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神宠进化> 第二百六十四章 血契
  恐怖残暴母蛛眼底闪过一丝警惕,狠狠瞪了一眼阿斑,“你们想干什么?”

  高鹏还没说话,阿斑就嘿嘿一笑,用副肢搓了搓脸,小眼珠一闪一闪的,“你说呢~大蜘蛛~”

  说完阿斑就迫不及待的扑到恐怖残暴母蛛的背上,“这么肥的一只大蜘蛛,一看就很好吃。”

  当即狠狠一口咬在恐怖残暴母蛛的大腿上,虽然恐怖残暴母蛛是一只半领主,但它坚硬的灰色外皮还是被咬出一个豁口。

  阿斑一边吞咽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肉太老了,不好咀嚼,但营养还是很丰富的。”

  恐怖残暴母蛛气得头顶都快冒出白烟!发出各种恐怖的威胁。

  阿斑丝毫不惧,反而洋洋得意,“以前都是你们母蜘蛛吃我们公蜘蛛,这一次我要告诉你,我们公蜘蛛也是可以吃母蜘蛛的!”

  恐怖残暴母蛛吃痛,发出愤怒的嘶吼,疯狂挣扎。

  绑在它体表的锁链顿时哗啦啦作响,某些部位的锁链更是被绷得笔直。

  阿斑吓得身上的刚毛根根竖起,像一只秃头的刺猬受到惊吓。

  只要有稍微风吹草动立刻就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逃跑。

  看见这头蜘蛛这么怂,高鹏顿时无语,挥手招呼阿呆过来。

  正在湖边树上陪着女儿一起看书的阿呆听见主人的命令摸了摸女儿的脑袋,温和的说道:“你在这里继续看书,爸爸出去一会儿。”

  说完跳下树,身躯前倾下伏,粗壮的骨趾抓入土壤,轰——

  原地留下一大片白雾。

  恐怖的速度让阿呆拉扯出长长的残影,不过三秒钟的时间就跨越数百米的距离来到高鹏身后,“主人!”阿呆单膝跪地,瞳孔里的白色火焰森然冷酷。

  阿呆没有释放气势也没有展露领主光环,所以恐怖残暴母蛛不清楚阿呆的等级,但是它还是能够隐约感知到阿呆的强大,对危险的感知让恐怖残暴母蛛停下挣扎,警惕的望着阿呆。

  “我没有太多耐心,我也不想和你慢慢讲道理,要么臣服,你不仅能活下来,还能成为领主,要么负隅顽抗,我也不介意我的藏品里多一头半领主级晶核。”

  阿斑从母蛛背上跳下来,小眼睛里满是得意,将高鹏的话复述一遍。

  母蛛沉默,眼底闪过一丝屈辱,但蛛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好。”

  高鹏点了点头,然后让黄亚上前和母蛛签订血契。

  “和我签血契的人不是你?!”母蛛惊愕。

  “我什么时候说过是我了,我可不是什么御兽都会签的。”高鹏哑然失笑。

  母蛛瞬间呆滞,随后暴怒,“你这是什么意思!”

  阿斑用爪子抹了一把脸,“醒醒吧大姐,我家主人已经有英俊潇洒的我了,怎么可能会瞧得上你。”

  得到高鹏吩咐,黄亚上前和母蛛签订血契。

  母蛛光是体长就不下三十米。

  庞大的脑袋上布满了斑驳的痕迹,一根根坚硬的刚毛散发出幽幽寒光。

  黄亚将沾染着血液伤口的手指按在母蛛额头上,一缕幽光缓缓渗出......

  黄亚缓缓闭上眼睛,大概过了一会儿,黄亚睁开眼睛,面色古怪。

  “怎么了?”高鹏皱眉。

  “高少...稍等,这只母蛛的戒备心有点重,所以需要多试几次。”黄亚尴尬笑道。

  高鹏看了眼阿斑,阿斑心领神会,走上前用它和母蛛相比极为可笑的小爪子敲了敲母蛛的脑袋,“快点签血契,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看见母蛛视线扫过来,阿斑赶紧缩了缩不存在的脖子后退两步,突然又想起这头母蛛行动受限,顿时恼羞成怒。

  “敲你马,叫你吓我!”一爪子糊在母蛛脸上。

  母蛛淡淡看了眼阿斑,没有理会它。

  黄亚休息一会儿后,开始继续签订血契,不多时,脸上的表情变得极为难受,紧咬牙关。

  十分钟后,黄亚睁开眼睛长舒一口气,额头全是汗水,尽管很疲惫但还是露出一丝喜色,“高少,我签订血契成功了。”

  高鹏点头,“行。”

  然后让阿呆去给母蛛松绑。

  有阿呆在身旁,不远处的湖泊里更是潜着白龙,高鹏反而希望这头母蛛能够不听话,这样他就有理由趁机教训它一顿了。

  锁链被阿呆撕碎,恐怖残暴母蛛在地上摇摇晃晃些许,然后缓缓起身,打了个哈欠。

  锋利如长矛的蛛腿深深刺入土壤里,恐怖残暴母蛛发出幽幽的低鸣。

  畏惧的看了眼湖泊,恐怖残暴母蛛在湖畔边尽情舒展身躯,它已经被捆绑太久了,一时间还有点不适应。

  八根锋利的巨长蛛爪尽情舒展,还伸了个懒腰,庞大的身躯在大地上投射出一大片黑压压的阴影。

  阿斑眼珠子都快跳出来了,躺在地上的时候还好,至少看上去比它高不了多少,但当它站起来后,阿斑觉得这头母蛛的身高可能要突破天际了。

  怎么会有这么高的大蜘蛛!

  想想刚才自己的所作所为,阿斑不禁陷入了沉思。

  在思考的同时,它的八肢悄悄向后挪移,不知不觉中就躲到了高鹏的屁股后面。

  睿智的抬起头,阿斑长叹一口气,算了,我就不和这头大母蛛见识了。

  高鹏说道:“稍等片刻,你们在这里等我半个小时。”

  随后高鹏走进实验室开始配置药剂。

  半个小时后,高鹏大步走出来,手中提着一个烧杯,烧杯里装着一瓶深黄色的液体,液体通体类似胶体,看上去就像凝固的黄油。

  恐怖残暴母蛛死死盯着高鹏手中握着的烧杯,它还没有行动,但是它已经感受到自己体内的血液还有晶核在疯狂运转。

  这是来自血脉深处本能的诱惑,它的身体本能让它情不自禁的想要吃掉这烧杯里的东西。

  它很自觉的弯下身子,眼睛像是被胶水黏在了烧杯上,嘴巴很自觉的张开,一滴滴口水从嘴角滑落。

  高鹏将烧杯往左边移动,恐怖残暴母蛛的脑袋也跟着向左边挪移,高鹏将烧杯往右边移动,恐怖残暴母蛛的脑袋也紧跟着向右挪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