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恶魔就在身边 > 02476 最后的准备

02476 最后的准备

  “哈姆森先生,那么马代科.帕维奇那边我们要怎么交代?”

  “交代?交代什么?他让我们惹到这种敌人,还要我们什么交代?”哈姆森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他愤怒马代科.帕维奇在没有任何情报收集的情况下,居然就把他们找来,还惹来了这种怪物级别的敌人。

  其实哈姆森知道,这件事他们自己也有责任。

  他当初接受马代科.帕维奇的邀请的时候,心里的想法是觉得在北美地区,也没什么好主意的。

  当然了,哈姆森不会承认自己的责任。

  只会觉得他们现在的结果都是马代科.帕维奇害的。

  所以他现在没打算提醒马代科.帕维奇任何事情。

  最好他现在还蒙在鼓里,越惨越好。

  “杜鲁门、史丹利,关于纵火事件,你们两个有没有什么线索?”

  “大山镇没有帮...派,听说之前是有的,可是每次有帮...派试图发展当地的势力,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失踪。”史丹利说道。

  原本他是不知道为什么,可是现在他知道了。

  估计那些黑...帮都已经被沉湖了吧。

  “所以基本上可以排除是大山镇当地的帮...派势力。”史丹利顿了顿,又说道:“当地倒是有几个通灵师,不过从目前为数不多的情报来看,似乎都和那个中国人认识,估计多多少少都知道一些那个中国人的可怕之处,所以应该也不会主动去给自己惹来大麻烦。”

  这是史丹利所能知道的为数不多的情报。

  毕竟他们都是初来乍到,没有任何的情报系统。

  哈姆森听到史丹利的答复,心情也是非常的沉重。

  他们本就人生地不熟,先前答应陈曌在一周的时间里抓到纵火者。

  看起来答应的爽快无比。

  可是谁都知道,那不过是他的权宜之计。

  如果当时他不答应的话。

  等待他们的就是团灭。

  那个爱核平的家伙真的随时都有可能给他们下狠手。

  ……

  杨过站在机场,看着进入候机厅的道二、道三。

  他们终于还是要回国了。

  杨过心里有些不舍,又有些失落。

  他是道二、道三带大的,自己的一多半法术也是他们代为传授的。

  他们不知是杨过的师兄,也是杨过的长辈。

  他们此番来此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够把杨过带回去。

  可是杨过却不管软硬,就是不答应。

  哪怕道二、道三把杨过都揍的重伤了,杨过依旧坚持自己的选择。

  闹到最后,反而是道二、道三想要留下来,保护杨过渡过难关。

  可是杨过知道此番征讨百慕大凶多吉少。

  他自己倔强,也不可能拉着自家师兄陪着自己送死。

  以至于最后不得不给张天一打电话,让张天一下令召回道二、道三。

  张天一也是果断,已经有个徒孙掉坑里了。

  他可不希望再附赠两个徒孙,果断的强行召回道二、道三。

  一直到道二、道三的航班起飞,杨过这才起身返回总部。

  回去总部的途中,杨过想了许多。

  陈曌已经不止一次的提醒他,关于百慕大的凶险。

  杨过心里起身已经有了一定的判断。

  可是这时候想要让他抽身却是千难万难。

  他对维思塔娜,对布里茨本就有愧于心。

  觉得自己亏欠他们。

  所以现在的他更无法抛弃他们。

  灵能团队的总部因为托蒂.贝尔斯特的冲突而被摧毁。

  不过他们随后又找了一个临时总部。

  这里原本是反恐安全部的训练场地。

  不过如今给了灵能团队。

  “嗨……托蒂先生。”杨过看到托蒂.贝尔斯特的时候,主动打了个招呼。

  就好像对那天的冲突已经抛之脑后,热情的如同多年未见的老朋友。

  托蒂.贝尔斯特除了那天发生冲突的时候,大显神威了一次之外,就再也没有出手了。

  又恢复了过去的那种低调内敛。

  对此,杨过倒是觉得理所当然。

  当日如果不是他们有心试探,托蒂.贝尔斯特也不会大发雷霆。

  对于那天的冲突,杨过、维思塔娜以及布里茨其实心里都有些后悔。

  杨过觉得,过去他们和托蒂.贝尔斯特的关系更为融洽。

  托蒂.贝尔斯特虽然从来不展现自己的实力,可是双方的关系却更像是朋友。

  可是自从那次的试探后,他们知道了托蒂.贝尔斯特的实力。

  同样的,也让这层关系从朋友变成了合作关系。

  那道竖在他们心里的墙已经不可能破除了。

  如果是朋友,在最危险的时候,是可以不顾一切的。

  可是合作者,当一方失去价值的时候,将是另外一方离去的时候。

  即便是局面陷入危险境地的时候,其中一方也不会全力帮助,而是选择明哲保身。

  作为一个骗子,托蒂.贝尔斯特即便是现在,依然改变不了过去的一些习惯。

  哪怕陈曌给了他特殊的能力,可是他心里依然将自己当做一个骗子。

  看起来托蒂.贝尔斯特与灵能团队之间,存在着心理优势。

  可是托蒂.贝尔斯特在面对陈曌的时候,又处于心理弱势的位置。

  所以短时间内,托蒂.贝尔斯特是很难改变自己的身份认知的。

  而且托蒂.贝尔斯特又是一个极其清醒的人。

  他不会如杨过那样情绪化,不会因为自己的过失行为而产生愧疚感。

  他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自保以及获得更多的利益。

  而他清楚的认识到,他现在所拥有的,所掌握的都是陈曌给的。

  准确的说是借予的,并不是他真正拥有的。

  所以陈曌依然掌握着他的生杀大权。

  所以托蒂.贝尔斯特不敢对陈曌有任何的忤逆想法。

  “托蒂先生,周末就是征讨百慕大的启程时间了,你有什么想法吗?”

  “没有,我会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托蒂.贝尔斯特淡然说道。

  “托蒂先生,这次也许我们需要的不止是分内的事情。”杨过的话意有所指。

  “有些事情,即便是我也不见得能够改变什么。”

  “托蒂先生,你也没把握吗?”

  “杨,你已经问过我无数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