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197章后半段已替换为新章节,给大家带来的阅读不便深感抱歉

197章后半段已替换为新章节,给大家带来的阅读不便深感抱歉

  一秒记住【墨坛文学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半柱香不到,张衍到得北辰派山门前,抬袖挥开云气,朝下望去,见大阵紧闭,应是门中之人已压住了局面。只是感应之中,山内仍是灵机激荡,似争斗尚未平息。

  他微一挑眉,以三重境大修士之能,道行稍逊之辈,来多少也是无用,照理早该把来犯之敌拿下,此刻未有结果,莫非是此辈携有什么异宝砸身么。

  他转了转念,起手拿了一个法诀,化作一道灵符,屈指一弹,发入水中。

  此是召令符法,只要周围水域中有受过溟沧派敕封的妖修在此,感得此令,必得赶来拜见。

  过不多时,河边之上水波翻浪,向两处分开,渑长老自里踏波而出,躬身行礼,道:“小妖拜见张真人。”

  张衍对他一个点首,道:“渑长老,原来是你在此处,眼下山内是何情形?”

  渑长老惭愧道:“不瞒真人,方才情势危急,幸得广源派沈真人来援,这才把那六人困住,只是此刻还未曾拿下。”

  他直到现在还是心有余悸,本来以为自己一身力道四转修为,与族中池长老联手,就算无法击败来人,也足可将其挡住,可未想对方只放了血魄过来,就逼得他们左支右绌,疲于招架,根本无法援手严长老夫妇二人,最后不得已退入左江庐中暂避,好在沈殷丰及时赶至,否则结局难料。

  张衍沉声道:“带路。”

  渑长老忙道:“请真人随小人来。”言罢,他一矮身,就往水中潜去。

  张衍亦是自云中降下,起了水遁之术,随他往水底去,此处布置有一处阵门,可绕开山门大阵。直入丹阳山中。

  这条通路乃是先前北辰派修筑法坛时特以辟出,为的就是万一魔宗修士来袭时,可方便余渊部妖修来援。

  自然。北辰派对这些妖修也不是全无防备,除非是危急之时。这门户平日是走不通的。

  张衍一步跨出阵门之后,却见严长老夫妇二人与余渊部另一名池长老正等候在此,见他到来,都是躬身行礼。

  严长老更是连连拱手,道:“此回多谢张道友来救,不然我北辰山门难保。”

  张衍正容道:“既要贫道要诸位出力,又怎会弃之不顾。此乃份所应当之事。”

  严长老不停点头,心下感慨不已,魔劫之中,小门小派若想得以保全。必得仰大派之鼻息,上宗一道法旨下来,那是不得不从,也就是张衍,并不拿他们当弃子。换了他人来,却未必会管他们死活。

  张衍这时抬首看去,见十数里之外有一团浓郁血气缠结,竟是数万头血魄在那处来回飞窜,只是其外却被无数金光闪烁的符箓所遮挡。难觅去路,两股灵机一道要往外突破,一道死命阻拦,正互相冲撞,看去激烈无比,只是视界被一处山头遮挡,不能窥见战局全貌。

  严长老叹道:“这禁锁天地之术一起,我辈也无法插手战局,不过山门禁阵已合,却不怕那六人还能逃了出去。”

  张衍稍一思忖,笑道:“诸位随我前去一观。”

  他一摆袖,便裹了四人起来,往那处飞去,不多时,就在那处山头落下。

  由此观去,却见一名中年道人站在半空,神态之中,有一股说不出轻松,而其对面,六名元婴魔宗长老则被禁锁之术定住,身躯动弹不得,可尽管如此,其还能使出神通法术,但每每到得老道跟前,皆被一张凭空闪出的符箓挡下,根本伤不得他。

  严长老看了看,道:“沈长老虽制住此辈,但看情形还拿之不下,再有张真人到此,想来不难降伏。”

  张衍却是一笑,朗声道:“沈道友,可收网了。”

  沈长老呵呵一笑,手中抛出一枚金光闪烁的小符,此物到了外间,迎风展开了百丈,放出层层金霞,那六人被那光华一照,立时头重脚轻,一个个从半空中跌落下来,连同那血魄一道,被齐齐收入了这枚符箓之中。

  而后金光,又化为一小符,重新落入他手中。

  看到此一幕者,除张衍之外,余者都是动容,惊道:“这是什么法宝?好生厉害!”

