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五十九章 回山门天宫论功

第两百五十九章 回山门天宫论功

  孙真人听得张衍这番话语,不觉点首道:“此番能力压两处魔穴,皆是你之功劳,当可入得浮游天宫精修,我师兄弟四人之中,当初也就孟师兄有这过这等机缘,你可要好生把握了。”

  张衍称了声是,他微微一思,伸手入袖,把“万里裂虹锥”拿出,托在掌中,道:“还要多谢真人赐宝,弟子现下物归原主。”

  孙真人却一摆袖,将宝锥推了回去,道:“不必还了,就留在你处吧。””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张衍点了点头,重又收起,又道:“弟子尚有些事处置,请孙真人稍待片刻。”

  孙真人温言道:“这魔穴早被五位真人定住,不虞有危,你自去就是,事毕之后,可来天中见我等。”

  张衍打个稽首,就往原先伏龙道所在而去,无有灵潮搅扰,行进极快,须臾到得甬道之前,随后起手掐了一个法诀,欲把那血线金虫召了回来。

  过不多时,空中却是飘来一个少年,其人面色青白,看去好似酒色过度,眼珠骨碌碌乱转,见了张衍,上来一个叩头,口中道:“见过老爷。”

  张衍打量他一眼,笑道:“以你原身要想化形,若无外力借助,少说也要千载功夫,今朝算是便宜你了。”

  少年露出谄媚之色,道:“若非老爷赐下那一口钧阳精气,小的哪有今日造化。”

  这一回他一口气连吞八名元婴修士,大受补益。得以藉此化形,后来还再贪得几分便宜,只是见伏龙道中魔宗修士还有不少,不是自家能可以抵敌,这才颇不甘心地退了回来。

  “既已化形,也当有个名姓,”张衍细思片刻,道:“便唤你张蝉如何?”

  张蝉得了名姓,大喜过望,砰砰磕头道:“多谢老爷赐名。多谢老爷赐名。”

  张衍笑了一笑。一摆袖,命其候在一边,而后继续往方才玄魔两家交战之处来。

  到了地头后,他拿了一枚玉简出来。起手一抹。上显灵光瑞气。喷出三尺有余,然后向下一照,目光四顾。似在找寻什么。

  张蝉凑上来道:“老爷找寻何物,可需小的相助?”

  张衍笑着摇头,道:“你那些虫子虫孙可做不来此事。”

  他查看半晌之后,似是发现了目标,探手一捉,摄来一块灰白圆石,人头大小,内有细微呼吸之音。

  望着此物,他不禁想起杜时巽来时所说之语,略作思忖,将之收入囊中,随后摆袖乘风,往上方去,过不多久,就出得魔穴,见六位真人盘坐天穹之上,便上前拜见。

  朱真人开口言道:“张衍,你带弟子先回得山门去吧。”

  孙真人却言道:“慢!何须急切,张衍此番重挫魔宗,一人回去,还要护得众弟子,极是不妥。”

  不待他人开口,便转过首来道:“你先引众弟子去得远些,待我等镇灭魔穴之后,再随我一同回山。”

  他既已如此说,其余人自也不会为了这点小事削他脸面,俱是默认此议。

  张衍稽首一礼,起得遁法,化虹往远处飞遁。

  到了十余里外,见九座大巍云阙停伫云上,就双袖一振,缓了身周罡风,往其中一座落去。

  下方溟沧修士一见,纷纷上来行礼,口呼“张真人”不止。

  众人虽还不知魔穴之中后来具体发生何事,但六位洞天真人出面,可谓大局已定,而张衍作为此次领头之人,立此大功,此番回去,定可入得三上殿中,便是成就洞天,也是weilai可期之事,已不能单单当作十大弟子首座来看待了。

  张衍言道:“六位真人正要镇灭魔穴,此地不可久留,随我速速离去。”

  此刻窦洪平、黄颂泉、陆香影等辈见溟沧派洞天来此,便已悄然退去,他谕令一下,此是无人异议,收了九座云阙,迅速离了此处山界,往外退走。

  约莫过去三四个时辰,身后忽然传来震荡之声,绵绵密密,连响不绝。

  众人回首一望,只见远空之中结有一大气灵团,周流千里,内中却辨不出任何物事来,上方罡云仿被涤荡干净,片缕不存,一股清流直冲霄汉,撞开数重天云,不知去到多远,而下方所见之处,山峦丘谷皆被尽数夷平,化为一片白地。

  不少弟子也是头次见得洞天真人出手威势,皆是看得心旌摇荡,惊叹不已。

  张衍望着前方,目中似有光芒闪动,先前他九枚元命珠打出,却被桓真人轻松接下,可见便是他这等元婴三重境修士,与洞天真人一比,也是天差地别。今次回去,他便会抛却一切俗务,专心精修,以期早日窥得此境玄妙。

