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七十四章 流曲天虹 晓日灵尊

第两百七十四章 流曲天虹 晓日灵尊

  邓仲霖自入小界之后,蛰伏半载,把玄鹭洲中大致情形弄了清楚,这才出手抢夺精气。

  由于每一次都是策划严密,又是暗中偷袭,是以被他接连得手了三回,其中以元阳派损失尤多。

  此派弟子因是借了玉霄入界法宝,不愿一回回出入,只想着把精气搜集完全了,一次带了出去,才致如此。

  若是一收得精气便就送了出去,他也无有那么大收获。

  这一日,他仗着黄泉遁法,暗中跟随两名骊山弟子来至还丹山附近,远望高峰,考虑许久,还是摇了摇头。

  “还丹山有张衍在,还是离得远些为妙,免得被其察觉,我自去寻他人。”

  随着时日过去,张衍当日战绩也是渐渐为入所知,魔穴之下,他只一人就将八名三重境同辈修士压得毫无还手之力。若不是后来洞天真人亲自出手阻拦,十有**被其打死,他自问招惹不起,只能远远躲开。

  正欲转身离去,这时耳边却是传来一声平轻语,“道友既然来了,为何又急着要走?”

  “沈梓辛?

  邓仲霖一惊,自魔劫起后,他因时常出外捕杀玄门修士,是以与此女也打过几番交道,深知对方不同与寻常骊山弟子,已然尽得玉陵祖师真传。

  他虽自信可以与之交手,但眼下时机却是不对。

  这里算得上是玄门地界,对方只需好整以暇将他拖在此地,再等着后面同门到来,就可以轻松将他杀死。

  是以他毫不犹豫,当即一晃身,急起黄泉遁法,往天外飞纵,深信以对方遁法,对方万万是追不上自己的。

  可是忽然之间,满鼻馥郁芳香,无数彩绸也似的赤虹或曲或直,或折或弯,一道道纵驰天际,好似花开花谢,旋起旋灭。心里不禁一个咯噔,暗呼道:“不好,是‘流曲天虹’!”

  骊山派玉陵真人之下,这门神通可只有两人习得,传闻能蔽天门,绝地户,专是用来困束遁术高明之辈。

  练至高深处,展开之后,可一去千里,一旦落入其中,任凭你什么遁法都施展不出。

  虽未到得那等境地,但把他禁住却也不是什么难事。

  情急之下,把身躯一抖,身上道袍浮出丝丝缕缕的光华,躯忽骤然间变作数十个,竟以流星飞射之势,往四面八方飞去,其速极快,连流曲天虹也罩之不住。

  沈梓辛在半空之中一瞧,微一蹙眉,对方手段也是高明,一眼看去,无法分辨哪个为真,哪个为假。

  此时却万万犹豫不得,否则只能让其逃了去,只一个闪念间,她便做出了决断,起得白皙五指,对着两个方向,各自探手一捉,天中赤虹猛然往里一缩,就将那这两处身影全数罩住。

  但最后一个方向她却是无能为力,只能看着其中身影脱去,直至消失不见。

  而神通这一罩下,她已知对方并未被自己擒住,轻轻摇首,一拢五指,手中多了数片道袍碎片,方才那些化身便是此物。

  她凝神一看,自语道:“金蝉衣?这老魔头身上宝物倒是不少。”

  心下暗觉可惜,要是她这门神通再深得几分,或者多上一二法宝,擒住此人的机会便就大了许多。

  骊山派立派千年,根基不固,似她这等一门大弟子,身上厉害法宝虽也有几件,但多是用来防身护命的,进取攻袭却是稍有不足。

  两人动手时,千里之外的还丹峰上,张衍已是与殷照空三人商议妥当,自大殿之内出来。忽然间心生感应,自峰上放目看去,恰见得一抹赤光,气盛正大,一望而知是玄门中人正在施展神通道术。

  “这等气蕴,似是骊山派的家数,”

  他思忖片刻,起指一划,凭空凝出一封法符,再将先前沈梓心送来的书信取出,自上捉来一道对方所留气机,在符上一拍,其便化流光一道,飞去天际。

  过不多时,就见流光一抹,却是那书信回来。

  他起法力牵入手中,展开一看,却是沈梓心回书。

  看完之后,他微微一笑,把袖一摆,便下得还丹峰,一路无阻,出得渡尘宗山门,这才起飞剑,往南遁行。

  行出近千里,见下方一座小丘,上站一名白衣女子,英姿飒爽,眼眸生辉,神采照人,见他过来,远远一个万福,用悦耳声音道:“张道友有礼。”

  张衍落下身来,起手一抬,道:“沈道友有礼。”

  沈梓心轻轻一笑,手理鬓发,道:“小女心忧宗门,闻得道友愿意分精气与我,心绪激荡,难免举止失措,冒昧劳动道友法驾来此商议,还望不要怪罪。”

  张衍笑了一笑,言道:“贵派也是不易,待我取了还丹峰上精气,便可分出些许与道友。”

  沈梓心听得他亲口确认此事,心头一定,如此回去之后也能有个交代了。

  张衍问道:“方才见这处光虹纵横,灵气四散,是否是道友与人动手?”

