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十九章 贯通天地界 惊雷落彼方

第两百十九章 贯通天地界 惊雷落彼方

  按百里青殷原先推算,灵穴凝化,至少也要两天左右。

  由于山门支持不足,在玄门步步进逼之下,要想挺过这段时间极不容易,是以他从一开始便极尽所能,费尽心机布下血玉烟罗。

  可不想方才袁子嵘离去时,竟是打破了一层藩篱,使得各方涌入此间的灵机为之一旺。

  自然,地气流转非人力可以左右,即便强如洞天真人,也不过是借宝器营造出某种假象而已,袁子嵘不过无疑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便是无有他,此事迟早也会发生。

  照眼下这般下去,灵穴至多两三个时辰就可最终凝化。

  那即是说,自己成就洞天的机会已是近在眼前了。

  随着一个个念头转过,他精神也是逐渐振奋,眼中亮芒越来越盛。

  虽是面对张衍威胁,但他有一具法力不下自身的分身在,下来只需依托血玉烟罗,以攻代守,主动出击,周旋上数个时辰却是丝毫不难。

  因心情振奋之故,他浑身法力涌动激荡,引得涵盖方圆数十里的血云也是缓缓挪动。

  张衍身在场中,对近在咫尺的变化也是同样看得一清二楚。

  因周围灵机变化,此先定计已不可行,再如此斗下去,最后只能成全了对手。

  这一瞬间,他眼神变得深邃无比。

  非常之时,那就需用非常手段了。

  不去管那自血云中纷纷飞出的血魄,他把身一拔,直往上空遁行,到了顶处尽头,伸手一指,无数细细碧芒自他身后飞出。如无数枝条藤蔓,沿着先前所有地缝穴洞,沟壑甬道,向着地表蔓延升去。

  一时间。地底方圆百里。皆是被笼入一片繁盛绿意之中。

  百里青殷眉头一皱,他虽看不出张衍在做什么。但也知定是不利于自己,决计不能放任,因而驱了所有血魄上来围攻。

  张衍却理也不理,身旁清鸿剑丸一声清清长鸣。铮然一声化为百零八道剑光,疾光如雨,丝丝挂下,竟是于瞬息间布下了一座守御剑阵,一头头血魄飞来,却仿若飞蛾扑火,还未近前。便被无数凌厉细碎剑光的扯碎。

  百里青殷摇了摇头,修为到了他们这等地步,哪个身上没有两三样利害手段,正如方才张衍与他对峙一般。当一方一力主守时,另一方短时内是拿其无可奈何的。

  若换个地界,他自问也不是没有办法可想,但他要压住此刻血云之中余下二人,须臾离开不得,那所能动用的方法就极为有限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手施为。

  在张衍全力转运法力之下,木行真光行进极快,不过半个时辰,已是沿着地底各处壑道到了窜上地表,仿若枝苗破土,无数碧色光华自沟隙之中冒了出来。

  他目光闪动如电,既然此处深陷地底,与天清之气不相交接,无法使用神雷宝器,那么就用法力辟开一条道途来!

  此刻见时机已到,他舌绽春雷,猛然放声大喝。

  轰隆!

  地动山摇!

  在这一声之下,所有绿芒猛然撑大数十千百倍,整座地穴便是曾经过灵机洗刷,有些地方坚若金石,却也经不起如此摧残,纷纷崩散垮塌,浩浩水光上来一卷,无数泥石岩块尽没其中。

  张衍仰头一望,大日临空,灿光照下,霎时沟通天地。

  手掌一翻,把万里裂虹锥取入手中,随后往天中一抛。

  霎时,狂风大作,四方风云来投,隐隐有雷霆声轰传而来。

  百里青殷神情数变,他事先也未曾想到,对方竟有手段贯通地穴,如此几门厉害手段可就再无限制了。

  此次已是不及多思,唯有全力应付接下来的攻势。

  他两掌交错一拍,啪的一声,一面银镜自身后浮起,其镜背之后有无数缕细小血蚕缠绕。

  此镜一出,便缓缓向上飘去,到了血云上空,刹那长大,镜面一横,仿如一轮皎洁圆月,恰好将血云遮住。

  方才做完一切,万钧雷霆已是轰然临头!

  遭无数雷光轰击,宝镜剧烈一震,随后不断摇颤。

  百里青殷不断将法力往里灌入,维系此宝,血井之中的血水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往下降去,不一会儿,便已见底。

  他哼了一声,显是有些支持不住,宝镜也是堪堪破散。

  旁侧分身见了,忽然上前一步,顶上冒出两团虚烟,随后凝聚两只血云大手,朝天拍去。

  这裂虹锥本是用来破阵,对血云大手这等神通道术,虽也能伤到,但不是顷刻可破,

  张衍见了,把袖一抖,无数黄烟飞来凝作一只坚厚大手,朝下稳稳一压。

  那具分身目光闪烁了一下,在者将要撞上的前一刻,一掐法诀,却是主动将血手化去,只把血气往上一送,同时起了借物代形之术,将其力挪去他处。

  太昊派史穆华此刻仍在血云找寻出路,只是数息前,他察觉到四周压力轻了许多,冥冥中似乎感应到了正途所在,正在疑虑是否是敌方故意布置的陷阱时,忽然身上一枚葫芦形的玉符一声轻响,裂成无数碎块,掉落云头。

