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八十七章 金光一斩灭元灵

第一百八十七章 金光一斩灭元灵

  赵雄也是病急乱投医,想着张衍是溟沧派出身,又是十大弟子之一,或许知晓如何救自己性命,总比莫名其妙死了要好。

  就算实在不成,退而求其次,讨个兵解也行,将来总还有转世重修的机会。

  为此他不惜斩断自家后路。他固然对单娘子姿色垂涎许久,但没有命在,要再多的美人又有何用?

  此刻他主动出言请战,那是急于立功,自忖有了这番表现,张衍即便帮不了自己,也能指点一条明路。

  张衍略一思索,此妖毕竟曾拜在那人门下,或许知晓一些隐秘之事,不如将其送入溟沧派,交由掌门处断。

  便出言道:“此事容后再议,那金叹公无需你来动手,守在一旁即可。”

  赵雄现在一门心思讨好张衍,哪敢不从,道:“真人要小妖如何,小妖便如何。”

  金叹公躲在崑屿之内,初时见得云中有异象,且有响声传出,就知是单娘子、赵雄二人与张衍动手了,他连忙自藏身之处出来,悄悄潜至龟蛇山下,又一路到得山巅,伏身在草木之中。

  等不了多时,忽见极天之上罡风搅动,流云绕转,形如漩涡,显见有人即将自天中下落。

  他心中一紧,双手捏了捏手中铁斧,眼中凶芒毕露,只等对方下来,便上前动手。

  这时那气流之中,有一道如柱金芒自天垂落。一名英挺道人大袖飘飘,降下云头。

  金叹公看得真切,在他想来,此刻对方应有单娘子和赵雄牵制,根本不会想到此处也有人埋伏,因此不及多想,奋身跃出,照着张衍腰际就是一斧头抡去。

  他这手中铁斧,也是一柄神兵,挥舞之时符箓闪烁。灿光道道,暗蕴法力。只要砍中对手,哪怕要不了性命,也能去了大半战力。

  张衍早有准备,见其冲来,双目淡淡扫他一眼,抬起手来,对着他就是一指!

  霎时间。雷霆轰鸣之声大作,一道紫电自那指尖之中窜出,顷刻冲至眼前。

  金叹公大惊失色,妖修最惧雷霆之威,见其来势甚疾,仓促间避之不开。只得硬起头皮死扛,狂叫一声,将手中斧头一翻,双手托举,挡在前方。

  这紫电之力霸道无比。一声大响,直如山崩一般,回声不断,非但将赵雄手中神兵劈去无踪,连带半只肩膀和头颅俱是化灰飞去,焦黑残躯飞去数十丈外。再骨碌碌滚下了山梁。

  这身躯虽是无有了头颅,可到得半山腰,却伸出一只手来,拽住山间藤索,止住下落之势,再见其抖了一抖,从那断裂伤口处冒出一道黑气,晃了两晃。待散去之时,头颅就复又生出。

  赵雄站在张衍身后观战,见他不过一指之威,就将金叹公劈得这般狼狈,也是心凛不已,眼中更添畏惧。

  他犹豫了一下,小心言道:“张真人,这金老狗与小妖一般,走得亦是力修之道,如今功成四转,好比气道元婴之士,只要身躯内一点元精之血未消,断手长手,断脚长脚,哪怕只一截残躯尚存,亦能长了回来,寻常手段,恐是杀不得他的。”

  张衍点了点头,他也是头次瞧见力道四转妖修,与气道不同,力道讲究淬炼体躯,最终练就不坏金身。正如赵雄所言,对方修为到了这一步,若无一击毙命之法,就只能设法困住,再寻杀灭之策。

  金叹公被张衍一道紫霄神雷劈中,此刻惊魂未定,自觉事不可为,哪里还顾得上去想单娘子和赵雄结局如何,忙把身躯一晃,化作一只体长五六丈,形如狮虎的大犬,脖间一圈金色鬃毛,望去倒也颇见威武,它把四爪一蹬,纵起一道乌光,就往山外掠去。

  张衍见他逃窜,心中一动,暗忖道:“我日后不定会遇上些这等的大妖,眼下不妨试一试这妖孽有何本事。”

  法诀一掐,星辰剑丸倏尔飞出,只见一道蓝芒,瞬息之间出去数里地,赶上这头妖犬,往下就是一斩,正中其背脊之上,噗嗤一声,入肉三分,只是复催法力,却再也不得深入。

  张衍察觉到此等情形,便驭剑顺势一拖,剑丸与其皮肉之下坚骨一磨,如击金铁,铿锵有声,擦出一溜火星来。

  金叹公身躯抖了一抖,一声长啸,将剑丸震开,伤口立时合拢,奔逃之势竟是丝毫未变。

  力道妖修炼至这一境地,一身骨骸坚逾精钢,飞剑之道,如不是练就秘法,甚难将其斩杀。

  金叹公虽是不畏剑丸,但他极其惧怕方才那一道紫霄神雷。

  断头重生,看似轻松,实则耗损了大量元精,若是再挨得几下,恐是性命难保。

  张衍试出了门道,见剑丸奈何不得此妖,便收了回来,一运小诸天挪移遁法,身形一闪,须臾之间,便追至其身后。

  他御风在天,对着下方言道:“金道友,你若愿降伏于我,还可留得一条性命。”

