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四十三章 地气显发天下动

第两百四十三章 地气显发天下动

  readx();  >  ,!

  渡真殿中,听得殿外响动,张衍虽表情不变,但眼眸却是无比深远,这一道钟声,他已是等候许久了。

  他当即关照景游道:“你传命下去,大战将启,昭幽天池众弟子,可入我玄泽海中藏身,各岛各府,愿意来者,也可一并入内,大战在即,生死难料,皆我溟沧弟子,也就不必分什么师徒世家了。”

  景游肃声称是,不敢有片刻迟疑,立刻领谕而去。

  张衍知晓,此刻不止天宫中三处小界,溟沧派中所有小界洞天当都在做同样之事,溟沧派所有低辈弟子都会入得其中藏身。

  实际这等宗门大战,就是躲入小界之内也未必安稳,世上有不少破散小界之法,尤其补天阁手上有不少上古修士所传秘宝,就是为了拨正天地灵机,以往不好动用,可一旦站到了对面,彻底没了顾忌,那定然是会使出来的。

  而界域一崩,寻常修士那是立时消亡,连神魂也未必能够留下。

  浮游天宫三界虽在天宫禁制护持之下,较为牢靠一些,但一旦起了争斗,这里也定是被着重关照之处,是以究竟能否避过,此刻谁也无法说准。

  钟响六遍之后,他才起身,行步到了殿外,宁冲玄已是等在门外,稽道:“殿主。”

  张衍还了一礼,道:“宁左殿随我来吧。”

  他当先而行,伸手一推,两人已是跨过阵门,来至浮游天宫大殿之上。

  此时门中众真多数已是到了,见他入殿,俱是立起,口中言道:“见过渡真殿主。”

  张衍还有一礼。来至左上位,与对面霍轩打个稽,各是坐定下来,宁冲玄也是落座于旁侧副殿席上,目光投去,诸真皆在位下。

  待得九遍钟声之后,众真面色一肃,齐齐站起。

  稍等片刻,秦掌门自后殿转出。他身后却是跟随着齐云天,吕钧阳二人。

  众真一齐施礼道:“见过掌门真人。”

  秦掌门坐下之后,诸真这才安坐下来。而齐云天所落之处,则在掌门近侧,比两殿殿主稍稍高出一线。唯吕钧阳站在秦掌门身后,他为护法一职,只需听掌门一人之命,连两殿殿主之命也不必理会,地位虽是脱,但却并无谋议之权。

  张衍目视而去。以他为,坐席依次排序,这里分别是孟至德沈柏霜秦玉牧守山朱至星孙至言六位真人。

  而对面以霍轩为。则是萧容鱼杜云瞻韩载阳颜贡真彭文茵五位真人。

  再加上齐吕二人,此时溟沧派大殿之上,共计是一十六位洞天真人!

  自此界开辟以来,尚还没有哪一家门派能聚集出如此之多的洞天真人,便连上古之时,西三洲上,也不曾有过这般宗门。

  这时殿前两座法座之上,骤然腾起一道光流。而后化出两道身影,却是平都教掌门戚宏禅和还真观掌门濮玄升化身到此。

  两人与秦掌门见礼之后,皆也是落座殿中。

  孟真人这时起身言道:“掌门真人,骊山派沈掌门求见。”

  秦掌门道:“有请。”

  少顷,听得外面几声钟磬之音,沈梓心身影便出现在殿门口,先是一礼,跨步入内后。再一步步踏阶而上。

  两旁洞天真人目光俱是投了过来,她不过元婴修士,这一路经行,在此般压力之下险些无法迈动脚步,总算是一派之尊。又在玉陵真人身边服侍过长久,未曾乱了方寸。面上神情也算是镇定,到了玉台之下,裣衽为礼道:“骊山派沈梓心,拜见溟沧派秦掌门,见过两位掌门。”

  秦掌门道:“沈掌门不必多礼。”

  戚宏禅与濮玄升都是对她点头为礼。

  孟真人出声道:“沈掌门今来何事?”

  沈梓心拜了一拜,道:“我骊山前掌门玉陵祖师飞升之前,曾有一封符诏遗下,说是内藏玄妙,言此世如有大变,便将此符送于贵派,而今梓心便遵师命而行,将此符献上。”

  说着,她捧出一张符书,高高托起,置于顶上。

  张衍看了一眼那法符,如无意外,此符之中当是藏有一道玄术。

  他十分清楚,以玉陵祖师的脾性,留下这道法符未必一定是交给溟沧派的,也同样可以是交至玉霄派手中的,只看局势究竟如何变化,如何做对自己有利而已。

  不过沈梓心在平都还真两派游说之下,自年前始就来至了溟沧派中,也早是已签立了法契,这才使其最终落在了自己这处。

  秦掌门拂尘一摆,将那法符拿入手中,稍稍一辨,点头言道:“玉陵道友有心了。”又目光看来,温言道:“沈掌门可有所求?”

