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三十八章 金枝落花山 三派立故约

第两百三十八章 金枝落花山 三派立故约

  在骊山得知诸派真人将一件重宝划归己派门下后,掌门沈梓心也不得不中断闭关,亲自前往迎宝,只数日之后,就入,

  此行竟无任何波折,顺利就请得宝物入手,并与诸派真人一同立约,骊山派此宝只可用来守御山门,未来不论情势如何,都不得拿来对付玄门同道,若有必要,在诸派意见一致之下,可要求她动用此宝对付大敌。

  正常情形下,任何一个门派都不可能让自家的镇派法宝受到如此约束,但骊山派无有洞天真人,底气不硬,能有一件法宝守御山门已是不差了,故而只能答应下来。

  回至花舟之中,沈梓心上看不出任何喜色。

  此回跟着她得弟子,乃是二徒韩云夏,跟了她数百年,对自家老师的脾性很是熟悉,察觉到了心情沉重,小心问道:“恩师,此回取来了重宝,不好么?”

  沈梓心叹气道:“为师之所以先前不去,就是因为以我骊山派门庭尚还驾驭不得这般宝物,本来想要避开,可越是躲避越是找上门来,既然诸派定议,我身在局中,亦不得不接。只是我闻此回魔宗来人被少清乐真人斩杀于外,其或许不会甘心,要是闻得我骊山携宝而回,多半会起意截杀。”

  韩云夏花容失色道:“那力主将此宝送我骊山之人,莫非是要害我不成?”

  沈梓心摇头道:“据为师知晓,提议之人乃是平都教伍真人,相信这背后有溟沧派沈真人的意思,这位真人对我既无善意,也并不存有恶念,其人目的。当只在不让元阳或玉霄一方得宝罢了。”

  韩云夏慌道:“那,那不如求助沈真人出手帮衬?”

  沈梓心摇了摇头,登门求助之不是那么简单的,她如今身为掌门,无论去求哪一派,都会给人感觉已是倒向了这一派。

  骊山派如今是在夹缝中求存。关键是自身无有足够实力,无有分量,又叫别派如何重视于你?

  她内心深处其实是倾向于溟沧派的,一是由于玉陵祖师飞升之前有过嘱咐,二是玉霄派如今行事以利为主,此刻就是投靠过去,怕也只有被其利用来去,待无甚价值之后就会被一脚踢开。

  她考虑下来后,道:“为师决定了。一家也不求。”

  “什么?”

  韩云夏吃了一惊,她想了想,道:“恩师,不如,不如请魏真人来一同护送,他乃是溟沧派张真人弟子,有其一道行走,魔宗修士定不敢来犯。”

  “嗯?”

  沈梓心有些意动。但随即又弃了此念,坚决道:“不。无需如此,我骊山此回不去求人。”

  韩云夏着急道:“恩师”

  沈梓心一伸手,制止她再开口,道:“好了,你下去修持吧,明日便就启程回山。”

  韩云夏没奈何。只得福礼道了声是。

  沈梓心先是修书一封,发去山门,命众人无论何事都不得出山,一切等她回来再做处置。

  随后拿出那神秀金枝来,手抚其上花叶。仔细感应了片刻,摇了摇头,就又收了回去。

  这株金枝连初入道途的修士亦可祭炼,但是所用时间却有短长之分,洞天真人大约只需一二时辰,如她这等元婴修士,至少需数月乃至数年之久。

  只可惜,再有一日,这处小界被破去了,不然的话,她大可留住在此 ,等把这金枝祭炼好了再带了回去。

  到了第二日,她登上花舟,便离界而去,回返山门。

  与此同时,辛、史两位真人身形藏云气之中,看着她一路远去。

  史真人道:“魔宗此回未曾得手,怎么也是不会甘心的,骊山回去路上,定会遭彼辈觊觎。等魔宗之人得手后,我与道友就可再上去劫夺了回来。”

  辛真人道:“就是夺了回来,按契书所定,也该还归骊山,那此举又有何用?道友莫非指望卖个人情给骊山派么?如今此派连洞天修士也无一个,说是与我诸派并列,不过是仰仗玉陵祖师余荫而已,却不值得我辈拉拢。”

  史真人笑道:“是该还归,但若沈掌门受创,门中又无顶梁之人,又岂能护得住这宝物?我等身为同道,帮其看护些时日,免得再被魔宗夺去,这岂不是应该之事?”

  辛真人却未立刻答应,而是问道:“道友所为,吴真人可是知晓?”

  史真人摇头道:“吴真人并不知晓。”

  辛真人退后一步,稽首道:“那恕辛某不能与道友同行了,不过以道友之能,想来败得魔宗来犯之人也不在话下。”

  他倒非是如何在乎吴丰谷的意思,而是考虑到这件事就是做成了,也只是太昊派占便宜,对他南华派没什么益处,又何必为此上心。黄羽公在时与这位史真人是好友,他却不是,甚至还对此人极为提防。

  史真人笑一声,向南方指了指,道:“道友慢来,我此回虽未得吴真人之命,但却是受了他人之托的。”

  辛真人心下一动,问:“何人?”

