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一十九章 宝珠虚界照彼方

第两百一十九章 宝珠虚界照彼方

  司马权对于骊山派那些个低辈弟子并没有任何兴趣,他毕竟不是只会胡乱屠杀,魔性侵染深重的魔头,做事自有其目的和章法。︽,

  他知晓骊山派中这些年中又多了一名元婴三重境修士,此回就是要在其身上验证这宝圈的妙用。

  至于如何骗得其人下山来,这却也是容易。

  只要随意指使几个魔头,在骊山几个小宗门下挑起风浪,再冒称是西河传人,那么沈梓心必然重视。

  她是骊山掌门,以前是门中没有可以派遣之人,只能自己四处奔走,现有了可以分忧之人,自然会遣得其下山来,这便可落入他圈套之中。

  本来他曾打过明画屏的主意,不过后来此女莫名其妙无了下落,他然也就不去白费心思了。

  这处他也是埋有眼线的,知晓因先前因变乱之故,如今骊山门下,小宗不过只剩下五六家,只转了一日,就找到了合适目标,准备寻一个名唤“彩绫阁”的宗门下手。

  然而正当他想如此做时,心头却是猛地一悸,感应之中,不少分身陡然消失不见。

  他霍然转身朝着西南方向望去,双目幽芒浮动,毫无疑问,此是洞府之中出了变故。

  “我在洞府之中所布禁制元婴修士是破不开的,有这等手段的,那当是洞天修士了,只不知是哪家来人。”

  可无论对方身份为何,他都知晓必是冲着自己而来,这个时候当先潜藏来,弄清变故缘由,再做具体打算。相比较而言,骊山派此处这里反是小事了。什么时候都可去做。

  他当机立断收了那回来望气圈回来,随后裹起阴风一道,潜入地底之下。

  沿海洞府虽是被破,但他分身遍布天下,当然不忘布置好退路,有些连他弟子也是不知。现下便是往其中一地而去,

  只是他行到半途,南天之中,就有一道虹光疾射而来,只稍一停顿,就往他潜渡方向过来。

  他神意上去一阵感应,却是身躯一抖,

  那光非比寻常遁光,方才稍稍靠近了一些。隔着数千里,就觉有一股雷霆正音,激荡的他神形欲散。

  “还真观,庞芸襄!”

  司马权顿觉不妙,急急断去感应,改换遁行方向。

  可接连几次之后,对方却总能追了上来,明白对方有不为他所知的追摄手段。若不解决,怕是不的安宁。

  可他此刻根本没有心思与之交手。对方道术神通极为克制他,上前拼斗,赢了没有好处,输了反还易丢了性命。

  而且在东华洲上,他也不敢弄出什么大动静来,一旦暴露出自己所在。保不齐有人就会出手围攻于他,当年茹荒真人的下场可还历历在目。

  故他一转身,变化无形,往地底深处遁走。

  此无形之躯,随随便便去得万丈。却不信对方能跟了来。

  哪知才去得未远,顶上却忽然有一道光华直追来,将他从无形之中逼了出来,那等感觉,却好似始终隐藏在阴影之人,却突然暴露在了煌煌烈日之下。

  与此同时,又是一道镜光照下,他身躯也如积雪一般,在光照之下缓缓消融。

  司马权大惊失色,道:“降魔双镜?”

  这可是还真观赫赫有名的降魔双宝,当年西洲修士用以对抗玄阴天魔的利器,管你什么魔头阴神,在镜光照耀下,俱是要灰飞烟灭。

  他上次已是领教过这两件宝镜的厉害,自忖就算是有万般神通,可在这镜光之下也无力抵挡,忙是一晃,化出数千分身,自镜光之下逃散而出,分往不同方向窜去。

  庞真人虽在天中,可借了那截取而来的气机感应,司马权此刻一应情形都是看得清清楚楚。

  她将“还真镜”祭了起来,只是一晃,顿有金光横扫地域,凡光芒及处,逃去魔头有七成以上都在顷刻之间被杀灭,只余百十头剩下,也都是受惊不小,齐齐一动,皆是变化无形,惶惶而奔。

  她这时却又把“观神镜”祭了出来,举镜借天光一反一落,所有魔头都被逼得现身出来,同一时刻,还真镜再是光落而下,又将之杀灭大半。不过仍是十余道分身漏网,但她却也是不急,稍作感应,就朝着其中一道追了过去。

