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舒翼原本上青云 不想犹在尘梦中

第一百三十九章 舒翼原本上青云 不想犹在尘梦中

  见黄羽公有了恒光璧遮挡,张衍起手拿了一个法诀,原本停悬再空,不知多少计数的玄冥重水齐齐一颤,发出嗡嗡之声,震得万里界域之内都是这等低沉声响。

  这威势压抑至极,便是观战之人也觉心头悸动。

  周如英神色略变,道:“吴师兄,你可能看出这是什么神通?”

  吴云璧沉吟片刻,道:“传闻张衍曾修习过半部《澜云密册》,此法是当是脱胎于其中,不过他自家当是又加入了一些变化。”

  玉陵真人看了眼那呜呜有声的玄冥重水,却是神情微肃。

  她能察觉到,这一滴滴重水之中所蕴含着的浩**力,她毫不怀疑,若是这些墨珠不慎坠入东华洲中,顷刻间就能砸塌半边洲陆。

  出于谨慎,她一掐法诀,下方骊山派山门大阵霎时结起无边阵气,笼罩山头。

  张衍此刻觉得蓄势已足,向对手一个指点,无数重水似被往一处牵引,一滴接着一滴,以奇快速度往鹏鸟身上冲砸过来。

  黄羽公悚然一惊,暗呼道:“不好!”

  在他极力驱使之下,恒光玉璧嗡的一声,幻化出重重叠叠玉砖,好似城墙壁台,环绕在鹏身上下四周。

  天中重水半点不客气地撞了上去,不断击打在阵璧之上,在这般冲击之下,这件法宝被打得不断粉碎,又不断重合。

  只是与那几乎无穷无尽的玄冥重水比起来,其收复之效终究稍弱一些,无法将所有方位全数堵住,有不少重水穿透壁障,重重砸在鹏身之上,凿穿出一个个血洞。并滞留在里,不断玄冥水气消磨其法力元气。

  而那两头用来牵制玄黄大手的天鹤,这时却是无法顾及,过不旋踵,就于半空之中被重水生生砸烂。

  张衍此刻并不去看那鹏鸟法相,而是把目光凝注那恒光玉璧之上,尽管这法宝可幻化出万千之数,可在他眼中,却只有一点星光在天中飞舞。

  他判断出来。那星光当是这法宝精源所在,亦是真灵所在之地,只要这源头不破,无论击破这法宝多少次,对其都不造不成半分损害,除非将此处正面斩中。

  “不过这法宝并不是无有疏漏之处,只能挡住九成攻势,仍有少部冲入其内,或许是因此宝非是其自家所有,不能调运如意。故才如此,若能利用,倒能做些文章。”

  黄羽公此刻在重水围攻之下。法相在被不断消磨,尽管望去狼狈,可直到现在,他依旧是法力完满,一如初战之时。

  这是因为他有“敞心盘”在身,这件法宝极是奇妙,他至今所用所有法力都是从盘中借取,自身所用。却极是稀少。

  这盘内好像有一汪深潭,不知收聚了多少法力,直到此刻,也未见任何干涸之兆。

  只是这时,他忽听得心中有声音道:“这位真人,再如此斗了下去,敝人可是要出血本喽,不过这也好说。只要给敝人得丹玉数目再翻上一翻,倒不是不能支应。”

  黄羽公听得一惊,不过他明白,也难怪法宝真灵起先向他们索要丹玉,若无这些丹玉在。如何支撑得起这许多消耗?便道:“你尽管出力,我过后自会给你。”

  安抚下法宝真灵后。他也发现,若不设法突围出去,一旦敞心盘断绝法力支取,可就要折损他自家功行了。

  但是五行遁法仍是不停困束上身,想要冲了出去,还是力有未逮。他意识到,唯有掉过头来对付先张衍,力求发起一通攻势,将对方先压下几分,然后才有可能趁隙寻找出路。

  “两相幻灭神光威能虽大,却有次数限制,方才用出后,张衍多半是会有所防备的,眼下不宜用出,那只能用那一物了。”

  到了现在,他已是暴露出两件宝物,现下却要将其中第三件拿了出来。

  鹏鸟张嘴一吐,却是一枚紫玉果籽,法力一运,此物就带着一道碧紫光华直奔万里玄气而来。

  张衍眉毛一挑,“玉碧紫阳籽?”