  他们可是看得出来,那六名魔宗长老被那光华一侵,可是半点反抗之力也无,此物要是用在自己身上,恐也难逃这般下场。

  张衍暗暗点头,思忖道:“看来沈道友机缘不浅,自沈崇真人遗蜕处得了不好物。”

  他看得极是清楚,那小符非是真器一流,可却有如此威能,不是寻常修士所能炼得。要是十八派斗剑时有此物在身,恐是早就拿出来用了,是以应是其后来所得。

  沈长老收了六人之后,便驾罡风往众人所在之处过来,到了近前,稽首道:“张道友有礼。”

  把那主动把小符拿出,递了上来,“这六人皆被拘拿其中,现交由道友处断。”

  张衍并不客气,把拿金符接过,看了一眼后,收入袖囊之中,这才道:“此回幸得沈长老相助,贫道方能尽灭来犯之敌,回得山门后,当如实上报掌门,为你广源派请得一份大功。”

  沈长老一听,神情微喜,稽首道:“那就多谢道友了。”

  他虽是得了沈崇真人所遗道术法宝,还补全了两门上乘法门,可修习此术,所用修道外物也是不少,眼下正逢魔劫,却是极不好寻,但若能得溟沧派之助,却是再不用为此苦恼了。

  张衍微微一笑,他此举也是告诉诸派,只要肯为溟沧派真心出力,他定是不吝赐赏。

  渑长老却是抱怨道:“原来沈真人早可轻松拿下这般魔宗修士,那为何不快些下手?却害我等平白紧张。”

  沈殷丰呵呵一笑,告欠道:“老道方才感应到有一功行不下吾辈的魔修在来此,只是被张道友阻在山外,这处战局一定,此僚定怕我两人联手,或会设法逃去。张道友好不如容易钓了这等大鱼上来,怎可因我一时痛快坏事?是以故意对此辈困而不杀,好使得其人脱在此处。却不想叫诸位忧心,却是老道的不是了。”

  “竟还有三重境大修士到此?”

  严长老并不知山外之事。此刻听闻,却是神情大变。

  魔宗连三重境修士都遣了出来,那必是存了一举覆灭北辰之心,若不是这回布置周全,那必无幸理。

  他不由转首过来,拱手问道:“敢问张真人,未知来者现下如何了?”

  张衍淡笑道:“已为我飞剑所斩。”

  在场之人。都是心中一震,元婴三重大修士,哪一个不是门中翘楚?却不想被他说杀就杀了,需知自那魔宗修士攻打山门。到如今才不过过去大半时辰而已。

  久不出声的池长老忽然开口,道:“不知此辈……会否前来报复?”

  沈长老笑道:“魔宗打小宗主意,实则无有半分好处,此回若不是修筑法坛一事逼得其不得不出手,恐也不会如此兴师动众。今日一名三重境大修士折损在此,便有动作,必死小心谨慎,不会似今日这般了。”

  众人认为有理,都是点头称是。

  渑长老眼珠一转。拍马道:“要老夫说,也无需惧怕,任此辈再是狡猾,还不是中了张真人的算计?便是再来,也是一样收拾了!”

