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心象神返大灵碑

第一百九十五章 心象神返大灵碑

  伍真人神色动了动,试着问道:“莫非……这宝物已在张真人手中了?”

  张衍微微摇头,道:“贫道却与此宝无缘。”

  他把身一侧,以目光示意,道:“伍真人欲寻之宝,当就在那处,真人可自去看来。”

  伍真人往他指点之地转去一看,见得那处有一枚晶亮丹珠,只是这一眼,就觉身躯之中神意似要飞了出来,就如那日掌门相召一般,吃惊之余也是万般欣喜,如无意外,此珠当就是他平都教渴欲寻得的宝物了。

  因为急于将之拿到,他告罪一声,就快步行至近前,观察片刻之后

  轻轻一抬手,也是想用法力拿动,可是这一试下来,却如微风撼动山,并无半分动静。

  他怔了怔,思索一会儿,自袖中摸出了一件阵器,在周围布了一处禁制,见无疏漏后,就盘坐了下来,过得片刻,但见金光银华,灼灼大放,一尊如烟霞凝筑的法灵自肉身之中走了出来。

  他本是压制住自己气息,但是法相一出,却是再难掩盖,好在方才布置了阵器,但脚下这处地界毕竟地脉灵机不足,在呼啸震动的灵潮之下,整座岛屿都是晃动起来,看去像是端坐在即将喷发的地火山口上一般。

  陶真人此刻在青鸾●7座驾之内祭炼那虺龙精魄,四周有禁制护持,若有外力攻袭,立刻就能察觉,但只这等气机外泄,却是惊动不了他,故仍是沉浸在法力搬运之中。

  但岛洲之上多数修士修为都低微,哪经受得起这般气机冲荡,个个都是坐了下来,勉强运功抵御。

  那白衣文士未曾想又是这里来了一名洞天真人。也是暗暗叫苦,他自觉要是再这么下去,这处岛洲非要崩开不可,可自家偏偏无能为力,只得自洞府之内遁光而出,匆匆来至大塔阁下。苦求道:“张上真,小道这处修炼之地也经营了数百载,门下还有百数弟子,若是坏了,也不知往何处去,求上真垂悯,可否让那位上真收束法力。”

  张衍看了远处一眼,伍真人实则还留有分寸,动静虽大。实则却是撼动不了这处岛洲。

  不过再这么下去,倒很可能会将其自身气机宣泄出来,令东华洲上某些炼就元胎的洞天真人察觉,虽未必能知晓是何人在此,但引得其等注意,总是不妥,故是一抬手,一股玄气飞出。霎时笼盖头顶,将整座岛洲护定。

  白衣文士见再无风浪。终是把心神放下,深深一拜,道:“多谢上真出手。”

  张衍微一点首,他朝伍真人看去,见那法灵已是走至了那丹珠之前,就在这时。此珠子似被什么物事牵引,居然就晃了一晃,随后猛然飞起,投入灵尊眉心之上,化一道光华回得身躯之中。

  伍真人浑身一震。他脸色变了变,似是看到了什么,随后又紧紧皱起了眉头,好如在思索什么疑难。

  他一动不动地站着,整整数个时辰之后,才回过神来,缓缓站起,向着塔阁这处走来。

  张衍这时发现,对方气息居然比原先增长了许多,这等情形,极似又破开了一层障关,看来这宝物确实与平都教有些渊源,他微微一笑,道:“武真人法力大进,恭喜了。”

  伍真人打个稽首,道:“多谢真人,今回不过偶有小得,当不得什么。”他顿了顿,又言道:“张真人,此宝对我平都有大用,可否容伍某带了回去?”

  这丹珠毕竟是张衍先行寻得,纵然与己身有极深关联,但要是一个交代也不作,就拿了回去,这也太过不妥。

  张衍却不直接回他,只问:“道友可知此宝内情否?”

