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三十三章 故界一开天下动

第两百三十三章 故界一开天下动

  元阳派,明璧山中,夜中一道光亮形如飞星,拖着长虹往山崖之上一座宫观而来,其光疾速,霎时穿殿而过,最后与坐于殿中的乔正道合二为一。

  他身躯微微一震,开了眼目。

  此番他是受门中所托,遣得一具分身去查询昔年一桩隐秘之事,总算不虚此行,还算有所收获。

  一名女弟子在外,道::“乔真人,霁月宫来人,说是有请真人过去一叙。”

  乔正道言道:“知晓了。”

  霁月宫乃是闻真人洞府,宝岳濯光洞天所在。他与这位真人虽无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虽成洞天,却也不敢怠慢,故此稍作调息,就正身出游,往天中一座悬岛而来。

  去得千丈,眼前雾气散开,露出一排云阶,两旁皆有名宫婢足踩飞舟,挑起大灯明珠,照得夜空宏光一片。

  就见焕然霞彩之中,藏有一座小峰,前方有一座竹木拱桥,远看精致,实则颇大,足可过得鲸象。

  到了此处,他出于尊重,不再飞遁,落身至上,有一名肤色雪白的丰腴美妇上来,万福道:“宫主与巫真人已在里间等候,乔真人请入内。”

  乔正道暗忖道:“原来巫真人也在,那应是为了那事了。”

  他过桥之后,穿过一片琼海花林,来至一处锦幔游宫之下,见上方垂有一帘薄纱大帐,有清曲之声自里传出,还有百数女子身影在那里伴乐起舞。

  才行至帐外,就听里间有声道:“可是正道来了?”

  他应有一声,入至帐中,往座上一揖,道:“弟子拜见两位真人。”

  闻真人欣然道:“你来得正好,此曲乃是巫师妹弟子管娘新作,正好一同品鉴。”

  乔正道再一拱手,就至客席坐下,案上立刻有婢女送来珍酿灵果。他在一旁看着,也不插言。

  他知道这位真人虽有听乐看舞的爱好,但却不是为了享娱声色,而是为了持住凡心。以免堕入无情。

  目前元阳派中,几位真人都是各有喜好。

  而他初入洞天,所用功法又是上乘,正是奋发昂扬之时,尚还不必如此作为。

  待一曲奏毕。闻真人冲身旁一名美妇投去一眼,后者拍了拍掌,所有乐娘舞姬都是退出帐外,闻真人这才转首过来,问:“正道,此行如何?可有收获?”

  乔正道欠身言道:“正要禀明真人,此去果是查到了一些线索。”

  座中巫真人露出意外之色,讶道:“哦,还当真被你查到了,掌门可知?”

  乔正道回道:“还未得真正结果。不敢上禀掌门知晓。”

  元阳派自立派之后,便对弘合观那些遗宝念念不忘,随着大劫将临,欲得之心也变得更是法迫切。可该寻的地方都是寻过了,便是弘合观原来那些小宗,也是一个未曾漏过,可却仍然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若不是掌门屈如意认定弘合观当初内斗不是仓促行事,不可能不留后路,恐怕早便放弃此等举动了。

  乔正道成得洞天后,却是提出一个看法。认为弘合观可是从西洲迁来的,此物却未必会藏在东华洲,许在西洲那里会留下什么线索,故他自告奋勇。以分身去往此处探询,这一转下来,就是十余载。

  “弘合观原本山门早已陷入一片汪洋之中,弟子找寻许久,也找不到什么有用之物,后来闯入了一座秘府。其主人早亡,不过生前不少与同门往来的书符还曾留着,弟子一番推导查证下来,认为至少在西洲修士东渡之前,弘合观有一座用以收纳镇派法宝的小界,且那入界牌符专有一人执掌。”

  巫真人想了想,言道:“正道所闯入得那处秘府,该是此派一处先人躯壳存驻之地,此人必是身份贵重,或者干脆就是弘合观有意留下给后人的线索,那么能避开大劫,历经万载而不损,也就不奇怪了。”

  随即她神色略振,言道:“这么说来,掌门真人猜测不虚,

  闻真人却摇头,道:“可如此派果是有执掌之人,为何这么多年来从不见入界修行?前掌门和掌门师兄都曾亲上补天阁,查问过数千载以来所有小界开合数目,除了那些在各家宗门之内的变动外无法得知外,余者皆有根脚可寻,与弘合观并无半分关系。”

  乔正道言道:“弟子有一问,补天阁所查,是仅在东华洲上,还是遍观九洲?”