  张衍摆了摆手,这回能顺利杀灭来敌,说到底还是自己手中所可调用的人手胜过对方,只要在布置上不出大的差错,有心算无心之下,胜得对手不是什么难事,可这也就是眼下能占些便宜,可待魔穴现世后,主动之势可就在魔宗那处了。

  卢媚娘在旁小声道:“老爷,在此处说话岂是待客之道,”

  严长老笑道:“却是老夫怠慢尊客了。”他侧身一引,道:“诸位,不妨去左江庐中一叙。”

  临清观山门前,方圆百里尽被一股惨白气雾所笼罩,百万骸骨阴兵在其中若隐若现,将青牛山团团围困。

  天中云榻之上,有一名头不带冠,衣着素雅的道人,正斜靠软垫,以肘支靠,捧着一副画卷看得入神。

  底下遁光一闪,上来一名长老到了榻前,躬身道:“素真人,我等几次设饵,那彭誉舟却总是不肯出来。”

  素道人打了个哈欠,舒了舒手脚,懒洋洋道:“那岂不是好事,否则我还要多费一番手脚。”

  那长老皱了皱眉,道:“可此人不出,我等也不敢大举压上,素真人在我等之中修为最高,临行前封师弟又有关照,叫我等听你指派,真人可不能推脱。”

  素道人在榻上翻了个身,背对他道:“有潭长老在,一切交由他做主好了。”

  那长老还想再说,这时忽然一道灵光飞至,素道人立时觉察,起手一抓,把其拿入了手中,只是拿来看了一会儿后,却是猛然坐起,随后长长一叹,道:“唉,我与封道友三百多年的交情,却不想他落得如此下场。”

  那名长老听得心惊肉跳,慌张问道:“素真人,封师弟如何了?”

  素道人幽幽语声传来道:“封道友拦阻张衍未成,被其所斩,此刻已然神魂俱灭。”

  那名长老失声道:“怎么可能?封师弟有真人所赐牌符,就算不敌张衍,也能脱身。”

  素道人仍是背对着他,把书信一抛,道:“此是你血魄宗中传来书信,应是做不得假。”

  那名长老急急接过书信,颤抖着看过之后,却是一脸灰败。

  素道人眼中精光闪烁,沉声道:“张衍很可能会来驰援临清观,此地不宜久留,传我谕令,速退!”

  ……

  ……半柱香不到,张衍到得北辰派山门前,抬袖挥开云气,朝下望去,见大阵紧闭,应是门中之人已压住了局面。只是感应之中,山内仍是灵机激荡,似争斗尚未平息。

  他微一挑眉,以三重境大修士之能,道行稍逊之辈,来多少也是无用,照理早该把来犯之敌拿下。此刻未有结果,莫非是此辈携有什么异宝砸身么。

  他转了转念,起手拿了一个法诀。化作一道灵符,屈指一弹。发入水中。

  此是召令符法,只要周围水域中有受过溟沧派敕封的妖修在此,感得此令,必得赶来拜见。

  过不多时,河边之上水波翻浪,向两处分开,渑长老自里踏波而出。躬身行礼,道:“小妖拜见张真人。”

  张衍对他一个点首,道:“渑长老,原来是你在此处。眼下山内是何情形?”

  渑长老惭愧道:“不瞒真人,方才情势危急,幸得广源派沈真人来援,这才把那六人困住,只是此刻还未曾拿下。”

  他直到现在还是心有余悸。本来以为自己一身力道四转修为,与族中池长老联手,就算无法击败来人,也足可将其挡住,可未想对方只放了血魄过来。就逼得他们左支右绌,疲于招架,根本无法援手严长老夫妇二人,最后不得已退入左江庐中暂避,好在沈殷丰及时赶至,否则结局难料。

  张衍沉声道:“带路。”

  渑长老忙道:“请真人随小人来。”言罢,他一矮身,就往水中潜去。

  张衍亦是自云中降下,起了水遁之术,随他往水底去,此处布置有一处阵门,可绕开山门大阵,直入丹阳山中。

  这条通路乃是先前北辰派修筑法坛时特以辟出,为的就是万一魔宗修士来袭时,可方便余渊部妖修来援。

  自然,北辰派对这些妖修也不是全无防备,除非是危急之时,这门户平日是走不通的。

  张衍一步跨出阵门之后,却见严长老夫妇二人与余渊部另一名池长老正等候在此,见他到来,都是躬身行礼。

  严长老更是连连拱手,道:“此回多谢张道友来救,不然我北辰山门难保。”

