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一十章 万载过去已换天

第两百一十章 万载过去已换天

  合恶洲之西,断陆之前,随张衍乘一道遁光而下,周娴儿也是缓缓落在了一边,见了霍轩等三人站在不远处,忙是一福,道:“见过三位真人。”

  张衍言道:“周娴儿,你在此再感应一回。”

  周娴儿哦了一声,闭目遥感,少顷,她伸手指向一处方向,道:“就是那处了。”

  张衍见她指点方位还与上次一般,便言道:“既如此,这便动身。”

  说到这里,他看向三人,道:“此去不知多远,虚空浮渡,却耗功行,最好乘舟而行。”

  霍轩道:“我这处有一艘鹤衣云舟,飞遁迅快,知险能觉,正可载我几人。”

  说着,他抖袖掷出一团光亮,其瞬息化作长有三十来丈的大舟,舟身雪白,缀有片片翎羽,舟首如鹤首,尖喙翘缨,丹红落顶,很是精致华美。

  张衍等人也不客气,都是身飘而起,落于舟上,并各寻了一处羽榻落定。

  霍轩看了一眼下方,见周娴儿有些怯生生站在那里,道:“你且上来,与我等同行。”

  周娴儿低声道是,也是上了舟来。

  牧守山看她这副模样,笑道:“你也莫要惧怕,便是见得天妖踪迹,也不会让你出手。”

  周娴儿迟疑了一下,才道:“非是弟子惧怕,而是方才感应得那宝针方位之时,好似有一股恶念裹上来,便是调转清心之法,也难以平复不安。”

  牧守山若有所思道:“神意感应么,如此说来,你探得那妖蝗下落时,它已同样知你了。”

  周娴儿一听,顿时脸色煞白,被一天妖惦记上,可非什么好事。

  张衍一挑眉,目中生芒。仔细看了周娴儿两眼,直到后者有些局促不安时,他才开口道:“我等此去本就是除它性命,你大可不必为此担忧。”

  说着。又一弹指,一张符纸飞至她身前,“将此符收在身上,危急时可保你一时周全。”

  周娴儿小心收好,万福一礼。道:“多谢真人。”

  张衍微一点头。

  霍轩这时起掌连拍三声,这飞舟顿时轻舒羽毛,飞腾入空,忽忽越过洲陆断崖,往前方界空之中飞去。

  张衍知晓此去路途定然极远,还不知何时可到,便就拿出了一枚牌符,翻掌一拍,却是放了一头神骏异常的白羽鹦鹉出来。

  这灵禽振翅飞起,绕舟一圈。最后昂立在舟首之上。

  张衍道:“妖虫即便元气未复,也不是好相与的,自此刻起,诸位需得尽力保全自身法力,此是青清羽门陶掌门所赠巧目鹦,能远观六万里,可作示警看守之用,有此禽在,便不必再费心戒备了。”

  他既如此说,霍轩等三人自是放心。于是凝神收心,静坐不动。

  张衍同样也是把心神收束,入至定中。

  舟上很快变得无声无息起来,唯独周娴儿一人有些心神不宁。

  她下了船台。挪步来至船舷旁,在门中修道这许多年,此是第一次随师长出得山门,一路风光看得目眩神驰自不必说,这小界也是头回入得,不由左张右望。目中满是好奇之色。

  只是漫空景物都是一般模样,望去无不是茫茫气雾,未有多久,她便就没了兴致,却是来到巧目鹦鹉身旁,盯着那柔顺白羽看了看,赞道:“你这鹦哥儿,倒也好看。”

  哪知那鹦鹉细声细气回言道:“承蒙真人夸赞。”

  周娴儿眸光一亮,见它会说话,知是开了灵智了,便与它攀谈起来。本来只是为了逗趣,却不想这鹦鹉博闻广识,问它什么都是知道,一问岁寿,却是吃了一惊,其竟有五百余岁,论起身份,原本还是海上一方妖王,只不过后来舍了身份,转投了清羽门。

  周娴儿不解道:“你既是海上妖王,多么逍遥自在,又为何要投在清羽门门下,受那拘束?”

