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十七章 青枢金刺 元血饲虫

第三十七章 青枢金刺 元血饲虫

  魏子宏所使功法名为“玄丹照潮烟”,此是泰衡老祖所传,瑶阴派正法之一。:::' ..

  此法内外两相,外相用击,内相为御,号称“一波一涌,如潮拍岸;一起一拔,似龙翻身;一升一腾,丹中见神”。

  此法本来需蛟类修习,才是事半功倍,不过后来泰衡老祖弃魔入玄,又将之稍作改动,自此之后,人身修士亦可修行。

  这门功法内蕴数种神通之变,功行越深,则神通愈是强横,虽用作修道不算上乘,但用来斗法,却是厉害异常。

  他这里一动手,虽只片刻之间,但蝉宫那边法力深厚之人也是有所察觉,见他几乎是在举手之间,就把一名与他们功行相若的修士打杀,顿时大为惊凛。

  不过他们眼前尚有敌手,还顾不上外间之事,只是加紧了手中攻势。

  一刻之后,四名霜枫岛长老尽数殒命在他们手中。

  肖蝉这才把目光转去,见魏子宏站在那里并未离去,蹙眉道:“诸位可认得此人?”

  一名长老道:“此人既然坐观我等剿杀霜枫岛修士,纵非友,当亦非敌。”

  一名青袍老道沉吟道:“宫主,依老朽之见,此人手段有几分似那魔宗修士。”

  “魔宗修士?”肖莘一惊,她踌躇了一下,道:“遣一人去问问来意。”

  青袍老者自告奋勇道:“老朽昔年与几名魔宗长老曾打过交道,还是老朽去为好。”

  肖蝉首道:“那就有劳古长老了。切要心。”

  青袍老者一礼之后,就往魏子宏所在之地过来,因将方才一幕看在眼里,是以他十分谨慎,并不敢贸然上前,远远打个稽首,道:“敢问道友自何处来?”

  魏子宏看他一眼,淡声道:“我来此地只为抓一门中叛逆,与汝等无关。”

  青袍老者很是知趣,并未追问是谁。又是一揖。便自退去。待回了来处,就又将魏子宏原话复述了一遍。

  肖莘也不是蠢人,猜到魏子宏十有**是为那位华辛真人而来,暗忖道:“若是此人也是为抢夺界符诏而来。倒是不能放过。待周道友出来。再一同对付他。”

  此时云翰一气天之中,漫天俱是罡风雷火,苏奕华与周子尚二人一左一右。正盯着翁饶车驾围攻。

  只是两人虽联手对敌,但彼此仍是互相防备,又为防对手窥看自家手段,是以皆未曾使出全力。

  在这等情形下,翁饶一时虽被逼得狼狈无比,但却还能支撑得住。但如此下去终不是办法,迟早也会法力耗尽,于是大声道:“两位,我与你等素无仇怨,为何苦苦相逼,两位想要什么,尽可来,只要翁某有的,都可拱手奉上。”

  苏奕华一声不吭,他是不会将符诏之事主动道出的。要是对方知晓缘由之后,不肯屈服,反以物为要挟,那只会陷入被动之中,故他宁可先将之杀了,再去慢慢搜寻此物下落。

  周子尚却未有马上回言,他目光闪烁不定,手中攻势也是微微一顿,显然再暗地里盘算得失。

  翁饶发觉自己此言一出,压力顿时轻了许多,显然此事不是不可商量,顿时精神振奋,满含期待起来。

  苏奕华看在眼里,不由面露冷笑,周子尚若是看得清楚,就不会将真相出。

  过了片刻,周子尚似终于拿定了主意,开口道:“翁掌门,恕周某无礼,若你能束手就缚,并立下誓言,必将我等索取之物送出,那我可保你性命不失。”

  翁饶对周子尚此语他根本不信,要是做了此事,那才真正生死无法自主了,不过他至少知道确实是为了身上某件物事,而非是私仇,便用商量语气道:“周道友,我信得过你,但却信不过华辛,我好心好意收留此人,他却是图谋我身上之物,无疑是豺狼之性,我愿与周道友立契,只要不是身家性命,都可奉上,但周道友也需应我一事,便是与我一同除杀此僚!”

  周子尚叹一声,道:“翁掌门,我与你口中这位华辛真人早便是签下法契的,离间之策,便不要再用了,那物事也非是周某一人可拿,还望你成全。”

  苏奕华这时也道:“翁掌门有一句得好,你与我等并无冤仇,要是你果能依周道友先前所言而为,贫道也无意取你性命。”

  翁饶看了看二人,仰天大笑,随后满脸狠戾道:“你等莫非以为我好欺不成?这等话就休来骗我了,不过以死一拼罢了!”