  伍真人道:“这……”将那宝珠收摄入体后,确也是知晓了一些隐秘,但其中有些,却是这涉及到了藏相灵塔。

  平都教立派根基是在此塔之上,只要此宝不灭,终归后路不绝,对山门尤为重要,哪怕是友盟,也无法透露出去。

  张衍似是看出了他为难,笑道:“此宝原是自一头天妖身上得来,其有化灵分身之能,贫道是为防备此珠之内藏有它后手,故有此一问。”

  伍真人一听,心下不禁一松,道:“张真人不必担忧,这宝珠之中并无任何邪秽污杂之气,至于其功用,却是能寄入生灵自身识念,便是身死,只要灵机足够,也可再化育而出。”

  张衍略微一思,道:“忆心之术?”

  修道人如有弟子亡故,如有象相修为,待其转生回来,那便可施展一门手段,将自身种种往昔回忆灌入其识海之中,如此表面看去,其与上一世已是无有任何差别。

  但这并非是唤醒前世记忆,而是以莫**力强行改换识念。

  此法有诸多缺陷,等若在原本严密无缝的识海之中撕开了一道裂口,平时还好,但若是与魔宗弟子交手,极易为其所趁,且此等弟子心性不稳,将来无可能有多大成就,是以一般无人会用。

  伍真人沉声道:“有些相似,但不尽相同,而且以宝珠寄托,看去识念不损,但回来那个,也未必见得是原来那人了。”

  张衍想了一想,点头表示明白。

  从伍真人言语之中可知,此珠等如将寄用之人识念记忆如书画印卷一般,拓了一份下来,每次如得复生,必和原来那个一般无样,不过对外人来说,也是无甚差别了。

  他心忖道:“我道虺龙如何化身万千之后,还能保持一灵不灭,识意长存,本来以为是天生本事,原来还有依靠了此宝之故。”

  他明白这丹珠之中肯定还有秘密,但只要知晓了非是那虺龙后手,那便不必深究了,边 道:“此宝既又与妖魔无关,伍真人便请拿了回去吧。”

  伍真人露出喜色,郑重道:“多谢张真人成全。我山门上下必记着这份人情。”

  说完,打个道揖,连那阵器也不收取,就纵光飞起,瞬息间便没入天云之中。

  张衍见他离去,也是回去塔阁之中修持。

  半载时日转瞬即过。

  青鸾车中,陶真人一抹走兽图,一条雪白虺龙飞了出来,不过细小无比,看去只一根发带长短,他伸出一根手指,其便在指尖之上绕游,状极亲昵。轻轻在其躯上一点,这虺龙精魄忽然飞去。

  他自车驾之中走了出来。起目观去,见这虺龙精魄已是变作千丈之长,在半空之中不停绕游,并不断吸食四下灵机。

  张衍也感应得这里变化,身躯一晃,已是站在在塔阁之外,他望向天中,笑道:“驾驭天妖精魄。平添一份手段,却要恭喜陶真人了。”

  陶真人打个稽首。道:“得亏真人相助,未来溟沧派之事,便是陶某之事。”

  张衍也不客气,道:“未来确有许多事需真人出手,待回程路上,可与真人明言。”

  陶真人道了声好。一个呼唤,就那虺龙便自天中引了下来,装入走兽图中。

  不过他却知晓,虽是将这天妖炼化成了精魄,但其修为还只能与元婴修士一斗。要回复元气,还需海量灵机。

  此间事了,东莱洲又是灵机微弱,不是上好修道所在,两人也无意多留。临行之前,张衍把那白衣文士唤来,道:“这洲妖魔被灭,你已得了解脱,不知下来可有什么打算?”

  东莱洲海外岛洲这脉修士,本是他留下的制衡手段,按照他原来设想,至少也可阻缓虺龙聚形三、四百载,那时传得他道法之人差不多就可回来了结因果,可此时虺龙已收,至少数千载内,不会出现什么妖物了,这人即便是为自己打算,也算是有功,他却愿意给其一个择选机会。

  白衣文士想了一想,东莱洲灵机实在太过微弱,他去之后,这些弟子却是前路渺茫,便道:“听闻东华洲外,灵机丰沛,上真可否带我等去往此处?”

