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四十五章 阵去变天云 玄魔始争锋

第两百四十五章 阵去变天云 玄魔始争锋

  自韩、彭二人入阵后,陆香影就始终在留意阵内情形。

  在她料想之中,以这两人修为,此回便是不能破阵,却也不难坚持半个时辰,到时自己便可带人上去接应,内外夹攻之下,得手机会应是不小。

  只是方才过去一刻,忽觉阵中灵机异变,继而有水撼山岳、洪啸天地之声,她不禁心头一震,玉容微变,“此是……”

  然而方过未久,耳畔就闻彭誉舟决绝之语响彻山岳,余音未绝之际,一股惊天火芒已是冲霄腾空,而悬于上方的那座阵图,竟在顷刻之间炸裂开来!

  陆香影目光复杂,怔怔望了许久,她不想二人如此勇烈,竟是以崩散法身为代价破开大阵。

  这一瞬间,她心情也是颇不平静。

  深吸了一口气,回首过来,神情肃穆道:“溟沧派两位道友舍身破阵,元阳弟子,且随我一同斩魔除敌!”

  言罢,把飞舟一转,就化金虹一道,往魔穴之中投入。

  杜时巽见得这一幕,也是心潮激荡,双手紧紧一握神兵,起身一纵,一道星火流光,往里冲去。

  远处一座大巍云阙之中,十大弟子之一的陈枫也是见到了这一幕,神情间满是敬佩,手指前方,对左右言道:“韩真人与彭真人这般修行,尚且以命相拼,我身为门中后辈,十大弟子,怎可在后坐视,自也当奋勇向前。”

  身旁三名护法长老对视一眼,皆道:“正该如此!”

  此行他们虽为护住这位陈氏子弟,但眼下大阵已去,灵穴显露,再无半分遮挡,正该趁此机会杀入魔穴,以立不世之功。

  这座大巍云阙当先排众而出,排开阵阵罡风,朝那魔穴之中行去。

  他这一动作。却是无形中带动了其余人,一时间,天中风云变色,两百余座星枢飞宫齐皆动了起来。

  沈殷丰见此景象。不由叹了一声。

  若论道行,韩、彭二人去后,此间为他最高,虽韩王客临去重托,然而溟沧派修士如何行事,却也不是他这个外人能够的管束,只能任由其行事了。

  好在张衍事先早有妥善布置,此来溟沧弟子皆有星枢飞宫护持,纵使不敌,也能退了回去守御。他只要在后小心遮护,防备那禁锁天地之术便可。

  而在另一处,却有一座大巍云阙纹丝不动。

  其上一名道姑略显焦急,言道:“封真人,再不上前。功劳都让他人抢去了。”

  封窈双眸静若止水,不起波澜,道:“那便让他们抢去吧。”

  那道姑忍不住道:“出来之前,秦真人可是有过关照的。”

  封窈看她一眼,静静言道:“韩、彭两位真人只是破了僵局,而魔宗失了大阵,便当真无有还手之力了么?现下过去。难免陷入各自为战的局面中,需得先集众聚力,才好施展手段。”

  那道姑细细一想,心下一凛,觉得眼下确实如此,便问道:“那封真人以为该如何做?”

  封窈淡声道:“先往昭幽门下靠过去。”

  千里之外。却是有一片亩许大的梧桐叶遁空飞驰,上方站有一名修士,其人双肩阔大,长身伟岸,面白无须。头戴梁冠,耳畔垂下璎珞丝绦,身着青烟碧水袍,两袖在后,随风鼓荡,整个人看去神采四溢,雄姿英发。

  此是太昊派大弟子窦洪平,门中得知凤来山西亦有一处真穴后,晓得是中了魔宗算计,便就遣了他出来,设法协助溟沧、元阳两派,将之攻打下。

  因时机紧迫,故而他一人先行,余者仍在半途之上。

  可突然之间,却是感应到前方魔穴之处灵机激荡,罡风乱卷,竟是引发脚下梧桐叶轻轻颤动,他猛一抬首,双目紧紧凝注前方,神色略显凝重。

  这等异香,分明有元婴三重境修士崩裂法身所致。

  以此法化御神通,法力之威比平常大上十倍都不止。

  只是通常很少有修士会去如此,盖因为其势太过猛烈,又不受己身驾驭,一旦使出,自身元灵十有**是保不住的。

  他暗皱眉关道:“战局已是惨烈到如此地步么?看来还得再快些才是。”

  当即做了一个法诀,那梧桐叶上顿时放出赤色光焰,遁速陡然一快,眨眼间化飞虹驰去。

  与此同时,魔穴之中,杨破玉望着脚下一片狼藉景象,脸色有些阴沉,先前百般算计,却没想到临头竟是这结果,此刻外间再无遮挡,今朝就算能挡住玄门,教众也必是死伤惨重。

  他转首问一名弟子道:“大阵坏了多少?”