  巧目鹦鹉转头看了看她,道:“似小人这般妖修,出身旁门,得不了正传,亡故之后,来生再难入得道门,但若投在几位真人门下便不同了,若是运道好,来世便可成了玄门弟子。”

  周娴儿不假思索道:“这又为何如此,你大可收得几个徒儿,传下道统,也不怕转生之后失了道途。”

  巧目鹦鹉偏了偏脑袋,道:“真人看那天妖可是厉害?”“

  周娴儿认真点了点头。

  巧目鹦鹉道:“那天妖乃是得了此方天地眷顾的,非我辈一介小妖可比,可就是此等妖物,还不是被诸位上修囚禁在了此地?可见这天下,终究入了道门方是正途,譬如周真人,生来便就投在玄门门下,真正是好福分。”

  说到最后,它眼神中露着掩饰不住的羡慕之色。

  周娴儿原本不觉得修道有什么难处,自她入道以来,功法口诀自有师长传下。需什么修道外物,自会有人会送来,可凡事就怕有个比较,此番出来,已是开了不少眼界,现下听巧目鹦鹉这么一说,却是低下头来,暗忖道:“连一只鹦哥儿都这般渴求大道,我却这般不知珍惜,是否辜负了恩师所望呢?”

  想起周宣殷殷期望,当下失了在此说话兴致,自觉有这闲情,还不如抓紧时机修行,提升自身功行。

  于是来至一处偏僻角落,趺坐下来,默默参悟功行。

  此间行走,不觉时日流逝,只凭着周娴儿先前一点感应往前飞驰,大约有个十来日之后,忽然间,那巧目鹦鹉鸣叫了起来,声虽不高,但却传得满舟皆闻。

  周娴儿先是惊醒,她一感应,却觉距离宝钉所在却还颇远,心下稍安,便问道:“何事呼唤?”

  巧目鹦鹉道:“前方有不少断裂石岩,有不下千数妖物盘踞。”

  “千数?”周娴儿大惊,不由露出了几分慌张之色。

  就在这时,张衍声音自上面传下来,道:“可知是何种妖虫?”

  巧目鹦鹉道:“回禀真人,小人望去皆是妙音蝉,不过俱是未曾长成。似是出巢未久,看着生机也似微弱,也不知是假意伪扮还是真便如此。”

  张衍稍作思索,又问了周娴儿一句。知前方并非妖蝗所在,也就并未下令缓了飞舟,仍是按照原先遁行速度前行,同时发一道剑光过去探查,好一会儿后。他唤道:“周娴儿。”

  周娴儿应声道:“弟子在。”

  张衍道:“前面只是一些不成气候的妖虫,稍候由你去将其等了结了,可能做到?”

  周娴儿不敢违命,垂首道:“弟子领命。”

  张衍收回目光,便不再出声了。

  又过去许多时候,巧目鹦鹉道:“真人,前面就是了。”

  周娴儿凝眸看去,见前方有无数残碎山石岩,却有许多妙音蝉趴聚在了一处,本来好似僵死一般。但随飞舟逐渐靠近,却是一个个把翅翼鼓动起来,似要腾飞跃起。

  如此之多的妖虫看得她心头发颤,然则不能不上前动手,一咬银牙,化遁光出现,把腰中法剑祭出,化作匹练一般,来回扫荡。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里妖虫虽多。却竟然连一个挣扎得也未有,趴在那里任由她屠戮。

  原来这里无甚灵机,其早便陷入沉眠之中,早已无了起身一搏之力。不过方才被张衍等人的庞盛灵机所惊动,这才牵动了一下。

  周娴儿来回飞驰,不过半个时辰,就将之杀了个干干净净。

  回至舟上后,虽未曾经历什么搏杀,可却觉法力大耗。精神疲惫,连忙掏了丹药出来吞服下去,坐在那里恢复起法力来,哪知这一入定,却一直未曾醒来。

  如此浑浑噩噩,不知过去多久之后,某一日中,她忽然觉得似有一只凶恶怪虫往自己身上扑来,心中一骇,猛地清醒过来。

  她是被灵机冲撞出来的,顿时受创,不由吐出一口鲜血,知是那妖虫怕就在此不远了。

  正想出声提醒,却发现张衍等人俱已是站了起来,目光凝视前方,气势森然,似已是严阵以待。

  巧目鹦鹉扑棱棱闪着翅膀飞了过来,来至她身旁船舷上站住了,小声道:“小人一天前已是报了警讯,只是真人定坐不醒,怕是未曾听见。”

