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一十五章 江山玄水入山门

第两百一十五章 江山玄水入山门

  即便有浮都玄水,收取涵渊重水也非是简单之事,当中需小心翼翼,不得出得半点差错。,

  这其中还有几处尤为注意,首先,需得一二名精擅火法道功的洞天修士去往海眼之下的火口坐镇,以防底下阴毒秽气上涌。

  论及此点,牧守山和霍轩都是合适,其也并不必做得什么,只放出自身灵机就足以将此地镇压住了。

  不过牧守山终归是执念未曾全消,不适合长久坐镇,因而此事只能由霍轩为主,以他为辅。

  再一个,玄晖宫异宝在此放置万年有余,早与四方灵机混融一体,贸然摘取,必致四方气脉变动,

  这便要一个擅长拨弄灵机之人前去调化,以免海波动荡,震及洲陆,为有心人所察觉。

  而四人之中,吕钧阳为晏长生嫡传,虽未修得元辰感神之术,但在此道之上却胜过许多同辈,正好做得此事。

  除了上述这二处,还有一桩最为重要之事,那便是收取那涵渊重水了。

  此水由于过滞重,除了一些特意祭炼的宝器,可以说无有什么器皿可以盛放。

  就是上古那些修士,也是用了偌大功夫,才慢慢汇集起来。

  如今要送回溟沧派,对这一条几是要汇成大川的重水,若还是按照古时之法行事,凭他们几个,不知要挪到何年何月,好在此回有龙魂精魄在手,不必再如此麻烦。

  张衍在准备有数月之后,在内殿之中起了一处洞天门户,不过并不是用来出入,而是作那暂且安放涵渊重水的所在。

  如此只需把重水一滴滴摄拿起来,再收入洞天之中。待回了山门之中后,可以同样手段再把此水取了出来。

  只是到具体取水之时,每截得一段涵渊重水出来,便需填入一段浮都玄水,以补全不足。

  此间不可出得半分差错,靠得是水磨功夫。不是功行深厚,法力驾驭精微入化之人,却是难以胜任。

  要做到这一点,这里也就是张衍最为合适了,

  与霍轩等几人商议过后,各人分去做事,他一人走到重水下方,拿出龙魂精魄,对着上一照。就引了一缕缕涵渊重水下来,而后运法往玄元洞天之内送入。

  他一番施为下来,就陆陆续续过去五载,才将填住海眼的重水全数收了。

  此水一去,下方法宝就无了拘束,可以取了去。

  这宝物原名“江山印”,可开一界小天地,更能镇压上修。就是妖蝗这般天妖,被此印囚镇之后。依然无力逃脱。

  不过其中也不无缺陷,先是施展起此宝来,需得浩**力,不是常人能够运用。此外,这宝物无法随意祭出,必要提前布置在一处地界之中。引得对方主动跨入圈内,方可发动。

  玄晖教当年有此宝在山门定压,根本不惧外敌,只是失了之后,又无华钦洲这般人物镇守山门。很快也便烟消云散了。

  张衍自袖中拿出一张符诏来,此是掌门所赐,正是为了收得此宝而炼。

  他稍稍一注法力,符身顿时亮起,脱手而飞,向上方梁柱上方徐徐飘去,与此同时,就见殿顶之上有一块玉玦冒出刺目光华,两者便合在了一处。

  不多时,身旁殿璧忽然如水中映影一般散去,化为点点荧光,齐往上方汇集,待聚到一处后,一声鸣响,便见一方古拙浑厚,仿佛浸透沧桑的大印自高处落了下来,他便抖开袖口,将之收入。

  他回望四周,只见余下一片空荡荡的洞壁,便放声言道:“诸位真人,离门数载,也该回去复命了。”

  此间光影一动,似有缕缕清气凭空浮出,过得须臾,就见霍轩、吕钧阳、牧守山等三人各是显身出来。

  霍轩上来一步,稽首道:“渡真殿主,两位真人,三位可先行一步,霍某还欲在此多留些时日。”

  张衍讶道:“不知昼空真人需用时多久,若是不长,我等多等几日也是无妨。”

  霍轩顿了一顿,才道:“我在镇压火口之时,发现那里有火中精粹,极地金英,可助我提升功行,此等与我功行合契之地,本也甚难寻觅,自觉此回能撞上,也是机缘,故欲在此潜心修炼。”

  经此一战,他深感自身手段有所不足,功行也是稍欠,那妖蝗凶威滔天,若不是被困在了崖上没法动弹,可不是这么容易除去的,既有这番机会,他也不愿错过了。

  张衍考虑了一会儿,道:“浮都玄水虽不是涵渊重水,可若无龙魂精魄,想要出来,怕是极难,而下方地火如炉,纵昼空殿主修得金火之法在身,可待得长久,怕也有危,这海眼之下,也无人能及时帮衬,昼空殿主可想得清楚了么?”

