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九十四章 各出奇招

第九十四章 各出奇招

  第十四章各出奇招

  披修士被活生生一把捏死,这一幕看到包定衡等人都是心惊胆颤。

  张衍杀了这一人之后,身形毫不停留,纵身跃到高处,起手向前方一处一指,便驭使了那两只金锤飞起,往带着沉闷破空之声往那白袍道人处砸去。

  白袍道人眼见适才那名同道死得凄惨,也是惊悸不已,此刻见张衍又向自己杀奔过来,不禁心头一颤,慌忙踏云而退,试图躲避那两只追逐而来的金锤。

  张衍面露讥嘲之色,起身驾云跟来,只是撵了他的身后。

  他先盯上此人并非无由。他也是看得仔细,高道人与包定衡彼此虽是合力对敌,但却也是各逞机心,都是存着先将对方后手段逼出来的心思,这倒正可被他利用。

  因此也不去管包定衡师兄弟二人,只是一门心思追杀这白袍道人。

  果然,他如此一来,这两人都是不约而同将攻势放缓,似乎巴不得他斩杀了这白袍道人,唯有那高道人追张衍身后,将那劈雷印祭空,随时准备施展援手。

  白袍道人驾着遁光转了几转,终将那两只金锤甩脱,不由定了定神。只是突然间,忽觉得头顶上空一黯,原来是张衍将那玄光大手催动,自上空压将下来。

  这一掌盖下,如同泰山压卵,气旋狂飙,风声骤急,想起同伴死状,白袍道人脸色白,哪里有胆子硬抗,忙要寻路而遁,张衍一声冷笑,袍袖一挥,十数道太乙玄光便向其飞斩而去。

  如今他已是玄光三重境界,玄光凝练如一,甲子不失,每一道玄光之威都是不亚于寻常飞剑法器,顿时逼得那白袍道人左闪右避,狼狈不堪,却是不得及时脱身,眼见再也躲避不得,只得将全身玄光逼出卤门,奋起抵御。

  见他形势危急,高道人一急,将劈雷印祭张衍头顶,呼喝连声,又了数道雷光下来。

  张衍一声大笑,袍袖一舞,将那两柄金锤飞召回挡身前,管被那落下的雷光劈得翻滚不休,却也未能近身。

  而那来自包定衡师兄弟的剑气虽然落他身上,但因未出得全力,他又是宝衣罩体,自身身躯坚若金铁,是以也不过激起无数道金光火星,却是未能阻住他半刻。

  他目杀机一现,玄黄大手向下一拍,轰隆一声,便将白袍道人顶上玄光拍散,又重重落此人身上,只闻一声惨叫,这人就如断线风筝一般向下落去。

  还未等他落地,玄黄大手又往下一抄,拿住此人半截身躯,张衍眼梢一拐,见又一道雷光落下,微微一笑,驱使那玄黄大手将此人拽着朝上迎去。

  高道人一惊,却已是来不及收手,只闻一声震响,众人眼前光芒一闪,这白袍道人竟已被雷光爆成漫天血雨。

  张衍倒也未曾想到这雷芒威力如此巨大,眉毛微微向上一扬,不由朝着那枚悬于上空的铜印多看一眼。

  不过顷刻之间,原本包道人一方便被他连杀二人,且都是死得极为惨烈,剩下的三人神色愈凝重。

  他们见张衍此时负手立空,气势昂扬,双锤旋身绕动,顶上撑起如盖似冠的玄黄大手,指掌间抟风云,遮日月,挪气搅烟,似有万钧当头之势,再想起他那副金铁不入的坚躯固体,心俱是升起了不可与之力敌的念头来。

  不过这三人皆不是玄门大族出身,修到如今这等境界,都是一路崎岖坎坷而来,途经过了不知多少磨难艰辛,心志坚毅不是寻常修士可比,纵然此刻局势小有不利,却也未必见得能将他们吓退。

  尤其是包定衡,他自思尚有几个手段未出,不甘心如此轻易收手,只是他也看得清楚,仅凭他一人之力自保倒是无虞,但却杀不得这李元霸,便转看了一眼高道人,正巧后者也是看了过来。

  高道人虽则面色难看,但是眼显然也没有丝毫怯惧之意,反而有一抹狠厉之色闪过。

  包定衡心一动,眼下高道人那方已被这李元霸连杀三人,不过只剩下他一个而已,对自己这边威胁大减,倒是可以放心出手了。

  他空驾光游走,出言道:“高道友,贫道有一宝可破此人道术,稍候贫道出手时,也请道友勿要藏私。”

  两人相识有日,他曾暗打听得这高英图的底细,此人虽是散修出身,但却曾得了一个故去修士的洞府,不似寻常散修那般穷困,身上很是有几件拿得出手的宝物,除了适才那劈雷印之外,因是还有好的法宝随身。

