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五十一章 坚身岂惧外邪侵

第两百五十一章 坚身岂惧外邪侵

  张衍杀奔过来时,屈如意身处正面,却是首当其冲,见其人来势汹汹,他眼神一凝,起指一点,左右两侧皆有一柄法剑出鞘飞出,化两道烁光金辉,冲天而起!

  张衍一声喝,荡袖向下一斩!

  一声金铁交击之音传出,其中一柄剑器虽架在了北冥剑下方,但却吃不住力,被远远荡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对方另一道剑芒夭矫一折,往他背后袭来,只他身外环绕的清鸿剑丸生得感应,立时一跃,倏化清虹,与之锵的一声交击在了一处!

  屈如意两剑也是大有来历,一柄是“大元正心剑”,此是元阳派祖师传下,历来为元阳掌门佩剑信物;另一柄名为“明神问阳剑,乃是派中飞升真人洪佑所传,俱是威力不俗。

  这两剑也是杀伐利器,这一拼之下,其中一柄纵然不敌北冥剑,但也差之不远,把张衍冲杀之势稍稍阻了一阻。

  屈如意遥空一点,把两剑祭起,再次纠缠上来。

  张衍瞥了一眼,对那两道朝着自己杀来得剑光不作理会,只清喝一声,竟是不管不顾,同样御起手中两剑朝着屈如意斩杀过去!

  屈如意神色微变,张衍分明是要与他对攻,若是原势不变,那么那两道剑光必会斩中他。

  可若回剑自保,那先机一失,必会落至下风,后面不用多想,对方必会一路进逼上来。

  他能清楚感应到,张衍身周围似有一股莫名牵扯之力,若不设法稳住,自己就好似要往里跌陷进去,且随着双方接近,此等感应也愈发强烈,是以万万不敢让其借机挨近的。

  他神意一动,其中一剑到了半路,却是一抬,上去招架北冥剑。至于另一剑,则是依旧斩落下来!

  而余下两剑光道无了阻拦,几乎是同一时间斩中了各自目标。

  屈如意身上浮起一道气光,将剑气隔绝在外。而那“离融青”所做玉佩却是碎裂开了些许,他身躯也是稍稍一滞。

  张衍身上则是浮出一圈水纹波光,内中似有叶络茎脉,只轻轻一荡,就将那剑光震偏开来。

  然而下一刻。两人不约而同将剑祭起,对着对方斩去。

  两人都是知道,在这般近的距离内,有两件杀伐利器悬在顶上,要击败对手的话,那任何谋算计策,巧妙变化,在此等情形之下都是一概无用。

  最为有效直接手段,就是什么都无需多想,径直御剑斩杀过去。在对方破开自身守御之前先一步将之杀死!

  而在此之中,一刻耽搁迟疑也不能有,因只要慢上一点,对方可多斩你一剑乃至数剑,这就有可能决定胜负了。

  两名洞天真人近身斗战,相互气机碰撞,玄气金光发散开来,震得四方皆动,天地变色,间中还有四道剑光纵横来去。一时天穹之中只余下剑啸破空之音。

  此时外间四人都看得色变,自他们入道以来,这般凶悍激烈的拼杀却是从来未曾见过,为免被两人波及。都不自觉往外退开了一些。

  他们本有心出手帮衬,只是一来两人身影转动极快,彼此相距也近,为免误伤,不好轻动;二来屈如意到现在也未曾发声呼援,恐是有什么谋划。怕贸然上前,坏了其大事,是以思忖下来,仍是留在了原处,但手中却是持定法诀宝物,好随时应变。

  屈如意又是挡住一剑之后,身上玉佩咔嚓一声,碎裂开来,彻底无用,他不禁微微皱了皱眉。

  不过他身为一派掌门,身上自然不可能只有此物护持,便所穿这件掌门袍服,同样也是一件守御至宝。

  纵然对方是溟沧派渡真殿主,他却不信,对方身上所携护法宝物能够与自己相比较。

  这时他双目转过,扫了一眼清鸿剑丸,他有“两极元磁金漏”在身,只要对方一旦展开分光化剑之术,就可立刻施展法诀,牵动其互相拼杀,乱了对方招数。

  趁着这个时候,就可驱剑猛攻,甚至可唤得四人一同出手,若是顺利,则可一举将对手重创,再差一些,也可将攻势反压了过去,至少不会像现在这般陷入毫无转圜余地的拼杀之中。

  只是张衍仿佛知道一般,到了现在,仍是运剑凝一,毫无纰漏,便是元磁金漏也只能压制其剑光遁闪之速,却无法将之牵引拨动。

  双方你来我往,斗了十几息后,屈如意身上法袍在剑气消磨之下,渐渐褪去了光泽,而他转目一望,却见对面张衍身上金芒也不知何物,在两柄杀剑交替劈斩之下仍是光华半分不减。

  这着实令他有些意外,忖道:“如此也好,若是不将他身上护御之宝都消磨了去,下来恐也伤他不得。”

