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源纲走兽图

第一百八十七章 源纲走兽图

  面对吴汝扬这番变化手段,米真人手中刀气凝在手掌,并不发出,只是望了陶真人一眼,目光之中似有问询之意。

  陶真人沉稳言道:“道友不必理会,全力破开那天上定气,这处交由陶某来对付。”

  米真人知他从不说无把握之语,听了这话,便偏过头去,望向天中。

  她已是意识到,这盖天霜气很可能是吴汝扬事先准备好的,或是干脆是借用法器驱使,否则绝无可能有这般威能,自己若不能一击将之斩断,那攻得几次都是无用,但这却需得时间调运法力,准备稳妥,才可做到,这段时间无法分心他顾,只能依靠身旁道友护持。

  陶真人心意一驱,命先前放出的两头仙鹤冲向对手,随后迅速自袖中拿了一只兽目铜盂出来,往前方一送,口沿向外,盂身稍向前倾,立刻有朵朵祥云飞将出来,结成厚实云墙,那一道气虹倏尔冲撞上去,虽然削去不少云气,但是后方有源源不断上来补足消损,一时却是难以前进。

  陶真宏似早知会是如此,并不去看前方结果,很是迅速的又拿出一卷图册,并将之展了开来。

  此宝器名为“南华源纲走兽图”,与“南华总御灵禽谱”皆是南华派数一数二的宝器。

  这里间有鹤真人一脉修士搜集而来的上千种走兽精魄,若是运用得法,威能也是极强,其中更是藏有数种威能不下的洞天真人的异兽精魄,不过没有掌门信印,要想驱动,只能以丹玉供奉。

  同样,此宝就是取了回去。没有鹤真人一脉心传法诀,门中也休想能打开。

  图卷铺开面前之后,一个个奇兽异种的形貌便自图册之中显现出来。而品目之上,有天妖、异豢、地蛮、方见、足覆五等。

  天妖那一等中。全是空白,不见一个,下一等异豢则却有三头形貌古怪的异种。

  他现在还只能驱动其中一二头异豢精魄,且也只能维持区区一刻,但他并不需其与吴老道相斗,只要能为自己分担压力即可。

  故看了一眼,就跃了过去,目光到了地蛮一等上。把手一抹,立有上百种凶兽显露出来,起手在上一推,立刻有一头接双首白蛟自里飞出,身形奇长无比,只是盘旋一转,就往吴汝扬所在之地冲去。

  只这片刻功夫,前方那堵云墙在也是被气虹洞穿开来,并在不断冲击之下开始冰消瓦解。

  陶真宏并未收回兽目铜盂,转运法力将之一催。那盂身轻轻一震,自里喷吐出来的详云就又多了数分。

  吴汝扬猛然间见一条白蛟精魄冲着自己冲来,嘲弄道:“你陶真宏不是在海外开宗立派了么。怎么又用南华派的招数?”

  陶真人正声回应道:“恩师所传,身为弟子,又怎敢放下?”

  吴汝扬反驳不能,哼了一声,弹出道罡雷,迫使那双首蛟龙闪身躲开,得此空隙,他从容拿了一个法诀,身后雷光震荡。如碎星乱坠,散洒开来。又逼得其不得不左右躲避,虽怒啸连连。却也是无法过来。

  这时他双目朝其一瞪,眼中有霹雳之光生出,却是发出一道“元罡小阳火”,此门神通对这等精魄化形及魔头阴秽之物皆有克制之能,他时机拿捏的机会,正好在那白蛟无暇躲避之时,光华正中其身。

  遭此一击,那白蛟浑身燃起熊熊火焰,惨嚎一声,竟霎时就化为一团烟气散去,自里飞出一枚晶莹小珠,往回飞走。

  此是这条蛟龙精魄精华所在,若是回去,能那外气丹玉补养,就还能恢复回来,可若被毁在外间,其便彻底从世上消失,再不会落下半分痕迹。

  吴汝扬看去似乎不肯将它放过,手指一弹。一枚五彩玉石追着过来,那小珠霎毫无阻碍地穿过云墙,那玉石紧追而来,到得此前,却不强过,而是一个滚动,便就轰然炸开,霎时将这堵屏障炸塌了半天。