  周子尚摇了摇头,道:“既然如此,那只有我自家来拿了。”

  他一招手,一道金光却是自罡云之中飞出,霎时破云穿空,发出厉啸之声,往下直刺而来。

  翁饶听得这声势极大,不敢硬接,忙祭起一枚玉符祭在上空遮挡。,

  苏奕华露出嘲讽之色,霜枫岛祖师邵烛好歹能与灵崖上人斗法,其人门下不知和玉霄弟子有过几次交手,这翁饶竟然连这“星神金刺”也是不识,当真不配做一派之主。

  此针共分七种,可谓各有妙用,而这一根名曰“青枢金刺”,却专是用来破击护身法宝。

  果然,金刺在那符上一啄,啪地一声,竟是将之凿了个粉碎,再掉头一转,直击龙首金车。

  翁饶急急起得法力,将得车上禁制撑开,可那金刺在周子尚御使之下,瞬息间连刺数十下,不一会儿便变得光华黯淡,眼见就要破散。

  苏奕华见有机可趁,暗暗抓了一把雷珠出来,往下就是一洒。

  翁饶大惊失色,忙起遁光自车上脱出,才方离去,金车在雷光之中被炸了个粉碎。

  这时金刺又是刺来,忙祭了一枚金圈出来,在半空一转,连那金刺居然摇晃不定,似要被其吸去。

  同一时候,他又将一枚鹅卵大的霜丸掷了出来,此物才一至空,立时有寒风刮起,使人如堕万载冰渊。

  苏奕华与周子尚都见状,都是起了法宝护遮护,又退去数里,方才避开那股寒芒,再抬眼看去,见翁饶已远远退至另一边。

  周子尚道:“翁掌门,在我神通之中,你休想逃去。”

  翁饶古怪一笑,道:“那也要你二人与我一道陪葬。”

  他起指将门一划,整个人竟是慢慢变得苍老干瘪,好似一瞬间,浑身精气血肉都被吸走。

  与此同时,可见其那伤口之内露出一只上猩红的虫豸,正轻轻扭动,好似就要醒转过来。

  “朱烛虫?”

  苏奕华脸色大变,这分明是以精血饲虫之法,这虫个头如此之大,虽非王虫,但也差之不远了,绝非他们二人眼下所能对付,扭头道:“周道友,快些收了神通。”

  周子尚却是转过头来,对他莫名一笑,

  苏奕华顿时心下一跳,这时忽然感觉头脑一晕,顿时醒悟过来,自己中了对方手段。

  他默默一察,身躯之中竟是多了一股邪气,也不知是何时侵入进来的,法力竟然有些运转不动。

  就在这时,翁饶也是身躯剧烈一震,那上虫豸竟是不在动弹。

  周子尚叹道:“翁掌门这法门一成,再以元灵附着虫躯,恐我等也只能远而避之,只可惜,我既把你等拉入瀚云一气天中,又怎会不准备后手?”

  他所用之物,名为“乱神香”,乃是南崖洲自一种毒虫身上采炼得来,能化邪气无声无息侵入修士躯壳之内,遏住其精元气脉,此物唯惧日月之光,天地之风,但在这界之中却无此等顾忌了。

  翁饶满脸不甘愤恨,用尽气力指着他,嘴巴张了张,似要什么,却仍是未能出,随后往前一载,竟是跌下了云头。

  苏奕华见得此景,忙是拿出一瓶丹药吞服下去,看着周子尚道:“好算计!”

  周子尚笑了笑,根本无有拦阻此举,要除去此气,修士只需找一处地界,行功运法便可,但是他根本不会给对方这等机会,是以好整以暇。

  苏奕华服下丹药后,把手一抖,祭了一面大旗出来,随后往后一退,就躲入进去。

  周子尚不屑一笑,把手一招,青枢金刺顿时飞来,将那旗帜戳了一个窟窿。

  可方才做完此事,他却笑容一滞,就见那残旗之后,又有数百一模一样的旗帜飞出,并向西面八方投去。

  此宝名为“震晨旗”,修士若遇上危急之事,可遁至里间藏身,要想找了他出来,唯有将数百旗一面面削去,若是运气不好,极可能毁去百余面也找不到正主所在。

  这本非什么至宝,在斗法时使出,通常只能拖延战局,可用在此间,却收得奇效。

  周子尚连连祭出罡雷,一连打散数十面旗,却也未找到苏奕华躲藏的那一面,顿知是自己失策了。想要将之全数收拾干净,那至少也需半个时辰,那时对方早把身躯之内的邪气压下了。

  他心思一转,却是又笑了起来,伸手一探,就有一股白气将翁饶肉身提了上来,将其袖囊解下,灵机入内一转,不由大笑道:“原来在此!苏道友,既你不取,周某便笑纳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