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神宠进化> 第三百五十七章 鹤VS鳄

神宠进化 第三百五十七章 鹤VS鳄

  “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只躲在树后瑟瑟发抖的小东西。”绿林沼泽红眼鳄王嘲弄的肆意大笑。

  庞大的身躯在泥浆中翻滚,尘土喧嚣。

  森白的利爪抓破土被,一片片青草被踩碎露出下面黑褐的土壤。

  小焱听见绿林沼泽红眼鳄王所说的话不由更愤怒了,张口几团火矢砸落,橘红色的火焰炸在在鳄王体表的屏障上,泛起阵阵涟漪。

  鳄王不断引导体表的水流更换引流,脚下的沼泽就是它最好的水源补充。

  立足沼泽之中,无惧火焰灼烧。

  水元素本就克制火元素,更何况是在这沼泽地域,鳄王表示轻松惬意。

  低头吸了一大口水,然后抬头喷向天空被小焱灵巧躲过去。

  【怪物名称】:绿林沼泽红眼鳄王

  【怪物等级】:45级

  【怪物品质】:普通品质

  【怪物属性】:水系/风系

  【怪物能力】:坚韧背甲Lv3  锋利尖牙Lv2  水源掌控Lv3  狂风掌控Lv2

  【怪物状态】:健康(冷静)

  【怪物简介】:生活在沼泽地的巨型鳄怪,生性勇猛霸道,攻击性强,喜好群居。

  “它的属性有风属性,你要小心点,千万不要被它的风属性攻击到了。”高鹏通过血契对小焱说道。

  与此同时钱乌亮也通过血契和鳄王交流,“这只鹤是火属性而且会飞,你要注意安全,还有......”“啰嗦!”绿林沼泽红眼鳄王冷冷说了句。

  钱乌亮,“......”

  好在他已经习以为常了,日常被御兽吼......

  “你要记住我不是怕你,我只是看在你是我御兽的份上懒得和你计较。”钱乌亮辩驳一句。御使和御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御兽死亡会让御使头疼欲裂,很长一段时间都陷入虚弱状态,在御使手底下占据分量越重要的御兽死亡的后果也越严重。

  同样的,御使死亡也会给御兽带来不可逆转的永久性创伤,而且只要御兽带有主观意识袭杀自己的御使,它们会遭受更恐怖的惩罚。

  所以哪怕是签订了血契,御使在对御兽的态度上也需要好好斟酌,不能当做奴隶一样任意驱使。

  毕竟这只是血契,而非主仆契约。

  不过御兽普遍还是遵守契约内容的,绝大多数御兽的心思都不算复杂,只要略施手段就能让御兽可以跟随御使一起战斗、冒险。

  当然,也有极少数御兽和主人之间的关系比较微妙,任何事都不能冠以绝对二字。

  火焰化为一条条锁链抽打在鳄王身躯上,火星四溅,仿佛无数火焰巨蟒缠绕在鳄王身躯上。

  “吼!”鳄王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吼叫,发现敌人不愿意下来后赶紧后撤,找到一处比较大的水潭区域趴着,源源不断的水流从四周升起化为水盾屏障抵御火焰。

  “以为水就能挡住我的火焰?”小焱眼底闪过一丝厉色。

  “那我就烧焦你的壳,焚尽你的水!”

  双翅振动,淡红色巨翅仿佛掀起滔天燎焰,几片淡红色的羽毛在火焰里翩翩起舞。

  轰轰轰——

  火焰从天而降。

  火焰焚煮一切,方圆上百米完全笼罩在恐怖的火海中,火焰升腾十余米高,从外面根本看不见里面的场景。

  哪怕隔着数百米高鹏也能感受到磅礴的热量冲击着他的脸颊。

  脚下青翠的绿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干瘪,逐渐枯萎变黄......

  “好厉害。”赵家一名女孩睁大了眼睛,嘴唇微张,漂亮的眼睫毛一眨不眨,

  “原来领主级御兽战斗的场面这么恐怖。”孙家的青年感觉眼睛有些有些干涩,不由眯着眼睛继续观看。

  虽然他们家族里也有领主级御兽,但他们并未见过两只领主级御兽级别的战斗,这种级别的战斗和首领级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层面上的战斗。

  有科学家做过研究,普通级怪物等同于灾变前大型猛兽的杀伤力,精英级怪物需要一个提前做好准备并全副武装的特种小队才能无损击杀。

  从首领级开始就是一个飞跃,首领级也是实力跨度最大的一个等级。

  到了领主级,光是战斗余波就能摧毁一条街道。大多数寻常人类的武器都无法威胁到它们。

  以前他还不清楚战斗余波能摧毁一条街究竟是什么场面,现在算是见识到了。

  同时也隐隐有些激动,自家领主御兽也有这么厉害罢。

  砰砰砰。

  伴随沉重的脚步声,一道庞大的黑影冲破火焰,横冲直撞的冲出火海。

  粗壮的巨尾和背壳上还有余焰在燃烧,原本长在背壳上的青苔都已经被烧成一团焦炭,随着奔跑而不断抖落。

  “吼!”绿林沼泽红眼鳄王巨口张开,喉咙里喷出一团团白烟,这是体内散发出的多余热量。

  仿佛一个烟囱,口中里源源不断向外喷出滚滚白烟。

  小焱眼底闪过一丝厉色,双翅又是一扫,有十余根羽毛脱落并在虚空中逐渐熔化为一缕缕火焰,一丝丝细微的羽根抽丝剥茧般从鸟羽上的空骨上飞出,拉扯出长长的火线飞舞在天空。

  下一刻这一束束火线如流星坠落,火势愈演愈烈,最后轰然砸落大地燃尽空气中一切火元素。

  一根根羽毛不断从小焱身上飞出在脚下衍化出一片片火海。

  高鹏已经向后退了几百米免得被战斗余波波及到。

  这片区域的一切植被都被燃烧殆尽,水沼里的水都变成了开水,成片小鱼小虾翻着白肚皮浮出水面。

  有些地方露出干涸的大地,水坑里的水被蒸发得一干二净。

  远处沼泽里的水缓缓渗透进来,但远远跟不上被蒸发的速度。

  鳄王疯狂嘶吼,但天空中小焱根本不曾落下来,就使用火焰灼烧脚下鳄王。

  鳄王感觉自己体内的水分流逝越来越严重,它现在很想喝水。

  表皮上的鳞皮被烧得发红,泛着黑红色的光芒,皮肤龟裂,一些地方裂开,脱落出里面焦黑的干肉。

  “吼。”绿林沼泽红眼鳄王转身就逃,立即逃往沼泽深处。

  轰隆隆——

  仿佛地震般的声音渐行渐远。

  场边一群围观者下巴都差点脱臼,居然逃了?!

  他们万万没有喜丧到绿林沼泽红眼鳄王居然转身就逃,这是根本没有预料到的。

  “你......”钱乌亮也有些懵,同时感受到其他人的目光让他的脸火辣辣的疼。

  怎么就突然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