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四十五章 周游妙无穷 一羽定天机

第两百四十五章 周游妙无穷 一羽定天机

  谭定仙两道玄术使出之后,已是为玉霄这一边争取到了足够时间,便在大殿之中商议起对策来。

  大约过去半日之后,大殿顶上忽有一道灵光降下,落在主位之上。

  亢正真人神色一肃,立刻站起,道:“上人有法旨到了。”

  殿中所有真人也是一同站起,此间三位掌门相互看了看,倒也不好安然端坐,也是一同起得身来,示之以敬。

  待那光虹缓缓散去,见座上并无有人影,并留得一封符书。

  亢正真人整理袍服,走上前去,将那符书拿入手中,同时他面上却是露出倾听之色,并时不时点头,半晌之后,他躬身一拜,道:“弟子明白了。”

  他转过身来,回了座中,请了众人坐下,便对谭定仙等三人言道:“早在诸位到来之前,上人已是施展了一道玄术,只是此术占得先机者为胜,而为防被溟沧派提前察知,故上人此时正坐定楼关,阻碍天机,先前布置未成,倒也不好宣诸于口,现下倒是可以与诸三位明言了。”

  肖凌云见说得这般郑重其事,奇道:“不知这玄术有何异处,竟要劳动上人亲手遮掩天机?”

  亢正真人身躯一直,对着上方一拱手,言道:“此法名为‘迁羽量胜’之术,乃是我祖师所传,可以取势压人,势胜之人,就可借用天机运转之力,尽灭仇雠。此有一言可表。曰:‘轻鸿知玄意,万化藏道奇,周游妙无穷。一羽定天机’!”

  这门玄术使出后,并无敌我之分,互相较量之人,所要做得,就是不断聚势,诸如运势、气数、人心,甚至敌我数目等等。皆会作为那胜负衡量。

  假设双方人数相当,只要其中有一方众志成城。人心凝聚,或是在较量之中不断占得上风,那么其势便会不断壮大,而与之敌对之人。气机就会被不断削去,直至越来越弱,若找不出什么反击手段,那么到了最后,甚至自身性命也是难保。

  商、肖两位掌门听了他详细解释之后,虽心下惊叹于此术之奇,但心下同时也是存疑。

  这等玄术一出,若是顺利,一方只要势大。到了难以遏制的地步,那么根本不必出战,就可置敌对方于死地。

  既然此是曜汉祖师所传。那为何上古西洲修士东渡之时不见其用?

  但两人再是一想此后东华洲格局,似是明白了一些什么。

  谭定仙却是诧异道:“此术原来是贵派祖师所传么?那……”他正想说什么,但随即意识到不妥,立刻收住了口。

  亢正真人似是看穿他心中所想,淡淡一笑,道:“谭掌门不必讳言。此术虽是祖师所传,但那也是在东渡之后了。”

  谭定仙这才释然。只是叹道:“那真是可惜了,要是当时西洲东伐之时有此术,许就不会有那般多伤亡了。”

  亢正真人摇头道:“哪有这般容易,当时妖魔何等势大,此术可伤人,也可伤我,何况那几头天妖几是与世混同,就是用出,也不见得有多大用处。”

  说到这里,他语锋一转,道:“这些早已是过往之事了,可暂且不谈。”

  谭定仙等人连忙称是。

  再有半日之后,有一名弟子上殿言道:“禀告真人,元阳派屈掌门已快至山门之外了。”

  亢正真人目露喜色,道:“好,诸位且在此安坐,待我亲自出迎。”

  他与三名掌门告歉一声,便动身而行,到了山门之外。

  不多时,就见前方过来一座金色楼船,虹霓之光凝而不散,掖张臂伸,展如两翼,似延去无穷远端,正是元阳派中掌门座驾“金坛元磁大山舟”。

  到了摩赤玉崖百里之外,此舟便就停下,屈如意下了法驾,行步而来,其身后却是跟着巫、武两位真人,他一路疾行,路上也未有耽搁,原本早便该到了,但因处在天外元天之术下,是以直至现下才至。

  亢正真人与他门前问礼寒暄过后,便将其迎入殿中,与此间众人又是好一阵见礼,才是坐定下来。

  眼下终究还有外敌,亢正真人便不再慢慢兜转,直言道:“我此前收屈掌门来书,言得愿与我玉霄结为友盟,不知然否?”