  早在元婴境时,他就与这等宝物有过几回交手,知此物厉害非常,虽非杀伐真器,但此刻只观其过来威势,也不见得逊色多少。

  但要是太昊派修士使来,他或还会郑重几分,黄羽公乃是南华修士,非是此宝之主,想御使如意,却无半点可能。

  而驾驭此物不需任何法力,只要收发之人以神意接引即可,纵是自己能够压住,也是白白耗损法力,故他根本不与之硬拼,只一侧身,脚下无边玄气倏尔大分,任凭那玉碧紫阳籽从中过去。而后一抬大袖,重重混冥玄气涌了上来,将其遮掩入内。

  紫阳籽这一深入法相之内,上下左右,四方周界,皆被重重玄气遮掩。就在这时,一道金光过来,一斩之下,就将附着其上的神意斩断。

  而黄羽公趁张衍忙着应付宝籽,使出全力一挣,把身上拘束法力化去,而是一振翅,两翼乘风,霎时飞渡万里,彻底冲出了重水包围,这时才意念一引,想要把宝籽收了回来。

  只是数度相召,皆是无用,知晓不好,只得放弃此念,好在相助自家摆脱了困境,总算还是值得。

  张衍知宝籽此这不过暂时落在了此处,还算不得收服,其原主只需一个呼唤,就能召了回去。

  不过既然落在了自家手中,又岂会让其轻易拿回。

  神意一引,把金行真光再是放出,接二连三自此物之上斩了上去,只是数息之后,内中精血印记便逐渐淡去。

  史真人本来坐在一片芭叶上观战,此刻却忽然察觉不对,自家与玉碧紫阳籽之间感应竟然愈来愈弱,他猛然站起,紧紧盯着场中,手上起诀一召。

  紫阳籽得了主人心意牵引。立刻要从阵中奔出,只是这个时候,却是自混冥玄气之中奔出一道水色光华,有千百丈长,好似当真是洪浪奔来,有滔天潮声,只是横来一刷,就将其卷入进去,而那光华一闪。便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史真人咦了一声,只觉心神与那宝籽之间的联系彻底断绝,脸色不禁一沉。

  他暗忖道:“当是张衍以法力将宝籽暂时镇压,这宝籽我祭炼千余载,心血痕印早与之化为一体,便是拿了去,也不可能取为己用,不过我门中宝物,不可流落在外,终归是要拿了回来的。待斗法了结之后,我只能去找张衍商量一番,要回此物了。”

  张衍收了玉碧紫阳籽后。举首一望,见黄羽公已是从重水围困之中逃了出去,便也展动法相,往前推进。

  此刻他若是追赶,倒也不是不可,但这毫无意义。

  鹏鸟飞遁神速,不在他遁法之下,对方若是一味闪避。必将长时间陷入追逐之中。

  且表面上看来,此非是生死之战,目的只是一决输赢,哪怕他落在后方,对方也迟早回转回过来寻他的,还不如就来个以逸待劳。

  果然,未有多久,那鹏鸟又折返回来邀斗。不过这次却是学乖了,放了每当有玄冥重水飘出,便立刻振翅遁走,绝不长久留在一处,同时鼓荡风雷闪电。放出奇禽异兽,每遇险情。就已“两相幻灭神光”解围,完完全全放弃了正面相搏的路数,而是采取了游战之法。

  张衍本意就是要消耗对方法力,至于其用何等策略,却不甚在意,左右他都是接了下来。

  如此双方这一番你来我往,斗了足有小半个时辰。

  周如英很是满意道:“黄真人做得不差,如此下去,只要再坚持数个时辰,张衍法力必是大损,我等目的也是到达了。”

  吴云璧目光在两方之间来回看着,叹道:“张衍法力果是深厚,到了如今,也不见半点虚怯。”

  周如英冷笑道:“现在如此,但再斗下去,未必能够,再过些时候,看他还可这般轻松。”

  吴云璧想了想,道:“若是到那时,张衍必会主动进击,不过只要黄真人能提前识破,躲了过去,此战说不定还有胜望。”

