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零八章 观空崖上钉妖蝗

第两百零八章 观空崖上钉妖蝗

  ps:  祝大家中秋快乐!

  张衍见那景象中断,倒并不奇怪,象虫虽是身躯坚若金石,但毕竟只是妖物一流,只要未曾化形,灵智就无法与人相比,能记下短短数个呼吸之事,已属难得了。≥≥diǎn≥小≥说,..o

  他稍作探查,发现这里至少九千余载未曾有任何外人来过了,也即是说,象虫记忆中事,应是在发生在九千年前,距今已很是遥远。

  回想起那道人身影,他不由猜测起其身份来。

  尽管回光石中只是惊鸿一瞥,但依旧可以判断出来,此人道行极高,很可能是达到了凡蜕之境。

  这倒也不出奇,万余载前毕竟与此时不同,平魔荡妖此辈修士出力甚多。

  从此人衣饰和种种细微举动上来看,应是出身西洲。

  那些天外修士,看去与此界修士相同,实则有些方面略有差别,也就是溟沧派道统本就天外而来,又有详细书文记载,才能分辨得如此清楚。

  他忖道:“方才石中景物,似就在此山之中,这么说来,不是把吞日青蝗封镇入这处小界后仍是斗战不停,那就是日后还有人私下来过。”

  不过后一种可能较少,有涵渊重水封闭内外,没有龙魂精魄,或者他这般五行遁法,无可能到得这里,倒是原本这里负责看守镇压之人有可能入得此间,至于其为何如此做,那就不得而知了。

  他想起那玉册记载之中,对小界内里如何却是讳莫如深,看来这处情形比想象中更是复杂。

  在山腹之转有了半日,见这里再无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张衍就不再停留此间,而是催动剑光。自里遁行了出来。

  到了外间,他环扫一眼,发现原来身处之地乃是由数座暗红色的山峦组成,一摊摊如同污血染就。

  至于面前,却是一片干涸大地,不见任何树木杂草。更无水泽湖泊,余下只是起伏不平,好若波浪一般的地表荒漠,只远空之中,可见有横长巨山虚影。

  那青蝗在吸摄不到灵机的情形下,极有可能是躲藏在某处沉眠,以使自身损折降至最低。

  而如此广阔的小界,想要找了此妖出来,看来是要下一番功夫了。

  他把显冥珠取出。感应片刻,发现霍轩等几人正在自己这处过来,想了一想,便就盘膝坐下,耐心等候。

  三天之后,左手天际之中却是有一道如水金光闪跃而至,到了山前,往下一折。金光击地,清越水声之中。出来一名素衣少年,稽首道:“渡真殿主。”

  张衍站起身,还了一礼,笑道:“吕护法却是先到了,不知你过来之处,可曾见得什么异状?”

  吕钧阳回言道:“别无什么发现。只是吕某进来之时,却是落在了一片枯木林之中,因过去久远,早是化作了石玉,只每一株树干之上。都留有不少妖虫蜕下外壳。”

  张衍哦了一声,接着又问道:“吕护法可知是何种妖虫,又有多少数目?”

  吕钧阳道:“恰好识得,此乃是妙音蝉,那片树林广大无比,虫壳当不下百万之数。”

  “百万之数……”张衍略作思索,道:“妙音蝉也是青蝗后裔,虽是智浅胆薄,但数量极多,待人汇集齐后,倒要过去看看。”

  两人在此又等了一天,偏右方向有一团金光烈火飞至,却是霍轩到了。

  与两人汇合后,张衍也是问起他此来情形,他却是神情沉凝,道:“我那处方向,一路之上,见有不少地坑穴洞,到处是断崖裂山,还有不少修道人所用的损毁法器,似是曾经历过一场惨烈厮杀,不过也并未见得那妖蝗影踪。”

  张衍diǎndiǎn头,若是霍轩说得不假,那么按照此前猜测,在封镇妖蝗之后,这里还曾过数次激战,许是为了将其彻底剿灭,既然此妖未死,很显然都是修道人这方败北了。

  就在这时,他忽然目光一闪,转首往正前方看去,道:“不对。”

  霍轩与吕钧阳此刻也是同时察觉到了不妥,在他们感应之中,原本属于牧守山的那一股气机却是陡然不见了。

  以牧守山的神通本事,若是出地变故,绝不可能半diǎn动静也无。那么不是出了什么意外变故,就是那显冥珠毁了。

  霍轩沉声问道:“会否是牧真人自己所为?”