  张衍正容道:“既要贫道要诸位出力,又怎会弃之不顾,此乃份所应当之事。”

  严长老不停点头,心下感慨不已,魔劫之中,小门小派若想得以保全,必得仰大派之鼻息,上宗一道法旨下来,那是不得不从,也就是张衍,并不拿他们当弃子,换了他人来,却未必会管他们死活。

  张衍这时抬首看去,见十数里之外有一团浓郁血气缠结,竟是数万头血魄在那处来回飞窜,只是其外却被无数金光闪烁的符箓所遮挡,难觅去路,两股灵机一道要往外突破,一道死命阻拦,正互相冲撞,看去激烈无比,只是视界被一处山头遮挡,不能窥见战局全貌。

  严长老叹道:“这禁锁天地之术一起,我辈也无法插手战局,不过山门禁阵已合,却不怕那六人还能逃了出去。”

  张衍稍一思忖,笑道:“诸位随我前去一观。”

  他一摆袖,便裹了四人起来,往那处飞去,不多时,就在那处山头落下。

  由此观去,却见一名中年道人站在半空,神态之中,有一股说不出轻松,而其对面,六名元婴魔宗长老则被禁锁之术定住,身躯动弹不得,可尽管如此,其还能使出神通法术,但每每到得老道跟前,皆被一张凭空闪出的符箓挡下,根本伤不得他。

  严长老看了看,道:“沈长老虽制住此辈,但看情形还拿之不下,再有张真人到此,想来不难降伏。”

  张衍却是一笑,朗声道:“沈道友,可收网了。”

  沈长老呵呵一笑,手中抛出一枚金光闪烁的小符,此物到了外间,迎风展开了百丈,放出层层金霞,那六人被那光华一照,立时头重脚轻,一个个从半空中跌落下来,连同那血魄一道,被齐齐收入了这枚符箓之中。

  而后金光,又化为一小符,重新落入他手中。

  看到此一幕者,除张衍之外,余者都是动容,惊道:“这是什么法宝?好生厉害!”

  他们可是看得出来,那六名魔宗长老被那光华一侵,可是半点反抗之力也无,此物要是用在自己身上,恐也难逃这般下场。

  张衍暗暗点头,思忖道:“看来沈道友机缘不浅,自沈崇真人遗蜕处得了不好物。”

  他看得极是清楚,那小符非是真器一流,可却有如此威能,不是寻常修士所能炼得。要是十八派斗剑时有此物在身,恐是早就拿出来用了。是以应是其后来所得。

  沈长老收了六人之后,便驾罡风往众人所在之处过来,到了近前。稽首道:“张道友有礼。”

  把那主动把小符拿出,递了上来。“这六人皆被拘拿其中,现交由道友处断。”

  张衍并不客气,把拿金符接过,看了一眼后,收入袖囊之中,这才道:“此回幸得沈长老相助,贫道方能尽灭来犯之敌。回得山门后,当如实上报掌门,为你广源派请得一份大功。”

  沈长老一听,神情微喜。稽首道:“那就多谢道友了。”

  他虽是得了沈崇真人所遗道术法宝,还补全了两门上乘法门,可修习此术,所用修道外物也是不少,眼下正逢魔劫。却是极不好寻,但若能得溟沧派之助,却是再不用为此苦恼了。

  张衍微微一笑,他此举也是告诉诸派,只要肯为溟沧派真心出力。他定是不吝赐赏。

  渑长老却是抱怨道:“原来沈真人早可轻松拿下这般魔宗修士,那为何不快些下手?却害我等平白紧张。”

  沈殷丰呵呵一笑,告欠道:“老道方才感应到有一功行不下吾辈的魔修在来此,只是被张道友阻在山外,这处战局一定,此僚定怕我两人联手,或会设法逃去,张道友好不如容易钓了这等大鱼上来,怎可因我一时痛快坏事?是以故意对此辈困而不杀,好使得其人脱在此处,却不想叫诸位忧心,却是老道的不是了。”

  “竟还有三重境大修士到此?”