  霍轩道:“霍某身上一枚清心佩,可护得周全,若觉危险,自会及早退至上方。况且此行是为降妖,霍某着实带了不少丹玉在身,倒也不怕灵机不足,此次修行,或许数十载,或许上百年,我若能在此开得洞天,自能遁了出来,还望渡真殿主代我告知掌门。”

  说到最后,他抬手一礼。

  张衍见他神情坚决,也就不再相劝,道:“昼空殿主既有决定,我回去之后,会照此如实回禀掌门。”

  霍轩道:“多谢渡真殿主。”

  张衍客气一声,就拿了龙魂精魄出来,唤上牧守山、吕钧阳二人,又以法力裹住了关瀛岳、周娴儿两名弟子,便分波斩浪,遁海而出,往山门归返。

  归程途中风平浪静,甚是顺利,用时一月之后,就回得溟沧派。

  到了浮游天宫之上,关、周两名弟子此番离山久远,自需去拜见师长,而张衍则带着牧、吕二人往正殿过来,经通禀过后,有童子出来,言道:“掌门有谕,命吕护法、牧真人二位在殿外等候,”又对张衍一揖,“请渡真殿主入殿相见。”

  张衍把冠袍稍作整理,行步入内,到了殿之上,打个稽首,道:“见过掌门真人。”

  秦掌门起手虚抬,道:“渡真殿主免礼,请入座中说话。”

  张衍一礼之后,去了席上坐下,言道:“此次弟子奉掌门之命,与三位真人前往西海诛杀妖物,此番行程顺利,已是成功取了天妖躯壳、江山印及那涵渊重水回来。”

  本来那妖蝗身上还有七根荣华宝阳钉,只是此宝与之身躯炼化在了一处,现还不知能否取了出来,故他未算入进去。

  秦掌门问道:“甚好,可曾有所损伤么?”

  张衍言道:“这倒未曾。”

  他将此行经过粗略道与秦掌门知晓。又将收有妖蝗遗蜕的大罐与那江山印一并拿出,至于涵渊重水,此物在他洞天之中,取出却需一番手脚,不是一二日之功,故此未动。

  秦掌门一抬手,两边自有侍殿力士上来,将两物搬了下去,又问:“怎不见昼空殿主一同回来?”

  张衍如实言道:“昼空殿主欲在海眼下方火口之内修炼,一时怕不得回返,嘱弟子代为禀告掌门一声。”

  秦掌门微一颌首,言道:“渡真殿主拿回这三物之中,以涵渊重水与我溟沧派最是重要,你可先将此水取了千坛出来,我自有用处,余下仍放你洞天之中,你与门下若是需用,也不必报我,从中支取就是。”

  张衍道一声谢,他心下明白,掌门这算是作为此行变相奖赏了,如今他身为渡真殿主,于修道一途之上,已是不再缺得什么了

  但这涵渊重水却是例外,此乃是此方天地之间的奇物,却可助他磨练功行,若是什么时候他能做到不凭借龙魂精魄就可轻松挪动一坛之水的地步,那突破下一层障关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了。

  秦掌门朝殿外看了一眼,道:“我观牧真人身上气机,与去时大为不同,可是此行缘故么?”

  张衍言道:“与妖蝗一战,牧真人奋勇当先,出力甚多,但也曾几番遇险,险些不能全身而退,也是因此之故,似已寻得消解执念之法。”

  秦掌门微微颌首。

  张衍斟酌了一下,这时又道:“此次之所以如此顺遂,却是因为昔年玄晖教华真人将妖蝗钉在了高崖之上,令他难以飞遁之故,弟子思之,既我溟沧派得了他法宝,可否择选弟子,承其道统,以还因果。”

  秦掌门笑道:“此事应该,还有那十余先人既然因除妖而亡,同为玄门一脉,也不当视而不见,稍候我会命苗坤挑拣合意弟子,传其道统。”

  这时下面有童子来报,“掌门真人,秦真人求见。”

  张衍站了起来,道:“既是掌门有事,那弟子这便告退了。”

  秦掌门点点头,语中似有深意道:“天下灵机日衰,渡真殿主回去可安心修行,如无紧要之事,便不要外出走动了。”

  张衍动作微微一顿,一揖之后,就退出大殿,到了外间,他回头望了正殿一眼,思忖道:“掌门为谋大计,多方擘画,现下山门势盛,殿上席座将满,今又得三宝入手,方说此语,当是那劫开之日,已然不远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