  张衍想了一想,摇头道:“断无这般可能,倒是有可能误入了某地,气机被遮掩了去,以至我等感应不得。”

  牧守山要是出得问题,那只能是出那缕分神执念上,不过先不说其身躯之中事先种有法印,就是那执念当真出来,毁去宝珠,也就是断了出去之路,对他自身也没有任何好处,那分神虽是自傲,但却非是疯狂之人,是绝不会如此做的。

  霍轩道:“渡真殿主说得是,那究竟是牧真人主动遮掩,还是其余什么原因,只能过去看了才知。”

  三人都是起了遁光,齐往牧守山气机消失方向飞去,不过为防意外,皆是收敛了自身灵机,不致震荡陆地山岳。

  数个时辰之后,他们来至在一处地界停了下来,这里山脉破碎,沟壑纵横,一道道看去又笔直无比,似是谁人起得蛮力,自山体之上强行劈斩出来的。

  吕钧阳捉来一道气机,言道:“牧真人当是来过此处。”

  霍轩沉声道:“若他故意躲避我等,不会留下这缕气机,那确然是意外变故了。”

  张衍瞧了一会儿,忽然发现地面之上沟壑有些异样,他目光一闪,掐诀推算了片刻,道:“我若看得未错,此间是被人布划为一处禁阵了,想来牧真人是入至其内了。”

  霍轩一讶,望了望前方,疑问道:“这里灵机微弱,便是布设阵势。过去那许多年,又是如何维系?”

  张衍沉吟片刻,道:“那外间宝器能从此间收取灵机生气,那若有人制掌,倒也不是无能反灌此间。”

  霍轩看着下方,神情也是渐渐凝重起来。道:“要真是如此,值得镇守之人如此大功干戈的,许就只有那吞日青蝗了。”

  张衍负手言道:“是与不是,入内一探便知,我略通阵道,先入内查看一番,两位且先在此等候。”

  霍轩知他有北冥剑在身,就是单独遇上妖虫,当也可以与之放对。便道:“渡真殿主千万小心。”

  张衍微一颌首,他往里踏入一步,身形晃了一晃,居然莫名自两人面前失踪不见。

  同一时刻,霍轩察觉他气机也是消去,皱眉道:“看来古怪果然是出自这处禁阵。”

  吕钧阳并不言语,只是静静站着。

  张衍入了阵中后,也是发现那显冥珠立时无法感应到其他人所在。当是受了阵力影响,好在观察下来。发现此不过是一处迷阵而已,且因无人主持运转,对他无有任何威胁。便沿着阵脉走势往里行去,大约有一个时辰之后,已是把大阵兜转了一圈,因不见牧守山踪迹。便直往阵枢所在奔去。

  不多时,他来至一处半塌的山崖之前,这里遍地虫骸,积尸盈谷,处处可见激烈斗法后残留下来的痕迹。

  而在法坛之后。却有一处大地坑,这穴坑深不见底,内里死寂一片,一辨气机,牧守山当是来过此处,且方才入内不久。

  他出于谨慎,并不立刻追下,而是弹指发了一道剑光入内,过去少时,却是微微一笑,化光遁行下去,去了十多里后,到了一个显是法力开辟出来的穴窟之内。牧守山正站在前方,稽首道:“渡真殿主来了。”

  张衍见他一派悠闲懒散之色,失笑道:“牧真人倒是让我等好找。”

  牧守山道:“此非我本意,方才见得此间古怪,疑这处可能是那妖虫藏身之地,本欲告知三位,只是方才欲以回避,不想已是落入进来,牧某对阵理也只是半通不通,转了几转之后,就到得此处了,不过既来之,则安之,自是要看看此处到底有何隐秘,”

  张衍道:“真人可曾看出了什么来?”

