战备警戒阶段。

  “这是第十天了……”一名双手拖着望远镜的将官喃喃自语。

  突然脚下地面一震,仿佛发生了地震。

  轰隆隆~

  大地剧烈摇晃,以秦王墓为中心爆发出强烈的震颤。

  大地崩裂,土壤嗦嗦掉进缝隙里。

  滚滚浓烟冲霄而起!

  附近几座山峰开始崩塌,山岩滚滚,裂缝蔓延,成片树木摧折倒地被卷入地缝里。

  大地深处徐徐传出沙哑而又低沉的长吟,仿佛嗓子被玻璃渣蹂碎,然后从胸腔深处,从灵魂里发出的愤怒嘶吼——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

  赳赳老秦,复我河山。

  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以中心区域为主崩塌沉陷,血气狼烟夹杂在烟尘中化为一片黑红的乌云!

  轰隆隆,血色闪电团在乌云中爆炸。

  “杀!!!”

  一声石破天惊的杀声惊天动地。

  远处围观众人睁大了眼睛,那是什么!

  一只泥塑的手臂撕碎烟尘,两道幽幽红光冲破霾尘,土褐色的泥甲黏在手背上,右手握住剑柄,左手握住剑鞘。

  铿!

  石剑出鞘却发出有如金铁交鸣的脆响。

  一道、两道、三道、……无数道身影前仆后继一往无前的冲出乌云笼罩的范围。

  那些兵马俑活过来了!!!

  哐当!

  桌上的水杯被撞倒,一名肩上扛着四颗星的将军双手撑着桌面站起来,胸膛剧烈起伏。

  “研究员到底干什么吃的?为什么这些兵马俑居然都是活的!”

  一旁带着眼镜的研究员默默说道:“这么多年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兵马俑还能是活的。”

  十里外,漆黑的炮筒化为钢铁丛林严阵以待。

  一道道泥塑的身躯冲破烟尘彻底降临在尘日之下。

  泥塑的身躯黯淡、朴素,衣甲轮廓简单,看上去就像随处可见的泥像。

  空旷的平原上无数尊泥像一动不动静静矗立在平原上,腰间挎剑,右手紧握长矛。

  空气中是凌冽而又极端的肃杀之气。

  站立的雕像里间或穿插着一些战车,四马并缰而行,缰绳向后由坐在战车上的勇士拽住,战车左右平台上有将士手持长矛。

  山峰突然崩塌,一座暗金棺匣被两头黑色独角赤蹄怪物领着冲出山腹。

  巨棺表面鎏金奢华,雕龙刻凤,虽未打开,但里面却隐约透露出一股极为恐怖的气机。

  “唳!”天空中一头金色巨雕仰天啼鸣,领主光环绽放,强大的气机锁定下方棺匣,只要胆敢入侵分毫,立即就会降下雷霆万钧之势打击。

  晴空炸响一声霹雳,如雷霆炸响天穹。

  “哼!”

  棺匣里传出一声冷哼,露出强烈的不满。

  “我们无意与始皇为敌,我们也无意招惹阁下。但现在长安市是我们联盟政府神圣不可侵略之地,如果阁下真要强行侵入我们联盟政府,我们联盟政府也绝不惧怕战争!”远处一名军方将官举着扩音巨喇叭大声说道。

  短暂的沉默。

  远处天空中突然传来阵阵龙吟,一头白色的身影划破天穹,云海被撕裂出一条长长的轨迹。

  巨大的蛟龙首从云海里钻出,纪寒武身骑白龙俯首而下。

  “誒...”棺匣里传出一声惊咦,就像一个小孩看见了自己最喜欢的玩具。

  没有哪个帝皇不喜欢龙,龙几乎成为了帝皇的代言,如果有一天有能够骑龙的机会绝对不会被这些帝皇错过。

  棺匣里神秘的存在也对龙这种生物产生了神秘的兴趣。

  “龙吗......”随即,向外扩张的兵马俑军团停下脚步,然后缓缓退回去。

  “如果阁下愿意与我们达成攻守同盟,我们愿意为始皇陛下提供当今世界的资料。”军方代表举着喇叭大声说道。

  良久,棺匣里传出淡淡冷声,“许。”

  难道真的是嬴政?天空中纪寒武眼神闪烁,军方代表那句话也带有一定欺骗性,如果棺匣里的人不是始皇而是始皇手下某个将军或者太子的话基本上是不会回应的。

  也许是白龙和金神的威慑,最终兵马俑军团退回山腹。同时方圆十里成为禁区被军方封锁,严禁其他人随意进出。

  回到军营,长安军区大营走出一名肩扛五星的白发老将军,看见纪寒武的时候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握紧拳头锤了锤纪寒武肩膀。

  “你这老家伙,越活越硬朗了,说你还能再活一百年我都信。”白发老将笑道。

  纪寒武呵呵一笑:“那可不是,我可要抱小鹏的外孙呢。”

  “那还真是不错,如果有那一天记得让我来喝喜酒。”

  “等你这老家伙能活到那一天再说吧。”

  “那我肯定活得比你久。”

  两个地位崇高的老人你一言我一语就像两个小孩一样。

  军方老将名孙樟,是纪寒武的老友,更是从小在一个院子长大。

  长大后一人下海经商,一人从军投戎,走出两个不同的人生。

  尽管各奔东西也未曾减少他们的感情,两人时常书信往来,这份感情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愈发浓厚香醇。

  纪寒武之所以放心高鹏待在长安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孙樟就在长安军区担任将军,他也特意嘱咐过孙樟照顾高鹏。

  “行吧,知道你惦记着你那外孙。”孙樟没好气的挥了挥手,“你赶紧回去吧。”

  “你这边注意点,那始皇陵里的东西总感觉有点邪乎......有事情就给我打电话。”纪寒武点头,然后起身白龙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