  似这般身家,放元阳派门下,便是真传弟子也未必及得上。。

  高道人暗骂一句,心道:“你姓包待我的人死光了才来做这副嘴脸,你莫非我一人便怕了你师兄二人不成?等过了今日,斩杀了这李元霸,我再与你做计较,到时鹿死谁手,也未可知。”

  他虽是看出包定衡有意纵容张衍杀死他这边的人,到了此刻,便是要抽身独走也是不行了,谁知道这凶人会否看自己落单而先来灭杀自己?因此压住胸怒意,冷声道:“包道长放心,我高英图不是那等不顾大局之人。”

  包定衡对方阖喝了声,道:“师弟且为我护法,看我出法宝制他!”

  方阖应了一声,全力以赴将那墨色剑盘再旋起,扯动那细若游丝的青芒剑气,漫天散去,又把身躯一抖,自背后浮出八柄飞剑,齐齐往盘飞去,与金气合二为一,便又有一道道碧芒飞出,两人面前布成一个辟地余丈的剑阵,见其有无数刃芒拨转,青白二色搅动交缠,如辐辏轮转,出阵阵如蜂群攒集般的啸鸣。

  高道人管脸色阴沉,却也把那劈雷印祭起,等着包定衡出手再一齐动。

  张衍见他们不退反攻,双目微微眯起,这三人此举却是正他的下怀。

  他今日使出这玄黄擒龙大手,便已是存了灭口的心思,不会任由场任何一个人走脱。

  若是几人分头逃遁,他虽说也可借剑遁一一追上杀了,但往来追袭,怕是要仍费了不少手脚,若有旁人过来插手也是一桩麻烦事,那里有聚一处收拾起来容易。

  他郎声一笑,将玄黄大手拨动,往那剑阵上拍去,顿时搅动起了剑风气浪。

  每一次撞击都是出轰轰碰撞之声,让方阖身躯震颤不已,只是他兀自咬牙苦撑,拼命抵挡。

  包定衡见方阖把剑阵撑开,虽则应付的吃力,但那李元霸一时之间也攻不过来,便放下心来,从袖囊里取了一把铁尺出来。

  此尺通体黝黑,暗沉沉如墨石一块,只是尺上有十数个箓书蚀,把手一抹,便放出隐隐光泽来。

  他双手将此物托举空,口念念有词,这光芒便愈醒目耀眼,到了后,已是化作一团翔空舞动的墨色火云。

  他大喝一声,道:“师弟,你且躲开一些!”

  方阖也从未见过这尺状法宝,听包定衡此次之言想必是极为厉害的,而且他此时已是被那玄黄大手拍得筋疲力竭,也是支持不了多久,闻言忙将剑盘一收,抽身飞退,远远避去了一旁。

  高道人也是心存警惕,暗道:“不知他这是什么法宝,此人看似道貌岸然,实则阴狠诡诈,不要连我一起坑了,不若去得远一些。”

  他也是把袖袍一卷,亦是纵光闪开。

  这两人一闪,张衍前方视界一开,见包定衡双手上这团墨云,大笑道:“包道长,你却是不躲了么?”

  不待对方出手,他就将玄黄大手一展,又是大了一圈,抢先一步抓了过来。

  包定衡道了声:“来得好!”

  他把这团墨云朝着那玄黄大手上一掷,这黑云有一把铁尺冲出,一下便搠了这玄黄大手之上。

  空骤然响起一声崩山裂地的巨响,如同推金山,倒玉柱,玄黄大手轰然崩散,化作滚滚黄云漫开,同时那团黑云亦是如乌云盖顶般压下,一路出呜呜之声,似是一只庞然巨兽,要将张衍一口吞下。

  包定衡的声音自云传出道:“高道友,你还等什么?再不出手,怕是为时晚矣。”

  他虽将这玄黄大手震散,但只需张衍再把法诀掐动,不需多少时间,就能再次聚合起来,唯有趁此空隙竭力猛攻,逼得张衍抽不出手来,方才能言其他。

  高道人眼神一厉,手掌一翻,自袖漏出一把赤铜色的飞砂来,转而攥手心。

  此物他并不清楚来历,只是当日他得了这死去修士的洞府后,从一只葫芦寻得,威力大到不可思议,撒出去时,一旦沾身便是销肌毁骨,纵是金铁之躯也能生生磨去,因有此物手,是以他对张衍始终不见得如何畏惧。

  只是可惜的是,此砂数目实太过稀少,用一次便少一点,他也舍不得多用。

  此刻手这一把,也不过是四五十粒,他自忖已是足够对付这李元霸了,目光一凝,瞧准了那道身影,一抖手,就把这一把赤砂全数抛了出去。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