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零六章 涵渊水重凝碧宫

第两百零六章 涵渊水重凝碧宫

  热门推荐:、 、 、 、 、 、 、

  张衍自平都教归来,每日修炼神通,行功运法不辍,这一晃,就是十载过去。

  这一日,他依照前约,前往小寒界中与牧守山交手。

  此次牧守山为克制他手段,特意炼造了数件法器,但他也不是无有长进,特别是随修行进境,法力驾驭之间更为圆融,结果不出意外,仍是这位牧真人败北。

  两人比过之后,牧守山却并无不悦之色,请了张衍到庐舍安坐,以茶代酒,敬了他一杯,并言道:“这回斗罢,我感那缕执念受挫甚重,不过要想磨砺干净,却还不够,便是再多个十次八次,也不见得能成,尚需下得一剂猛药。”

  张衍微笑道:“那吞日青蝗,想来就是真人口中所言之猛药了。”

  牧真人拍了拍膝盖,道:“不错,这天妖纵困万余载,当还有几分实力,此回前去,不定能助我把这最后执念自心镜之中抹去。”

  张衍点了点头,牧守山此人道行高深,所会神通道术极多,又一人身具两尊法相,若能全心全意为山门出力,无疑可成山门柱石。

  只那缕执念尤为顽固,他固然可将之不断削弱,可正如其所言,想要彻底消去,却是甚难。

  如是能借那妖虫之力去此隐患,那无论如何也是值! 得一试的,想来秦掌门也是见得此点,才愿将这一位放了出来。

  张衍坐了不久,便辞别出来,回至渡真殿中,把法力一转,身上有雷芒闪过,眼前景物顿换。却是入了玄元洞天之内。

  这洞天经引入浊气之后,天去越高,地陷越深,阴阳初风,原本灵机暴躁,但经过山河童子十年梳理下来。已是渐渐顺服,看去清和空朗,山水渐兴。

  他身形一晃,来至此间最高一处山巅之上,这里峰峦拔地而起,横展千余里,由此望去,却是辽远平阔,一望无际的苍莽大地。

  这时若得许多紫清灵机灌入。不定还和生出草木生灵来,不过这处毕竟还非是小界,尚还无需添得此物。倒是可以营造几幢宫宇,不必再拿幻境充数,不过他却不愿拿外界之物填入此间,如此难免灵机杂染,反是不美。

  山河童子这时也察觉到他来此,现身出来拜见。道:“见过老爷。”

  张衍一摆手,道:“免礼。”他点了点脚下。“你可在此处起得一处洞府。”

  山河童子俯身一拜,道:“是,下回老爷再来,小的可办得妥当。”

  张衍吩咐了几句,一拿法诀,从洞天之内遁出。便就抛却诸念,坐定玉台,闭目参功。

  又过得数月光景,一道灵光往渡真殿来,顿在殿前。却是引得檐下挂铃大作。

  张衍立有察觉,神意一顾,就将那灵光接引进来,他拿入手中一看,发现是一枚玉符,却是掌门谕令到了,他忖道:“十年筹备,也当是到了动身之时了。”

  三日后,小寒界。

  张衍、霍轩、吕钧阳分立一角,站在界关之外。三人身旁,却有一男一女两名修士,男子二十上下,雄身健躯,矫矫之姿,看去也有元婴之境,此是齐云天入得洞天之后所收弟子,名唤关瀛岳。

  那女子看去十七八岁,一身红妆,腰悬一剑,却是站在关瀛岳身后,此是周宣弟子周娴儿。

  等候了有一会儿,就见界中门户一开,牧守山一身白衣,自禁阵之中走了出来。

  此是他近九百年来头回出得封镇界关,环望澄明天地,却是怅惘不已,不过此时门中,除秦掌门、齐云天,及这里几人之外,尚还无人得知他出来。

  他感慨过后,他便与张衍等人依次见礼。

  关瀛岳这时上来一揖,言道:“牧真人,晚辈奉掌门之命到此。”

  牧守山懒洋洋道:“我知你来意,把符印拿来吧。”

  关瀛岳直起身来,道一声得罪,自袖中拿出一物,才方取出。其就划出一道光亮,没入牧守山躯体之内,后者则一动不动,任由其施为。

  他毕竟仍是待罪之身,是以需在身上种下一枚符印,若是出得什么变故,或是他那分神出来作乱,那么此印立刻会出来将他法力制住,如此此间同行之人,随意出来一个,都可将他轻松扣了回去。

  待那光华渐渐隐去,他问道:“可否动身了?”

  关瀛岳躬身后退一步,道:“此事当由两位殿主做主,哪有弟子插言余地。”

  张衍看了下时辰,道:“十年准备,就为今朝,此刻启程正好,昼空殿主以为如何?”

