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七十四章 力道修士

第七十四章 力道修士

  陈氏夫妇在宝丰山下住了一夜,虽则马道人被张衍所杀,但是难免还有些提心吊胆,特别是那陈济世一夜数惊,冷汗淋漓,每次都是梦到马道人化作厉鬼寻上门,要来吃他心肝。

  陈夫人倒是丝毫不惧,但也能体谅自家夫君,宽慰道:“夫君莫惊,有那张道长的童儿在门前守着,不说任何厉鬼也进不来,便是真到了房门前,不过给他再杀一次罢了。”

  这话其实是胡言乱语,莫说元灵未经修炼没那个本事伤人,便是真正凶魂,也不敢自触霉头,跑到宝丰观所在的鞠容山下来行凶。

  不过这话用来让陈济世安心倒也足够。

  陈济世想起白日里那道童踩水而行,杀人如同割草的模样,虽则想起血腥景象仍是心底发颤,但惊惧之意倒的确是平复了不少。

  他长长叹了一声,道:“娘子,你白日和那张道人的话我俱都听到了,你真是要把我们那孩儿送去与张道人学道么?”

  陈夫人忽然偏过头来,盯着陈济世,低低说道:“夫君莫非不愿么?”

  陈济世望着屋内横梁,道:“非是不愿,只是我陈氏人丁稀少,我却还没个传宗接代的,这儿子若是……”

  陈夫人推了他一下,道:“你这人,我腹中孩儿是男是女也不知晓,你怎么冒出儿子来了?我尚年轻,此孩儿与那张道长做徒弟,我便再生一个给你陈家传宗接代。”说到最后,她也是粉腮微红。

  陈济世不说话。

  陈夫人却是自顾自说下去,“再者说了,这张道人的本事夫君也是看到了,来不得半分假,非但能腾云驾云,飞光杀人,且还能推算过去未来,便是奴家在宝丰观也未见有如此法力神通的道人,分明已是陆地神仙一流,我们那孩儿若能拜在他门下,那是天大的福气,将来若是得道,你我夫妻二人也能沾光服食什么灵丹妙药,活得比常人长久一些还是少说了,至少一辈子衣食无忧,指不定还能立碑做传,被人香火供奉。”

  陈夫人说这些话只为打消自家夫君的顾虑,只是陈济世却是默然不语,好半晌,他才问道:“娘子,你有几月身孕了?”

  陈夫人横了他一眼,不满道:“你怎么连这个都忘了,已经八个月了。”

  陈济世叹道:“为夫在想,若是没有这个孩儿,怕也没有那么多事了。”

  陈夫人一听此言,却是微恼,嗔怒道:“你怎么做如此之想,分明是我这孩儿给我夫妇二人带来了福缘。”她一侧身子,背对着陈济世,却是再也不敢理他。

  陈济世“哎”了一声,用手扒住陈夫人肩头,道:“娘子说得对,却是为夫的不是了。”

  陈夫人扭了扭身子,使了个小性子,但最终还是转了过来,低声道:“那今后你再不许说我这孩儿的不是。”

  “是是是,”陈济世苦笑道:“都听娘子的。”

  但他却在心中默默说道:“还有两月……”被中的手紧紧攥成了拳头。

  陈夫人却丝毫未知,过了一会儿,鼻息浓浓,已是酣然睡去。

  外面张盘耳目灵敏,将夫妻两人的对话听了个清清楚楚,但是他乃是精怪化形成人,不通人情世故,是以也不明白话中意义,若是换了山河童子在此,怕是便能察觉出其中的不妥来。

  此时隔着一条江水,半弯残月之下,一个穿着八卦衣的中年道人望着对面山头,连连跺脚,破口大骂道:“那马老道就是个废物,原本十拿九稳的事便让他给搞砸了!”

  一个短打装束的宽脸汉子神情平静,道:“我已命人去渡头查看了,也将那彩船拖了回来,马道长与他僮仆尸身上切痕齐整,似是被飞剑之流的利器斩杀,听闻是宝丰观的道人所为。”

  “宝丰观?”这道人吃了一惊,紧紧皱起了眉头,道:“恩师曾言道这陆观主颇有几分道行,叫我等没事不要前去招惹,此事倒是有些棘手了。”

  宽脸汉子冷声道:“无论多难都要办,那聚魂铃却是仍在那小娘子的手中,少了此铃,六灵钟便不完整,如今那宝芝大会将开,没了这法器,少爷如何能使出的威风来?”

  那道人想了想,摇头道:“你家少爷也真是,那宝芝会上的多是能飞身腾云的上师,他虽从小学道,但还未曾开脉,道行还未必有你家道爷我高,去了又有何用?”

  宽脸汉子哼了一声,道:“少爷天资过人,已被一位老神仙看中收入门中,岂是你我可以揣测?好在距离宝芝大会还有不少时日,我们再找机会便是。”

  那道人却是一哂,显得有些不以为然。

  张衍在宝丰观中每日打坐修行,半个月下来,他都是以李元霸的身份出现,并与陆天应师兄弟相称。

  陆天应观下有二十多名弟子,其中有五人被大梁永定皇帝册封为三品道师,有两人在观中修行,个个都是鹤发童颜的老道人。他们不知道这个年轻轻轻的师叔是哪里冒出来的,虽然并不甘愿,但也只能按照规矩老老实实喊他师叔。

  张衍原本还寻思,那两个自称是太昊派弟子的小儿莫非不来了?