  又数个呼吸过去,屈如意身上宝衣终是不堪重负,被清鸿剑丸一剑劈开。

  这时他却是把身一摇,法冠之上有两道气光垂下,如丝绦垂柳,将剑光又一次托住,同时毫不客气,起两指一点,遥御剑光,回敬了过去。

  二人在半空之中各以杀伐剑气劈杀,观战之人都是看得眼皮直跳,这是舍弃了所有神通道术,纯是以法器的比拼,只要哪一方底蕴稍差,那立刻就要被剑光绞碎。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屈如意身上护御之物几是用尽,但他也能看得出来,张衍身上那宝物也是同样到了无法支撑的地步。不由暗道一声可惜,要是再多有一件宝物,说不定就支撑到逆反局面,只眼下看来是不成了,自己需得想个办法想行脱身。

  在两人剑光交缠劈斩之下,想要脱去也是不易,必须要付出一点代价。

  洞天修士到了炼成元胎之后,可变化数个与自己一般的“显阳灵身”出来。

  而元阳派有一门秘法,可将真法之身收纳入一团元阳之气中,在被危险关头化虹脱去,只留了分身在原地,不过分身并非无穷无尽,至多五六具而已。

  他把剑一御,两道法剑飞去,将对面双剑俱是架住,然而清鸿剑丸还好,北冥剑那处却是抵敌不过,顿被击开。

  不过只这片刻已是足够了,他掐指拿一个法诀,身上似有灵光一现,就在此刻,对面剑芒已是落下,一个闪动,顺势落下,就将他从中截做两段。

  轰隆一声,清气随即爆开,然而一点金光以疾电之速飞去百里之外,其身影却又一次化了开来,并言道:“诸位同道,此刻正是机会,一起出手。”

  张衍见其以分身在挡剑,借机脱了真身,目光微微一闪,便是有分身阻挡又如何?自己能杀得一次,就能杀得两次三次,倒要看有多少分身与自己对耗。

  法力一转,一个纵身,就追着屈如意过来。

  就在这时,轰轰轰,接连三声,便见三道紫色光亮打在了乾坤叶上,此宝本就有些疲累,此刻不禁轻轻震颤了起来。

  “玉碧紫阳籽?”

  他一挑眉,这等攻袭,虽还坏不得此宝,但再这么下去,却要以损伤此物为代价了。

  要是别无其余手段,他不介意如此,只要不真正坏了根本,大不了事后再用心祭炼就是了。

  不过他有力道坚躯,就是无了此宝护御也是无碍,故心中一召,就将之收入了气窍之中温养。

  往日斗法,他从不让人轻易打中自身,一是因为他自有闪躲之能,又何必平白挨打,再则,也是隐藏力道手段,如今身在人劫之中,该当用时自该拿出来用,否则一身坚躯练来又有何用?

  眼角之中光华一闪,见又是十余道光华杀来,看去似玉霄派中金刺,

  他只一荡衣袖,轰隆一声,将其震飞了,只追着屈如意而去,不去理会其余诸人,似是根本不将之放在心上。

  吴云壁皱眉道:“此人修炼了不知什么神通,一人之力难以压住,不如齐力出手。”

  众人都是点头。

  周如英暗转法力,一枚枚自背后星珠悬浮而起,同时有一枚金刺在身旁忽隐忽现。

  史真人则再度扣住了三枚玉碧紫阳籽,

  原翅翁则是手中拎出一只法圈,系绳之上,串有数种奇兽尖牙,只是这么拿着,凶煞之气已是弥散而出,难以压住。

  吴云壁掌中也是握有一团玄烟,他目光一直追着张衍身影,看准了机会之后,喝道:“便是此时!”

  四人神情一厉,同时出手!

  几乎是在一瞬间,所有攻袭都是落在了张衍身上,只闻轰隆一声,其顿时被一团乌烟吞没,而底下海水受此波及,却是多出了一个数千里方圆的涡眼,随后无尽尘烟与蒸腾气雾一起翻涌上来。

  众人一招手,将法宝各自收了回来。史真人松了一口气,抚须道:“此人若再无方才护身法宝,受此一击,纵然不死,想也大伤了!”

  吴云壁正想开口,可在这时,却似感觉到了什么,神色一凝,目光紧紧盯着下方。

  却见烟尘之中有一点亮光升起,随后轰然一声,向外炸散开来,两道剑光

  蒸气昙云之中,张衍手持北冥剑,浑身上下有一层精煞浮动,外有一道道清虹绕旋,脚踏玄烟,自里一步步走了出来,望去竟是毫发无伤。

  他却是看也不看其余四人,只转目望向屈如意,后者脸上也是微微变色,此时天地陡然一黯,只一个恍惚间,两道辉赫剑光,就再度杀到了眼前!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