  金叹公听得此言,也是不禁犹豫了一回,只是见出阵之路近在眼前,又仗着还有一张保命符箓还未动用,因此咬了咬牙,一声不吭,只顾亡命奔逃。

  张衍冷然一笑,不再多言,喝了一声,元婴轰然遁出顶门,立定虚空,自其背后飞出一道如线金光,只闪了一闪,便在场中转了个来回,随后消去不见。

  金叹公正匆忙逃窜,忽然间颈脖一凉,头颅就无声无息滑落下来,身躯犹自前冲了数丈远,这才从云端掉落,坠在地面,四爪连连抽搐了几下,过得片刻,“噗”的一声,鲜血就自伤口中喷出,霎时流淌了一地,便再也不动了。

  赵雄本以为金叹公用不了多久又能站起,可是等了许久,却迟迟不见动静。

  他不由一个激灵,这才悚然惊觉,这与自己修为仿佛的大妖,此刻已是死了。

  他心中暗自惊凛,抹了一把头上冷汗,道:“张真人有这般手段,如是适才要对付老赵我,岂不是说杀就杀了?幸好,幸好啊。”

  张衍方才所施展的,乃是太玄真光中的金行真光,此光之中自生玄妙,飞去之时,只需斩下敌方六阳魁首,便可连元灵一并斩杀,就算再能断肢重生,没了元灵,也是成不了气候了。

  斩了金叹公后,张衍便即回转,路过赵雄身侧时,看他一眼,言道:“你且随我来。”

  这一眼看得赵雄浑身寒气直冒,由于张衍适才斩杀金叹公一幕实在太过奇诡,他也是惊吓得不轻,因此此刻大气也不敢出,战战兢兢跟了过来。

  二人回得龟蛇山巅,张衍往石上一坐,态度颇是和气地问道:“赵道友,我来问你一事,你久在中柱洲修炼,可否知晓,哪一家擅长炼器之道?”

  赵雄一愣,不知为何张衍忽然问起此事,不过他不敢不答,拍了拍脑袋,小心回答道:“小妖倒是知道一二,要说炼器之道,以屏东之地的金凌宗最是出名,不过其规矩极多,不好打交道。除此之外,便是贞罗盟了,其中有不少炼器好手,小妖拜在那人门下时,门中师兄也时常去那几人处炼制法宝,小妖有幸,也曾去得几回。”

  张衍微微颌首,又问道:“你可知那些人的名姓?”

  赵雄拍着胸脯,道:“小妖记性极好,一个也不曾忘了。”

  张衍笑道:“好,你说来我听,不要漏了。”

  赵雄连忙将这些人名姓尽数说出,他还唯恐不够详细,又将自己所知几人的相貌说了一遍。

  张衍一听之下,却是吃惊,只是贞罗盟中炼器大能,就有十数个之多,更不用提屏东三宗了,若在东华洲,除却补天阁,一派之中,能有两三个名也是不易了。

  不过赵雄只知这些人俱是了得,但却也分不清到底孰高孰低,因此张衍只能先一一默记在心,准备日后找上门去时,再作计较。

  十六派斗剑不久将至,他既有心前去,当要做好万全准备,除了习练神通道术外,还想着练得几件趁手法宝。

  尤其是昔年自大妖桂从尧遗蜕上得来龟壳,若能请能手打造,不定也能炼就一件至宝。

  其实要说炼器,以东华洲玄门十大派之一补天阁最为精通,不过崑屿这里能借英节鱼鼓炼化青阳罡英,张衍一时尚不想回转,而且此派弟子俱是行踪不定,甚难找寻,既然中柱洲炼器手段也是极高明的,那还不如就地找寻,总好过东奔西走。

  赵雄这时眼巴巴地望着张衍,嗫嚅道:“真人,这个,那个……”

  张衍微微一笑,他取出纸笔,落笔沙沙,须臾写就了一封书信,递去赵雄面前,道:“我救不得你,不过你可携我书信去往溟沧派见掌门真人,能否脱灾,就看你自家运数了。”

  赵雄起先听张衍救不得自己,不禁微有失望,待再听得可去拜见溟沧派掌门,不由大喜过望,又重燃起一线希望来,忙跪下叩谢,道:“真人今日相助之恩,小妖绝不敢忘。”

  他寿元也是未有几年了,不敢再在此处滞留,千恩万谢之后,正要离去,张衍却喊住他,笑道:“慢来,道友去之前,不妨先往那灏行道宫一行,见一见陆观主,如能助他将那洪安擒来,说不定有你的好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