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博长补短自用足

第一百七十六章 博长补短自用足

  张衍站在洞府之中,双手负后,看着面前石墙,其上显已刻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此皆是自那少清青玉宝简上得来前人注疏。

  前次因为时间紧迫,他只是大概扫了一眼,暂且记下,未曾细究,现下正可详细观来,再与自己释读出的法诀相互对照印证,好以此取长补短。

  只是这一番看了下来,他发现在所有留下的洞天真人注疏之中,却有五分之四是奔着分化万千剑光的道途去的。

  他点点头,此法确实为正途,一旦练到深处,浩荡剑势一出,敌手若无厉害手段,几无法正面匹敌。

  而剩余少数人,多是用那演化剑阵之道。

  只是此法极是难炼,需修士自身jing通阵道,且所能摆布的阵法也只寥寥数个,一旦与人交过手,便需设法换了,否则被人摸透,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张衍目光锐利,他看得出来,这法门中实际还藏有一个极大缺陷,修士摆下阵势之后,极耗费法力不说,且还失了剑遁来去自如的长处,用上一二回还好,敌手有了提防之后,很是容易被其算计。

  不过他也明白,自己能看得出来这一点,那些洞天真人也不会视而不见,定会想法设法弥补自身短板。

  可如此一来,比之那些jing研化剑,心无旁骛的修士,却是在无形中被甩下了一步。

  他转了转念,再看去那为数最少的化剑门道,这却是采门中偏门法诀化入剑中,其威力没有参照,无从推断。

  不过这几名前辈在注中无不是提到,自身是在分化剑光难以走通,又不通阵法,这才转去借用此道,如此一看,若说循走正途是上法,剑阵是中法,那么此道显就被其认为是下法了。

  张衍仔细思考下来,摇了摇头,他却并不如此看,能被洞天真人用上的法诀,单独拿出,都是外界万般难求,问题不在于**之上,而关键是在是否合适自身。

  少清门中之人,一生jing研剑道,以剑为主,旁法为辅,因而无论攻守之道,皆是围绕着飞剑之术展开,此也是他们最为擅长的。

  但他非是唯剑唯一的剑修,绝不能去迁就剑法,而是要想办法使之化己用。

  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理由,青玉简中虽有剑诀,但并无神通,与人斗法,唯有有神通剑法相合,飞剑之威方可臻至最高,现下缺了一环,等若瘸了一腿。

  不过少清能让他观读祖师遗册,那是因为欠了秦掌门一个人情,不能再奢求过多了。

  再则,少清神通也非是那么好练的,需得配合其**才可,他修习根本道法乃是五方五行太玄真功,与其不是一路,不可能转头分心再去练习别家法门,是以他无法按少清**的正路来走。

  有了这些想法,他便开始思考,该如何把这门化剑之法在自己手中运使出最大威力来。

  眼下他以化剑一百零八道,再想在短时内分化出更多剑光已无可能,这是要行功运法慢慢磨练出来的,哪怕有推演法诀,没个数百年修行也是休想,只在这百数剑光上做文章。

  至于剑阵一道,却是颇为适合他。

  他对阵法一道尚算jing通。即便没了剑遁之法,还有小诸天挪移遁法及五行遁法,绝不会囿在一地。

  可再思考下来,发现只如此却还太过局限,自己又无需借剑成道,许多避忌顾虑都不必去考虑,只要能提升战力便可,如此何不设法采两家之所长呢?

  至于未来还能否化剑万千,现下不必去多考虑,若有机缘,自是可成,不成也无大碍。

  决定自己所走之路后,他正待演练法诀,门外景游语带喜意道:“老爷,田大郎修成元婴出关了,与汪小娘子一起在外等候,正要拜见老爷。”

  张衍微讶,随即立刻言道:“快把他二人唤了进来。”

  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田坤与汪采婷一同进来,到了榻前,恭恭敬敬跪下,叩首道:“**拜见恩师。”

  张衍笑道:“快些起来。”

  田坤再拜一拜,这才站了起来。

  张衍上下看了几眼,不觉点头,要论功行根基,这二**无疑是为稳固,按照圭从尧昔年指引之法走了下来,纵然眼下修为进境慢了些许,但未来成就却是不可限量。

  而且门中又添一**成婴,三十年后应对魔宗,却是多了一分把握。

  师徒三人说了一阵话后,田坤忽然道:“方才来时路上,徒儿听采婷言,恩师如今为应付魔劫,正苦于人手不足,**身为门中二徒,愿为恩师分忧。”

  张衍笑道:“你有这份心意,为师甚觉欣慰,只是你自修道以来,便少有与人斗法,眼下初成元婴,却不能就如此放了你出去,需得加以磨练才好。”

  田坤躬身一礼,道:“**听凭恩师安排。”

  张衍思忖片刻,提笔起来,写了一封书信,随后递给他道:“你拿此书信去蓬远派寻你师弟姜峥,到得那处,便知该如何做了。”

  眼下溟沧派周遭已是少有魔修,但是东海之上尚有不少,虽是上回被他斩了一人,但多数皆是逃得xing命,据闻一名血魄宗长老又回了海上,仍是盯着蓬远派不放。

  不过此派有穆长老这名元婴修士坐镇,尚能够勉强应付,这个对手只一人,不强不弱,却是最合适做田坤的对手。

  田坤无有异议,上前接了书信。

  汪采婷道:“恩师,徒儿可否和师兄一同去?”

