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神宠进化> 第四百四十九章 小老弟怎么回事

神宠进化 第四百四十九章 小老弟怎么回事

  小银龙吐出一块银色鳞片交给纪寒武。

  “你把鳞片交给镜卜玄龟,收到这块鳞片后它......”小银龙嘱咐道。

  纪寒武手机适时响起。

  拿出手机,纪寒武看见是门卫室打来的,一般只有特殊情况的时候才会接到门卫室的电话:“纪董,纪董,有一只大乌龟闯进来了,我们拦都拦不住,它没有主动攻击其他人,但往别墅的方向跑过来了。”

  纪寒武手机还没挂掉,就听见轰隆隆的奔跑声,脚下地面微微颤抖。

  转过头,一栋房屋大小,龟壳规整光滑如镜面的银色巨龟正疯狂跑过来。

  “我来了~我来了~吉、吉,吉、吉!”银色巨龟喉咙里发出吼吼吼的声音。

  在银色巨龟的背上悬浮着一个水团,水团里有一条胖如蚕的银鱼翻滚吐着泡泡,也不害怕。

  银色巨龟跑过来后也不惧生,就这么一屁股坐在草坪上,哐当的坐出一个大坑。

  “......”

  小银龙面色一僵,转过脖子看向镜卜玄龟。“你来了?”

  “我来了。”镜卜玄龟白色脑袋上的红色小眼睛眯成两条缝。

  “你什么时候来的?”小银龙感觉自己有些懵。

  “老大你走后第二天我就出发了。”

  “???”小银龙脖子一歪,不明所以。

  “大吉啊!”镜卜玄龟神秘兮兮的说道。“我老远都卜到了,老龟我的人生转折点就在这里。”

  说完眼睛发亮的看着纪寒武,张开口,说出模糊的人音,“你就是我未来的主人吗?果然一表人才,你看你这银发,和我龟壳的颜色是不是很搭配?”

  纪寒武,“......”

  “你背上这条鱼怎么也带来了,给我们的晚餐吗?”一旁的高鹏好奇的询问镜卜玄龟背上那条肥鱼,怎么把这条肥鱼也带来了。

  “不是,这是小公子,是我们银龙太子大人的小公子,呃,当然也是这位白龙大人的......”镜卜玄龟认真说道。

  水球里的肥银鱼似乎是闻到了肉香,目不转睛的盯着远处正在烧烤的陈凯伦艾珏屹两人,鱼唇张成一个0形。

  高鹏看向银龙太子,本以为银龙太子会否认,哪知道银龙太子只是冷哼一声别过头。

  高鹏刚喝下的茶水就忍不住一口喷出,白龙这是当爹了吗。

  本以为白龙会生气,哪知道白龙只是疑惑的看了眼小银鱼,鼻子嗅了嗅,然后重新阖上眼睛,也没有否认。

  看这两只龙的态度应该是都没有否认,但看它们的态度似乎并不喜欢这条小银鱼。

  “很正常,这个子裔看样子应该是没有激活它们的血脉,你看外貌就知道了,和它们一比天差地别。”寒霜寂狮通过血契对高鹏说道。

  “其实很多怪物都是这样,如果后代继承了血脉自然很是喜爱,如果没有继承血脉就不会很喜欢。”寒霜寂狮摇着头老气横秋的说道。

  “为什么?”高鹏无法理解这些怪物的思维。

  “很正常啊,这还算好的了,有些更残忍的直接让刚出生的后代们互相残杀,最终活下来的那一只就是优胜者,能够得到父母的宠爱。还有比如鹰类怪物就会将自己的幼崽翅膀骨头打断然后从悬崖上推下去,破而后立,能浴火重生飞起来的就活,不能飞起来的......那就活生生摔死。”

  寒霜寂狮平静的说道,“像这种事例很多的。”

  “你也这么对你后代的?”高鹏问道。

  寒霜寂狮涨红了脸,“我哪有后代!”

  “喔,你还没找到配偶啊。”

  毕竟是它们两龙的后裔,尽管现在看上去还只是一条普普通通的极度肥胖太湖银鱼,但也改变不了是它们后裔的事实。

  纪寒武将这条银鱼放入小湖里,要求它们没事的时候好好陪陪它。

  “昂?”白龙不高兴。

  “你们平时不管这孩子,你们看看它都胖成什么样子了!”纪寒武训斥道。

  随后高鹏带着御兽前往天阁学府在天阁学府食堂大厅与学生一起尝试做年糕。

  “那就是校长吗?”下面一群学生偷偷议论。

  “好像就是校长,教室上面不是贴着校长的照片嘛,校长好年轻啊。”有小女生眼睛发亮。

  校长的其他身份他们有所耳闻,是当今世界上最顶级的御使之一。

  “哇,我终于看到活的校长了,和照片上一样帅!”

  学生们唧唧喳喳的,像是一群从笼子里放出来的小鸡仔。

  高鹏咳嗽两声,“大家都保持安静。”

  制作年糕的步骤不算复杂,只要认真学一会儿就能学会。

  “校长,我们做好年糕后能不能去摸摸你的御兽啊?”一个虎头虎脑的寸头男生举手兴奋问道。

  以前他们过年都是独自一人,现在能够和其他同学一起过年,是从来没有过的体验,兴奋之下胆子也大了几分。

  高鹏看了这名学生一眼,从他眼睛里看见了忐忑、渴望还有一丝担忧,“可以,但必须要把年糕做好。”

  年糕最后被蒸好,做好的年糕送给其他同学互相交换吃,那些颜值高或者成绩很好的同学都接收到了很多年糕,

  高鹏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的年糕最多。

  晚上高鹏让小黄过来。

  “这就是领主御兽吗,看上去好奇怪的样子哦。”

  “看上去像和尚。”

  “我觉得挺酷的。”

  光秃秃的,浑身上下布满了肌肉的小黄面无表情的望着眼前这群小屁孩任凭他们在自己身上不停乱摸。

  一名男生凑到另外一名男生耳边低声说道:“阿俊,这个鸭子怎么没有毛啊?”

  “小老弟,你是怎么回事?”小黄上前一步提起这名男生,面色不善。

  “我,我......”这名男生语无伦次,很是慌张。

  “我是传说中罕见的渝州无毛鸭。”小黄沉声说道:“我生下来就没有毛,但是我是我们族群里最帅的一只。”

  “嗯嗯嗯嗯。”小男生疯狂点头。“我看出来了,我真的看出来了,你就是最帅的。”

  “小老弟懂事儿。”小黄将男生放在地上拍拍他肩膀,以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