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一十章 今知我道在此间

第三百一十章 今知我道在此间

  张衍本真一觉,这具分身入洲之后所历种种,已是瞬息了然于胸。

  他心意一引,伏魔简霍然震动,那籍由数头天妖躯壳化来的磅礴精气,便以决堤之势,往身躯之内灌入进来。

  参神契一转境、两转境,三转境……

  他法力节节拔高,不过数个呼吸,已是臻至四转境界大圆满中!

  到得这一步,魔简似乎犹想推动这门功法往下行去,然则却被他本识阻住,再生生压了下去。

  眼下真身未入洞天,尚还不是再往上行的时候。

  只是他法力一聚,立时宣气行天,呼吸动地,在场不论妖魔凡人,皆感足下不稳,纷纷跌倒。

  顷刻间,场中只他一人站立。

  他环目一扫,伸手一抓,顿将一头鸟妖摄入手中。

  东莱洲中无有灵机,世人不能修法,而此辈却能得以化身成妖,岂非怪事?

  当下功聚双目,凝神看去,霎时由表及里,将之看了个通透。

  这妖物之所以能得到得此步,全是因躯壳之中,寄有一丝极是微弱的古怪精气。

  此气能催发气血真元,并借灵机供其驱用,在此间可力压凡物。

  但对此妖而言,这却非福是祸。

  因此气压榨精血之故,待一年半载之后,这妖物必是暴亡,届时便会取尽其一身精元,返归那种气之人。

  先以妖物杀人,吞**气,再夺之为己用,这等手段,却令他想起那囚禁在此的虺龙。

  此妖在不似其余被镇压的大妖,没有那等扬风弄火的本事,斗法之能亦不强横。但却有一桩天授神通,哪怕躯壳被挫骨扬灰,只要尚有一缕本元精气存于世间,便可造妖生乱,待吸纳足够精气之后,又可渐渐得复。

  张衍细想下来,东莱洲变乱是在百数年前,西三洲妖魔脱困,也多是在这一二百年之中,这时间却是对得上。

  他冷笑一声,随手将那鸟妖掷毙在地,看着坡下群妖,轻轻一吸气,眉眼间微微闪过一丝赤紫,而后吐气开声,骤然一声清叱!

  轰!

  这一喝之音,好似晴空霹雳,煌煌赫赫,霎时一股风浪平空生出,如洪涛烈火,自坡上冲下。

  下方不知其数的妖魔,仿若被滚石碾过,一个个七窍喷血,筋骨碎裂,半空鸟妖更是折翅断翼,如雨纷坠!

  待风声去尽,天上地下,此间所有妖类,已是在他一声喝中,尽数毙命坡下。

  一时天地俱寂。

  张衍把首一抬,缓缓望向天中。

  东莱洲虽不触地根,但有山水地脉,又在现世与小界之中,亦当有灵机蕴发而出,而他偏偏半丝也感应不到,这其中必有因由。

  他把神展意舒,循机感应而去,许久之后,终是觉察到了那异样所在。

  此地灵机非是不存,而是被人横加截夺。

  那一切源流,竟是应在了那洲外禁阵之上。

  此阵运转万数载,又笼罩一洲之地,也需附灵而存,而如此一来,却需与洲中众生抢夺灵机。

  恰恰此阵秉行无情之道,只夺不予,从不顾惜除己身之外任何一物。

  纵是举洲灵机断绝,生灵遭难,也与其无干。

  张衍自是知晓,东莱洲原也有修道人,想是与之争抢不敌,这才只得离去。

  他回首过来,环顾四下,不想这数万之众,竟是此洲仅存之人。

  此洲虽有妖魔作乱,但人为万物灵长,亦有高门取妖魔骨血,化为己用,要是能传了下来,亦有机会渡过此难。

  然则此法把持在少部人中,未能惠及众生,是以到了临了,仍是难解其局。

  想到此地,不禁叹道:“此劫非你等之过,但若世人皆得保身之道,又岂容妖魔肆虐?”

  这时忽然一人跪下,以头抢地,道:“求道长传法!”

  他身后几人也是醒悟过来,纷纷跪下,同呼道:“求道长传法!”

  如受感染一般,坡上数万人都是风吹麦浪一般拜倒下来,喊出求法之声,初时还是凌乱之声,可过不多久,却是声齐动天。

  张衍听得这声响之中蕴有不甘,愤怒,挣扎,悲苦等等情绪,也是微微动容。

  他目投天际,回想此前游历三洲之地所历种种,有所同有所不同,但在世之人,无不蒙遭灵机黯弱之苦。

  西陷洲,可谓灵微。

  西沉洲,可谓灵弱。

  西绝洲,可谓灵断。

  至于东莱洲,可谓灵尽。

  若造得一法,不重灵机,不借他助,只调理呼吸,化炼自身精气,便可入道,又当如何?