  严长老并不知山外之事,此刻听闻,却是神情大变。

  魔宗连三重境修士都遣了出来,那必是存了一举覆灭北辰之心,若不是这回布置周全,那必无幸理。

  他不由转首过来,拱手问道:“敢问张真人,未知来者现下如何了?”

  张衍淡笑道:“已为我飞剑所斩。”

  在场之人,都是心中一震,元婴三重大修士,哪一个不是门中翘楚?却不想被他说杀就杀了,需知自那魔宗修士攻打山门,到如今才不过过去大半时辰而已。

  久不出声的池长老忽然开口,道:“不知此辈……会否前来报复?”

  沈长老笑道:“魔宗打小宗主意,实则无有半分好处,此回若不是修筑法坛一事逼得其不得不出手,恐也不会如此兴师动众,今日一名三重境大修士折损在此,便有动作,必死小心谨慎,不会似今日这般了。”

  众人认为有理,都是点头称是。

  渑长老眼珠一转,拍马道:“要老夫说,也无需惧怕,任此辈再是狡猾,还不是中了张真人的算计?便是再来,也是一样收拾了!”

  张衍摆了摆手,这回能顺利杀灭来敌,说到底还是自己手中所可调用的人手胜过对方,只要在布置上不出大的差错,有心算无心之下,胜得对手不是什么难事,可这也就是眼下能占些便宜,可待魔穴现世后,主动之势可就在魔宗那处了。

  卢媚娘在旁小声道:“老爷,在此处说话岂是待客之道,”

  严长老笑道:“却是老夫怠慢尊客了。”他侧身一引,道:“诸位,不妨去左江庐中一叙。”

  临清观山门前,方圆百里尽被一股惨白气雾所笼罩,百万骸骨阴兵在其中若隐若现,将青牛山团团围困。

  天中云榻之上,有一名头不带冠,衣着素雅的道人,正斜靠软垫,以肘支靠,捧着一副画卷看得入神。

  底下遁光一闪,上来一名长老到了榻前,躬身道:“素真人,我等几次设饵,那彭誉舟却总是不肯出来。”

  素道人打了个哈欠,舒了舒手脚,懒洋洋道:“那岂不是好事,否则我还要多费一番手脚。”

  那长老皱了皱眉,道:“可此人不出,我等也不敢大举压上,素真人在我等之中修为最高,临行前封师弟又有关照,叫我等听你指派,真人可不能推脱。”

  素道人在榻上翻了个身,背对他道:“有潭长老在,一切交由他做主好了。”

  那长老还想再说,这时忽然一道灵光飞至,素道人立时觉察,起手一抓,把其拿入了手中,只是拿来看了一会儿后,却是猛然坐起,随后长长一叹,道:“唉,我与封道友三百多年的交情,却不想他落得如此下场。”

  那名长老听得心惊肉跳,慌张问道:“素真人,封师弟如何了?”

  素道人幽幽语声传来道:“封道友拦阻张衍未成,被其所斩,此刻已然神魂俱灭。”

  那名长老失声道:“怎么可能?封师弟有真人所赐牌符,就算不敌张衍,也能脱身。”

  素道人仍是背对着他,把书信一抛,道:“此是你血魄宗中传来书信,应是做不得假。”

  那名长老急急接过书信,颤抖着看过之后,却是一脸灰败。

  素道人眼中精光闪烁,沉声道:“张衍很可能会来驰援临清观,此地不宜久留,传我谕令,速退!”

  ……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