  张衍微一转念,颌首道:“为师允了,只是到得他人门中,不得仗着我溟沧**的身份恣意胡为。”

  田坤沉声道:“恩师放心,**会看住师妹的。”

  汪采婷听了此言,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撇嘴道:“我还不怕你吃亏,不识好人心。”

  临清观青牛山两百里外,浊yin灵窟。

  地下千丈深处,赵阳喝了一声,把身躯一摇,背后升起一阵乌黑如墨的烟煞,自里呼啸飞出六十余只狞恶魔头,在四周来回撕咬,吞了不下百余只yin魔之后,声势稍歇,他再一捏法诀,其便齐齐一声咆哮,回了烟煞之中。

  他轻轻一吸,烟煞就自口鼻之中回了躯壳之内,再归入腹下金丹之中,觉察着体内又稍有提升的功行,不觉大为满意,暗道:“难怪魔宗修士离不开灵窟,我如能在此修习个百数载,必能修至三重境中,便连手段也不会输了他人。”

  他在此**三十载,实力以提升飞速,又炼出了六十五只魔头,自觉再要是遇上前回那元蜃门修士,绝不会令其轻易逃脱。

  他却不知,魔劫未起之时,六大魔宗的魔穴之中,魔头不够门下炼道所用,那些非是真传嫡系的**只得去外界捕杀妖修,偶尔也会找上玄门修士,哪像他这般能独占一处灵窟,肆无忌惮吞吸炼化魔头。

  按照他先前所想,在此**个数载,有了防人窥伺心神的法门后,再寻上冥泉宗去,可眼下尝到了甜头,却又有些不想走了。

  正在这时,他忽然感应到异样灵机,神sè动了动,以为是临清观**往此处来。

  之前此等情形也是有过数回,他所炼毕竟是魔宗**,是以不yu与其照面,起了黄泉遁法,往一侧石壁中闪了进去。

  过不片刻,就见一道遁烟闪过,而后一名白衣修士落在方才所坐石上,其人双目jing光闪烁,他鼻子动了动,有些疑惑,犹豫了一下,试探问道:“敢问哪位同道在此?”

  他一连唤了几声,赵阳皆是未曾回应。

  这修士在原地转了转,隔了一会儿,忽然又起身化一道乌烟,朝下方遁去。

  赵阳想了想,自藏身之地出来,悄悄跟了上去。

  可他离去未多久,不远处那块石上却有一股烟气冒出,而后那白衣修士又自那处冒了出来,他盯着赵阳远去身影,眯了眯眼,纵身出去,反是跟在了其身后。

  赵阳追出去了数里地后,忽然觉得有些不对,总觉得前方遁烟有些怪异,转动间僵硬呆板,不似有人驾驭,这念头一起,他顿时升起jing惕之心,身形一顿,停了下来。

  恰在此刻,背后忽然有声音传来,“在下浑成教曲进功,敢问道友可是冥泉宗门下?”

  赵阳霍然转过身来,却是未曾见得一个人影,那声音又从背后冒出,道:“道友想是出道未久,下回却需小心了,若是遇着玄门中人,怕是已丢了xing命。”

  赵阳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缓缓侧过半个身子,对方却并未再躲,而是站在那里对他拱了拱手,道:“道友有礼。”

  赵阳还了一礼,道:“冥泉门下……赵德,不知道友方才施展的是何手段?”

  曲进功笑道:“此是我浑成教神通‘前跋后疐’,道友想是听过?”

  赵阳这才回想起来,章伯彦却是说过这门神通的,此法只要放出一团jing气在左近,浑成教修士便能借此在一段距离之内前后转挪变化,叫人摸不着踪迹。

  可耳闻不如亲见,眼下方是领会到了这门神通的厉害,要是真对他有敌意,恐是自己已失了xing命。

  他回想了一下,自己从开始便被对方牵着鼻子走,要是适才并不莽撞去追,而是先作一番查看,那不见得会上当,这是吃了经验不足的亏,哪怕自己道行再高几分,也是一样要着了道。

  这一刻,他下定了决心,不可在此再安稳**下去了,而是要出外闯荡,好生历练一番。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