  这一念升起,他心头蓦地一震。

  “我入道之时,因睹修行之道玄门世家所把持,曾作言,若有朝一日修道有成,必要设法改换这等局面,而入道至今,此心不改,意气犹存。当造得一法,为有心攀道之人在这天地间再开一门,继往开来,衍传万古。”

  “故而我之道,非我一人之道,乃是万人之道,是万万人之道,是天下有情众生之道!”

  一念及此,他迎着一双双期盼目光,慨然开口道:

  “天不予你等,我予你等!”

  “天不授你等,我授你等!”

  ”天不助你等,我助你等!”

  说话之间,声清穿云,震动天地!

  轰隆隆,他仰首观去,天中雷云四聚,少顷,就有滂湃雨水降下。

  这一刻,他却是发本心之悟,触动天机,于刹那之间,明了自家所求之道为何。

  一股玄妙之感,也不知从何而来,往心海之中映入进来。

  值此之时,顿觉身后仿佛无数波澜推动,催促他快些前行,似乎只要踏出这一步,就可成就那洞天之境。

  然而在这紧要关头,他却排开外扰,不为所动。

  纵然此路已开,但有心无行,花开无果,仍不圆满,此刻一步跨去,也必是半途而崩,今后再也难登其门。

  需得善始善终,将这一法门推演而出,方能和心应道,成就正法。

  而在此之前,尚还有一事要做。

  他往坡下瞧去,见群妖尸首之中,有一团气旋飘飘而上,直奔长空,再往一地飞去,便留下一句,言:“妖魔未尽,需去斩除,你等且待我回转。”

  言罢,他拔身而起,化光一道,循气追去。

  飞纵有一日夜后,见得那气丝丝缕缕,自四方而来,渐渐汇成一股,再往地下一枯井之中钻入。

  他看有片刻,便把身躯一沉,亦是往那处下去。

  下行有百数丈,便堪堪到得坑地,前方有一高起丈许的暗洞,通往更深之处。

  他沿路前行,见洞壁滑而无棱,弯弯曲曲,好似蛇穴,左右并不局促,行有数里,却步入一豁大石窟之中。

  此地立有一面横长百丈大小的照璧,明亮如镜,其内却一条无角小龙游动。

  其不过三尺来长,浑身莹白温润,宛如美玉雕成,此刻正吞吸那飘入进来的精气,随其一吞一吐,可见躯体有一滴血珠沿首尾来回滚动,每转一圈,身躯便稍稍涨大一分。

  它似也是察觉到张衍到来,止住动作,把一对红如赤玉的龙目瞪来,开口问道:“何人到此?”

  张衍扬声道:“溟沧张衍,奉太冥祖师之命,特来收汝。”

  那虺龙恍然,道:“我道精气如何还差了这许多,原来是你坏我大事!”

  说着他摇首一叹,道:“可惜,可惜,你若再晚来一年半载,我这身躯便可飞腾出外,到时你一门上下,休想再能寻得到我。”

  张衍淡声道:“你便是出得此洲,若仍行荼毒生灵之举,便是贫道不收你,亦有他人前来降你。”

  虺龙哈哈一笑,道:“汰弱存强,此乃天道,天下生灵,便当为我辈口中之食,偏你辈多事,非视之为罪过。”

  张衍哂道:“照你所言,如今我强你弱,我来灭你,也是秉天道而行了?如此你当乖乖受死才是。”

  虺龙不禁一噎,他哼了一声,道:“世间有一语,谓之‘成王败寇’,今朝算是你胜了,我也不来与你争辩,不过此非了局,你我来日再会过吧。”

  隧他说到此处,原先洪盛气息竟是逐次衰弱下来。

  张衍眼中,可以看见其周遭灵机飞快离体而去,而那一段身躯更是变得黯淡无光,好似原本美玉正在慢慢化作为一块顽石。

  他知晓此是这头妖物明白斗不过他,是以主动散去自身精气。

  不过其口中言来日再会,这并非胡言。

  方才进来时已是看过,此妖本元精气不在此处,今朝尚不能取它性命,恐这一番纠葛,仍会拖得数百上千载。

  他转念下来,当年太冥祖师若有心,想不难寻得这虺龙元真,留其不杀,因是刻意留予后辈处置。毕竟镇灭五妖,也是一条成就中法之道,得来太过轻易便难证此法。

  但他不行此道,不可能时时看在此地,最好做法,便是如他先前所想,传得一法,令世人振作奋起,继而诛灭此僚。

  这时他见那身躯之中仍有一缕精血残存,心下一动,伸手将之摄来。

  此血是那虺龙所凝聚,也算得上是天妖精血,但此刻已是散了灵华,自然无有了种种妙用。

  但他却是想到,那苍龙遗蜕如今不知所踪,若被当世大妖得去,恐生祸患。而这虺龙却是那苍龙之子,得此心血一滴,说不定可设法找到其所在。

  他取出一只玉瓶,将此血收入其中放好,便把袖一抖,霎时脚下生风,冉冉飞升,遥去天穹。

  ……

  ……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