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神宠进化> 第四百三十二章 黑巴的承诺

神宠进化 第四百三十二章 黑巴的承诺

  长安基地市。

  已经有整整八天没有看见蓝天白云了。

  雾蒙蒙的天空弥漫在天穹之上,黄褐色的沙尘飘荡在城市上空。

  在灾变后的世界而言,这是完全无法想象的。

  曾经人类给世界造成的环境污染破坏早已随着灾变消失得一干二净。

  长安市的居民已经有好几年都没有见过这种环境。

  “所以这绝对不正常。”陈雪河摇着头,轻轻摇晃着手中的玻璃瓶,瓶子里装着淡黄色的颗粒状气体。

  “经过我的检验,这些全部都是正常的......沙子。”陈雪河皱眉。

  “全部都是正常的沙子?”站在陈雪河面前的这名将官错愕无比。

  “可是,可是现在的环境下应该不会出现沙尘暴。”旁边另外一名军方的研究员不认可陈雪河的说法,“肯定有东西还没有测出来。”

  “行,如果你不信,那你自己再检测一遍。”陈雪河面色平静,也不生气。

  在他面前这名研究员盯着陈雪河看了几眼,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我怎么可能不相信堂堂陈教授呢,整个军区谁不知道陈教授您的大名。”研究员似笑非笑。

  陈雪河眼皮子一抬,面色平静。

  然后猛的一巴掌抓住研究员的头发然后就往地上按!

  “你少给老子阴阳怪气的!”

  说完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忍你这家伙很久了,真以为老子不敢揍你?!”

  “唉哟,陈雪河你疯了!你敢打我......”

  一旁的将官眼朝鼻,鼻观口,口观心,完全装作没有看见的样子。

  有稍微年轻些的士兵感觉这样似乎不太合适想要上前制止,旁边一个年长些的士兵拉住他的胳膊,低声说道:“别瞎凑合。”

  就在周围墙壁上,天花板上,书桌下,一只只铁齿金背马陆从各个角落里爬出来......

  粗略扫去,至少不下十只,这些全是首领级御兽。

  十分钟过去,躺在地上的研究员鼻青脸肿,眼镜都被打飞,鼻血都被打出来了。哼哼唧唧的,“你知道我舅舅是谁吗......”

  “陈教授,你冲动了,他舅舅也是军区副司令,还刚好负责管理实验室这一块职务。”将官叹息道:“不过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刘司令一向热心,像这种事...”“不必了。”陈雪河打断了他。

  ......

  黑烬森林,

  今天又是无聊的一天。

  自从那个老人死后,黑巴觉得每一天都是无聊而又孤独的。

  森林的最深处,一头庞大的巨型黑猿怪物懒洋洋的坐在粗壮的树枝上,抬头望天。

  毛绒绒的下巴上长满了灰色的绒毛,从外表看就是一头放大了无数倍的黑色暴猿。

  “哎。”黑巴叹了口气。

  大手烦躁的在空气中抓了抓,到什么都没能抓到。

  真是恶心心。

  黑巴打了个喷嚏,空气中那股呛人的味道让它有些不耐烦。

  从树枝上站起来,这棵高达两百多米的巨树猛烈摇晃,树叶唰唰飘落。

  或许是因为经常被坐的原因,这棵巨树上的树叶有些稀薄......总有那么一点光秃秃的感觉。

  西边那个家伙又过来了,黑巴能够感受到它身上那股呛人的味道,哪怕隔着几十公里也闻得清清楚楚。

  从一星期前那家伙就鬼鬼祟祟的出现在黑烬森林外然后往空气中散发出大量黄色的粉尘。

  虽然没有感知到什么大的危害......但闻着还是很不舒服的。

  黑巴面色阴沉,魁梧的身躯如一尊黑金刚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轰隆,从树枝上跳下来,大步走向森林深处。

  这一片是黑烬森林的禁区,是黑烬之主的核心地盘,严禁其他任何怪物跑进来,

  进来一个,打死一个。

  久而久之,也就没有怪物敢进来了。

  在树林中心是一栋小木屋,木屋还没有黑巴的肚脐高。

  木墙样式古老,上面长满了青苔,顶部常年被雨淋湿有些破损,最上面盖着一片宽大的树叶将木屋遮住。

  这是上个世纪护林人的木屋,在木屋外墙上还挂着一柄锈蚀的斧头,看上去早已没有生活的痕迹了,不知道被荒废了多久。

  黑巴呆呆的看着这间木屋,就这么坐在木屋旁边,狰狞可怖的面容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平和。

  四周熟悉的景色让它仿佛回到了二十年前。

  那时候它还只是一只刚满周岁的小猴子,在树林里被偷猎人用猎枪打伤胳膊,无法爬树逃走,躺在草堆里的它看着偷猎人的倒影在它瞳孔里不断放大。

  “汪汪汪!”

  护林人带着巡山犬从另一边赶来驱走了偷猎者。

  那是一名头发都有些花白的老人,精神烁烁,健步如飞,就像猴群里最睿智的老猴王。

  老护林人将它带回木屋疗伤细心照料它,给它包扎纱布,敷制草药,悉心照料它,有时候它觉得就这么待在这里一辈子也挺好的。

  后来它被送回了猴群,回到猴群后它经常从猴群里偷偷跑出来找这个老护林人玩耍,老护林人也很高兴,每次它过来都从兜里给它变出好吃的花生,它们就这样成为了好朋友。

  再后来过去了十三个冬天,它从一只小猴子变成了整个猴群的王。

  但当它在那天清晨过来时没有如往常一样看见老人穿好衣服上山巡林,它看见了有人抬着担架将老护林人运走。

  猴子这才发现老护林人太老了,他不能再巡山了。

  后来,大概过去了多少个后来,直到有一天,有人抬着棺材从山下搬运上来埋在了小木屋旁。

  它闻到了老护林人的气息。

  那些人只是将棺材埋下后烧了几斤纸就匆匆离开,一如当初将老护林人用担架抬走时一样,都是很匆忙的。

  等到所有人走后猴子来到老护林人坟前呆呆望着坟墓。

  它想到了什么,它从窗户钻进木屋里,在房间里找到了一卷泛黄的纱布和一些干瘪的草药。

  当初我受伤的时候你用它治好了我,我是不是也可以用它治好你。

  猴子很开心,笑得像个傻子一样。

  “嗷、嗷、嗷......”低沉、无助的猿鸣回荡在森林里。

  黑巴眨了眨眼睛,茫然的睁开眼睛,甩了甩有些迷糊的脑袋,刚才不小心又睡着了。

  木屋旁有一个隆起的小土丘,上面长满了灌木,生得很茂盛。

  “咚咚咚。”

  黑巴用拳头狠狠锤了锤自己胸口,这是你要保护的山林,我会帮你永远保护下去!这是黑巴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