  沈梓心深深一福,道:“骊山一脉,根基浅薄,山门不固,今愿托庇贵派门下,同去天外,还望秦掌门允准。”

  秦掌门颌道:“贵派既愿投我溟沧派,我自有怀抱相容。”

  沈梓心再度拜下,上了溟沧派这条船,她也不知是否正确,但想起玉陵祖师先前所言,又想及交好宗门尽在溟沧派这处,总有旧日情谊可叙,可照拂一二,反之玉霄那处南华太昊等派并无什么往来,态度也是冷漠,此刻就投了过去想也猜疑居多,

  她献符之后,因也是一派掌门,还是飞升真人大弟子,是以座中也有一席之地。

  只是她知自身修为太低,无法与诸真并列,是以坐下之后,垂眼低,一句话也不说。

  孟真这时又言:“禀掌门,可要将我溟沧欲举界而去之事通传各派?”

  秦掌门回道:“先不必如此,诸派稍候必会前来兴师问罪,到时一言可定,愿随我去,自可用去,不愿去者。任其自便,若来相阻,斩了便是。”

  众人听了,都是一齐应声。

  殿外忽然飞入一道符书,直往张衍这处而来,他伸手一拿,看了一眼,便对上方一个稽,道:“掌门真人。清羽掌门陶真宏崇越真观长老米秀男延重观掌门李岫弥等三位真人来书,南海之上阵盘已是立定,只待门中谕令一下,立可动。”

  秦掌门沉声道:“此战非争一时之胜负,那地气仍在采摄之中,主势在我,敌若不动,我先不动。”

  张衍点道:“弟子明白了,这便回书告知。”

  补天阁中,谭定仙一人坐在阁楼之上。他看着天上风云动荡,一脸沉重。

  卜经宿来至背后,道:“掌门师兄。已是查明了,由地脉走势和灵机变动来看,那地气之出,当是应在北方。

  谭定仙虽有预料,但还是身躯止不住一颤,喃喃道:“何至于此,何至于此!”

  只是片刻后,他又摇头长叹。“为何如此不智,如此不智!”叹过之后,又以沉痛语气说道:“大劫即至,大劫即至啊!”

  卜经宿小心问道:“敢问师兄当如何处置?”

  谭定仙哼了一声,道:“还有什么好处置的,溟沧派敢如何做,定是做好了与天下诸派开战的准备,你传书各派。通告此事吧。”

  卜经宿躬身道:“师弟这般去办。”

  谭定仙却叫住他道:“慢着,为兄稍候要带上我补天阁法宝,先行一步去往玉霄,只望灵崖上人能有手段阻止此辈,挽此天倾。你设法驭动山门,尽量靠往摩赤玉崖靠过来便是。

  过去未有多久。一道道金光就从补天阁山门飞出,去往各家山门,就是魔宗六派,也未曾落下。

  元阳门中,掌门屈如意很快收到了飞书,只是看过之后,一贯从容的表情消失了,却是深深皱起了眉头。

  他料到溟沧派一直在暗中布置,迟早会与玉霄派开战,但却从未曾想过溟沧派竟然会去掘地根,采地气。

  这般不计后果行事,溟沧派究竟想做什么?

  他命人将门中闻傅武巫乔等五名洞天真人都是唤来,随后将飞书拿下去令众人传阅。

  五人看过之后,都是面露最震惊之色,似是难以相信。

  闻真人犹豫了一下,上前道:“溟沧派如此做乃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必遭诸派讨伐,掌门师兄,不能再犹豫了,现下分明是灾劫已至,唯有靠向玉霄派方能求得安稳,我若左右徘徊不定,不定诸派也会当我是站在溟沧一方,将我一起铲除了。”

  屈如意哦了一声,问道:“你料定玉霄必然是胜了?”

  闻真人道:“恕小妹妄言,地根一动,便连少清便连六家魔宗也容不得他溟沧派,纵他门中有一十四位真人,又怎挡得住天下诸宗共讨?”

  屈如意摇头道:“魔宗且不去说他,少清却未必会站在玉霄这处,许会与溟沧派联手也说不准。”

  “少清派怎会……”

  闻真人话说一半,顿时说不下去了,以少清派一向作风,倒真未见得不会如此做。

  屈如意看向众人,道:“溟沧派敢这般做,又岂会没有后手?不过闻师妹有一处说得不错,不论其想做何事,只要采攫了地气,这等疯狂举动,便是与天下修道人为敌,就是少清当真与他合流,又怎挡得住天下浩浩大势!”

  五人听闻此言,都是精神一振,他们可不管什么大势,只知道玉霄有玉崖可镇定洲6,当年西洲修士与一众妖魔斗战都未曾将之打破,可见何等坚牢,有此宝在,不说立于不败之地,但至少己方山门可以保全。

  屈如意站直身躯,沉声言道:“去书玉霄派,言我元阳派愿与他结盟立契,联手对阵溟沧!”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