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神宠进化> 第四百五十章 混乱前夕

神宠进化 第四百五十章 混乱前夕

  到达领主级以上的怪物都拥有了较为完善的肉身,虽然灵长类怪物说出的声音更接近于人类,但其他类型的怪物想要说出能够让人类可以接受的“人语”也不是很难的事。

  当然,前提是这些怪物愿意去学人言,或者像生长之脑拥有读取记忆之类的能力。

  小黄本来就不笨,虽然看上去呆头呆脑的,但长期待在人类社会也学会了语言。

  晚上又举办了晚会,一些学生表演了歌舞,还有学生朗诵诗歌。

  比较新颖的节目则是和御兽相关的表演。

  由大关老师和大秦老师联合主演,几只想要偷偷潜入学校被捉住的怪物充当配角。

  这几头野生怪物和大关大秦老师表演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情景剧,赢得学生满堂喝彩。

  夜深了,晚会一直持续到十二点才结束。

  璀璨的烟火轰鸣,红色、绿色、蓝色的烟花伴随着零点的钟声敲响,天空被各色烟花所吞没。

  在灾变的第一年没有人敢在过年放烟花,因为怕激怒怪物,而且那时候人人自危,就算过年也没心情考虑这些东西。

  到第二年、第三年私人放烟花也都是被禁止的,虽然那时候大型基地市都已经恢复稳定步入发展正轨,但烟花爆竹声音太响而且在夜晚太过显眼,为了稳妥起见,由政府组织在市中心燃放公用烟花。

  直到从去年春节开始才放宽要求,一些大型的基地市在得到市政府批准后可以在城市某些区域燃放烟花爆竹。

  这也是因为在这几年的时间里人类逐渐变得更强大,大型基地市的防御力量也不断加强,一些发展良好的基地市甚至已经开始着手扩张城市领地面积。

  一朵朵烟花在夜空下炸开,连绵不绝燃成一片。

  渝州基地市附近山林里的怪物基本上都被杀空,现阶段的怪物基本全身都是宝,哪怕一只普通级怪物也能卖出不错的价钱,几年过去大部分怪物不是逃向大山更深处就是成为商铺里的展品......

  仅存的小鱼小虾们听见头顶的烟花声都打了个哆嗦,瑟瑟发抖的躲在树洞底下或者灌木丛里向外观望。

  ......

  这是一片浩瀚的世界。

  千丈古树如攀天长梯直入青云,万丈黑崖之上有鸟语花香,深不见底的峡谷仿佛能直通幽冥。

  庞大的巨兽奔驰在天地间,动辄百万吨量级。

  在东边一片乱石林里有一座石堡群。

  从高空往下俯视,就仿佛一片密密麻麻的灰白色大球。

  石堡间不时可以看见体态优雅或身躯庞大的御兽穿梭过。

  石堡群中心区域有一座和周围其他石堡屋差不多大的黑色石堡。

  在二楼一处房间内摆放着一块兽骨。

  兽骨有巴掌大,上面闪烁着深红色的纹路。

  上面还有许多金色的纹路交织在兽骨上,最终化为一个凝聚的图案,一共有三道花纹,正中间有一朵熄灭的花。

  干枯的花骨朵干瘪瘪的挂在花冠上,微风吹来枯叶摇曳,灰色的花叶弥漫着死寂。

  突然兽骨上的花叶表面燃气一颗颗蓝色的光斑。

  光斑越来越多,最后整朵花都亮起来!

  璀璨的蓝色光芒燃烧出火焰,垂下的花朵向上抬起。

  哐当,桌子被绊倒,一个穿着兽皮衣服的小男孩慌慌张张的跑出去。“阿爹,阿爹,花亮了!花亮了!”

  ......

  卢寒区,圣特尔城。

  一头张开双翅的黑色巨龙昂首站在巴洛菲铁塔顶端,天空阴沉晦暗,闪电轰鸣,暴雨倾盆。

  在黑色巨龙的翅膀下圣特尔城全城死寂。

  “只有强者才能制定世界的规矩!”黑色巨龙背上站着一个穿着黑色披风戴着白色面具的神秘男子,男子耳边戴着耳麦,他说出的话通过电波转换出现在圣特尔城内所有广博喇叭上,全城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在黑龙翅膀笼罩下,圣特尔城陷入恐慌,火焰燃烧,烟尘滚滚。

  扑腾、

  一只黑色大秃鹫从另一侧飞上天空,然后绕着黑龙飞了几圈后飞向市政大厅。

  “从今天开始,圣特尔城宣布独立,我们隶属于世界联盟政府,但圣特尔城内部的职位任免和一切内务严禁任何人插手!”

  南埃区,特鲁城。

  大地摇晃,一口金棺驾驭着滚滚黑云飞在天空中,然后猛然棺材竖起。

  从金棺里伸出一个被白色绷带缠绕的手臂。

  须臾,从中踏步走出一名浑身缠绕着绷带的木乃伊。

  木乃伊伸出左手对天一点,指尖顶端升起璀璨的光芒,指尖顶端燃烧着一颗小太阳。

  “特鲁城从今日宣布独立,只隶属于世界联盟政府,但特鲁城一切内务由特鲁城内部任免!”

  霓虹区,上田城。

  这是一座略显宽敞的城池,城池上的街道十分干净,道路两侧是低矮的平房。

  沿途不时可以看见穿着武士服的武士领着御兽巡逻。

  在上田城正中心有一株高度超过一百米的巨型樱花树。

  粉色的樱花上有花瓣脱落环绕着樱花树飞舞,有的花瓣飞向远方落入城里。

  在悄无声息中,一行人冲入城主府接管了整个上田城的一切管理。

  “这是樱花神的命令,从今天开始接管上田城一切事物。”最前面一个穿着木屐的武士举着一枚令牌冷声说道。

  在这名武士身后跟着一只四臂河童,湿漉漉的水从河童毛孔里源源不断渗出,惨白的眼珠盯着坐在矮桌后的男子......

  一夜之间,在华夏区还在刚度过大年初一的时候,全世界各地不少基地市都颁布了类似独立的事件,显然不是偶然事件。

  在网络上一处隐秘的局域私人网络里有许多人头像出现。

  这些人基本上都是戴着面具,看不见面具下的真实样貌。

  “我们都完成举旗了,可为什么你们华夏区还没有任何动作?”一个白色面具人质问道。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难度!我隔壁就是渝州!”黄色面具人语气深沉。

  局域网里气氛一僵,显然渝州那两位是绕不过去的坎。

  “好吧,祝你好运,如果哪天在华夏区混不下去了可以来卢寒区找我。”白色面具人笑道,声音尖锐,不过语气中的幸灾乐祸却是很明显。

  他们本来就是一个松散的组织,也只是因为有着共同的目的才聚在一起。

  现在目的差不多快达到了,就算少一两块拼图也无伤大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