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双镜一扫山岳清

第一百九十九章 双镜一扫山岳清

  cpa300_4();  平都教上空,本是一片沉寂无声,可忽然之间,有瑞云纷涌,彩霞道道,宏声震动,撒播万里。看最新ㄗs章櫛oО请上づ@看~書閣╄→WWw.КаΝSΗUge.coм)

  有知晓内情的唤道:“是溟沧派的洞天真人到了!”

  这一声唤出,许多教中弟子及宗派掌门都是吃惊,急急抬头看去。

  他们修为低微,从未见过洞天真人出游,乍一见得如此景象声势,目中都是不自觉露出震撼之色。

  然而洞天真人法力何等磅礴,身还未至,就有清气弥播,涤荡长空,众人极目观去,也只见得无数灿光玄气,内中好似模模糊糊人影,具体形貌,到底来得几人,都不是望不清楚。

  司马权此时混在人众之中,也是望上看去。

  他本是面含冷笑,然而感受其中一股倾天清气,忽然脸色大变,忙低下头来,怕就这么看着,会引得上面生出感应,同时竭力收敛自身气机,不敢有一丝一毫漏了出去,心中却是暗叫不好,道:“不想这回张衍也至此处,难道此次要退走不成?”

  上次一战,他着实被张衍打怕了,尤其是那杀伐剑器,现下他根本无力抵挡。

  想了半晌,%还是觉得若就这么走了,却是极不甘心,决定还是先辨辨情势再说,而且这不过是一具分身而已,便是舍弃了,再修炼个几年便可还补了回来。

  戚宏禅却是带着赵、伍两位长老出了大塔,站在教中最高之处,白云台上方恭候。

  少时,天穹一开,就见四名道人现在半空之中。

  秦玉裙摆飘动,衣带当风。身下是一面水镜莲花,荷尖之上点缀珠露,叶瓣片片舒展。

  颜贡真则站在竹筏之上,身周竹叶飘拂,青气缭绕,有阵阵清香传出。

  沈柏霜脚踏云霜。漫空环卷,如烟似水,身后灵光凝实,好若背倚高山。

  而在三人之前,却有一驾蛟车驰来,张衍坐于车舆之内,一十六条墨蛟在前开道,上方帷盖遮顶,两旁玄气滚荡天穹。杳然幽远,飘忽难测。

  待四人降下清光,落定台上,戚宏禅带着赵、伍二人上来与众人见礼,并道:“此回当要谢过溟沧派诸位道友前来相助。”

  张衍当先回礼,道:“戚掌门客气了,既为友盟,守望相助乃是理所应当。”

  戚宏禅早在下方摆好了宴席。与秦玉等人逐一打过招呼后,便请得他们去往高台上座。

  姜峥不便与洞天真人同座。不过他身为张衍弟子,却是被引到了下一层坛台之上。

  这处桌案广大,乃是平都教形制,呈一回字模样,只缺一口留外,三面皆可坐得。正对前方处摆有一只青铜小鼎。

  落座下来后,自有百余名女子上来进献歌舞。他并不出声,只静静看着,桌案之上杯盏也是一动未动。

  他得张衍关照,此来有正事要做。故时时刻刻调运内息,力求把自身法力维系在完满之态。

  因此来洞天弟子只他一个,下面之人知他身份,但却拿不准他脾气,一时也无人过来。

  然过不多时,却是上来两名一男一女,男子束发高冠,袍服宽大,有王者气度,女子风冠霞帔,明艳多姿。这两人似是被乐声吸引过来,见他独踞一案,那男子上来作势一揖。道:“叨扰道长,小王夫妇可否坐在此处?”

  姜峥客气回礼,道:“自是可以。”

  这对男女神情露出欣喜之色,道了声谢,就在他右侧席上坐下,他们却也不来相扰,只是观赏舞乐。

  待一曲奏毕,那男子连连抚掌,似仍在回味。

  好一会儿,他在那女子提醒之下才回过神来,面带歉意道:“小王见得好曲,一时忘形,还请道长勿怪。”

  姜峥自不会介怀,问道:“却不知尊驾是哪一国王侯?”

  那男子一抬手,道:“小王程若怀,乃是璐国封君,此是小王侧妃余氏,还未请教道长称呼?”