  场中随着交手时间越来越长,张衍却是发现了一丝异状。

  斗到现在,黄羽公至少被他神通道术打中上百次之多,鹏身处处破碎又合,合又破碎,然气息竟然只稍稍减弱了半分,与最早相比并未损折多少,这以对手法力而言,这显然极不合常理的,当是有什么宝物在背后支撑。

  他目光微微闪动,黄羽公到了现下仍是如此沉稳,那就说明其余力甚足,这么一来,照着眼前局势这般下去,他也难以推断这场斗法究竟会斗到什么时候,要是拖到玉陵真人飞升之日,那无论胜负如何,都得停了下来。

  如是这般,那么依旧用原先缓慢消磨路子的已是行不通了。

  不过修士斗法,战局瞬息万变,不可能完全按照自家所想所走,便是有甚意外,也属平常。

  此刻既然发现不对,那立刻改换策略就是。

  张衍也是果决,立刻伸出手来,朝天一指,就有一道紫气飞去天穹,而后以极快速度化散开来,万里方圆之内,很快紫云翻涌,雷芒渐生。

  “紫霄神雷?”

  黄羽公发现情况不妥,立刻就要远离此处,然而张衍弄出这阵势来,却不会这么轻松让他遁走,顿起五行遁法一拿,就生生迟滞住了其遁行之速。

  等其摆脱法力出来后,天中已是电蛇游窜,霹雳闪动,不过眨眼之间,竟是结成了一张盖天罗网,将他围在了里间。

  这紫霄神雷网内外之网一结,连寻常转挪之术也是无用,更何况还有五行遁法在旁牵制,只能凭蛮力强闯才能冲了出去。

  不一会儿,天中爆声连震,就有无数密集雷光劈打下来。

  黄羽公退避不得,只得再把“恒光璧”祭起,一时幻化出不知多少玉符,不断抵挡袭来天雷,与此同时,他法力消耗也是大增。

  敞心盘真灵于他心中道:“这位真人,敝人却是不成了,下来要靠真人自家御敌了,斗法之后,切切莫要忘了丹玉。”

  说着,这灵盘沉寂下来,再不借来半分法力,好在黄羽公此刻等若元气未失,倒还能从容抵挡。

  张衍目观前方,凝定在那鹏鸟之上,见其仍是神气活现,便决定出一次奇招,若能一击得手,就有望斩杀此人,若是不中,对方多半能逃了去。

  思定下来之后,意念一动,背后冒出万千浮动剑光,聚在一处时,有如一带璀璨星河。

  抬袖向前一点,天穹之中,霎时一道道剑气横播,裹待雷霆,撕开大气,荡去千里,直往前方劈斩而去。

  黄羽公见得这景象,不禁浑身一抖,骇然道:“杀伐真剑?”

  他知张衍擅长飞剑之术,可却万万没想到,居然已是祭炼成了杀伐真器!

  这一瞬间,他已知自家绝无半分胜望,且若此刻不退,一个不小心,极有可能被斩杀在此。

  他把鹏身法相一收,还了原来样貌,起全力驱运恒光璧,而后一拿法诀,浑身上下冒处无数细小碎光,身形变得若隐若现,就要往洞天之中避入。

  可就在这时,他身形突然一震,却是被一股浩荡法力生生镇压住了,知是五行遁法作祟,不过他却不急,至多二三呼吸之后,他就能挣开法力,而前方有恒光玉符抵挡,就是杀伐真器一时也难破入进来,那时他早便走了。

  虽入洞天之中法力耗损也是极大,即便还能再出来,也无有可能再战,这场比斗已然算是输了,不过他自忖斗至这般地步,也无人可以说他什么了。

  因剑光成千上万,又有铺天盖地的雷芒同时击来,是以他只能令恒光璧优先抵挡剑光,定不能放入一道,至于些许雷电,就算漏了进来,他自忖也是无碍。

  不过须臾,他感觉身躯一轻,而这时有不少雷芒漏了进来,正往自家所在之处跃来,正待不作理会,转入洞天之时,那数十雷芒忽然一长,如光飞逝,自他身上一闪而过。

  他不由一震,瞪大眼眸,神情之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随后一声长长叹息,道:“舒翼原本上青云,不想犹在尘梦中。”

  一语言毕,轰隆一声震天大响,身躯就此崩散开来!

  ……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