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神宠进化> 第四百七十六章 桑桐部落

神宠进化 第四百七十六章 桑桐部落

  阿呆随意招手,地面的几具御兽尸体上都悬浮升起亡灵。

  桐鹰、桐象、桐灵三人只是昏厥过去。

  独眼巨魔和桐魔则被彻底冰封在冰山里。

  此时此刻,整个霓虹区几乎绝大多数的高层都在关注这场战斗,因为霓虹区领地不大,虽然在灾变后霓虹岛的岛屿变大,但整体来说依旧属于大型岛屿的范畴,远远算不上陆地。

  在樱天树神和平将门死亡的前提下他们的防御能力损失惨重,面对王级御兽毫无抵抗能力。

  所以高鹏与这行神秘人的战斗结果很大程度上都影响着他们的决定。

  如果真的情况紧急......有部分霓虹区高层已经做好了移区的准备。

  还有一部分霓虹区高层对这场战斗的结果持以悲观态度......

  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场战斗结束得居然如此之快。

  快得他们都没有反应过来。

  几分钟?

  好像课间十分钟都没有,一根烟都没抽完的功夫战斗就已经结束。

  “他为什么不早点出手,我父亲死了,都是他害的!”在西京某个军区,一名上校军衔的年轻人眼眶泛红,“如果他早点出手,我父亲也就不会冲在前面,他就不会死了!”年轻人拳头握紧,狠狠锤在桌上,无比痛苦。

  在父亲出发前刚和他通电话,父亲在电话里很轻松的说道:“等到完成这个任务就带他去华夏区旅游。”

  没想到这句话成为了父亲和他的永别。

  旁边几名军区高层默默听着他发泄。

  这名年轻人是平将门的独子,也正是因为他平将门才是御使联盟十二元老里和军区关系最密切的一位。

  “带下去吧。”一位岁数很大的将军叹了口气,摇着头说道。

  “关押他然后交给那位大人发落吧。”有人开口说道。

  “你——”平将原对说话那人怒目而视,刚抬起头就被一棍子敲在后脑勺晕过去。

  “现在是霓虹区的关键时刻,我们......不能让他乱来,关键时刻牺牲他也不是不可以。”西京军区二把手沉声说道。

  “我复议。”有其余高层复议。

  平将门已经死了,哪怕平将门以前留有恩惠,也随着他的死亡烟消云散。

  最关键的一点就是......

  平将门被那只神秘的黑鹰御兽一招秒杀,连逃命都没能做到,而秒杀平将门的那只黑鹰又被高鹏的御兽一招秒杀。

  这实力差距究竟大到了什么程度?

  越是细想,就越是可怖。

  化为阴魂主宰的阿呆环绕在周身的阴风逐渐收敛,白骨穿破黑雾,一尊骸骨主宰稳稳落在地面,双手背负于身后,暗金色的王冠闪耀夺目。

  寒霜寂狮体表白色肌肉流畅跳动,白光闪耀在爪尖,向下狠狠一勾一拉一扯。

  轰隆隆。

  冰山崩塌。

  连带着里面的一人一兽化为碎片。

  “走吧。”高鹏带着阿呆还有寂狮离开这片战场。

  这场遭遇战完全就是一个意外,高鹏只是过来问责的,怎么最后衍变成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了呢。

  高鹏不禁陷入了沉思。

  看着身旁三个昏迷的俘虏,高鹏思索着,趁着这会儿还在路上就让阿呆将他们三人唤醒。

  “¥%#%”

  “&……#¥”

  刚苏醒的三人口中说着一些高鹏听不懂的话,但从这三个年轻人慌乱的表情里就可以看出大概的意思。

  “主人,他们说他们来自桑桐部落,有一个人说他的父亲是部落的大祭司,还有一人说她的父亲是部落的狩猎团副团长。他们的长辈愿意付出代价为他们买命。”阿呆转述道。

  “这样啊......地位还不低。”高鹏沉吟,看了这几人一眼没有说话。

  “阿呆你再问问......”

  ......

  半个小时过去,该问清楚的全部都问了个明明白白。

  不过这三人倒是挺有骨气,哪怕遭受拷打也没有透露他们部落的具体位置和族中强者的御兽属性能力。

  不过其他该知道的消息高鹏都拷问出来。

  这行人来自桑桐部落,从他们一出生就待在他们所在的那片世界,地星被他们称为祖地。

  祖地对他们而言只是存在于祖祖辈辈的传说中的某个地方,在今天之前他们都是当做故事来听的。

  听长辈说过他们的祖先曾经从祖地迁徙离开的,至于具体迁徙的原因他们并不清楚。

  桑桐部落是一个有百万人口的中型部落,族中有帝级御使,还有不下三十位皇级御使,以及数量更多的王级御使。

  因为祖地天地压制的原因,所以目前最强也只能派出王级御使来到地星。

  而他们就是族中最强的几名王级御使。

  与地星不同,他们那里称呼御兽品质为一星到五星,分别对应普通品质到传说品质,

  哪怕对于桑桐部落而言传说品质也是极为罕见的,据说有一位先祖曾经拥有传说品质的御兽,也正是那名先祖带领他们桑桐部落走向了强盛。

  除了传说品质之外,史诗品质也是可遇不可求,从桑桐部落都凑不出四只史诗王级怪物就可窥一斑。

  他们四人的父母都是族中的高层,无一例外。

  因为部落等级森严,想要在年轻的时候拥有高品质御兽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而且就算拥有了高品质御兽没有背景的话也很容易被夺走。

  被杀死的那人是桑桐部落族长之子。

  也正是有着长辈的资源倾斜照顾才能够让他们年纪轻轻就成为王级御使,因为他们的御兽就是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

  桐象坦言他自己的六牙梵象就是从他先辈们的六牙梵象繁衍后生出来的后代里精挑细选的一只品质最高的六牙梵象。

  说出消息后三人眼巴巴的望着高鹏。

  高鹏得到想要的消息后暗自沉吟,又爽快说道,“放心我说到做到,我会给你们一个痛快的。”

  “……”

  三人快哭出来了。

  谁要你给我们一个痛快,我们想活命啊。

  桐象突然一咬牙:“如果你是担心我们没有了御兽我们长辈就不会赎回我们你完全不必担心,我长辈绝对会赎回我的,因为我是家里的独子。”

  这个时候就顾不上什么同伴了,桐象完全没有提及另外两人的意思。

  高鹏摸着下巴暗自思索,桑桐部落肯定是得罪了,高鹏心底也有一丝懊悔,自己还是太冲动了。

  自己一开始只是想打探一个消息,只是遭受袭击后反应过激了,

  而且谁能想到这些人身份居然这么高,

  你说这些人是不是神经病,不派炮灰来打探情报,非要派一些二代来。

  不过要说有多么担心还不至于,有世界压制,反正实力太强的过不来,等他们可以过来的时候自己御兽的等级也已经提升上去了,

  只要维持品质领先,自己就天然立于不败之地。

  但……这和自己的咸鱼策略不符啊!

  我只想慢慢培养御兽,好好玩自己的种田流,等自己出山的时候就横扫无敌。

  这种仇大苦深的追杀情节太闷了!

  高鹏有些无语,要怎么才能够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呢,自己总不可能二十四小时蹲守空间裂缝过来一个杀一个吧。

  揉了揉太阳穴,除非让他们不知道是自己干的。

  不知道是自己干的?

  高鹏眼睛一亮。

  杀掉所有知情的人,是不是就没人知道这几个人是我杀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