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神宠进化> 第二百七十六章 绝境
  炙热的空气掀起一股股洪流,高温让空气变得干燥。

  高鹏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一直在战斗的众人也停了下来,现在外有大敌,自然要暂停战斗。

  不过哪怕停下了战斗,双方站立的位置也泾渭分明。

  如今山灵还在进化,根本看不清楚山灵的具体能力。

  不过……

  高鹏低头,脚下的大地水分不断被蒸发,变得格外干燥。

  刚才的大火将一些植被烧成灰烬,只有少量幸存的植被幸存。

  但现在这些幸存的植被逐渐干枯、枯萎。

  站在高鹏身旁的阿斑死死盯着山洞,山洞越来越近……

  空气中都能嗅到那一股浓烈的硫磺味。

  阿斑两只蛛爪突然不断摩擦,站立不安。

  一直站在旁边的插翅雷猿突然暴动,身影爆射,右拳裹挟着雷光轰在石墙上!

  咚……

  石墙沉闷一响。

  两大块砖石被敲落掉下来。

  这还真够坚硬的。这可是领主,如果换成首领级可能都打不碎吧。

  高鹏看见这一幕也熄灭了破坏石墙然后冲出去的想法。

  山灵王不是傻子,肯定不会坐视一群怪物就在它眼皮子底下打洞出去。

  自己一行人破坏石墙的速度恐怕还跟不上山灵王制造石墙的速度。

  山洞越来越近,山灵王经过的地方岩石都被尽数吞没进体内。

  山洞通红,明亮的红光极为显眼。

  一些地上的泥土被卷裹吞入山洞,从山洞里发出咕噜咕噜的闷响,然后向外喷出一股热浪。

  在高鹏身后,小焱拼命的啄着小黄的屁股。

  然后小黄时不时闪过一团紫光,体积悄悄增长着……

  因为小黄是立体的,所以被攻击后增长的体积十分微小,增加的体积对于现在小黄的体积而言只能算是很小的一部分。

  小黄一拳拳疯狂轰打在石壁上,石壁被击打出一道道豁口,但是被击碎的豁口后依旧是漆黑的岩壁,似乎没有终点。

  山洞已经越来越近了,滚滚的热浪仿佛一头炎魔对众人舔舐高温。

  木孔雀极为难受,它背后的树冠向后缩成一棵大树,躲在最后面,哪怕就算这样它的树冠也依旧变得焦黄,整个身躯萎靡不振,口中不住发出呦呦的哀鸣,哪里还有之前战斗时的意气风发。

  插翅雷猿依旧不知疲惫的疯狂击打着墙壁,速度极快,一拳又一拳轰出,只是随着山灵王的迫近,插翅雷猿攻击墙壁的频率加快了些许。

  阿斑眯起眼睛,静静趴在地上,体表漆黑的甲壳在红光的照射下反射出一股淡淡的红晕。

  黄亚心底有些凉,纪董还没来吗......

  再不来,就只能为我们收尸了,哦不,可能连尸体都收不了,只能收一堆灰烬。

  “高少......我们先到最后面去......躲在后面或许还有一线生机。”黄亚牙齿抖了抖,然后狠狠说道。

  阿斑突然抬起了头,若有所思的看了眼高鹏和黄亚,然后默默低下头......

  石洞的最后面,加鲁一行人躲在这里,看见高鹏两人走过来,有人眼中露出恶意,加鲁制止了高大青年,“不要轻举妄动。”

  然后加鲁转过头用流利的汉语和高鹏交流,“现在我们需要合作......我们的御兽一起攻击墙壁,或许有一线生机。”

  在生存面前,加鲁选择了妥协,如果他在这个时候还和高鹏死拼到底的话,最后的结果可能就是他们两方都无法活下去。

  “我们现在需要时间。”加鲁凝重的对高鹏说道。

  “我知道需要时间,可是怎么拖延。”高鹏皱眉,这头大怪物是加鲁弄出来的,加鲁说不定就知道一些方法,不过刚才他们还是敌人,高鹏此时和加鲁所谓的握手言欢也只是表象而已,一旦没有外敌,他们立刻就会分个你死我活。

  “祭品。”加鲁狠狠说道。

  “祭品?”高鹏突然迟疑,然后盯着加鲁看了两眼,会不会这个老黄毛在阴我。

  “现在山灵王处于晋级关键时期,需要大量能量,所以它才会遵循本能的想要吞噬我们,毕竟我们在它看来就是一份绝佳的美餐。”

  “我们哪里给它弄祭——”高鹏话语突然止住,眯起眼睛看向加鲁。

  “放心,这个时候我们不能内斗。”加鲁赶紧说道。

  “要不这样,我们轮流派遣御兽过去填饱它的肚子,我这一方派遣一只,你那一方派遣一只,轮流拖延时间如何?”

  “我拒绝。”高鹏直接一口回绝。

  这种方法他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加鲁微笑,“为了表达我们的诚意,我先来。”说完他这一方的一头御兽从后方走出来,紧接着大步冲向山洞!

  吞噬了一头御兽后山灵王的速度慢了些许。

  “我已经表达我们的诚意了。”加鲁深深的看了眼高鹏。

  “抱歉,它们都是我的朋友,我不可能出卖我的朋友来为我生存拖延时间。”高鹏转过头。

  突然一道黑影冲出,在在场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冲向山洞。

  “阿斑,你干什么?!”看清楚那道身影后高鹏惊怒不已。

  “高鹏,我去帮你拦住这块大石头......我去去就回来。”

  阿斑漆黑的背影被滚滚黑雾所吞没,继而消失在山洞中央。

  酒红色头发的少女看见这一幕忍不住嗤笑,“华夏人真是虚伪,明明把你的螃蟹派去拖延时间,偏偏口是心非。”

  背对着加鲁的高鹏肩膀颤抖些许,然后缓缓转过头,眼睛里密布血丝,“它不是螃蟹……它是蜘蛛。”

  “我管你是蜘蛛还是螃蟹……”“砰!”

  高鹏已如一头矫健的猎豹冲至他身前,一记勾拳狠狠砸在少女脸上。

  这是高鹏含怒的一拳,没有丝毫留手。

  少女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右脸颊瞬间鼓起来,青肿一片,还有一条条血丝。

  “再废话一句,我撕了你。”高鹏冷声说道。

  随后高鹏看向通红的山洞,山洞里依旧散发出滚滚浓烟。

  唯一让高鹏感到庆幸的就是他还能通过血契感知到阿斑的生命气息,阿斑还没有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