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章 可断灵光乱天机

第两百章 可断灵光乱天机

  这一阵光虹降下,也是惊动了此来赴会的诸派修士,因其等不明内情,都难免有些惊惶不安,可是教中早已是将他们每一人都是分开,又严令不得下坛,连可以商量之人都是找不得,这时也就只好安坐不动了。

  白玉台下有一道遁光飞出,到得高空之中,却是出来一名平都教元婴长老。

  他看了看下方,打个稽首,大声言道:“诸位道友莫要慌张,方才那是还真观道友施展降魔手段,诛除门中混入进来道魔宗弟子,对我玄门修士并无半分损伤,请诸位严守阵坛,看好禁制,无令不得擅离,违者必惩。”

  众人听了此言,这才放下心来。

  司马权分身被毁之后,顿时从鼎之中惊醒过来,稍一感应,却是发现连布置在周围的所有魔头也俱是不见,顿时心情大坏,暗道:“真是大意了,不想还真观把降魔双镜都是祭了出来,我便是再去探查,定也还是会被其照出,只能在外查探了,要是果真有玄机,再看是否有机会出手。”

  思忖一番后,他吹出一口黑气,倏尔化为一面气镜,镜面一晃,便就展现出此刻平都教中情形。

  血魄宗,古春台上,温青象忽然一阵心悸,把眼睁开,起袖一挥,带起一阵烟雾,面前池水之中浮出一片山水来。

  方才还真观降魔双镜一出,他便有了感应,血魄宗在平都教中也有不少眼线,然而镜光一照之下,却是将在场所有魔宗弟子及魔头血魄都是扫除干净,半点不剩,甚至连神魂都未逃去。

  其中甚至有不少是被魔宗用秘法控制住平都弟子。这些人不是当场身死,就是晕阙在地,很快就被平都教中修士拖拽下去了。

  他思忖道:“平都教这么大的阵仗。还从溟沧派请去四位洞天真人,恐不单单是为了清扫派内眼线那么简单。”

  因无了护山大阵。他轻轻松松就把神意投入过去,观察其门中一举一动。

  他很快便就发现,平都教掌门及门中长老一个不见,念头一转,目光就凝定在了那藏相灵塔之上。

  白玉台上,张衍坐于正北,沈柏霜、秦玉、颜贡真等三人也是各守一个方位,因无大阵阻隔。此刻他已能感觉到,有不少目光落至此间,皆在观察此处虚实。

  他把首抬去,迎着对方来处望了回去。

  多数人与他目光一撞,立刻感受到那一股犀利无比的神意,都是心下一凛,不自觉收敛了几分气机,不敢再这般肆无忌惮的张望。

  温青象与之一触,则是微微向后一仰,也是不自觉避开了那目光。

  他沉思片刻。就起手一指,凝化了数封飞书出来,再在每一封书信之中一点。皆是留下一个血红印记,而后起袖一拂,将之全数发了出去。

  未过多久,坤势山万丈地底,法坛上一只只玉座灯龛之上接连有分光化影闪现出来。

  不一会儿,魔宗六派真人俱是到得。

  冥泉宗李真人言道:“温真人何事如此之急,却要用赤符请我等来此?”

  浑成教桓真人言道:“可是为了平都教那边之事?”

  温青象道:“正是为此。”

  卫真人好奇问道:“温真人可是知晓了什么?”

  温青象一摇头,道:“尚还不知,不过平都教居然请得降魔双镜消杀我灵门弟子。下来之事有极大可能对我等不利,却不得不有所防备。”

  九灵宗陆真人冷声道:“未曾理清之事。温真人就为此动了赤符,惊动各位真人。是否有些失当?”

  温青象正声言道:“温某在此事之上,可并未存有任何私心,诸位,劫数将至,玄门一举一动都不可等闲视之?退一步而言,便是温某料错了,平都教与还真观站在一边,未来难免对我有所威胁,眼下他连山门大阵都是撤下,却是一个大好机会,我等莫非就不作理会,白白让他这么轻松过关么?”