  周娴儿却是心神略松,只要不是自己误了事便好。她举目看去,透过重重雾气,隐约见得一块千里方圆的飞屿,上方矗有一座高崖,只是洲屿四周,有许多妙音蝉振翅飞动,推其前行。

  牧守山笑言道:“我道这妖虫离了洲陆还能走出如此之远,原来还有这些小虫相助,为了逃遁,此妖也真是费尽了心思了。”

  张衍也道:“这些时日来,我等每过去一程路,必能看到这些虫豸,应该是在半途之中气力不济,精元耗尽,才被抛下等死的。”

  霍轩转下目光,将一枚牌符抛至周娴儿面前,言道:“稍候便我等要与那妖蝗一斗,此处非你可以涉足,躲得远一些吧。”

  周娴儿接过之后,就见四道遁光腾起,带着往前方浮屿飞遁而去,她不敢靠近,忙运转牌符,远远退了出去。

  四人飞遁有半刻,就到了那山崖之外。

  张衍一甩衣袖,轰隆一声,就将万里内所有气雾都是卷荡了出去,前方景象也是清晰显露出来。

  他抬眼看去,却见山崖之巅,却是斜躺着一名面如冠玉的道人,一脚拱起,一只胳膊撑着脑袋,神情似是极为无聊,其人身上却无半点妖气,却好似野鹤闲云,隐逸高士。

  他见四人到来,也未露出任何慌张之色,只是饶有兴趣地看着,并道:“华钦洲费劲心思把本王锁在此处,那时本王便知迟早有人要寻了过来,本以为还会再晚上些许时日,最少也要待本王元气才耗尽才至,却未想来得如此之早,你等是何人门下?可是玄晖宫教下弟子么?”

  张衍淡声道:“玄晖宫在世上早已无了道传。”

  妖蝗听了之后一怔,有些不可思议,不过想来眼前之人不会欺骗自己,便发出一阵大笑,拍掌道:“好好,你等却是带来了一个好消息,本王却是看你四人顺眼,若是肯放了本王出去,便给你等一场造化又如何?”

  张衍等人都是不言,他们没有立刻动手,那是在观察这妖虫,看其还剩下几分实力。

  妖蝗却以为他们不信,笑着道:“本王当年称雄一方之时,你玄门之中典籍,当初也看得不少,若你等肯以应允,我这便可口诵一篇上乘法诀,以示诚意。”

  张衍淡声回道:“宗门自有道法传下,就不劳尊驾费心了。”

  妖蝗却是十分自信道:“那是你等不知本王手段,别的不说,就言一门如何采摄紫清灵机的法诀,想你们就不知晓。”

  张衍听了,心下却是冷哂,或许此法很是高明,但九洲早便不是万余年前,有此法诀又有何用。

  妖蝗看他们神色,竟无有一个动心,不觉奇怪,转了转念,问道:“你们到底是哪家弟子,你等宗门前辈,不定本王亦是认识,或是被本王斩了,也未可知。”

  说到最后,他脸上笑容满是恶意,能来这处寻自己麻烦的,多半是不知多少前年与他结怨的宗门后辈了。

  张衍淡声道:“要叫尊驾失望了,我等皆是溟沧门下。”

  妖蝗露出疑惑之色,他从未听说过溟沧派,随即转了转念,问道:“你家祖师是哪一个?”

  张衍肃声道:“自是太冥祖师。”

  妖蝗也是露出凝重之色,却是沉默下去,不再说话了。

  张衍此刻已是把这对手探看得差不多了,当下一转法力,身后五色光华一闪而过,而后玄气滚动,缓缓化作一只遮天大手,向着前方拍了过去,却是一上来就把“太玄一气五行大手”祭了出来。

  这妖魔无法动弹,对他们而言,它便是案板之上鱼肉,也无需顾忌什么,直接照准了打便是。

  妖蝗冷笑道:“象相修士,当日我不知会过多少,眼下纵然力弱,却也不是你等几个小辈可以欺辱的!“

  他一张嘴,顿时喷出一口黄烟,迎向那只大手。

  然而本以为能够轻松将之接下,可两者一接触,却被轰隆一声震散。

  而后大手下落,正正拍在他背上,一下便将他打了趔趄,并死死嗯在了地上,身躯之上咔咔之上,一时竟然不能抬头。

  张衍目光自上投下,道:“君以为还是在万载之前么?”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