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二十九章 一书欲还先人躯

第两百二十九章 一书欲还先人躯

  宁冲玄得成洞天之后,便就用心体悟入得此境后的一应变化,正待试演神通之际,忽然心中有感,转目看去,见有一道符书飞来,摘拿入手,看了两眼之后,不觉微微动容,沉吟少时,就将之收入了袖袍之中。

  这时一驾飞舟自上空而来,降至前方才缓缓停下。

  景游站在舟上,一揖言道:“宁真人,殿主有请。”

  宁冲玄将法剑一收,立起身来,言道:“这便前去。”

  一语言毕,已是身化清虹而去,腾空而上,直穿云霄,很快落至渡真殿正殿之前,见他到来,门前左右两排高大佻人都是半跪在地,恭敬拜伏。

  宁冲玄跨阶而上,来至殿中,见张衍立于玉台,笑意微微,便停下脚步,行个稽首,言:“右殿宁冲玄,见过殿主。”

  他虽入道较张衍为早,但为人极是重视上下尊卑,规矩礼仪,此刻身为下属,所执之礼自是一板一眼,严正异常,不见半点轻慢。

  张衍回了一礼,笑言道:“右殿主成得洞天,乃是门中幸事,方才掌门真人来书我处,言有一事需你去为,真人何时得了方便,可去殿中一见。”

  宁冲玄正声言道:“既是掌门真人交代,自无有耽搁之理,我当立刻前往。”

  说着,行一个道揖,就化光飞去。

  张衍看着那离去遁光,心忖道:“右殿主如今也是成得洞天。若是算上牧真人,我溟沧派已是有一十六位洞天真人,再加上门中诸多小界。平时灵机消耗已是到了极致,这消息传出之后,想来天下诸派看我,必是有所警惕。”

  若无秦掌门谋划大计,那么溟沧派剩下不外两个选择,要么固步自封,坐看灵穴灵机渐竭。要么转头向外,夺取更多灵机之地。

  只是谁人也不会当真以为溟沧派会老老实实安坐不动。是以自此刻起,洲中局面当又是一变了。

  数个时辰之后,宁冲玄就自正殿回返,又来拜见张衍。

  两人见礼过后。等他坐下,张衍问道:“可是掌门真人有什么交代?”

  宁冲玄看了一眼景游,张衍会意,道:“你且退下。”

  景游打个躬,道:“是,老爷。”

  待其退去后,宁冲玄目光看来,抬手一礼,道:“我渡真殿有一位前任殿主。名唤何静宸,此位前辈在故去之后,曾有躯壳留于门内。不知殿主可是知晓此事?”

  见他提起此事,张衍微觉诧异,不过他并不准备隐瞒,便道:“此事我知,何真人躯壳下落,我亦清楚。现在方尘院地火天炉之旁,方才我身边那仆役。原先就是在何真人驾前听用的,却不知右殿主为何提起此事?”

  宁冲玄道:“先前我在破入洞天之际,冥冥中感得有一股气机在背后相助,只不知何人,待成就之后,却是收得书信一封,见那落款,却是上任殿主卓御冥卓真人,那书中记载有此位尊长修炼心得,并还有数门神通注解,只是在书中最末,提及后人若是方便,可试将何殿主躯壳迎回,莫使他遗落在外。”

  张衍一挑眉,道:“原来是卓殿主的安排,他书信何在?”

  宁冲玄将符书取出,道:“书信在此。”

  张衍拿了过来,扫了一眼,目光不由微微一闪。

  当年何静宸为正殿主时,卓御冥恰是左殿殿主,两人虽同为渡真殿一脉,但当与秦清纲起得冲突时,这位卓真人却是站在了掌门这一边,不过何静宸事后也未曾来为难他,很可能出于这个缘故,其才留下了这封书信。

  张衍沉吟一会儿,道:“右殿主,掌门真人可曾与你说了门中大计?”

  宁冲玄肃容点首,道:“已蒙掌门真人告知。”

  张衍言道:“那右殿主当知,何真人之事,是由于其与上代掌门有所分歧,若按何真人之意,我溟沧派最后只得几人去往天外,而余下众人可皆舍弃,似这般主意,便我在那时,也一样不取,后来他躯壳也无人理会,也是有此缘故在。现下我大计未曾发动,若在这时迎回其躯壳,却易惹得诸真误解,是不妥之举。”

  宁冲玄言道:“是,我亦知此举不妥,只既然得了卓真人遗泽,为还先人之愿,也就不得不代他问上一句。”

  张衍想了想,问道:“掌门可知此事?”

