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神宠进化> 第三百二十六章 录制结束(第一更)

神宠进化 第三百二十六章 录制结束(第一更)

  《士宿本草》里称蒲公英为金簪草,故此蒲公英别名金簪草。

  虽然高鹏不知道这朵白色的花是如何冠以金簪之名的。

  签订血契后阴阳金簪草对高鹏的态度要好上许多,虽然还是爱答不理的,但至少不会躲避和高鹏接触,在高鹏面前装作一株没有智慧的普通植物。

  阴阳金簪草本来是想扎根在高鹏脑袋上,但被阿蠢严厉拒绝。

  小触手啪叽一声抽在金簪草花冠上,张牙舞爪,看上去超凶。

  阴阳金簪草头顶花冠抖了抖,然后重新找了一个不错的地方——阿呆光秃秃的脑袋。

  银光如水,阿呆身披黑袍,阴森的眼眶下两朵森白寒光闪烁,魁梧庞大的骨架将黑袍撑得鼓鼓的,肩膀处两对如牛角般向后弯曲的骨刺张狂霸道,月光凝华,浓缩在肩膀骨刺上的所有光华都浓缩在角尖顶端,光秃秃的头顶上一朵白色的小蒲公英一摇一摆的……

  总感觉哪里违和的样子,高鹏揉了揉眉心,忍住笑意。

  “阿呆。保护小花的事就交给你了。”高鹏对阿呆说道。

  小花是高鹏为阴阳金簪草取的小名。

  高鹏问它喜不喜欢这个名字,如果不出声就是默认了,最后小花也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叶片摆了摆,应该是很喜欢吧。

  入夜,相距羊城五十里外的一处无名海滩上。潮汐水涨起落,浓稠如水的海水里仿佛潜藏着无尽的恐怖。

  海洋,从来都是人类未曾完全踏足的区域。无论是灾变前还是灾变后。

  天色渐曦,潮水下落,大量粘稠的白色液体附着在沙滩上,这些附着的白色液体里遗留着一些晶莹剔透的白色大蛋。

  清晨,阳光升起,金色的阳光洒落在蛋壳上,为雪白的蛋壳染上一层金框。

  似乎是感受到了阳光的温暖,蛋壳内产生了神秘的动静。

  距离这处沙滩不远有一座无名小村庄,平日里村里的人也喜欢来这沙滩上捡捡宝,记得村头周家那鳏夫就是捡了一个值钱的宝贝卖钱后娶了一个新媳妇,虽然那婆娘还带了一个九岁大的小子,但过继过来后这周鳏夫也算是有了后人,不少人还笑着调侃周鳏夫赚了。买一送一。

  村里还有几个没媳妇的懒光棍每天都盯着那片沙滩呢,就等着什么时候天上掉个媳妇下来。

  所以一些人闲来没事的村民总喜欢去这个沙滩逛逛。

  “蛋,蛋,沙滩上有好多好多的蛋……”几个小孩惊喜的声音回荡在破旧的村庄里。

  ……

  休息一晚上,高鹏第二天下午两点钟前往节目录制现场。

  在节目后台已经来了不少人,虽然高鹏出门比较早,但羊城交通还是有略微堵。

  后台有些逼仄,里面人挤着人,各种道具散乱堆放,喧哗一片。

  王木子正拿着一叠白色文案在后台脚步匆匆。

  “灯光师,快点把前台的灯光调一下。”

  “道具组,排练好了没有!一会儿千万不能出差错,趁现在有时间再去演练一遍。”

  “音响,那边有个音响声音坏了,后台仓库里还有没有新音响。”

  看见高鹏的身影,王木子眼睛一亮扔下手头繁忙的工作赶紧走过来。

  “感觉挺忙的。”高鹏点头。

  王木子苦笑,这里头个里复杂的东西太多了,虽然他只是副导演,但是总导演是从上面来的太子爷,所有繁忙的事务都压到了他的头上。

  但这件事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也抱着讨好那位总导演的心思,否则他这个节目组也捞不到这份新节目的拨款了。

  高鹏见状不好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后台休息室在哪里,我自己过去休息就好了,你先去忙你的吧。”

  “我带您过去。”王木子嘿嘿一笑,就在前面领路。

  后台休息室的环境要好很多,不止房间宽敞,而且还有恒温中央空调,室内光线亮度适中,桌上都摆放着一些茶水糕点。

  高鹏来的时候里面已经坐着两个人,左边一人是一名头发花白的老人,精神烁烁,气势逼人,一双眼睛看谁都带着一股审视的态度。

  看见高鹏的气候打量了高鹏几许,须臾,微微颔首。

  “早就听说过长安那边出了一个了不得的后辈,是育兽师界新兴的翘楚,本以为是陈雪河那小子吹嘘出来的,今日一见,倒非浪得虚名。”

  高鹏愣住,纳闷不已,自己的优秀究竟是什么时候传出去的,居然都传到羊城这边来了。

  过了两秒钟,这名老人紧绷的神色一缓,笑着对高鹏招了招手,“过来坐吧。”

  高鹏上前坐在沙发上。老人呵呵一笑:“刚才那是副导演给我加的台词,小兄弟不要乱想。”

  说着指了指房间里的好几个摄像头,“一会儿会剪辑出来的。”

  高鹏,“……”

  此刻高鹏心情复杂,他算是明白了节目组的无下限。

  过了一会儿,最后一名嘉宾陆续到达。

  王木子进来后对几名嘉宾互相介绍了一下各自的身份。在介绍高鹏的时候是说的领主级御使还有天才中级育兽师。

  不过总有人听说过高鹏,就比如其中一名嘉宾听见高鹏身份后对高鹏的态度显著变得热情。

  另外两名嘉宾倒是好上许多,不卑不亢,言语间对高鹏很是客气。

  能够进入这里的人就算不聪明也不至于是傻子,哪怕不喜一个人也不会当面表现出来,秉承着不成为朋友也至少不成为敌人的行事方式。

  两个半小时的节目录制结束,高鹏强忍着打哈欠的念头。

  中途他发现有些材料的数据明显是错误的,还有那一句句很尬的台词……高鹏看在雷音螺和阴阳金簪草的份上都忍了。

  离开节目组,高鹏从后台取出自己的物品,从外套中拿出手机,刚打开手机高鹏就看见里面有足足十几个未接来电。

  高鹏浓眉一颦。

  其中有外公的,还有徐何啼的,还有两个不认识的一连串数字号码。

  手机突然震动,手机屏幕上显示来电——老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