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二十六章 九还定乾桩

第两百二十六章 九还定乾桩

  PS:  昨天有个笔误,是力道五转,不是六转,这里说明一下,也谢谢指正的书友。

  甘守廷坐在那里许久,干涩道:“甘某有些明白了,尊驾这是要我二人入得贵派阵中,同对大劫,可是?”

  他来至东华洲便就知道,此处可不东胜洲,各大派皆有数名洞天真人坐镇,纵然溟沧派之中实力也是数一数二,但是似他们这等人物,一旦掺入进去,那必是死路一条。

  张衍回转身来,言道:“甘真人,敝派非是要你等二人与众真相抗,而是另有要事拜托。”

  甘守廷心头沉重,溟沧派把他们二人圈禁这些多年,那所要作为之事,必然不是什么简单的。

  张衍道:“吉真人尚且不在,等他到来之后,我再与二位言明。

  小界广大,吉襄平不乐意住这等清幽所在,一人去了海边独居,待他到来时,已是数个时辰之后了。

  到了庐中有见礼之后,也是坐下。

  吉襄平与甘守廷传音说话几句,大致明白了张衍来意,他言道:“吉某已是到此,贵派到底有何打算,也不必打什么哑谜,还请明言就是。”

  张衍目光陡然变得深远起来,看向二人,缓缓言道:“我溟沧派此番,欲要掘动地根,攫取地气!”

  “什么?”

  两人便是修行了两千余载,可乍然一听此言,却也都是沉不住气,齐齐立起,神情之中俱是露出不可置信之色。

  吉襄平颤声道:“九洲灵机,俱是自地根而出,贵派如此作为,莫非,莫非不怕与全天下修道人为敌么?”

  张衍却是淡然一笑,道:“与天下人为敌,却还不至于。我溟沧派做得此事,自也是有友盟同进共退的。”

  看他神情如此平静,二人经历了最初的震惊之后,也是慢慢冷静下来。

  甘守廷目光盯着他。沉声道:“那贵派究竟为何要如此做?便是因为天地间灵机不足么?可我观贵派有灵穴在空,至少聚得一洲之灵机,眼下似还不必要如此做。”

  张衍目光之中透出一股斗志,他铿声言道:“若任此方天地这般衰败下去,迟早有一日会出得大变故。那么到时只能坐看他人动手,与其被动应劫,那还不如主动出手,开辟新天!”

  两人为他言语所惊,不由倒退了两步,同时心下也是一片纷杂念头,竟是站在那里久久无法言语。

  半晌,甘守廷起手一拱,道:“张真人,甘某仍是不解。贵派那就是动了地根,取了那地气出来,便能缓解危局不成?这岂不是饮鸩止渴么?”

  张衍道:“这里间自然是有缘由的,不过两位放心,我溟沧派也不会好端端的去自寻死路,等时机一到,必可给两位一个交代。”

  他所说这番解释,也是为了使二人能更好为己方所驱使,至于具体究竟会如何做,眼下自不必与他们多说。

  甘、吉二人其实已是后悔听到这番言语了。现如今想说不做都是不成了,他们十分清楚,此刻若是敢言一个不字,怕是要下场不妙。

  甘守廷重重一叹。道:“那贵派要我二人做什么?”

  张衍言道:“无他,请二位去那地根之中取来地气便可,而余下诸事,皆与二位无关,到时是去是留,任凭自便。”

  二人这时已是理顺思路。听了这话,倒也无有那么激动。甘守廷苦笑道:“贵派怕是高看我二人了,甘某虽见识浅薄,却也知晓,那地根在地下极深之处不说,其外还有浑元地障覆盖,有元磁真力搅乱灵机,以我等法力去做此事,怕是怎么也做不成的。”

  张衍言道:“这一点两位无需顾虑,两位若是答应下来,我溟沧派自有办法可助二位成事,只问一句,愿与不愿了。”

  两人默然不言,庐舍之内顿时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

  张衍也不去催促,只在一旁平静等着。

  良久,两人似终于做出决定。甘守廷走上一步,对着他深深一揖,半是试探半是拜托道:“既然贵派看重我与吉道友,那我等也不推诿了,愿意承下此事,只是若万一出得什么变故,还望贵派能照拂好我两家山门。”

  张衍一抖袖,一枚玉牌飘入半空,霎时放出一道丈许长的光华,却是开得一道阵门开了,随后便自里间飘出一封契书,落在案几之上,

  他伸手一指,言道:“二位只需签得这契书,那便是自家人,身后宗派也便是我溟沧派友盟,理当应当出手照拂,两位无需忧虑。”