  张衍笑道:“这却容易,你一门上下,只要愿去往东华洲的,此番皆可随我回去。”

  元蜃门,小涵心界山。

  卫真人站在一块山峦大小的石碑之前,目注其中不言,她身后站着一名气质幽冷的少女,用面纱蒙住了脸颊,只露出了一双迷离空蒙,如梦似幻的眼眸。

  卫真人道:“峨儿,你资质极好,功行积蓄也是足够,走这一条道路极是合适,但这关能不能过去,为师也难判断,只能由你自己决定了。”

  峨儿问道:“恩师,大师兄是否也是选择了此条路?”

  卫真人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不错。”

  当年门中大弟子晋宣元为悟透一门上乘功法,借以成就洞天,故此入得此碑之中。此人可以说是元蜃门中这千年以来最为优秀的弟子,但是如今已是过去百余载了,他仍是未曾出来,甚至掌门亲自入内,也寻之不得,只能将其肉身暂且以冰昙封禁。

  不过卫真人心下也是十分清楚,过去这般长时日,其恐怕早已失陷其中,无有可能再出来了。

  峨儿低头想了想,道:“弟子若说不愿,恩师是否会让师妹过来一试?”

  卫真人淡声问道:“你是担忧你师妹?”

  “非是。”峨儿眯起眼眸,似是在笑,道:“要是师妹成了,岂不是要压在我头上了,这可不成呀。”

  她转首过来,道一声:“恩师,峨儿去了。”

  随着一声银铃般得笑声,随着身上白纱飘动,就这么步入石碑之中,就此消失不见。

  卫真人望着大碑,不由轻叹了一声。

  许久之后,一名侍婢到来,道:“真人,冥泉宗的公良真人到了。”

  卫真人并无意外,道:“请他来此。”

  过不多时,一名貌相儒弱的道人随侍婢走了进来,他打个稽首:“卫真人,有劳等候。”

  卫真人道:“公良道友言重了。”

  公良楚走前几步,看着面前大碑,感叹道:“想来此便是贵派那‘心象神返大灵碑’了,这果真能演化我心象之中敌手么?”

  卫真人下巴微抬,道:“自是如此。”

  这方大灵碑乃是元蜃门镇派之宝,能幻化出此碑照见过的种种厉害人物,外间之人入内,那些修士便会以往在人前用过的手段与之相斗,不会有半分偏差,便是元蜃门中那一门变幻莫测的“阴神阵”也是从中演化出来的。

  只是元蜃门立派不过两千余载,故而此刻演化之人,多是这两千中英秀人物。

  公良楚道:“我若是欲与溟沧派晏长生一斗,不知可否?”

  卫真人淡声道:“晏长生自成洞天之后,出手次数甚多,且从来也不作隐瞒,大灵碑自然也有照入进来,不过妾身奉劝一句,道友若是只为磨练自家斗法手段,却不必择选太过厉害的对手。”

  公良楚笑道:“卫真人说得有理,我手中丹玉却也不是白来的,当要珍惜机会。”

  要入大灵碑,也不是无有代价,需得付出不少丹玉,不过这却比耗损自身法力来得好上许多,是以仍是值得。

  他想了片刻,道:“南华派黄羽公,正可做我对手。”他大笑一声,就往碑中走去。

  卫真人则是盘膝一坐,在外等候。

  一日之后,公良楚从中走了出来,他笑道:“黄羽公道行高深,不过手段稍差,做我磨刀石,却嫌稍稍弱了一些。”

  卫真人知是其胜了,暗忖道:“这公良楚有些本事,却是有些小看此人了。”

  冥泉宗不久前又一位长老归去,先后有三位弟子试图破境,然则都未成功,反倒是这个平日不甚出色的公良楚最后迈过了关口,不过其毕竟功行尚浅,不想此回竟能斗败黄羽公,纵然只是幻象,不能现出所有实力,但却因此不会有任何留手,甚至不计生死,能够胜得,也算是不错了。

  她道:“道友还要一试么?”

  公良楚点头道:“自然,听闻那黄羽公是败在张衍之手,那我却要去一试这人手段。”

  卫真人一听,朱唇微启,却是欲言又止。

  公良楚笑道:“卫真人放心,丹玉不会少得你的。”言毕,他便再往碑中一钻。

  卫真人默然不语。

  不过十数呼吸,轰隆一声,灵碑一震,光华一闪,公良楚却是从中倒退着出来。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