  姜峥言道:“贫道姜铮,此行随师长来此。”

  璐王恍然道:“原来是溟沧上仙,难怪一人独坐此处。”又一声叹,“玄门大教,神仙之地,着实令人钦羡。”

  知晓姜峥乃是溟沧派出身,两人都是不禁露出羡慕向往之色。

  西南之地广阔,这里只平都教一家独大,是以诸侯多是信众,不过因溟沧派与平都教两家素有渊源,是以底下王公贵戚皆知溟沧派方是正教所在之地。

  不过两人对溟沧派中情形一概不明,故并未主动去打听他师长为何人。

  姜峥未曾入得溟沧之前,常在成江两岸走动,这西南之地路途太过遥远,倒是未曾来过,后来入了蓬远修道,专注修炼,倒是少有外出了,对平都教却是了解不多,便问道:“听璐王之言,也是一位慕道之人?”

  璐王起指一捺自己胡须,道:“炼气可长生驻颜,可养性护命,好处说之不尽,”他看了一眼姜峥,把身坐正,笑问道:“道长可能看出小王与爱妃寿数几何?”

  姜峥笑一下,道:“璐王已到了当知天命的年岁,璐王妃倒是尚在青春。”

  璐王颇是吃惊,他早年服食过一枚异果,平常又炼气不辍,不知他底细之人,当真会辨错年岁,他也常常为此而得意,未想一眼便看穿了,也是叹服,他好奇问道:“道友是如何看出的?可是用了什么法术么?”

  他虽早是开脉,但毕竟不是什么正经修士,能到得此处也是因为一国之主的身份,根本无法辨得姜峥道行如何,只是隐隐约约觉得对方似很是不凡。

  姜峥笑道:“倒非用什么法术,只要修为到了,自能去伪存真,辨得本来。”

  璐王听得似懂非懂,正要再问,璐王妃在旁轻轻推了他一把。嗔道:“王爷,上真道法,岂是我凡俗之辈可以弄得明白的。”

  璐王忙道:“哦,对对,是小王冒失了。”

  姜峥与他交言几句下来,才知璐国举国上下。凡识字读书之人,都会去求得一二炼气之术,而平都教周围倒也非是他一国如此,百余诸侯国皆是这般。

  这倒非是这些人向往长生,而是因为西南瘴疠横行,又有许多毒虫猛兽,故以此强壮筋骨,怯病去灾。

  而平都教弟子,也多是从这些诸侯国及下宗门中挑选。是以彼此联系却是紧密非常,教中一声令下,随时可将西南所有力量都是动用起来,无人敢有违抗。

  璐王与他闲谈之中,也是问了许多有关溟沧派之事,姜峥只拣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说与他知,却是令其频频惊叹,神往不已。

  璐王感慨道:“修道寂寞。小王乃是俗人,却是受不得束缚。只是每日打坐,都觉难以忍熬,幸好有一个好物可供消遣,今我与姜道长也是投缘,就请道长一观。”

  说着,他在袖中摸索了一阵。缓缓拿出一面小镜,随后在镜面上伸手一抹,上面出来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人,衣衫虽是破旧,但看得出经常清洗。此刻正蜷缩在一处墙角,脸庞微微朝一旁侧去,入神之极,却看得出其在倾听着什么。

  镜光一转,却是看到墙垣之内,有一道人正在授课**,下方有二十余名弟子,也都是十来岁的年纪,除了少部分人正襟危坐,多数都是听得昏昏欲睡。

  姜峥看了一眼,道:“偷学?”

  璐王拍案道:“不错,他正是在偷偷学道,我瞧了这这少年人许多时日了,这人倒也聪明,家中贫寒,无钱去读道学,只得躲在门外偷听,自是这般做迟早会被人拆穿了,到时怕是下场不妙。”