  沈梓心轻叹道:“正是前番书信中提及的那魔宗修士,方才只差一点,就可将其抓住,可最终还是让其逃去了,若小女有张真人这般遁术,想也不会失手。”

  张衍目光一厉,问道:“此人是何来路?可曾查明?”

  沈梓心道:“这人会黄泉遁法,应是冥泉宗门下无误。不过此人善于藏匿,听闻先前同道几度布下诱饵,想殷其出来,但却都未能得手。”

  张衍心念转动,他在采气之前,需得确保周围无有外敌,免得生出什么意外。

  对方既是魔宗派,哪怕只是一星半点的隐患,也必须消弭干净。

  而且对方手中极可能有那入界法宝,假使能够寻回,也不用再欠少清一个人情。

  除此外,门中当会再记上一功,只是他为渡真殿偏殿殿主,除非晋入洞天之境,否则已是升无可升。

  是以再得什么功劳,目前对他来说无有大用,但若籍此请门中将此宝暂且赐下,想也不难。

  这玄鹭洲中,天材地宝不缺,门下后辈弟子大可来这其中历练,远胜过而今在三劫迫压下动荡不断的九洲之地。

  心下有了定计后,他抬首问了一句,“道友可知,另几家现在何处取气?”

  沈梓心并无隐瞒,将一一告知。

  张衍打听下来,才知因环绕还丹峰这一片地界的精气尤多,是以各门各派弟子彼此相距并不远,都在千里之内。

  稍稍一思,问道:“方才那人是往哪处方向去了?”

  沈梓心道:“那人逃离之时,当是往西去了。”

  张衍点点头,递去一张符箓,道:“道友要是再见得那人行迹,如需贫道相助,可启了此符,贫道自会赶来。”

  言罢,他打个道揖,便起身纵光而起,往西飞驰。

  沈梓心见飞去方向,不禁讶异,暗道:“张真人莫非是要去追那魔宗修士?可此人早已去得远了,又擅长躲藏,又哪里追得上?”

  邓仲霖逃出数百里后,见身后无人追来,这才安心,方才若不是运气好,差点就被对方困住了。

  他拿出一只兽耳瓷瓶出来,轻轻一晃,心下略作估算,暗道:“精气虽是寻了不少,但尚还不足半数,照眼下我所得,再劫掠三四回,才能回去炼宝。”

  他虽至三重境,但也不过是藏相法身,那还是用了不知多少好物勉强成得的,因此并无指望洞天,

  此来夺取地气,只是期望与门内同道交换来一可增寿数的奇物。

  他考虑下来,骊山派已起警惕之心,不好再上前去,而元阳弟子出双入对,更不易袭杀,太昊、南华两派多是并力行走,还真观道术神通专以克制魔宗,他皆是不愿对上,而此间唯一方便下手的,就只剩下平都教了。

  平都教弟子多是借用法灵斗法,只要暗中探明是何法灵,便不难对付。

  想到这处,他重拾心情,起了黄泉遁法,一路小心往平都教弟子所在之处行去。

  几日之后,他到得地头,隔远望了几眼,见那处灵机旋如风火,齐往一处而去,显有人作法摄取地气,知是找准对象了。

  不过平都教弟子元婴三重境之前战力未必如何,可一踏入此境后,法身与法灵相合,自身法力大增不说,神通道术之威,也比之前更是强悍许多。

  是以他也不敢托大,四下一兜,找了一处隐秘山谷,落身下去,调息打坐起来。

  半日过去后,他已觉精神完满,喝了一声,身化黄烟飞起,随他遁行,自身渐渐隐没无踪。

  在外转了一圈,见山巅有一名须眉皓白,身长背挺的老道正手中掌瓶,吸取地气,看其模样,应是快至最后关头。

  而身旁不远处有两名弟子,面上有警惕戒备之色,显是在为其护法。

  邓仲霖认得对方是平都教一名伍姓长老,心下不禁大喜,他恰知此人法灵底细。其为平都教十八都主之一,名为“晓日灵尊”,若论战力,在同辈中也堪称上游,正面交手,一时半刻难分胜负,要是突袭,则有极大胜算,至于那两名弟子,不过初入元婴,看去还未得下赐法灵,是以根本不用去多瞧,嘿嘿一笑,当即往前扑出。

  ……

  ……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