  桓真人笑了笑,道:“温真人有一言说得不差,若能坏得他事,对我也不是无有好处。”

  陆真人言道:“恕陆某直言,眼下玉霄派正与溟沧派相争,平都教乃是溟沧派友盟,便是我等不去动手,玉霄派想也不会坐视,我等又何必先凑了上去,为他人做了嫁衣?还不如在旁看明局势,再言其他。”

  旁边几名真人都是点头,就是当真上去相阻,也非是简简单单几句话的事,有玉霄派顶在前面,现下他还不想和溟沧派翻脸,平白把火引到自家身上来。

  温青象叹道:“若是玉霄派那处也如此想呢?况且同为玄门,未到得最后地步,他们也未必会真个如何,就怕那时再想出手,已是力所难及。”

  李真人沉声道:“温真人所言有几分道理,不过眼下确实不必急切,平都教这番动静不小,绝无可能是一蹴而就之事,可先看看其等到底想要做什么,再商量如何行事。”

  玉霄派御部心明洞天之内,周如英坐于妆台之前,正透过一面妆镜在与一分光化影说话。

  “平都教方才借了降魔双镜来,灭杀了数十个潜入其教门之内的魔宗弟子,却不知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那化影言道:“既然平都教先是清扫了魔宗弟子,那么此事许与魔宗有关了。”

  周如英想了想,忽然道:“师兄,你说要是此事针对的是我玉霄派,那又该如何是好?”

  若这只是平都教自行举动,便是弄出再大动静,只要不是威胁到玉霄派,她也只会冷眼旁观。可这回溟沧派有四人往平都教去,她却是觉得这件事大不简单。

  溟沧派能扶持陶真宏等人在南海布置大阵,谁又知晓其是否会在别处地界也来这么一手?

  那化影考虑了一会儿,道:“情形未明,静观其变为好。”

  周如英稍作考虑,道:“也好。就先听师兄之言。”

  戚宏禅此时已是到了藏相灵塔之内,他朝赵、伍两名真人扔去一枚符诏,道:“还真观道友替我扫除内患。溟沧派道友在外坐镇,稍候我便会全力炼合宝塔。那时我顾不得身外之事,要是有甚异状,或是危及旁人,你等可拿此符诏护得塔中弟子。”

  赵真人听他话语之中似透着几分危险,赶忙道:“掌门如此说,可是察觉到了什么?”

  戚宏禅笑道:“只是防备万一而已,赵真人不必担忧,只要溟沧派道友那处可应付下来。我这处有九成以上把握。”

  赵真人稍稍放心,道:“惟愿此关过后,我平都气运昌隆,万世流传。”

  伍真人也道:“我平都兴衰,系与掌门一身,万请掌门真人多加小心。”

  戚宏禅郑重点了下头,道:“好,请两位真人回去座中。”

  赵、伍二人对他打个稽首,就化一道光虹飞起,入龛座之中。

  戚宏禅往上一望。身起光虹,也是到了正位之中坐定。

  此刻藏相灵塔之中,三百六十五座法灵尽数归位。尤其其中还有三位洞天真人,顿时引得塔身微微震动,光彩外照,瑞气虹霓飞射散逸,空中有乐声清鸣不已。

  戚宏禅方坐下为久,眉心之中渐渐有一枚丹珠飞出,直直穿透宝塔,直往天顶中而去,只是一会儿。就在罡云之下悬住不动。

  戚宏禅此时生出感应,自家与那丹珠之间彼此有一丝牵连。便就调用法力,引动此珠。

  不过一会儿。那丹珠受得驱使,就徐徐转动起来,少时,就见一阴一阳两道气光撕开罡云,自上方射下,往珠中汇聚过去,随着精气逐渐增多,丹珠也显得愈发灼亮,并缓缓往下沉来,而其所去方位,却是正对灵塔塔顶。

  周围不知就里之人,只以为是平都上宗在合力祭炼一桩宝物,但有眼力之辈,立刻就可看出,那丹珠与藏相灵塔必是脱不了干系。

  张衍看去一眼,道:“看那丹珠落下情形,如无变化,十日之后,方可与藏相灵塔炼合,此与戚掌门此前告言,却是差别不大。”他把目光投去三人处,道:“若有敌至,最早当是在三四日后,三位真人需得小心戒备了。”