  这一等却是等到了月末,这一日,他正于静室中打坐,却听到门有人呼喝道:“陆老道,小爷我又来了,快快出来,让小爷我拔光你的胡须。”

  陆天应听了此声,心头竟然是没来由一松,只觉心神间前所未有的平静。

  如若没有意外,过了今日,他便能去得海外,重归门墙了,一想及此,他精神一阵振奋,整理道袍,起身大步从院中踏了出来,抚着长出来一些的胡须,面上竟是微微带笑,道:“两位道友又来了么,只是今日老道我这胡须怕是两位取不走了。”

  他对面站着两人,一个是粉妆玉琢的垂髫童子,足踏一只飞天葫芦,学着大人一般背负双手,傲气十足地看着下方。

  另一个是一十三四岁的少女,环佩叮当,璎珞垂肩,双目如同一泓秋水,只是脸上却有一抹慧黠之意,正站在一叶芭蕉之上。

  她见了陆天应出来,万福一礼,道:“陆道友,我这阿弟不懂事,小女在这里赔礼了。”

  陆天应眼皮跳了跳,什么不懂事?先前拿葫芦来烧自己的眉毛的时候怎么不说这话了?

  不过他现在满门心思都是去往清羽门,因此也没心情与这两人计较,沉声道:“两位不必多费唇舌了,那株龙炎香舌草我宁可毁了,也是不会拿出来的。”

  少女“咦”了一声,讶然道:“陆道友也只知这灵草的名字?”

  陆天应道:“当真是笑话了,此灵草是贫道种在此处的,岂有不知之理。”

  少女摇头道:“陆道友何必说这等不尽不实之言,此草明明是百年前我家门中长辈遗失在此,怎就变成道友之物了?”

  陆天应笑了笑,他指着自己道髻,道:“两位就不必多说了,我发须在此,有本事便再烧一次去。”

  少女暗中忖道:“这陆道人前次畏畏缩缩,今日却如此强硬,莫不是如小师叔所言去搬来了师门中人?此次我和阿弟却是瞒着小师叔出来,倒要小心了。”

  想到这里,她眼中露出了警惕之色。

  她旁侧的童子却是忍不住了,兴奋地拍手,喊道:“老道,你等着,看我的风火葫芦!”

  他正待动手,少女却神色一变,忙将自己弟弟拉在一边,只见一团黑影从适才站立的地方飞过,竟发出沉闷呜啸之音,那卷荡起的风力把这他们两人的裙袍也刮得一阵摆动。

  对面“轰隆”一声,墙倒屋塌,烟尘四起

  少女一惊,仔细看时,才发现那物事居然是一柄有成人头颅大小的铜锤,想到适才这东西差点砸在自己身上,她脸色一阵发白。

  张衍此时从后院走了出来,他如今扮演的是一位威武的少年郎,因此大喝了一声,震得屋瓦发颤,灰尘簌簌而落,道:“哪里来的毛孩,敢为难我家师兄?”

  他适才在后面看得仔细,这两人不过是明气修为,也就是陆天应修行时太过顺当,不懂得怎么与修士争斗,否则这两姐弟岂是玄光修士的对手?

  见张衍走出来,那少女明亮眼睛打量了他一眼,道:“原来你就是陆老道请来的救兵?”

  她说话间手却悄悄伸到了腰间香囊中,突然从里摸出了一根簪子,一抖手,便往张衍投去。

  张衍一声冷笑,却是不闪不避,只闻“铮”的一声,这飞簪打在他的额角上,居然弹飞了出去。

  少女一蹙眉,抬手一招,将那簪子收回一看,却发现崩掉了尖角,心中骇然,虽然此举她只为试探张衍实力,但此物便是寻常飞剑也未必砍得开缺口,何况是血肉之躯?

  身坚体固至此,分明只有力道修士方才有此能耐。

  力道修士,外药蒸煮,内药浇灌,人身修士修力道者,百不见一,但当真踏上此路的,个个都不是等闲人物。

  少女暗暗叫糟,原本对付一个陆老道还算勉强,可眼下却突然出来一个自称陆老道师弟的人物,且看似修为更胜一筹,他们姐弟又岂能对付得了?

  她眼珠一转,道:“阿弟,还不把宝贝祭出来?”

  那童子“哦”了一声,正要祭那葫芦,却感觉颈脖一紧,竟是他阿姐拉着往云中逃窜。

  张衍在下方深深吸了一口气,胸膛一鼓,随后“哈”的一声,朝天吐出了一道气浪。

  这气浪如狂流飓风一般追了上来,再从空中刮过,这两姐弟只觉一阵天旋地转,便从空中掉落下来。

  ……

  ……

  *J

  <>,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