  陶真宏本未想白蛟能把对面这老道如何,只是他尚需时间,好唤出一头极为特殊的异兽精魄来。

  此物便是那一头张衍送来的濒死渊蟾,其早已被他请了神魂血气出来,炼作了精魄。

  但此法要得对方允准,若是那全盛之时的渊蟾,那定是招揽不得,用手段强行抽取,往往会损失一大部分神魂血气,且未必能祭炼成功。

  恰好其死期将近,与之沟通了一番,得其允准,才上了这图册来。

  然毕竟未曾祭炼日浅,故只指望那双首蛟能拖延片刻,未想非但未能起到半分作用,反而被对方趁他无暇无心之际,将那云墙屏障一举攻破。

  这说明对方虽方才因云墙阻隔见不到他,但却能猜到他在酝酿什么,故才敢如此做,不提其余,只论这把握时机的手段和对战局的准确判断,着实让人赞叹不已。

  他不得不停下手中动作,放了一头青蛟出去以作牵制,同时又一次催动那兽目铜盂,云气再度凝合。

  吴汝扬却不阻止,而是左右一扫,已把两人此刻景象看了清清楚楚,以他经验,霎时便把两人心思目的猜了个*不离十,呵呵一笑,这才从容抬目,对上那条青蛟,目中光华又是一闪。

  然而这回小阳火却并未起得任何作用,火光乍现旋灭。

  他咦了一声,仔细一观,才知端倪,思道:“原来是精魄裹了蛟皮,有外鳞遮挡,难怪我这小阳火无法破开,这等手段倒也少见,昔年也只有鹤道人会使,这陶真宏果是得了其衣钵传承的。”

  他并不急着将之除去,而一伸手,起了一阵浩大罡风,把其往旁处推开,再是一指,数十道短促赤芒飞出。连续击打在云墙之上,再次洞穿出一个窟窿来。

  目光一撇,见此时米真人浑身法力已时积蓄到了极点。似正待破开那天中笼盖气幕,他察觉此点。伸手一点,一枚小石自墙窟窿中穿过,似要压制于她。

  陶真人立时察觉,哪可能让他得手,一声招呼,那青蛟顿化一道光虹下来,挡在前方,哪知这时吴汝扬头顶之上出现一道细小针芒。忽而一闪,却是往他射来。

  “玄形金刺?”

  他吃了一惊,知此物能在飞闪之中隐遁变化,赶忙祭掐动法诀抵御,只是这么一动,却得牵制,以至于道术中断,那渊蟾精魄未能成功唤了出来,若要再请,却需从头来过。算得上是前功尽弃了。

  吴汝扬一笑,伸出手对天中一拿,天中那霜气忽然主动破散开来。犹如漫天飞絮。

  而米真人本来已扬手欲斩,见此景象,却是一顿,不知该把刀气发了出去,还是转而进攻吴汝扬,前者未必还能见功,后者却会先破了那堵遮蔽云墙,她这一犹豫,法力反攻身躯。脸色不由一白,哼了一声。强行对着上方一挥掌。

  轰隆一声,两道声势惊人的刀气破开大气。撕裂青碧,直贯九重天宇,然而那些散开霜气却只被斩散少数,大多数仍然存在,且看其躲开刀芒之后,又有往中间聚拢之势。

  陶真人吸了一口气,这吴汝扬只几个简单举动,就将他们两人手段俱是破去,却是展现了非同一般的眼力见识和老道手法。

  这名老道与人斗法并不似寻常修士那般咄咄逼人,或是处处抢尽上风,而是不疾不徐,但每一步跨出,都必定能将他们手段稳稳克制住。

  他深切体会到,自己二人的确难以正面应付这人,既然法力比拼和变化上面都赢不了对手,那便只有采取另一种方式了。

  他对米真人招呼一声,道:“米道友,按先前定计行事。”

  后者会意,趁着那天幕还未恢复,把法相一收,身化清光,飞遁出去。

  陶真宏也是接连放了数头精魄出来,同样收得法相,往外遁走。

  吴汝扬正待追赶,心中却觉得不对,暗道:“莫非是把我引走,再让弟子自小界之中出来,然后分散逃生么?”