  宁冲玄摇头道:“此终归是我渡真殿之事,未得殿主首肯,自不会贸然禀于掌门知晓。”

  张衍思索片刻,忖道:“此人毕竟是我渡真殿前任殿主,又有上代殿主遗书留愿,此前我可不予过问,现如今不好再置之不理。”

  想到这里,他才开口道:“大劫一开,地火天炉之中未必安稳,若是损毁了,却也是对先人不敬,不若这般,我稍候命人将之请去别处另行安置,只是若要与历代殿主躯壳供奉一处,那也只有等大劫之后了。”

  宁冲玄沉思少时,道:“殿主处置合宜,下殿愿遵此议。”

  张衍点了点头,笑道:“右殿主既成洞天,当可迁升入左殿,至于右殿,可待日后得力弟子入驻。”

  宁冲玄打个稽首,肃声道:“谨受上殿谕命。”

  两人再说几句后,宁冲玄便打算离去,只是临行之前,他忽然言道:“殿主以为,那一处天地,当会是何等模样?”

  张衍稍稍一思,道:“那方世界既然方才开辟,或许也不少得那等大妖魔头。”

  宁冲玄问道:“为何是大妖魔头,而不是无限风光?”

  张衍笑了一笑,道:“思危在前,安然在后,总是不差的,况且我辈一入道途,便与天争,与地争,与人争,如只是一味期切善果,而不愿去辨察险恶,那便已是失了进取之心,左殿主以为是也不是?”

  宁冲玄立起身来,道:“是此道理,纵有妖魔,我辈也不过一剑斩去罢了。”

  说完,他打一个稽首,就告辞离去。

  张衍则是坐有一会儿,就把景游唤来,将一枚牌符交入他手,道:“你稍候去往方尘院一行,将何真人躯壳送去此小界之中,只莫要惊动旁人。”

  景游当年身为何静宸身边随从,自是十分清楚这位真人当年因与前掌门意见相左,当然最主要原因时候那“弃众独走”一说,此事传出后,导致当时门中诸真都是不喜,那时何静宸颇受排挤,以至于最后郁郁而亡,故他将牌符接过后,就躬身道:“老爷放心,小的知晓这里的厉害,会处置妥当。”

  张衍颌首道:“你做事,我自是放心的,去吧。”

  景游一揖退下。

  张衍暗自转念,忖道:“卓真人留下此书,许是以为秦掌门会沿袭当年何真人未尽之路,这举动或许当真只是为了收敛何真人躯壳,但也更可能是为借此提醒秦掌门莫要重蹈覆辙,不过这一位恐怕也未曾料到,掌门真人胸中格局,早不限于一家一派,此一步踏去,要么翻天覆地,众真归寂,要么改天换日,再开盛景。”

  他目光投向那封书信,淡然道:“既已去至天外,又何必操心后人之事,”言罢,他一弹指,此书顿时化作一团飞舞碎屑,最后再变为飞灰,随风散去。

  寒来暑往,日月交替,十载一晃而过。

  上极殿中,齐云天正在持坐,一名弟子过来,在阶下一揖,轻声言道:“殿主,那小界之中二人今日送来一封书信。”

  齐云天一抬手,将书信拿来,所谓小界之中二人,便指那甘、吉二人了,他打开看过,神色稍微有些意外。

  信中言二人已是将“九还定乾桩”祭炼了,故来书求问,下一步该当如何做。

  齐云天原先以为,要将这宝桩祭炼如意,两人至少要十七八载,不过眼下看来,这二人很是识趣,便当场写了一封书信,叮嘱那弟子道:“你将此书送去渡真殿右殿主处。”

  那弟子接过书信,便就领命下去。

  半个时辰之后,甘守廷、吉襄平二人所在小界之中,忽有阵门豁开,而后便有一名青衣道人自里踏步出来。

  二人送出书信之后,就在等候回音,此时见得一名从未见过的洞天真人到此,皆是出来主动出来迎候,并问:“不知是哪位真人到此?”

  青衣道人言道:“渡真殿右殿主宁冲玄,今奉门中谕令到此,为两位道友护法。”

  “护法?”甘守廷一惊,试探问道:“贵派这便要我二人动手了么?”

  宁冲玄看了两人一眼,言道:“既然二位已是把宝柱祭炼好了,那又何须再等了下去。”

  吉襄平惊道:“纵是我等已祭炼好了此物,可摄取上来的地气又该如何处置?这里无有任何收盛之物啊。”

  宁冲玄淡声道:“山门遣我至此,便为处置此事,两位子只管驾驭宝桩即可,其余无需过问。”

  他这门《玉霄千夺剑经》入门极难,但修至洞天后,斗法威力着实不小,尤其可抢夺外间灵机来用,原本地气取了上来,需借法宝挪移,如今有了他在,却是搬运方便。

  吉、甘二人对了下眼神,便就齐声道:“如此,那我等这便开始动手了。”

  ……

  ……(未完待续)

  提供无弹窗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大道争锋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