  乍见此景,他浑身一个激灵,似是见了什么恐惧事物,抄手夹出一根碧莹莹柳枝,一口真元精气喷去,便以他身躯法力为根,自手心之中不断长高,眨眼间就了三丈高下,万条柳枝如丝绦垂下,左右拂动,

  只是还未升至最高处,一股令人胆颤心惊的法力临身,整株柳树仿佛被山峦压住,整个弯了下来,看上去随时可能这段。

  史穆华感觉体内法力已飞快速度消耗下去,看着一根根柳枝断折飘落下来,顿时大感不妙,他虽不知这是什么手段,可要是再来得几次,自己哪里挡得住?

  神情变幻几次后。他伸手一拍,腰际一面木牌符放出一道清光,直射天际,不知通向何处。看那模样。好似一柱顶天立地的挺拔青松,他矮身往里一钻。那青光倏尔一卷,就把人收去不见。

  百里青殷察觉到史穆华被逼走,心下稍稍一松。

  今次这成就洞天的机缘他是绝然不愿舍弃的,但要阻止雷锥相攻。唯有自身主动上前迎敌。

  只是自己一旦离阵,下方二人脱身而出,那时便需面对三名玄门大修士,势必更为凶险。

  但若少得一个,就可由得分身代替自己主持阵法,集齐全阵之力,困住最后一人当不成问题。

  他低低一喝。腾身而起,化一道好若赤炎的血光冲天飞起,头次自阵中杀出。

  张衍微笑一下,对方忍不住杀出。那主客之势就要倒转过来了。

  顶上“浑光鉴影”照下,立刻辨出此为对方真身,待对方稍稍靠近,他又取了一张定符出来,向外一投。

  此符一出,立化百丈大小,周遭有无穷清光洒开。

  百里青殷才拉近二者距离,身躯就被锁住,就连体内法力也是调拨不动。

  只是他虽惊不乱,方才才见识过这法符厉害,在吃不准张衍是否还持有此等宝物的情形下,若无把握接下,他又怎敢上前?

  张衍瞧见已将百里青殷定住,毫不迟疑一抬手,身后飞出一道细细金光,直往后者身上斩去。

  可才到得此人身前,忽然起身上有一团琥珀也似的光华爆出,细细观去,还可见其中有一道道绚烂夺目的色泽流转,竟是将此击轻松挡了下来。

  张衍面上丝毫不显意外,反是淡淡一笑,心下暗忖道:“血琉璃?果是此物。”

  诸如以百里青殷此等人,在宗门中地位极高,身上必定秘藏护身至宝,很是难以杀死。

  但若说血魄宗中防身至宝,却非火赤血琉璃莫属。

  此物血池之中为凝化,千年才得一块,极是稀少,便连杀伐真器斩去,亦可挡下,只是有一桩不美,放出之后,数息间便会散去。

  张衍本未听说过此物,还是翻阅了一遍还真观的《降魔宝录》,才得知晓。

  若非如此,他自忖自己必定以北冥都天剑斩去,以图一击破敌。但要是当真那样做了,白费一道北冥剑分身不说,还顺带被对手破解了一道杀招。

  这时天中定符散去,虽是一击无功,但他仍是占据先手,是以从容出手,当即又起飞剑去攻,不止如此,剑光之中时不时还夹杂其中一二道金行真光。

  百里青殷从定符中脱身之后,因在浑天鉴影之下无所遁形,便是分化血魄也是无用,是以只得闪身躲避。

  张衍早在发动定符就想好了后招,因比对手多一息出手时间,是以攻势连绵不断,丝毫不给他喘息之机。

  此刻他已把斗法节奏就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只待对手露出破绽,就可一举致敌死命。

  百里青殷显也知晓这其中的关窍,再这般战下去,那是必输无疑,必须快些找到对策。

  脑海中千回百转,他顿时想到了一个主意。

  他心意一动,此刻躲在血云之中的血魄忽然立起,随后就朝着云中喷了一口灵气。

  与此同时,血云另一处,乔正道背后那界岳剑碑忽然一震,其色骤然转至灰白,随后忽然放出两道灵光,同时喷在了百里青殷与那头血魄分身上。

  “成了!”

  百里青殷一亮,身躯居然凭空消失不见。

  再出现时,发现自己已是到了一片满是金剑悬浮的地界之中。

  他竟是巧妙借用乔正道“界岳界碑”可吸纳对手气机,进而拖入里间一战的妙处,自张衍剑下及时脱身而出。

  此虽非借物代形之术,但亦是借力使力,却是更显高明,只瞬息间便扭转了局势。

  不过到了这处,却需面对另一个玄门高弟,且对方法力甚至比原先还多出三成

  但百里青殷却并不畏惧,血魄分身之中因有他自身神魂,也是同样拖入此间,此刻以二对一,胜机尤在对方之上,只消灭杀此人,吞了对法身方元灵,去了后顾之忧,便是血云被打破也是无碍了,稍候出去,仍可与张衍一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