  甘、吉二人见他步步紧逼,丝毫不给他们拖延思虑的机会,也是无奈,见已无退路,只得走上前去,捧起契书看了看。

  出乎意料的是,那里面并不苛刻,反而是很宽厚,并答应只要大事可成,便可保得二人过后平安。

  两人看完之后,对视一眼,便就取了一缕神魂及本命精元,化气做印,刻在了这方契书之上。

  此契书一成,顿化三道光虹,两道飞入二人眉心之中,最后一道则是回去阵门之中。

  张衍见此来目的已成,便微微一笑,道:“此事之中尚有许多细节需得理清,不过不必急在一日,改日自当会有人前来,与两位详做商谈,今番便先告辞了。”

  甘、吉二人忙都是一礼,道:“张真人好走。”

  张衍点了下首,将那玉牌一拨,转身步入阵门之中,很快随此门一同消失不见。

  待他一走,甘守廷长叹一声,道:“此番却是与溟沧派绑到一处了。”

  吉襄平脸色却是沉了下来,有些烦躁道:“溟沧派那许多人,自家不去行此事,却偏偏要我二人来做,这其中之意莫非道友还看不出来么?”

  甘守廷摇头道:“那又如何,我等若不遵照溟沧派之意行事,相信其等为防消息泄露,怕是就会对我二人下手,到时连神魂恐也难保,走这条路,至少还有一线生机。”

  吉襄平哼了一声,道:“吉某倒是想知道,若是方才当真不肯,溟沧派就敢与我二人在此开战不成?他们就不怕坏了山门么?”

  甘守廷叹气道:“溟沧派派敢与我二人坦言此事,想是有所准备的,况且那法契已签,还能如何?眼下只能期望他们能够成事了。”

  张衍过去阵门之后,却是来至上极殿内,齐云天早已站在台阶之上相候,见他到来,打个稽首,道:“张师弟来了。”

  张衍还了一礼,目光一转,见殿中竖着有九根玉桩,其粗细与殿柱相仿,有三丈来高,上下纯白无暇,其上没有半点灵机外泄,他走前两步,看着言道:“这便是那‘九还定乾桩’了?”

  齐云天也是走了下来,言道:“正是此物,恩师曾言,掌门真人登位之后百载,就着手在祭炼此物,这数百年来,共是炼得有三十余根,不过只这九根最是堪用,凭借此物,只寻常一个洞天修士,也可打穿浑元地障,直入那地窍之中。”

  张衍点点头,此柱祭炼之法,本是西洲所传,当时三洲之地,因灵机渐落,有几家宗派暗中筑炼此柱,收取地气,初时还无人察觉异状,等到诸派发觉不对,却为时已晚,就此直接引发了一场斗战。

  还好那时尚有退路,不至于所有人落个同归于尽的下场,可至而今,时下之人已是退无可退了。

  他收回目光,转过头来言道:“那二人今日签契,想是心中还不顺服,也不宜逼迫过甚,可待过个几日,再遣人送了过去。”

  齐云天一思,点头道:“就依师弟之言。”

  张衍与齐云天商议有半个时辰,就自上极殿出来,不过他并未回去渡真殿,而是纵光一道,冲去天青殿中。

  来至大殿门前,挥退守候在往外的仆婢,往里迈入,才一到得里间,就见正面玉台之上,却是有一头棱形之物。

  其身躯极为扁平,大约一丈见宽,身上绒毛鲜丽,很是光顺,正中所在,却有一道墨色玄纹,好似有人用笔勾勒出来,若是不知究里之人来看,只会以为此是一张软毯,但从那微微呼吸之中,却能看得出来此是一头活物,只分辨不出头首何在。

  此正是他以活炼之术祭炼出来的凶物,虽是他以神意寄托出来,但其最后究竟会变得如何模样,又具体有哪些本事,却也难以把握得住,只有待真正祭炼了出来时,方才能够知晓,而如今距离此步,已是不远了。

  他走上前去,伸手一搭,霎时有一股莫名感应牵连心头。

  似察觉到他到来,此物轻轻一震,密密麻麻,大小不同的眼睛自身上睁了开来,约莫有百余只,眼珠转动之间,凶光横溢,更有一根根长须四沿飘出,渐渐伸长,在大殿之中晃动不止,同时嘶嘶之音传出,似是极为欢悦。

  张衍几次试了下来,发现此物也有心智,堪比那四五岁顽童,而且是他经他之手祭炼出来,只要一个念头过去,差不多就可明白自己之意。于是道:“你既有灵,我也当给你取个名姓,你之形貌,是我以大吞之子寄托出来,原名为‘节’,只你与它有所不同,今又有大劫要过,便以谐音称之,唤你为‘截’吧。”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