  牧守山把身一让,道:“渡真殿主不妨亲自过来一观。”

  张衍往前看去,见这里尽头处,竟设有一座法坛,上方摆有不少灵龛,每一座皆有丈许高,前方挂着玉帘,而坛座正前则是立有一块高大石碑,上刻有密密麻麻的文字。

  他目光一扫,也是神情微动,道:“原来此处是前辈先人埋骨之地。”

  牧守山叹道:“按那碑上叙言,与那吞日青蝗一战,虽是将之重创,但战殁修道人亦是不少,其之尸骨,皆在此间了。”

  张衍目注那石碑片刻,却是发现,此碑竟也是那回光石所做。他考虑了一下,走上前去,手在上方一按,霎时之间,就有无数人影景象自面前闪过。

  许久之后,他才放了开来,退后几步,感慨道:“我本是疑惑,诸位先贤既然有暇埋葬同道,那为何不将其等尸骨带走了,原来真相竟是这般,此前虽未曾想到,但细思下来,这里种种古怪也就说得通了。”

  牧守山方才未曾想到这是一块回光石,闻听他言,也是好奇,上前起手一按,微微一个恍惚之后,他也是默立良久,发出一声长长感叹,道:“原来如此。”

  原来他们所见这处地界并不是开辟出来,而是有人起得**力,将双方斗法之所在直接挪了进来。

  此处地界名为合恶洲,本是西海之上最大一处岛洲,只不过山石皆坚,以至于寸草不生,只有长有一些无有枝干的奇木,常年发出哭号之声,本是西洲某派囚押待罪徒之地,故称一个‘恶’字。

  万余年前那场斗战之中,被诸修使计将吞日青蝗引来此地,一场斗战之后,虽是将之重创,但却还是低估了这天妖的本事。

  眼见就要功败垂成之时,有一名唤作华钦洲的大能修士在玉霄开派祖师曜真人汉建言之下,起门中镇派法宝,以**力将整个岛洲移入其中。

  同时毫不留情将出路封死,绝断灵机,并按照事先所议,用涵渊重水将之镇压入海眼之中。

  可如此一来,固然把那吞日青蝗困困,尚在洲上斗战的修士也有不少未曾逃了出来,其中还有几人是华钦洲的好友。

  他对此事也是心怀愧疚,故不曾离去,在此坐镇有千多年后,自觉寿数无多,又入得此间,这时才发觉往日同道都是亡故了,不但连尸骨被虫豸吞吃干净,就连神魂也是不得保全。

  他收拾诸修遗物,便在此建了一座法坛,以慰先人,祭拜过后,在此外布置了一座迷阵,随后回转身来,将吞日青蝗徒子徒孙屠杀一空,再仗剑邀战已是稍稍有所复原的吞日青蝗,最后以七枚“荣华宝阳钉”将之钉在了此间最高的观空崖上。

  只是他自身也是油尽灯枯,无力再奈何那妖虫,是以一道剑光为寄托,将此事印入了坛前碑中,以望后来之人能彻底铲除此妖。

  牧守山唏嘘道:“华钦洲华真人可是当年西洲三大上修之一,玄晖宫掌教,要不是他失踪不见,后来东华局面可是难说,原来他竟是亡在了此处。”

  张衍diǎndiǎn头,平定四洲之后,诸派下来遍是圈分地盘,这位华真人在此千余年,显然错过了这等时候,玄晖宫虽凭着以往根底和门中先贤所立功绩,在东华洲中占据了一席之地,可最终还是没落了。

  他心下忖道:“这也可以解释的通为何修士所言语焉不详了,最后虽是将那妖虫镇压了,可同样将一众同道一并了封入此间,这终归是不光彩之事,怕是其羞于落笔。”

  牧守山道:“不想还是有一十三人将自身功法神通都是设法留了下来,既然我到了此处,事了之后,不妨为其等找得传人。”

  张衍赞同道:“先人披荆斩棘,方得后人安享太平,这些先贤本不该如此下场,有机会自当为他们了此心愿。”

  至于他们二人,乃是溟沧派门下,有自家道统传承,自不必去贪图这些。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