  姜峥出身贫苦,又在人间红尘之中打滚了数十载,从那少年种种举动及衣着之上,就大致把其家中情形猜了大概。

  他十分理解,对这少年而言,在此偷听关系到其是否能打破尘牢枷锁,若得成功,便能改换一家人之命运,就是再冒险,想来也会去做得。

  而璐王却是不同了,生长深宫,自小锦衣玉食,小民种种对他来说很是新奇,只是他们无趣之时的调剂。

  这时景象陡变,一只黄狗不知从何处窜了出来,对那少年又撕又咬,随后几个少年人带着一群家仆模样的人趾高气昂的出来,不断拍掌,看得出在那里叫好。

  姜峥微一皱眉。

  璐王妃啊了一声,轻轻掩口。

  那少年一会儿就被咬得鲜血淋漓,而内墙之中学生也被惊动,都是跑了出来,在那里指指点点,有些人还心生不忍,有些人却是幸灾乐祸,却无一人上前阻止。

  璐王却是看得津津有味,璐王妃扯上了他袖子,哀求道:“王爷,这孩子委实太过太可怜了。王爷,不若接来宫中抚养。

  璐王随意道:“好,只要爱妃喜欢,帮他一回又如何。”

  他不在乎那少年如何,但这等随手决定一人之命运的感觉,却令他很是喜欢,好似自家果真成了高高在上的仙人一般。

  姜峥目光平静,他很是清楚,璐王妃这等人物,有时候会对小民投以怜悯之心,但那是自上而下的施舍,只是一时触动,或许过去几日,就会忘得干干净净,抛诸脑后了。

  他于心下稍作推算,发现那少年距此颇近,知了其人方位之后,只一弹指,一道灵光无声无息飞去。

  看到这少年人,也难免想到了当年自己,若不是他幸运得遇如今恩师,自大水之中将他救出,恐怕眼下只是枯骨一堆了,而其既然出现自家眼前,那又何妨伸手相助一把。

  相隔两个坛座之外,司马权一边与人交言,一边留意四下,所有人心思神意,无不一一映入他心中,可令他失望的是,平都教到底想做什么,此间竟无一人知晓。

  遮瞒得如此隐秘,反而令他觉得此中有大事,故此渐渐打消先前脱身的念头,决定继续等待。

  同一时刻,玉台之上,戚宏禅放下酒盏,道:“炼合那宝塔,有诸多顾忌,因无法启得山门大阵,两位长老又需随我一同入塔,内外俱无防备,这才请得四位道友过来,先前门中虽已是做了一些防备,但限于种种因由,难免会留下许多破绽,故想再听听溟沧派道友的意思。”

  他虽对四人说话,但目光一直停留在张衍身上,他知无论从法力还是身份上来说,唯有这位渡真殿主才是真正主事之人。

  张衍淡声道:“无需什么布置,但有敌至,有贫道与一众同门在此,自能接下。”

  他在此前,已差不多将可能出现的情况与秦掌门一一商议过了,此非生死大战,他们四人足可抵御,再则还真观此次虽未来人,但却是已是将降魔双镜悬在了天顶之上,稍候一旦照下,定能叫所有魔头无可遁形,若是有什么超出预料之外的变化,那也只会出现在平都教这座宝塔上。

  戚宏禅微微一怔,随即点头,笑道:“有张真人这番话,却是令我安心了。”

  下来他只管敬酒,却不再提此事,也算是宾主尽欢。

  宴席散去之后,各人方至馆阁之中,就有平都教弟子将戚宏禅先前许诺的丹玉送了过来,张等人也不客气,俱是收下,随后打坐调息,调蓄气机,不去理会外事。

  又过去一日,平都教中传谕,所有弟子门人去到法坛之上镇守,无令不得下坛,虽弄不明白上宗究竟要做何事,但无人敢有抗命,都是老老实实去得各自坛中安坐。

  司马权也是随一童子上得一处法坛坐定,四下一阵感应,却是察觉到几个方位之上传来异动,只稍加关注,就知是有魔宗弟子也是潜入进来,暗自冷笑一声,道:“早知此辈也会来此。”

  正转念间,目光忽然一凝,他忽然发现此间护山大阵正徐徐打开,好如烟水一般逐渐散去,露出了外间山水景色,令他诧异非常,完全弄不明白平都教到底要做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却有一股令他极为心悸的感觉自天顶上方传来,登时神情大变,然而还未等到他反应过来,一南一北两道宏大白光交错而下,罩定此方山水。

  只这一刹那间,方圆数万里之内,所有分化魔头及魔宗弟子无论修为高地,俱是一齐化作飞灰,再无一丝一毫存于世上!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