  霍轩点头道:“既已无事,那也不用耽搁了,这便上路吧。”

  此次前往西海,行事隐秘,不可让玉霄等派察知,故一行人都是遮去气机,驾云而遁,先是北上,过得中柱洲后,再往西行,约是二十余日后,到了西海之上,按照前人记载,又寻了数天,才确定了地界所在。

  张衍自袖中拿出了一枚玉印,其约莫一掌来高,四指来宽,印内中空,里间有一条小龙来回欢游,好似以为自家身处无边深海之中。

  此便是龙魂精魄,不过这时已被秦掌门已**力炼化为一件法器,可由人驾驭,用到之时,也不必再提前费心祭炼。

  他将此印往下一抛,任由其没入海水之中,不一会儿,下方汹涌滚动,最后裂开一条去路。

  张衍招呼一声,众人一同御气下行,行经过处,身后海水便自合拢,不见半分痕迹。

  本来这龙魂精魄能操弄四海之水,只要法力足够,哪怕是将这一方海水俱是提起也是可以。但如此施为,寻常洞天修士或许不会发觉异样,却是瞒不过那等炼就元胎之辈,故此需得谨慎为之。

  随那玉印不断下沉,一行人也是越潜越深,近二十天后,此印忽然一顿,似被什么挡住了去路。

  张衍一看,见下方有是一道不知多少宽广的沟壑,两端绵延出去,不见尽头,而壑沟之中,却有一层浑厚沉凝的水璧,望去与铅贡相仿,外间海水却是截然不同。

  霍轩道:“想来此便是那典籍中所载的‘涵渊重水’了。”

  张衍点了点头,道:“正是此水,也唯有这等重水,才可将那一头天妖镇压在下。”

  涵渊重水,奇重无比,传言之中只需一滴便可沉洲碎岳,当日沈柏霜在东胜立得宗派,就是以此水为名。

  此水本是广布于四海之中,当年那些西洲修士用了多年时日,去得四方搜寻而来,最后才凝结成这一层水罩,填了这海眼,以此镇压那吞日青蝗。

  便是他们四人在此,想要凭法力将这重水挪开,怕是用上百多年,都未必可以做到。

  不过天生一物降一物,此水再是如何,也是天地生成,有龙魂精魄,一样可以将之挪分开来。

  张衍一招手,将那玉印拿在手中,法力默运片刻,对着下方一晃,其表面便缓缓裂开一似缝隙,只是不过发丝细小,他只得不断加**力,使之扩大。

  周娴儿跟在关瀛岳身旁,小声问道:“小师叔,那龙印听闻之前是在元君宫妖主姬望之手,那龙君后裔势弱之时,为何不利用此物将那青蝗放了出来?”

  关瀛岳解释道:“龙君与那妖虫虽皆属天妖,但彼此可不是一路,甚至还互相忌惮敌视,姬氏哪肯让它出来?就是八部妖候,也不愿头上了再压着一人,且这下方还有玄门禁制,非我人身修士,便是能开得这涵渊重水,也进不来此处。”

  随那下方缝隙渐渐扩开,里间也是露出一线光亮,张衍言道:“请诸位先入,我随后便至。”

  霍轩等人未有迟疑,卷起关瀛岳二人,就化光飞入其中,很快不见了身影。

  张衍把袖一卷,将玉印收入回来,使了一个五行遁法之中的水遁之术,就毫无阻碍的穿身而去。

  只凭他眼下法力,自身一人遁去容易,但要想带得同辈,却还难以做到。

  行不多远,就过了水璧,身上顿时一轻,却是发现到了一处高阔宫阙之内。

  他目光一扫,霍轩等人站在不远处,而在众人之前,却是坐有一名道人,发髻袍服古朴,正背对着众人,其正前方乃是一个石拱门,内中云雾翻腾,却时不时有珠玉之光闪过,分明就是一处小界门户,知此便是通往青蝗困束之地的通路了。

  吕钧阳看着那道人背影,开口道:“这一位,当是早年负责守殿的前辈先人了。”

  张衍点了点头,他看过记述,当时西洲修士虽将妖虫镇压,但因为并未能将之斩杀了,不得不就防备其又冲破禁制逃了出来,故遣了人在此镇守。

  牧守山行步上前,到了道人正面,他目光看去,见此人面容清癯,一把灰白长须,闭目而坐,手中拿有一柄长剑,剑鞘掉在身前不远之处,他叹道:“此人拔剑在外,显是直到故去,也未曾忘了镇守之责。”

  这说话间,那人手中法剑忽然发出一阵鸣音,倏尔跃起,直往他面上斩来。

  关瀛岳、周娴儿二人一见,不觉吃了一惊,后者更是惊呼出声。

  张衍、霍轩、吕钧阳三人见了,神情之中却是一片平静,似并无任何意外。

  牧守山目光一动,嘿了一声,起两指一点,就将这剑光牢牢定住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