  沈柏霜等三人都是点头表示了然。

  坤势山法坛之上,李真人看到此景,哼了一声,道:“原来是为做得此事。”

  他看向温青象,难怪温真人执意把我等唤来此处,原来是早料到了这事与藏相灵塔有关。”

  温青象打一个道揖,道:“温某也只是猜测而已。”

  卫真人蹙眉道:“这到底是如何一回事?这藏相灵塔是平都教镇派法宝,莫非其要在上做得什么文章么?”

  李真人沉吟一会儿,才道:“诸位有所不知,这藏相灵塔早在西洲修士东渡之前,便已存在世上,因无人能看透其中底细,也便动不得它,后来平都教开派之祖踏峰真人不知如何入了塔中,才被其窃据了去,先人曾言,这宝塔早有缺损,似少了一定塔之物,是以非是完整,而今日观之,此物当是被平都教寻了回来了,要想一口气炼合归一”

  听到此言之人,都是心下一震。

  要知西洲全盛之时,此界可是容得凡蜕修士任意遨游的,若连其等也看不透这灵塔,可以想见,此座宝塔已是远远超出了他们认知,玄门终究是灵门大敌,要是被平都教这么容易炼合了,谁知下来会是怎样一副光景?

  魔宗六派被玄门压制万载,对可以威胁到自家之物都极是敏感,桓真人眼神转厉,道:“必须设法阻拦,玄门底蕴本就在我之上,要再多了此宝,一旦起得争斗,那我更无胜算了。”

  卫真人道:“可需如何做?溟沧派有四位真人在门中坐镇,纵无山门大阵,也不怕任何魔气侵蚀,除非真个打上门去。”

  李真人见温青象一派平静之色,便道:“温真人可有对策?”

  温青象打个稽首,道:“温某是有一愚见,诸位当可见得,那宝塔炼化,需接引来日月之光,当先可行之策,就是遮蔽天穹,断绝日月精气。”

  陆真人沉声道:“平都教既然敢做此事,不会一点提防也无有,温真人可还有他策?”

  温青象道:“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搅乱天地灵机。”

  骸阴宗盖真人摇头道:“这却更难做到了。”

  搅乱天地灵机不难,难得是在有洞天真人坐镇之处如此做。

  但要是在平都教门边上施法,这与打上门去也无有什么分别了。眼下他们还不想这么快撕破脸皮,便是用上手段,只能暗中行事,无法做得太过。

  温青象起手在身前虚处一划,晃过一道白烟,现出一方景物,正是平都教山门所在,他道:“诸位请看,平都教位在东华西南,这处地界沟壑纵横,天坑无数,底下有无数小灵穴,我等以往就怀疑司马权躲在此处,既有这等天然造化之地,又何不顺势利用一回?”

  陆真人道:“温真人到底想要如何?不妨明言。”

  温青象伸手一指,道:“丕矢宫聚议,我与玄门早已议定,最后一处灵穴归我灵门所有,玄门不会再来插手,但若是此刻出现在这处呢?”

  卫真人眸光一亮,道:“温真人之意,是故意弄出一座伪穴来?”

  温青象笑道:“不错,起得伪穴之后,那搅乱灵机也非是什么难事了,更可以此为借口,前往探查,只要占住此理,便是玄门也无法说得什么。”

  盖真人赞道:“这却是个好办法。”

  陆真人沉声道:“此刻平都教外等若无有防备,到时可以过去施展手段,可造得伪穴,也非是一二日之功,就是我等合力,少说也需十七八日,恐怕到时平都教早已是炼合宝塔了。”

  李真人道:“可先取遮蔽日月之策,至于那乱灵之法,可一并做了起来,至于时日不足,可用法器相助,我冥泉宗中有一件‘审魂钵’,可以拿来相助。”

  说到这处,他语声稍稍一顿,又道:“此已非我等任意一家可以做成,需得联手而为之,诸位可先回得山门禀明情形,明日再至此地商议具体如何动手。”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