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神宠进化> 第四百零八章 降服
  “嗯。”高鹏扫了金衣主教一眼,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让小草给它一缕生命之光将他硬生生从濒死边缘拉了回来。

  脸色不白了,嘴角也不流血了,呼吸节奏也变得越来越均匀。

  金衣主教很开心,他状态从来没有这么好过。

  感觉自己就像重生了一样。

  “我想要研究一下你的御兽。”高鹏蹲下来对他说道。

  金衣主教愣了一下猛然点头,“好啊没问题,金妖就交给你吧。”虽然对自己的领主级御**给高鹏做研究有些心疼,但并没有死是不是,总会有机会的......

  “所以你和你御兽解除血契吧。”

  金衣主教,“???”

  “我不强迫你,也不是威胁你,我只是心平气和的与你商讨。你和你御兽解除血契,我不止治好你,还放你一条生路。”高鹏耐心说道。

  金衣主教沉默,转过头看向一旁躺在地上的金丝魔毯妖,破破碎碎的魔毯妖体表布满了缝合的各种伤口,有些伤口还在往外面不断流着红色的血液,趴在地上软绵绵的。

  金衣主教有些心软,他突然想到了五年前,他那时候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博物馆管理员,直到有一天发生了灾变,窗外尽是喧嚣的惨叫声和哀嚎声,街道上变异的怪物追逐着人类啃食着。

  所幸博物馆的防御不弱,厚重的铁门关上后博物馆成为了他的庇护所。

  在一处房间里找食物的时候他不小心碰滚墙上的东西,一副挂着的金丝毛毯掉在地上。他弯下腰将毛毯捡起来,然后这副金丝毛毯在他手心里动了......

  他从来没有想象过一张毛毯会动,这幅金色的毛毯徐徐展开,白色的灯光下金丝闪耀灼灼发光,活过来的毛毯小心翼翼的盯着他。

  “你是来保护我的吗?”那时候的他惊喜不已。

  在外面全是怪物的情况下这幅三千多年前的金丝毛毯活了过来,不过活过来的毛毯似乎并没有多少能力,博物馆里的食物很快吃光,博物馆里珍藏的各种毛毯也全被这幅活过来的金丝毛毯吃掉,这些毛毯基本都是古物,但是似乎诞生灵智的只有这一只。他也发现了这幅毛毯的一个爱好,那就是喜欢吃毯子,各种各样的毯子。

  后来他偷偷打开门想要去后面的超市找些吃的,然后一人一画被无毛血犬追着满街跑。

  在街上误打误撞的遇见了白金之手的人,这行白金之手的人救下了他们,然后它也成为了白金之手的外围成员,在外围一路攀攀爬爬终于摸到了主教的位置,这其中有他自己的努力,也少不了金丝魔毯妖的帮助。

  这样一个伙伴让他突然放弃还是很舍不得的,好歹好几年的感情,而且也是他如今地位的来源。

  如果没有了金丝魔毯妖,他也绝对成为不了主教。

  只有领主级御使才能成为白金之手的主教。

  但不交出御兽他就要死,死了什么都没有了,在生死和几年的御兽感情之间他选择了前者。

  “好!你救活我,我把御兽给你,而且我可以发誓我离开以后绝对不找你报仇。”金衣主教果断说道。

  听见主人的话,趴在一旁的金丝魔毯妖颤抖两下。

  “搞得我像反派似的......”看见这一幕的高鹏意兴阑珊,让他和金丝魔毯妖交流感情。

  半个小时后金衣主教起身离开,在他身后是被解除血契的金丝魔毯妖爬在地面,看见高鹏走过来金丝魔毯妖摇晃剧烈。

  【怪物名称】:金丝魔毯妖

  【晋级完美品质路线】:1.金光魔毯妖(光系进化) 2.血腥金魔毯怪(血腥进化)

  这只金丝魔毯妖只有两条进化路线,进化路线挺少的,而且本身也不是高鹏喜欢的类型,最重要的是它的能力有限,高鹏倒是准备把它赏赐给黄亚。

  黄亚对他忠心耿耿,自半年前高鹏就给黄亚在集团内部安插了一个职位——南天总部采集部部长。

  采集部负责在野区采集各种植物和素材,是一种危险性相对较高的职位,能够进入这个部门的都是实力不弱的御使,至少也要有首领级御兽才能进入。

  黄亚的实力在强者越来越多的采集部渐渐有些站不稳脚跟,虽然摄于威信现在还能镇压下来,但以后就难说了。

  所以高鹏干脆一次性永久解决,那就是给黄亚一只领主级御兽。

  高鹏又将视线投向红衣主教。

  不等高鹏开口红衣主教就赶紧说道:“我也愿意把御兽给你,只求绕我一命,而且我知道白金之手一些宝藏埋藏的地方,只要您能够将我带出去我就将所有知道的宝藏地点全部告诉您。”

  他才不是金衣主教那个小年轻,高鹏是答应了不杀他,但并没有说不让政府的人杀他。

  红衣主教绝对相信政府的人正在通过各种渠道严密封锁还有观察这里,高鹏出去可能没有事,但自己这些白金之手的余孽恐怕就难逃一死了。

  活得久的他思考东西的时候比年轻人要想得更多,而且魄力绝对不差。

  两分钟后......

  红衣主教面色涨得通红,血契就像一张牛皮癣死死黏在他和腐生地龙共同拥有的识海空间里。

  “还没解除血契?”高鹏面色奇怪。

  “快了,快了。再给我一点时间......”

  十分钟后,红衣主教无比绝望,“我的御兽不愿意和我解除血契。”

  被困在寒冰囚牢里的腐生地龙睁大了眼睛,满脸生气的样子,你居然想要放弃我!

  “我们就解除血契好不好,这样你也可以找一个更爱你的新主人......”

  谁知腐生地龙听了红衣主教的话只是不断摇头。

  有时候御兽比人类更加倔强,也更加执着。

  它们将主人这二字看得无比重要。甚至胜过血契本身。

  “哎,算了......要杀要剐随便吧。”红衣主教苦笑一声,他想到了自己曾经和腐生地龙的点点滴滴。

  签订腐生地龙那年他五十八岁了,早已经过了热血的年纪。老人比年轻人更加理智,也很难再将全部的热情投入到一只御兽身上。

  但这只腐生地龙还是给他带来了很多的......欢乐。

  记得刚签订血契时这只腐生地龙只有一米长,现在都十几米长了。

  哎,罢了罢了,活了这么多年也活够了。

  心底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红衣主教还是尽最后的努力,“御兽不愿意解除契约我也尽力了,我不想死,我想活下来,白金之手的宝藏还有一些外区基地的位置我都可以告诉您,同时还有一些幸存的下属我也可以帮您聚集,只要您一个命令,我就是您的一条狗,您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威名赫赫的红衣主教垂下头颅。

  空气中气氛变得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