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神宠进化> 第二百八十三章 小猴子

神宠进化 第二百八十三章 小猴子

  哐哧哐哧......

  机器的轰鸣声回荡在车间里,浓郁的血腥味和消毒水味道弥漫在空气中。

  披着黑色连罩披风的阿呆从骨骼堆集室里走出,转身关上铁门熟练的插上门栓。

  此刻已是十点多钟,厂房外天色已然漆黑一片。

  阿呆从披风内衬里取出一本六年级语文课本,借着眼眶里幽幽的灵魂火焰照明默默背诵着。

  在屠宰厂是一项枯燥而又乏味的工作,每隔一段时间就固定重复的动作,吸收从厂里输送集运至这个房间里所有完整骸骨里的灵魂火焰。

  灵魂火焰不是灵魂,这和灵魂是两码东西。

  如果真要打个比方的话,灵魂火焰就是灵魂的遗骸。

  时间久了阿呆也有些无聊,正要最近要监督小花学习汉字,所以阿呆干脆自己也就请高鹏也给它买了一套汉字自学教程,每天闲来无事的时候也就看这个打发时间。

  吸收了大量灵魂火焰让阿呆的灵魂也变得极为强大,在记忆力和思维能力方面不弱于人。

  低级的怪物的智商近乎野兽,只有懵懵懂懂的本能。而随着怪物等级和品质不断提升,怪物的灵智也会渐渐增加。

  到了领主级其实已经基本上不弱于正常人类的智商,只是缺少一些必要的生活常识和经验而已。

  阿呆前段时间偶然得知了一个成语,言传身教。

  所以它觉得学习这种东西,不能只依靠小花自己的努力,也需要它作为一个父亲以身作则。

  不一会儿就走到了别墅外,将手中的语文课本重新放入兜里,阿呆大步跨出,动作有些轻快,因为它这会儿很高兴。

  主人已经承诺给小花配置进化药剂让小花继续进化。

  红水猿自然是好的,阿呆曾经也是一只红水猿,对于红水猿自然不会抱有偏见,但红水猿在生命长寿上终究是不占有优势的,这一点也是阿呆一直所担心的。

  它的寿命很长,作为一头亡灵系怪物,这是毋容置疑的。

  它不希望有一天白发猿送红发猿,想要从本质上解决这个问题就需要提升小花的品质,如果笑话能够晋级为首领级甚至领主级,这样它就不需要再担心这些了。

  也不知道小花使用药剂没有,阿呆心底有些忧虑,加快了脚步。

  “阿呆。”身后有人在喊他。

  阿呆脖子转过一百八十度,看见高鹏从身后一条小道里正在对它挥手。

  “主人。”

  阿呆大步走向高鹏。

  “放心吧,小花的晋级药剂我已经调制好了,但现在我有一件事需要你来做。”

  阿呆坚定点头,“主人您说。”

  “有两具亡灵需要你来复苏。”高鹏神秘一笑。

  阿呆点头,没有细问,跟着高鹏向小树林走去。

  穿过小树林,是一片宽敞的空地,空地周围还有茂密的植被遮挡视线。

  借着昏暗的月光,空地上静静躺着一大一小两具骸骨。

  大的那具骸骨足足有十余米长,骨骼纤细如刺,腿部骨骼极为粗壮,还有一对庞大的骨翅从两侧斜斜搭下,唯一让人感觉触目惊心的就是背后的尾骨,本来应该是一片密集的扇形骨尾翼现在却是坑坑洼洼一片,好几处地方都凄惨的断裂成两截,一条条裂缝穿透骨骼。

  在这具大骸骨不远处是一具小许多的骸骨,大约四米长,骨骼粗壮,尤其是修长而又粗壮的臂骨就像两把攻城锤,背后一对短而粗壮的骨刺向内收拢。

  哪怕已然死去,这两具骸骨依旧散发着强大的气息,洁白如玉的骨骼在月光下闪闪发光。

  阿呆默然不语,没有询问这两具骸骨是从哪里得来的,只是抬起右手,一团浓郁的灵魂之火丛掌心喷涌而出,庞大的灵魂火焰席卷四方。

  绕着那头大一些的骸骨旋转许久都没有反应,阿呆缓缓摇头,自己现在能力还不够,不能转化这具骸骨。

  阿呆现在还差一级,它只有43级,而这具木孔雀生前是44级,阿呆只能转化等级不超过它的亡骸。

  不过那头42级的插翅雷猿阿呆倒是可以被阿呆转化,白色亡灵之焰如流水般顺着骸骨之间的缝隙尽数钻过去,最后将插翅雷猿包裹在内。

  潜藏在插翅雷猿骸骨以及头颅内部的灵魂火焰被引出来然后被阿呆的亡灵之焰尽数吞没。

  一声声低沉而又呢喃的声音回荡在阿呆耳边,与此同时一个个记忆碎片如流光幻影从阿呆眼眶深处闪过。

  阿呆无动于衷,这种事情它已经见得太多了,每一团被吸收的灵魂火焰里都会有这些“残渣”。

  对于阿呆而言这些东西就是残渣是不能大量吸收的,因为这是属于骸骨体内遗留的记忆片段,其中蕴含着其他怪物的记忆残片,如果吸收多了,可能会造成精神絮乱。

  阿呆就像一名精准冷酷的医生操纵着手术刀将病变的腐肉精准切割掉。

  一块块记忆碎片被挑出来,然后被丢出去。

  这些本来应该没有固体形态的记忆碎片在与空气接触的瞬间就如丢进火炉里的雪瞬间融化,破碎的记忆碎片融化在空气里的时候散发出一团团朦胧的光彩,就像透明的泡沫,本是透明的,但在阳光照射下就有了七彩的斑斓。

  银色月光下,一片片残破的记忆碎片缓缓扩大,像是滴入湖里的墨汁,渐渐拉扯扭曲。

  褐色绒毛的小猴子步履蹒跚行走在笼子里,从笼子缝隙间钻出脑袋好奇的盯着眼前这个长着两只脚的奇怪东西......

  耳边的树叶声沙沙作响,阳光被树叶切成一颗颗碎金洒在地面,体积稍大一些小猴子好奇的扑上去,远处传来饲养员爽朗的笑声......

  灾变来临,周围的动物都在惊怒嘶吼,饲养员抱着一大串钥匙穿行在园里,打开一道道铁锁,“走!走!快点走!”

  猴山被打开,所有猴子都急不可耐的逃出去,唯有它好奇的盯着这个每天都来给它们喂食的男人,扰了扰自己的脑袋,想了想,爬上这个男人的肩膀抱住他的脖子,看见他惊讶的转过头,猴子嘿嘿坏笑......

  记忆到这里戛然而止。

  这是插翅雷猿最深刻的记忆。

  哪怕已经死去,这也是铭刻在它身体里最重要的东西。

  高鹏叹了口气,闭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