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神宠进化> 第四百六十三章 也许这一次就能见到你了吧

神宠进化 第四百六十三章 也许这一次就能见到你了吧

  居然,居然被挡住了!?

  黑袍人们震惊、不敢置信。

  这可是整整三只强大的领主同时进行攻击,就算在领主级怪物里他们这三只御兽也是非常强大的,罕有敌手。

  怎么可能这么就被挡住......不好!

  雷霆余势不减的落向他们。

  轰轰轰!

  森林里响起密集的爆炸声。

  许久,爆炸声才平息,大片树木被炸得粉碎,地面坑坑洼洼,烟雾徐徐散去。

  红色、橙黄色、绿色,一堆颜色各异的守护屏障如风中残烛岌岌可危的护佑着里面的御使。

  “平将门的御兽都没有这么强的攻击力。”为首黑袍人队长用霓虹语沉声说道。

  高鹏虽然没听懂他说的什么,但霓虹语还是听得清清楚楚的。

  霓虹人?

  高鹏眼底散发着危险的神色。

  “还有没有隐藏的高手,如果没有......那你们可以死了。”高鹏淡淡说道,高鹏说着淡淡扫了一眼远方然后收回视线。

  他知道这些人肯定能听懂。

  黑袍人们面面相窥,

  “杀!”齐声低喝,极为果断。

  三头御兽毫不犹豫的冲向大紫,既然元素之力对决不是对手,那么就近战吧!

  白钢锋刃兽悄然跳下去,背后双翅振动,下一刻消失在原地。

  刚冲出来的三只御兽步伐一缓,火焰撕裂者最先察觉到危险,低吼一声转身跑向主人。

  但还是慢了一步。

  白钢锋刃兽出现在几名御使身前,双肘弯曲交叉斜十字,斩——

  血光喷涌。

  一排头颅冲天而起。

  有两名御使受到伤害后身形闪烁消失在原地,不同御使觉醒的保命能力不同,在侧重方向上也有所区别。

  那两名御使消失在原地后没有出现在这这四只领主级御兽身旁,看来是在附近还藏有他们其它御兽。

  这个保命能力高鹏知晓,因为黄亚就觉醒了这个保命能力,名为绝地庇佑,能让御使在承受一次致命伤害时进行空间传送将御使传送至他的某只御兽身边。

  不过也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御兽和御使之间的距离不能超出某个范围。

  超过一定范围就不能传送了。

  所以......

  白钢锋刃兽轻轻嗅了嗅自己的镰刀,中稀薄的气味穿梭在空气里。

  耳蜗侧起,聆听森林的声音。

  下一刻眼睛一亮,找到了。流光瞬间消失在原地。

  “嘭!”火焰撕裂者一爪落空。

  “好了,不玩了,游戏结束,大紫,给它们一个痛快。”高鹏抱着寂狮从大紫背上跳下。

  大紫眼睛眯起,冷哼一声,可不能让高鹏抱这只寂狮,明明都十米长了还非要一天到晚装作小不点的样子,真是臭不要脸。

  龙翼猛震,大紫化为一团暴躁的雷光。

  噗嗤。

  头顶尖角刺穿三眼鸦将的胸口,雷电爆发!

  狂暴的雷电之力席卷三眼鸦将全身,雷光甚至将它的身躯一刹那照得通明。

  雷电消散,三眼鸦将已被被电为焦炭。

  巨尾横扫,巨尾边缘的金色尖刺仿佛锯子,高速爆发下能撕金碎铁,从侧面偷袭的火焰撕裂者被巨尾扫中,在被击中的一瞬间火焰撕裂者双臂环抱向后弯曲以获得缓冲,就算如此胸口也被割出一道深深的豁口。

  大紫转过头冷冷瞥向剩下辐射巨蝎。

  辐射巨蝎也是暴脾气,你瞅我,我就抽你。

  直接甩起尾巴就冲向大紫,也不管自己打不打得过。

  一分钟后,地上多了一条辐射巨蝎的尸体。

  噬金共生藓看见这一幕,老老实实地朝外面逃去。

  但因为它是菌类御兽,除非附着在其它生物背上,否则移动速度自然块不到哪里去。

  场地上仅剩的敌方领主只有火焰撕裂者还有战斗能力。

  “杀!”火焰撕裂者没有逃跑,疯狂冲向大紫,眼神里带着仅有的歇斯底里。

  这一刻火焰撕裂者的眼底深处麻木一扫而空,眼神比火焰还要灼热。

  无所畏惧,忘掉了恐惧。

  扑到大紫身上撕、咬、抓。

  大紫一爪就将它拍飞,又一爪将它按在地上摩擦。

  前后摩擦。

  本就黑焦的表皮都被磨秃噜皮了。

  这就是在等级相差无几情况下品质相差两个档次的差距。

  直接被彻底碾压了,毫无防抗之力的按在地上摩擦。

  被大紫压在地面的火焰撕裂者颤颤巍巍的抬起爪子,在大紫腿上用力一拧。

  “哼!”大紫凶性激活,硬生生扯断火焰撕裂者一条手臂。

  断臂的火焰撕裂者仰天咆哮,突然癫狂的嘶吼,“我、我叫安德森!我是安德森!安德森!”

  “你这个怪物,来吧!!!”火焰撕裂者身躯膨胀,表皮裂开一条条裂缝,从裂缝里向外冒出滚滚黑烟。

  一瞬间爆发的力量竟然挣脱了大紫,暴涨的巨爪刺穿大紫腹部,大紫吃痛,心脏深处的心眼瞬间睁开,火焰撕裂者周身缠绕着半透明的粉色火焰,那是愤怒。

  小心眼一缩——

  砰!

  本应无形的愤怒之火冻住,下一刻轰然碎裂。

  嘭!!!

  火焰撕裂者动作一顿,周身裂开的缝隙继续扩大。

  仿佛被戳爆的气球,黑烟以更快的速度向外流逝。

  火焰撕裂者踉踉跄跄倒退两步,眼底的怒火如退潮般消失,灰色的瞳孔色泽逐渐变得光润,平静与大紫对视,眼底甚至有那么一丝解脱。

  “公主殿下,你在哪里?他们说能帮我找到你,但那不是你,只是你的雕像。”安德森喃喃自语,眼角有一滴浑浊的泪水滑落,“我去了地狱没有找到你,我回到人间也没有寻到你,这一次我也许就能看见你了吧......”

  安德森跪倒在地,头颅深深埋下,黑雾从他身躯里源源不断消散,有如指间沙流逝。

  沙沙沙。

  一阵风吹来,火焰撕裂者消散在空气中。

  另一边,流光一左一右夹着两个昏迷不醒的黑袍人落在高鹏身前。

  这是高鹏特意交代留下的活口,审讯太低级了,直接让生长之脑过来读取记忆就好了,高鹏能将他们几岁尿过裤子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高鹏能够感知到有一股淡淡的视线在远处窥视他,最后这道视线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