  有截来气机相助,她只需追索那些个气机较为充盛的分身,至于一些较为弱小的,现下却不必去理睬。

  至于对方会否把自身法力平分到每一具分身之上,这却是无有可能之事。

  魔头之物,最是自私自利,若是司马权果真如此做,则化身必然个个以自身为主,再也不愿合为一体,故其必然是有强弱主次之分的,这才好加以统御,唯有原先那一具主身被灭去,才会使得分身之中气机最强的那具化臣为主。

  司马权一路奔逃,许久之后,见庞真人堪堪就要到了头顶上时,便起了相转之术一转,登时入了另一具分身之中,若是对方追来,不外再如此施为,足可让其疲于奔命。

  庞真人此刻也是发现,那缕气机陡然挪转去了别处,明白是这魔头用了相转之术。

  这等道术与天魔之躯相合,若不是事先把四方围堵起来,司马权几乎难以被人真正追上。

  好在她已预料到此点,故此来之前,已是做下了布置,可便是如此,也并没有十足把握可以成功。

  想了一想,觉得此事太过重要,不容有失,还是需动用山门力量,于是弹指向还真观处发去一道符书,随后又纵身追了上去。

  这一番追索,就是七个日夜,司马权不停以相转之术跳跃来回,而庞真人似是毫不在意法力损耗,无论他主身去得哪里,都是第一时刻毫不犹豫追来。

  司马权却是渐渐觉得不妥了,尽管再这么下去自认可以拖垮庞真人,可莫要忘了,此地是在东华洲上,他这天魔可是举世皆敌,要是惊动诸派,下场不问可知,

  因此他无有心思在洲陆之上兜圈子,决定避去海外。

  但到底往哪个海域去,却也需思量一番。

  北方是溟沧派所在,有一十四位洞天真人,如今整个北方又密布有无数法坛禁制,最重要的,其还是还真观友盟,往此处走却是自寻死路。

  而往西、往南分别是少清与玉霄所在之地,也不可能去,剩下只得两个方向,一是往东,二是西南。

  往东去要横穿整个东华洲,几乎是在所有门派包夹之下,风险太大,而西南便就不同了,平都教掌门尚在闭关,还是他原先老巢所在,熟悉非常,那里又有无数地窟深壑,便于躲藏,而再往外一步,就是西南海域,却是生机无限。

  因此转念过后,便决定往此处去。不过首先要做之事,却是尽可能把对手引得远一些,于是乎主身一跃,却是转入行去东方的一具分身之中,果然没有多久,庞真人又是追来。

  司马权见已得计,再遁行一段路程之后,就起法力一转,转去已在西南盘旋一阵的分身之内,同时以最快速度,往海上飞驰,一旦成功,那便是海阔天空。

  可才去得千多里,眼见快要出了东华洲陆,却是心头莫名生出一阵惶恐,当即停下身形,不敢再往前去。

  他一抖身,又化出数十道分身,往四处查看,但却是什么也未曾发现。

  “莫非是我多虑?”

  正疑惑之间,他抬头一看,却见上天上云霭却是形似一个个大环,每皆是一个环围万里。不由一惊,道:“这,这莫非是传闻之中的‘八方绝域祭仪’?原来还真观早是布有陷阱,等我来入,幸好我不曾上当。”

  他顿觉庆幸不已,这祭仪可是用来捕杀魔头的大阵,平常人出入无碍,可一旦似他这等阴秽魔头进入其中,就很难再闯了出去了。

  既然知晓有此布置,他便不再上前,而是等在此处。过得半日之后,见那一道追了自己数日的遁光又再飞来,冷笑一声,起了相转之术,就欲转去别地。

  哪知他方要如此做,忽然眼前一花,再看四周,却是云烟昙昙,不见天地,立在此间,原先诸多分身,此刻却是一个感应不到,正惊疑之时,却见前方站有一名道人,凤目飞眉,身形俊健,不由骇然道:“戚宏禅?”

  戚宏禅伸手一指,人影一闪,却是庞真人现身在了不远之处,她看了看四周,待见了戚宏禅,也是极为讶异,忙打稽首,道:“戚掌门,不知此是何处?”

  戚宏禅传音言道:“此是我以藏相灵珠照出的一方虚界,不在现世,不在天外,乃是两界之中,前次多蒙贵派相助,我得以祭炼此宝,此回贵派有事,我也当出手报答,在此处无论如何行走,也只能在千里之内兜旋,而那魔头也绝然无法以相转之术逃遁出去,想能帮到真人。只是真人需记得,一个时辰之后,此光便会退去,无论戚某是否愿意,你二人都将重回现世。”

  庞真人面现喜色,打个稽首,言道:“多谢戚掌门援手,一个时辰,却已足够。”

  ……

  ……(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