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神宠进化> 第四百六十五章 冰原来客

神宠进化 第四百六十五章 冰原来客

  “好的,没问题。”生长之脑听出了主人语气中的不耐烦和那隐藏的那一丝愤怒,忍不住赶紧说道。

  也不知道这两个人是怎么得罪了高鹏这个小心眼。

  生长之脑看着地面的这两人露出一丝怜悯。

  然后毫不同情的刺穿他们的记忆。

  强大的灵魂之力洞穿它们的头颅,深入他们的记忆。

  就像一个记录碟在播放他们的一生,以他们视角为画面,有声音,有感官,还有画面。

  生长之脑表面的脑浆只是微微闪烁了片刻,然后就恢复平静。

  两个人的所有记忆对它而言还是稍微有那么一点点负荷的。

  须臾,生长之脑沉声说道:“主人,我找到了,它们是鹰列区安插在霓虹区的间谍,然后被霓虹区派遣过来袭杀您,出发前他们收到命令要伪装成无面协会的人。”

  “还真是复杂的关系啊......所以可以理解为这是鹰列区的人?还是被霓虹区识破后想要将计就计祸水东引。”高鹏皱眉,“没有一个确定的消息?”

  “没有......”生长之脑偷偷瞥了一眼高鹏,默然不语。

  高鹏陷入了沉默。过了好一会儿转身离开,“好了我知道了,你带你的儿子们回去吧。”

  ......

  北极,寒冰宫殿上空一头庞大的血眼胡秃鹫撕裂虚空,巨大的双翅挥舞最终落在宫殿前。

  将捆绑在右爪上的锁链啄碎,锁链松开,墨绿色的箱子停留在宫殿门前。

  须臾,宫殿里缓缓走出寒冰修罗骑士。

  看了眼血眼胡秃鹫绑在脖子上的磁公兽,然后走上前单臂提起墨绿色箱子转身走入宫殿。

  血眼胡秃鹫也点点头展翅冲向高空!

  这一次来北极除了送点东西以外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寻找寒冰气息。

  经历了这半年的磨炼,血眼胡秃鹫体表增添了许多伤口,身上的凶戾之气更浓了。

  “好久没看见这么认真的御兽了。”北清妍从窗前收回视线,低头看着手中的辣条,好奇的尝了口。

  粉嘟嘟的嘴唇在吃了几根辣条后颜色变深,变成诱惑的玫红。

  似乎是有点辣,北清妍琼鼻皱紧,狠狠吸了吸气,又吐了吐舌头,像吐舌的小奶狗。

  守在门前的寒冰修罗骑士看见这一幕忍不住大声喊道,“不好,这东西有毒!竟然能躲过我的侦查,是何等毒物。”

  北清妍奇怪的看了眼寒冰修罗骑士,想了想,又拆开一包辣条递给寒冰修罗骑士,“你也尝尝吧,没有毒,只是这味道很奇怪,以前从来没有吃过这种味道的食物。”

  寒冰修罗骑士紧紧盯着北清妍的一举一动,无比紧张。

  “多谢主人好意,但这种奇奇怪怪的食物某实在不喜。”寒冰修罗骑士只喜欢吃雪,冰冷的雪渣吞入腹中,凉爽冰冷的感觉从喉咙一直深入胸口,这种感觉让它无比沉醉。

  “好吧,本来还想让你尝尝帮我检验一下有没有毒的。”北清妍叹了口气,有些失望。

  寒冰修罗骑士顿住,迟疑片刻,“主人稍等。”

  一分钟后,

  寒冰修罗骑士面色凝重,一边吃一边沉声说道:“这,这是什么东西,味道,味道竟然这般奇特。”

  说完又拿一根放入口中,见主人看向自己,语气有些焦急:“我,我只是没有吃出味道,不,主人你听我解释,我只想知道它有没有毒。”

  北清妍轻笑,也不拆穿。

  ......

  寒冷的冰川峡谷里凌冽的大风呼啸,血眼胡秃鹫目光如电。

  下一刻脱离峡谷顶端,破碎的冰墙炸裂,一团黑影呼啸。

  峡谷里游荡的寒冰气息被一口吞下。

  血眼胡秃鹫落在山顶,皮肤变得僵硬。血管僵硬,血液流速缓慢,越发僵硬的皮肤逐渐堆积寒气。

  血眼胡秃鹫的胸膛却是剧烈起伏,就仿佛重汞抽水,心脏疯狂起伏。

  细微的鼓声回荡在空气中,声音越来越响亮。

  咚——

  血眼胡秃鹫身躯颤抖,凝在皮肤上的冰霜抖碎,眼睛里神光迸溅,眼底的火焰比沉睡前更加炙热,仰天长唳,舌头卷曲,嘹亮的呼声回荡在冰原上空。

  “真是一只好鸟儿啊。”

  峡谷底不知何时裂开一道空间裂缝,只不过这道空间裂缝若隐若现,看上去岌岌可危,仿佛随时都会消失,从裂缝里陆续走出一些人类。

  有的人类身上还披着兽袍,不过这兽袍是经过特殊的处理,一些关键部位和细节之处镶嵌了某些怪物的器官。

  这让这件兽袍看上去并不蛮荒,反而给人一种特殊的美感。

  刚才的话就是从一名身穿赤色兽袍,肩上披着蓝色花纹丝巾的老人口中说出。

  欣赏的看了两眼血眼胡秃鹫,“这只怪物看上去很不错,是一只很有毅力的怪物。”

  “北骨烙,不要伤害这只鸟儿,让它去吧。”在他身后一名身材魁梧的憨实少年正准备让他的御兽上前抓住血眼胡秃鹫,听见大祭司的话赶紧制止自己御兽。

  在他身后是一头身高七米的灰白色四臂寒冰巨人,寒冰巨人没有鼻子,脸上只有一个眼睛一个嘴巴。

  血眼胡秃鹫察觉到危险,看了眼这群人还有跟随着的一群御兽,立即毫不犹豫的展翅飞走。

  半个小时后这行人来到寒冰宫殿前,为首大祭司神情肃穆,缓缓跪下,沉声说道:“大祭司,拜见先祖大人。”

  大祭司身后跟着的一行人纷纷跪下。“拜见先祖大人。”

  寒冰修罗骑士嚼着辣条走出来,看了一眼大祭司,沉声说道:“你是第几代祭司?”

  跪在宫殿前的大祭司抬起头,眼底满是笃诚。“参见寒冰修罗骑士大人,我是北寒部落第五十代大祭司。”

  良久,一名少女赤脚从宫殿里走出,眼底有说不出的情绪。

  “都第五十代了吗......”

  眼底情绪古井无波,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大祭司,“你起来吧。”

  “是!”一个看上去至少有七十岁的老人对一名外貌二十岁的花季少女这般称谓,看上去极为怪异。

  但无论是老人和女子都没有丝毫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