  仔细想了一想,确有这个可能,若是得逞,那么两人就再也没有了任何束缚。

  于是把身一抖,化了一道心血凝聚的分身出来,守在了门前,如此若见不对,立刻就可杀了进去,将里间所有三派弟子屠尽。

  而他本人,则是起得遁光,追了上去。

  同一时刻,南海海域,三道真宝光华盘旋在海面之上,令李岫弥潜在水下深处,不敢浮了出来,更无法潜游,方才他虽借蜃气暂时避过了这些真器,但却能肯定,此刻只要稍稍露出一丝气机,就会引其打了下来。

  忽然天中一道光亮自北过来,到了近处,在天顶之上一立,却是一方大石,其上飞出无数飞崖,密密麻麻布满天穹,那三件真宝顿时被遮了进去。

  李岫弥见了,哪还不知是有人相助自家脱身,他不忘对天一拱手,便就起了遁光,以最快之速往北遁走。

  陶、米二人退走后,却是去得不远,倚仗遁速只在数万里内兜转,但怎么也不肯回头与吴汝扬交手。

  吴汝扬追在后面,不禁盘算起来,暗道:“此以拖延之术消耗我法力,逼我退去么?不对,他们当知我此来决心,那非是为此,那便是想等李岫弥赶了回来与他们汇合,再三人合力战我。”

  他笑了一声,却是停下身形,抖手扔了一只银圈,追着两人过去,此却是那“望气圈”,只要笼罩头顶,无论跑到何处,都能发现,稍候凭借“渡空圈”,就可再追了上去,不必再追在后面急赶。

  陶、米二人见他如此,也有对策,两人居然一分,往不同方向而去。

  吴汝扬冷哂一声,道:“这等伎俩也来在我面前卖弄?”

  毫不迟疑一点指,一枚黄灿灿的金刺追着米真人而去,而他自家则驱使那望气圈跟上了陶真宏。

  这一追逐下来,就过去了一个多时辰

  吴汝扬将靠着渡空圈,终是追上陶真宏,然而正待下手之时,后者竟然祭出了龙宫,往里躲了进去。

  他打不开龙宫之上禁制,只能祭起渡空圈去寻米真人晦气,然则龙宫也是挪遁过来,把米真人也接了进去。

  吴汝扬怒笑一声,道:“你二人尽管躲在此地,我这就杀入小界,屠戮你等弟子,看你们能躲到何时!”

  说着,他一催那留在小界门口的分身,使其往里间杀去,然而令他吃惊的是,不过一刹那间,那分身便与自家感应断了去,不由吃了一惊,他这分身绝不是洞天之下的修士可以抗衡的,那李岫弥未到,又怎会被除?

  随即再一转念,立刻想到这极可能是陶、米二人事先留下的后手,难怪敢对他不理不睬。

  他哼了一声,将渡空圈祭起,随即往里一个跨步,这次他决定亲身前去,却不信两人还能在外坐视。

  等他再出来时,已是到了那小界之前,往下一纵身,就飞入里间,只是闭目感应下来,却是露出惊愕之色,道:“这如何可能?”

  这小界之中并无几个修道士,只有几名道行浅薄的童子,还都是精怪化形,几可忽略不计。

  他觉得很是奇怪,洞天修士虽可助门下弟子自小界之中遁入洞天,可那至少需一二日运功化法,更休说收了起来还需要更多功夫,绝无可能在短短百来呼吸之内做完此事。

  除非是这小界之中本来就无一个弟子,那究竟是去了何处?

  实则此是陶真人早先布置了,狡兔尚有三窟,他生性谨慎,又怎么会将三家弟子放在一处?

  清羽门弟子皆是躲在他那仙府之中,而延重观弟子,多为水族妖修,不喜欢小界,是以莫不是在海下及各岛修行。

  至于米真人门下,崇越真观本就是东海大派,先前是向溟沧派表示决心,这才一同去了南海,既然回到此地,那么自让是回到原先山门中去了。

  所以这不过是从头到尾布置得一个陷阱,为的就是将他骗入小界之中。

  吴汝扬这时也是意识到不妥,转身急往门户而而,想要在陶真宏二人回来之前出来。

  可方才到界关前,却见一条蛟尾拍了过来,若是神通道术,他倒是不惧,可这纯以肉身之力,他仓促间却无法克制,只能扬起法力一挡,轰隆一声,又被逼退了回去,顿时惊怒道:“李岫弥!”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