  那名弟子神情惶恐,不敢看他,垂首道:“虽有师父玄兜护持,丹多处破损,尤其有一座门户几是全毁,只是再建了起来,至少,至少也要到明日了。”

  杨平玉思量了一会儿,若是等到明日,不定灵穴已然凝成,不过他要藉此成就洞天,必得法阵护持,否则绝然不会安心,关照道:“加派人手修补法坛,明日为师要见得此阵完好。”

  那弟子不敢违抗,当下诺诺而去。

  远处一道遁光飞来,却是那少年道人,到了近前,他略显尴尬道:“杨师侄,此次法坛遭劫,全是我谋划不周所致。”

  杨破玉此刻神态已是恢复如初,摆手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岂能怪道师叔头上,况且不过小挫一阵,尚还左右不了大局,师叔不必自责,若是当真介怀,稍候不妨多杀几个玄门弟子。”

  纪还尘笑道:“这阵法虽破,不过玄门处却折了两名三重境大修士,固然又来了陆香影,可也是较之方才,仍是弱了一筹,杨道友若狠得下心来,重创其等也非是不能做到。”

  杨破玉冷笑一声,道:“到了这等时候,何需多想,诸位,随我出外阻敌。”

  他当即点了此番随行护法的一众弟子长老,又把方才阵图被破的数十名修士一同唤上,起得数十道遁光,自法舟之内飞出,往玄门一众人等迎去。

  陆香影金舟行在最前,此刻已冲入魔穴之中,这时察觉下方灵机潮动,汹涌而来,更有遁光闪烁不停,忙把飞舟护法宝光祭起,随后伸手向下一拿,使了一个禁锁天地之术。

  杨破玉心生感应,他哼了一声,不待法力降下,立时捏了一个反咒,瞬息间就将此术解了去。

  因他出手极快,身后之人根本未曾受其影响,遁光停也不停,仍是朝上冲来。

  陆香影神情一凛,忖道:“此人比传言还厉害几分。”

  毕竟对面有数十名元婴修士,若是齐皆来攻,她也难以招架,故而把舟首一拨,化光虹向侧面绕走。

  少年道人因为方才失策,此刻亟待立功,当下翻出一张宝图,拉了开来,欲要照她。

  方才彭誉舟崩裂法身破阵,九炼子母阵已是半毁,而阴华宝敕澜图本是与之一体,若无大机缘,再无晋升真器之可能,便索性弃了阵形,当作寻常玄器来使。

  可就在这时,却听天中一声暴喝,震得他心旌摇荡,随后一道星火流光自远处飞来。

  明明还在百丈之外,可忽然一个前冲,也不知失使了什么神通,竟是眨眼遁至近前,而后就见一只大锥朝他头顶砸落下来。

  少年道人心下一凛,才要遁走,却发现被一股莫名大力扯住身形,竟是脱不出去,惊呼道:“力道修士?”

  他反应也速,当下把身躯一晃,顿时化作一缕淡淡烟雾,那大锥自身躯之中横过,好似穿过一层无形之物,并未能伤得他分毫。

  然而来人却技不止此,双目之中忽然放一道神光,却是瞬息间就将这法术破开,把他原身照了出来,手中大锥荡起狂风,再度挥来。

  少年道人岂肯坐以待毙,嘴中吐出一道灰白气团,竟是堪堪将那椎头抵住。

  有了这片刻耽搁,廖老道人这时已是赶了上来,骈指一点,数十道阴雷落下,喝道:“退开!”

  又有数名元婴长老自后祭出法宝打来,顿时天中灵光乱闪。

  少年道人心下冷笑一声,这等距离之内,力道修士优势太大,若在平时,自己被这般欺近,用不了几回必定落败,然而此刻并非一人对敌,对方注定失算。

  哪知来人悍勇无伦,明明遭受十余人围攻,却是根本不去理会,反而大吼一声,原势不变打来。在少年道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中,一锤打在了他前胸之上,不由惨叫一声,自云头坠下。

  廖老道惊呼一声,“师弟!”

  这时天中爆开一连串轰响之声,来人也是同样被众多攻击打中。其人纵然身躯坚实,也同样抵不住众人合力围攻,身上千疮百孔,大半身躯残破不堪,几乎认不出人形。

  可到了这般地步,此人仍是悬在云头,不曾退开半步,睁着仅余的一只眼睛,丝毫不惧地望着众人,一个个看了过来,傲然言道:“东华魔宗,不过如此!”

  杨破玉一皱眉头,冷声道:“原来是外洲旁门。”挥袖一拍,一大团灰白烟气朝其罩去。

  上空陆香影见他如此勇悍,不忍见他身死,把手一甩,垂下一道虹光,欲把他救下。

  可是才至半途,就被十数道灵光击溃,还有不少法宝对着飞舟袭来,只能无奈退避,眼睁睁看着被那高大身躯被白烟拂过,整个人顷刻化为乌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