  史真人意味深长地说道:“如今主持玉霄之大族,可非是吴氏。”

  当日议定两宝归属之后,他立刻给玉霄门中去了一封书信,因他知道,玉霄之事,终究还是要周氏来拍板,至是吴氏,表面上可以恭敬,但不必太当回事。

  果然,周氏当日回书给他,并很是客气地请他护持骊山派一行人回山,免得玄门重宝被魔宗之人夺去。

  辛道人在知悉此事为玉霄山门关照之后,态度顿时一 改,不再坚持己见,道:“若是这般,辛某就随道友走一回吧。”

  沈梓辛出去才半日路程,听到后方忽然有阵阵崩塌之音,掀帘转去一看,见天中那团小界灵光已是破散。难以计量的灵机散去天地之中,她这处离得尚近,觉得法身如沐甘霖,神气为之一清。

  只是这时候她反而更是警惕,灵机一乱,若是有人来袭。却正是时候,便喝道:“诸弟子看好禁制,不得分神。”

  她并未料错,就在关照下去未有多久,整座花舟猛地一摇,似撞入了一层昏黑气雾之中,不断侵蚀着四方禁制,而在此前,竟连半分征兆也无。

  此刻她还颇是镇定。这艘花舟可是当年玉陵真人亲手祭炼的法驾,洞天真人是抵挡不住得,那若只是一具分身到来,却还可以应付。

  过了大概有一刻,对方似也发现这般下去,哪怕用上数日功夫,也无法化开这花舟外间屏护,便不再继续。那黑雾于霎时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沈梓仍存警惕之心,她不信对方就这么轻易放弃。应还有后手。

  只是出乎意料的是,接下来两天,对方却再未曾出现,好似当真离去了一般。

  也就在这时,她发现了不对。

  按照道理,此刻便尚未到得山门了。那骊山风光山色、云池气海,也当能够在此望见了,可目光探去,却是什么也未曾瞧见。

  她心下一琢磨,暗呼一声:“不好!”

  自己一行人当是陷入了某种幻境之中。对方应是从来不曾离去,而是在一直在旁,只是改换了攻袭方式。

  禁制毕竟是死物,只能用来防备单一侵袭,但修士可用的手段却是极多,比如眼前这等迷障。

  她知魔宗元蜃门有一法,幻阵之中过去千百年,而外界只仅仅是一瞬,若找不到破解之法,怕是要被困死在此地,而对方根本就无需与她照面,就可将她轻松拾掇了。

  她咬咬牙,自香囊中拿出一张法符出来,道:“只看诸派是否会看着我手中之宝落入魔宗之手了,若是实在不成,那唯有以此物闯了出去了。”

  而就在此时,整个天地突然震了一震,仿若琉璃一般破碎开来,眼前世界也仿佛褪去了一层浊污,又露出了本来颜色。

  她露出惊喜之色,不由站起道:“不知哪位同道出手相助?”

  天中出来一名女道人,打个稽首道:“沈掌门可还好?”

  沈梓心喜道:“原来是庞真人,”她裣衽一礼,拜谢道:“多谢真人真人相救,若不嫌弃,还请入舟来坐。”

  庞真人道:“正有此意。”

  入得花舟之前,她有意无意朝天中看了一眼,那里本来有两道遁虹,在沈梓心被救下后,此刻也是不见了。

  在请了庞真人至舱室之内坐下后,沈梓心犹豫一下,问道:“真人此回是恰巧路过,还是特意前来解围?”

  庞真人一笑,道:“我知沈掌门忧虑为何,你且放心,此回我并非是受人嘱托而来,只是单纯顾念我三家情谊而已。”

  “我三家情谊么……”沈梓心轻叹一声,随即站了起来,正容道:“请真人再受我一拜。”

  庞真人坐着受她一礼后,才道:“庞真人,我也知贵派眼下难处,不方便投入任何一方,但局面已与往昔同,这不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你看元阳派这般势大,只在三家之下,此回还不是被补天阁逼得差点下不来台。”

  沈梓心知她必有下文,便一俯身,道:“还请真人指点。”

  庞真人道:“我有一个两全之法,不用你投入哪一方,只要我还真观、平都教、还有你骊山立定盟约,复了当年西三派名势,当就可护得你山门安稳了。”

  沈梓心不由眼前一亮,三派当年抱团对敌,是因为彼此都是势弱,但各家情势与处事手段都是不同,是故未曾立盟,玉陵真人去后,自然也不复再提。

  而若以西三派名义立盟,如此隔了一层,便不算是投入溟沧派一方,实则却间接托庇在其羽翼之下,而自家却仍可自主,确实是眼前对骊山最为有利的法子了。

  她登上掌门之位后,说实话也曾有过这般设想,但宗派之间做任何往来,都要有与自身相匹配的实力,然而门中没有洞天真人坐镇,那一切都是空谈,而现下庞真人主动提出,甚至有可能还出自溟沧派的授意,她又有怎会有所犹疑,当即道:“梓心明白了,那便请两位掌门定个时日,到时只需传唤一声,梓心必至。”

  ……

  ……(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