  闻真人叹一声,道:“自然是九洲之地,不过此举也耗费了门中许大半丹玉,便为了此般付出,此事也不得不追查下去。”

  乔正道沉吟一下,道:“弟子观那些书信往来,弘合观那执掌开界符器之人许并非是修道人,而是凡民,原来弟子还不如何在意,或许还真有这等可能。”

  “并非修道人?”闻真人蹙起眉关,她第一个念头是不信,这等事关山门兴亡的重宝,怎可能操之凡人之手?然而深思下来,却觉得还真有此等可能。

  巫真人却是美目连闪,道:“若真是如此,却也说得通了,可人海茫茫,不见得比原来更是好找,若是无意间落在了别派手中,那更是不妙了。”

  乔正道:“是不好找,假设弘合观真过把此物留在凡民手中,那必然是贵戚公卿之家,否则一介小民,若身处乱世,便如同浮尘飘萍,连身家性命都难以维护安稳,又怎能保全这般法器?此人族门必是自弘合观覆灭伊始便已存于世上的望族,只要查看至今仍有几家,运气若好,许就能有所发现。”

  巫真人美目一亮,道:“这却容易,待我稍作推算,便可知悉。”

  她正要掐诀作法,闻真人却是拦阻道:“师妹慢来,既是牵扯到弘合观,不可不慎重。”

  巫真人也是意识到此中厉害,放下手来,心有余悸道:“师姐说得是。”

  若只是推算凡民之事,对她而言极是容易。可万一弘合观做了什么布置,不但无法知悉内情,很可能还会被反过来被其算计一把,以至于折损寿数元气。

  闻真人唤了那美妇进来。关照几句,后者会意而去,大约半刻之后,进来两个拄拐老妪,看去如风中残烛。见了三位洞天真人在此,不免惶恐,上前颤巍巍躬身行礼。

  闻真人言道:“要你等做之事想也知晓了,不过此事凶险,你等若是不愿,可以回去。”

  其中一名老妪弯腰道:“我等本来命不久矣,还能为宗门效力,却是求之不来的好事,若出变故,只求宗门能庇护我等族门子弟。”

  闻真人道:“好。此事我允了。”

  那老妪再度躬身一拜,道:“奴婢谢过真人。”

  她知晓这位真人的脾气,未有再说其他话,坐了下来,开始推算自弘合观覆灭后一直延续到而今仍然兴旺的凡民族门,查证下来,此般世家共有七十余个,随后她一个个推算了过去,看其有否得了什么机缘。

  每在推算之前,她便先以纸笔写下此族来处。这过程开始还算顺利,只是在查到某一家时,忽然浑身一震,露出不可思议之色。随后整个身躯轰然化作飞灰,散落在大帐之中。

  闻真人一下站了起来,往那纸上看去一眼,沉声道:“青淮曹氏!”

  巫真人脸上露出期切兴奋之色,问道:“可是这家么?”

  闻真人摇头道:“现还不能断定,不过那背后因果牵扯。竟能令一位元婴修士霎时化为飞灰,可见来头极大。”

  乔正道仍是沉稳,言道:“两位真人,不如先把余下族门查清?”

  闻真人一点头,唤了另一个老妪上来,后者虽见方才景象,但她早把生死抛开,得了关照,没有任何迟疑,继续推算下去,只是这一回,直到把这些个族门俱是排查结束,都没有出现任何变故。

  闻真人不再犹豫,对那美妇道:“立刻派遣弟子前去,记得,动作小一些,莫要惊动任何宗派。”

  那美妇万福道:“妾身这便去安排。”

  闻真人转过身来,道:“两位且坐,相信用不了多少时候,就会有消息传来,其是否与有弘合观有所牵扯,当可见得分晓。”

  巫真人和乔正道都是点头,元阳派为此找了数千载,也不急在这一时了。

  三人等了大约有半日后,忽然之间,突觉西南方向一阵灵机变动,俱是一惊,忙起法力望去,就见在成江左近,一座小界之门大开,而后一道光华攀起,洋洋去了万丈高穹。

  巫真人神色一变,失声道:“不好!”

  她声音未落,就见那光华猛然散开,化作三十余道信符,分往四面八方飞散去,而所投方向,竟多是各家宗派山门所在。

  溟沧派中,为应对大劫,此时十四位洞天真人正在大殿之上议事,其等也是第一时间感到了那处变动,与此同时,就见其中一道信符往龙渊大泽处而来,很快就到了山门之前。

  孟真人转身问了一句,“师尊?”

  秦掌门只把拂尘一摆,瞬息之间,就将一道信符拿上殿来。

  此符落至阶前,其上灵光一闪,却是显现出一名高冠道人,其人打个稽首,道:“敢问座上可是溟沧派此任掌门?”

  秦掌门回道:“正是,尊驾何人?”

  那道人站直身躯,正声言道:“敝人,弘合观掌门任鸿。”

  虽对方自称掌门,但无一人站起,众人看得出来,不过只是一缕分魂识念而已,至于其人名头,也是听过,乃是弘合观最后一任掌门,现已故去数千载了。

  秦掌门问道:“尊驾来此,想有见教?”

  那道人言道:“我弘合观弟子不肖,致山门遭难,道统断绝,所传镇派重宝更是无人承继,故今次来……”说到此处,他一抬首,大声言道:“愿将此献于天下同道!”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