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神宠进化> 第二百八十六章 商业街闹鬼事件

神宠进化 第二百八十六章 商业街闹鬼事件

  不管外界如何风言风语都没有影响到高鹏。

  最近几天高鹏玩得可开心了,高鹏最不允许大紫去整蛊阿斑,但他却是发现阿斑并不排斥其他御兽和它这样玩耍。

  甚至还主动询问高鹏,“高鹏,高鹏,为什么大紫没有来找我玩啊?”阿斑百无聊赖的趴在地上,抬头望天。

  高鹏正准备说我把大紫禁足了,但对上阿斑期待的眼睛,高鹏将这番话硬生生咽下去。

  沉默半响,“它正在给你准备惊喜呢。”

  阿斑眼睛一亮,“真的?”

  “真的。”

  “恩恩。”得到高鹏准确的答复,阿斑心满意足了,期待的望向别墅的方向,然后又闭上眼睛,只是怎么都睡不着,翻来覆去,满脑子都是在思考大紫的惊喜是什么。

  “高鹏,我还以为大紫它们不喜欢和我玩儿了呢!”阿斑羞涩一笑,费力的蠕动了一下它庞大的身躯,周围山峰又是一阵摇晃。

  高鹏下山,回头眺望身形庞大的阿斑,默然。

  他突然理解为什么许多寿命悠长的巨型怪物总喜欢沉睡了。

  并非它们喜欢睡觉,而是它们除了睡觉以外就只能孤独的数星星。

  孤独,是最大的噩梦。

  或许每一头长生种在梦里都是如画一般灿烂吧,无忧无虑,没有孤独。

  高鹏突然想到了白龙,还有山灵,突然产生了一个模糊的想法,不过这个想法还需要细细构思琢磨才行。

  ......

  渝州城,金刚桥商业街。

  灾变前这里就是渝州城最繁华的商业街之一,灾变后因为地理原因成为了渝州城的销金窟。

  在金刚桥商业街正中心,有一座高达十五米的铜制关圣帝君雕塑。

  如果加上三米高的底座,这座雕塑就足足有十八米高,暗哑的黄铜色泽低沉,一袭披风英姿飒爽,身骑赤兔,手持偃月刀,是金刚桥的地标建筑。

  平日里人来人往,许多人都会注意到这座雕塑。

  不过随着时间流逝,人们对这座雕塑已然习以为常,就算从这座雕塑脚下走过去也会常常忽视它的存在。

  清晨,稀薄的雾霭飘散在街道间,冰冷的石板上有落叶和少量垃圾。

  穿着蓝色保洁服的街道保洁员提着一把大扫帚清扫地面垃圾,发出唰唰的响声。

  郑长寿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渝州十月的清晨还是有些闷热。

  抬起头扫了一眼矗立在街道中心的雕像,郑长寿疑惑的皱起眉头,这雕像怎么感觉有些......奇怪?总有哪里不对劲的样子。

  但这个念头也只是在脑海里一闪即逝,今天的街还没扫完呢,还要加紧速度才是,否则等到早班高峰期,到时候只会更不方便。

  朝阳升起,阳光被这钢筋丛林切割成一条条规整的几何图形洒在街道、玻璃外墙上。

  曦光洒在关圣帝君雕像上,青龙偃月刀上的凹槽被镶上一层金边。

  “对对对,就是这个姿势,一、二、三,瘸子!”

  外来的游客来到渝州城金刚桥商业区一般都会在这座雕像下拍照纪念。

  “诶,柳媛,怎么这个照片和你上次给我看的照片不同啊?”鲁凤唧唧喳喳的指着照片说道。

  “怎么不同了,都是同一个角度拍的,你对我拍照技术还有怀疑不成。”被称作柳媛的高挑女生不满道。

  “哎呀,我也不知道怎么说......”鲁凤说着就把手机取出来打开相册,手指在屏幕上快速划过,“你看,就这这张,是不是。”

  柳媛探过头,这就是她上一次在金刚桥拍的照片,两次拍照都是在同一个位置。

  但是看清楚手机荧幕上的照片后却是让柳媛背心一寒。

  第一张照片是在一年前拍的,照片上关圣帝君头颅高高扬起,凤眼微眯,左手拂长须,右臂倒提青龙偃月刀。

  第二张和第一张大体上没有多大区别,唯一的差别就是第二张照片里关圣帝君扬起的头颅却低下来,死死盯着照片里的鲁凤!

  鲁凤神经比较大条,拍着柳媛的肩膀说道:“诶,你说这雕像会不会是年久失修,然后脑袋松了。”

  柳媛没有回答鲁凤,只是背过身看向身后关圣帝君雕像。

  阳光下,关圣帝君头颅高高扬起,骄傲不可一世。

  鲁凤看见柳媛没有理她疑惑的皱眉,同样看向身后。

  沉默半响。

  两人脚步匆匆的离开金刚桥商业街。

  ......

  “老板,你听说没有,最近金刚桥商业街那边有传闻说在闹鬼呢。”徐清芷抱着一堆材料放进实验室,随口说道。

  “闹鬼又怎么样,我们实验室里不久就关着两只小鬼。”高鹏淡淡说道,将手中的材料进行特别处理。

  徐清芷,“......”

  仔细一想,突然觉得老板说得好有道理。

  “老板你说得好像很有道理啊。”

  “还有心情去八卦这些东西,最简单的石化药剂你都学了三个月还没有学会怎么制作,看来你时间挺多的啊。”高鹏扫了她一眼。

  徐清芷愤愤不平,谁能和你这个变态比。

  被高鹏无情奚落一番后徐清芷很讨厌高鹏这个家伙。

  ……

  次日,金刚桥商业街,最中心区域已经被完全封锁,黄色的警戒线外停着几辆警卫署的警车。

  被警戒线包围的中心区域,几具被黑布所掩盖的尸体。

  “目击证人在哪里?”警卫署署长罗钱现在很头疼,在最繁华的商业街发生了这种恶性案件,肯定少不了受到责骂。

  “目击证人在车里。”一名下属上前说道,又在罗钱耳边小声嘀咕着什么。

  罗钱揉了揉眉心,点头,“我知道了。”

  经过法医检验,尸体都是被直接斩断头颅,伤口极为粗暴狰狞,伤口外卷,看上去反而有点像是钝器。

  用钝器斩首?

  除了能够知道凶手力量很大超出常人意外没有任何发现。

  “这么大的力量,肯定不是人能够拥有的。”

  “说不定这就是一起怪物杀人案件!”

  警卫署内一众警察纷纷讨论。

  “对了,还有,为什么步行街内的关公雕像不见了,难不成长了脚不成!”

  在金刚桥步行街中心区域没有布置摄像头,但在步行街周围的商铺门前倒是有很多摄像头,调查科的人正在调查录像回放寻找蛛丝马迹。

  会议室外脚步匆匆,“署长,调查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