  又过去半个时辰,就见天际之外有一片气海雷云浮来,天中隐约有空爆霹雳之音,行经众人上方时,孙真人声音自云内传下,“诸弟子守住心神,随我回转山门。”

  语声一落,就有风云荡起,裹了众弟子,往溟沧派山门方向回返。

  张衍亦是身不由主随风而行,不知过去多久,只觉身躯缓住,往下瞧去,发现竟已是到了昭幽天池之前,再一抬首,见孙真人一人立在身前不远处,余者皆是不见踪影。

  孙真人轻笑一声,一抖袖,抛一只琉璃盒,道:“此是元炉丹玉,且收好了,日后自有大用。”

  张衍也不推辞,接来收下,稽首道:“多谢真人。”

  孙真人叮嘱道:“你回门后,且勿急着闭关,过几日门中论功叙赏,当有人来唤你。”

  张衍道:“谢真人提点。”

  再言说几句,他辞别孙真人。回了昭幽天池,入得洞府,便召来刘雁依等门下弟子,稍候交代,便入府中定坐。

  一晃三日过去,洞府前有道童手持谕令而来,在外言道:“张真人,掌门有法旨,传你前往天宫正殿。”

  张衍自府中飘身而出,接了谕令之后。并不耽搁。起剑遁之法,径直往浮游天宫而来,一路飞遁无碍,行不多时。就在宫正殿之前落下。殿外执事道童见了。稽首言道:“可是张真人?掌门言你若前来,不必通报,入殿去见就是。”

  张衍点了点头。把袍服稍作整理,便往里行去。

  入得殿中后,他抬首看去,见掌门持拂尘端坐高台,而门中十一名洞天真人也皆在此间,依席第分座两列,除此外,荀长老亦是候在一旁,见他到来,皆是把目光投来。

  张衍扫了一眼,却注意到一个细节,诸真人之下,席上似还留有数个空座,不觉若有所思。

  他行至阶下,稽首道:“弟子张衍,见过掌门,见过诸位真人。”

  孟真人先自开口道:“张衍,今日唤你来,是为论功叙赏一事,荀长老前日定下名册,你为此次主事之首,且拿去一观,看是否还有疏漏之处。”

  荀长老自袖中取出金册,轻轻一托,就自手中飞起,往下飘来。

  张衍接了过来,打了开来,目光一扫,须臾览遍,见凡此次斗法的溟沧派弟子,一个不落,每一人皆有嘉赏。

  不过其中并无死伤之人,当是另有安排,看完之后,便双手送上,道:“这里名录甚全,弟子并无异议。”

  孟真人一招手,将金册拿来,唤过一名道童,关照道:“你把此册悬于功德院中,翌日各家洞府弟子可去领功受赏。”

  那道童接过之后,打个道躬,便出殿去了。

  荀长老这时走了出来,往殿中一站,请示道:“此回我溟沧派战殁之人先前多是已作安排,皆有去处,唯韩王客、彭誉舟二位真人不好安排,还请掌门示下。”

  秦掌门沉声道:“这二人在急难关头舍身破阵,实我为溟沧英秀,来生若有修道资质,入门即可为真传弟子。”

  沈柏霜道:“李师兄一脉尚有弟子,韩师侄来生如有机缘,可入我门下修道。”

  彭真人也是出言道:“彭誉舟本为我彭氏族人,待元灵托生后,我可收他为弟子,想也不算苛待。”

  秦掌门颌首道:“如此各得归属,安排尚算妥当。”

  荀长老一躬身,便就退下。

  秦掌门朝殿下看来,道:“张衍,你可还有什么要说?”

  张衍念头一转,此番他招揽来的东胜修士不列名册之中,想是门中亦不会当做一回事,不过他自有安排,准备将之接纳入瑶阴派之中,也算对其等有个交代。

  但有几人此刻却不得不提,便稽首道:“广源派沈殷丰沈真人,此次相助我溟沧派甚多,另有余渊部妖修,为回护我溟沧弟子周全,死伤不少,亦是功不可没。”

  秦掌门缓缓道:“我溟沧派自不会薄待同道。广源派之事,已有安排,现下还未到时机,至于余渊部妖修,虽是强令而来,但既为我溟沧出力,确也不可亏待了。”

  颜真人提议道:“恩师,不妨赐一部气道功法,再赐敕符印信,以示嘉勉。”

  秦掌门不置可否,只道:“张衍,你以为如何?”

  张衍道:“余渊部自投我溟沧来,因咒誓所困,行事尚算恭顺,但百数千年后,法散术消,就难加拘束,赐功之举,反keneng增其异志,依弟子之见,不如允其遣弟子入得瑶阴修道,如此既酬了功劳,weilai也仍可听凭我溟沧驱用。”

  秦掌门笑道:“此事就由得你自家拿主意。”

  张衍躬身一礼,以示拜谢。

  这时殿中忽然一静,诸人叙功完毕,而接下来,却是要论及如何赐赏他了。

  ……

  ……(未完待续……)

  (.)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