  屈如意一点头,回道:“是有此意,”说到这里,他神色肃然,“不过在此之前,却需贵派给我元阳一个许诺。”

  亢正真人也是神容一正,道:“屈掌门请讲。”

  屈如意目光正视过来,,语声缓慢道:“不管下来局面如何,贵派务必要保全我山门及那灵穴不损。”

  亢正真人正要说话,却是忽然露出倾听之色。

  过了片刻,他点头言道:“上人方才传有法旨,言此事可以允得屈掌门。”又看向谭定仙等三人,道:“非止是元阳,只要我玉霄友盟,皆可保住其山门灵门不失。”

  屈如意看了他片刻,便起得身来,打个稽首道:“我元阳自此刻起,便是贵派友盟。”

  这一语说出之后,不知为何,众人忽感一阵异样,只解决浑身气机上扬,虽不是法力增长,但冥冥中却可感觉天时地利人和无不站在自己这边,这等感应颇是玄妙。

  屈如意同样也是感觉到这一丝异状,稍作查探,发现并无对自己不利之处,诧异问道:“可是贵派施得什么手段么?”

  亢正真人笑道:“屈掌门莫惊,此是我玉霄一道玄术。”

  虽还未曾正式立约签契,但一派掌门亲自到得自家山门之中,这却已是显出了足够诚意,是以他并无任何隐瞒,将此前布置都是说与他知晓。

  屈如意听完之后,也是动容,道:“世间竟有这等妙术?”

  他元阳派出过洪佑这等人物,也曾留下过一道玄术,但此术需借用镇派法宝玄机阳壁施展,且也只有守山之力,没有攻伐之能,丝毫不能与此等玄异之术相比。

  他再一转念头,很快意识到,玉霄派每一步都落到恰到好处,补天阁先前那两道玄术,当算是玉霄先手了,而自己到来,又是大大加重了玉霄这边筹码。

  且更为厉害的是,灵崖上人竟有手段遮去天机!

  这当不是那么简单的,想必又是一道玄术,等到溟沧派发现不对,玉霄这里已是一步步累积起了极大优势,想要逆反回来,可谓难之又难了。

  但同时又想,若是自己投入了溟沧派那处,未知结果如何?

  思虑到此,他却摇了摇头。

  之所以选择玉霄,固然是因为看好玉霄这一方,但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便是双方一旦战起,玉霄有玉崖在手,可镇定洲陆,那么至少元阳山门可以保全下来。

  而溟沧派在他看来,完完全全是背水一战,自家灵穴也未必能够保全,可休说友盟山门了,就是赢了,也是惨胜,那到时元阳根基已折,就是再想兴复,又谈何容易?

  他能估计到,溟沧派那边有还真观,六大魔宗多半是不会靠了过去的,等其等也是来书,或是站到玉霄这一边后,那这里势头当是更胜,必能推到了一个前所未的高峰。这就好比数条溪流汇成一条滔滔大河,又是顺势而下,任何挡在前面的障碍都会被冲得粉碎。

  谭定仙言感慨道:“若能凭借此术,一鼓而定,不必动手,那是最好不过了。”

  商恕霆一抚须,摇头道:“谭掌门想得虽好,可那溟沧派岂是易与?更不提还有那少清派,不会那么轻巧的。”

  亢正真人言道:“商掌门所言甚是,我等虽出此术,但溟沧派与少清派都是万载大派,也并非就无有还手之力了,其定会想尽各种办法破我手段。”

  他语声稍顿,看向众人,“还有一事需得提防,诸位门中镇派之宝为何众皆知之,便是那少清派为何也略有耳闻,然则溟沧派镇派之宝是何物,万载以来,却是无人知晓,既我祖师留下手段,太冥真人未必不会,若其动用,可扳回一些劣势。”

  众人一思,顿时神情一凝。

  小宗小派镇派之派多需宣扬出去,这非是为了炫耀,而是用以威慑外敌。

  而大门大派,就是无有镇派之宝,也不惧外敌,通常是不会将至宝轻泄于外,少清那是不屑于隐瞒,而玉霄派则是那座玉崖太过闻名,而溟沧派,却是一直深藏不露,纵然外间一直有所猜测,也无人可以确定。

  若是上面也附有一道玄术,不定是太冥祖师所留,那想来威能绝然不小。

  亢正真人又道:“但诸位也不必惊慌,我道出此事,便是告知诸位,此种种一切都在上人料算之中,我虽未见得能仰仗此术将溟沧,少清两派一气压倒,但却可把其杀招一个个逼了出来,其就散能逃脱眼下,最终也难以挽回败局,无非是多挣扎几次罢了。”

  肖凌云皱眉暗忖:“如此看来,若是行事顺利,那么仅以此玄术就可压倒对面,解决一切疑难,先前补天阁所为非但不是冒失,反而是大大功臣了?只可惜我南华派飞升真人并未有任何玄术留下,不然倒可在此时插上一手!”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