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五十四章 星石一动劫火生

第两百五十四章 星石一动劫火生

  热门推荐:、 、 、 、 、 、 、

  张衍这一剑斩出,天中仿佛真被撕裂了一片缺口,气破云散,流金四坠,灵机震荡引得海潮咆哮,阵阵轰鸣好若万雷滚过。

  三重境修士法体所聚气机何等浩大,这一破散,顿使得无数金光如流星一般坠下,整个东海水域浪花飞溅,不见停息,观去好如煮沸了一般。

  他身随剑光一气冲去万里之后,稳住气机,收势站定虚空,转首一望,见天中有一道绚烂银河倒倾入海,看去壮丽异常。

  未来千数载中,此地必是水族繁衍旺盛,岛洲草木繁茂。

  此时那万千光华之中,却有一点凝光飞出,不过米粒一点,并不十分起眼,可他感应之中,分明是灵机精源之所在。

  目光一扫,顿知此为何物。

  洞天修士炼就元胎之后,自身气机已近乎生生不绝,法体便被打散,但只要一缕气机逃回门中修持,未必不能再炼了回来。

  若是平常时候,他或会让其脱去,而眼下是双方生死较量,要论气数高低,自是不能留手了,尤其元阳门中玄机阳璧有增长灵机之用,谁知此刻其回去之后,会否不许久又能跑了出来?故绝不容许其有死灰复燃的机会。

  他漠然抬手,骈指一点,一道凌空雷震追上,霎时将之震散了。

  到了此时,元阳掌门屈如意已是真真正正亡在了他手下,纵然门中可能有分魂尚在,也只能转去投生,再也无法出来与溟沧派一方为难了。

  不过斩杀一派掌门,自然也是与此派修士结下了仇怨,此番人劫之中,只要他不身亡。相信必有与之照面的机会。

  这时耳畔忽闻海水中有异常动静,目光投去,却见是那玉璃王蛇方两首扭动,似又要接到一处去,知其生机未断。

  他淡然一笑,把手中北冥剑祭起。一道剑光落下,顿将两只蛇首斩了个稀烂,彻底断送了其性命。

  这条南华派豢养数千载的异蛇也是时运不济,张衍因知劫开之后,自己定然会与南华、太昊等派较量,对这几派神通手段都是提前有所防备。

  而南华派底细他探得着实不少,其中大多是从陶真人那处得来,更因为当年曾被鹤真人的缘故,早早就知晓了这头玉璃王蛇有挪转一界之能。

  而此番得以避过。靠得是他力道五转之后得来的一门神通,名唤“与世同周”。

  此门神通使出之后,只那一瞬之间,等若与现世天地混成一体,一应外力俱是沾染不得,是以方才他表面看去是入了蛇口之中,实则并未被其吞下,自然也不会被其挪去他界。

  不过此法因骤显旋灭。施展之时若不小心一些,只会反受其累。要是换得一人,未必敢如此施展。

  那玉璃王蛇外裹玉璃鳞,杀伐剑器也未必能够斩动,要是纠缠上来,屈如意就能顺利逃脱,张衍为了在极短时间内将之解决。这才行险一搏,遁入蛇腹之中将之破开。

  此时摩赤玉崖之上,殿中一片死寂,谁也不能相信,一位炼就元胎的三重境修士竟会失陷在张衍手中。

  要知炼就元胎之人。只分身就堪比寻常洞天了,一人可敌一派,就算方才看着屈如意落在下风,众人也从来未曾想过其会就此败亡,心中也不由得生出几许寒意,其能杀得这位元阳掌门,也就能杀得此间任何一人。

  谭定仙涩声言道:“我若未曾记错,此人修道尚不足千载。”

  商恕霆想了一想,摇头一叹道:“天纵之才,实不能以常理看待,溟沧派有此人在,气数平白便长了三分。”

  亢正真人镇定言道:“不过一时失利,大势仍在我手,溟沧派若有这般厉害,也不会任由张衍一人出来破局了。”

  他稍稍侧身,对坐下吴云青言道:“正行峰主,劳你往元阳派去书一封,稍作安抚,并言便是屈掌门不在,我等先前许诺亦是不改。”

  吴云青打个稽首,道:“亢正殿主思虑周祥,我这便手书一封发去。”

  此时肖凌云神情却比在场任何一人都是难看,见自家门中守山灵蛇被屠,也是惊怒异常,此蛇这可是开派祖师所留,如今在他手中亡殁,顿觉愧对师长。

  他霍然起身,对着谭定仙郑重一揖,道:“谭掌门,此人不除,吾辈难安,还请你发下玄术,灭杀此僚!”

  说话之间,他朝张衍所在方向一指,语声之中满是愤恨。

  谭掌门不免叹了一口气,这是肖凌云第二次向他请动此法来了,只是此门玄术事涉大局,非他一人可决,哪里随意使出,只得道:“若是玉霄道友以为可以,谭某也不会推脱。”

  肖凌云便把目光投往座上,稽首道:“亢正道友,眼下若不趁此机会诛灭此人,下来我必损伤更大。”

  亢正真人则是沉吟不语,若是降下玄术,无了威慑,这就会提前入了诸派乱战之中。

  正在这时,他忽觉得身上气机一沉,心头沉重了几分,不觉微微一惊,看这情形,己方气数此番不止是受挫那般简单,甚至还有下坠之势。

  他登时就想到,这不单单是屈如意被斩杀得缘故,还有人心动摇的原因在内。

  在座之人也自能察觉到这等变化,辟璧真人稍作思索,起身一揖,言道:“师兄,与屈掌门同去的四位真人尚在外间,若是张衍回去追杀他们,想要接应回来怕是不易,还望师兄三思……”

  商恕霆也是道:“亢正道友,屈掌门已亡,若不以那雷霆之势讨伐此人,恐人心难安。”

  亢正真人点头不已,他也是下了决心,的确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且就算这玄术可能落空,也好歹能接应那四人回来,避免了进一步受损,便转头言道:“谭掌门,便请你出手吧。”

  谭定仙打一个稽首,道:“诸位稍待。”

  他转身对着天穹连拜数拜,再自袖中拿了一柱长香出来,一口清气吹去,此香无火自燃,而后化一道青烟飘去天穹之中。

  过不许久,那本是悬于重天外之外的庞大星石受得感应,忽然震动起来,而后猛然一坠,带起赤焰,隆隆往九洲而来。

  顷刻之间,其就一气撞破数层罡云大气,最后听得一声开天一般的大响,此石骤然崩裂,化作无数若隐若现,如气似雾的无色焰火向外散洒开来。

  此时但凡看得那火之人,都是莫名觉得心下莫名一悸。

  谭定仙言道:“此火名为‘心元劫火’乃是西洲数位先辈一点心血所化,在心炉中祭炼千年而成,不拘你是何来历,修为若不到那破界而去那一关,只消沾得此火,立时要化作一团飞灰。”

  座下吴丰谷问道:“谭掌门,以我辈定力,为何看去还有心惊胆战之感?”

  谭定仙道:“此是有缘故的,此火介于有形无形之中,与人神意相引,甚至目观许久,便能入人心头,灼烧精元神魂,一旦认定落去之人气机,任你躲入小界还是山门之中,都是无用,那张衍若是敢这时出手崩坏洲陆,那念起之时,便会被此火烧死。”

  众人听罢俱是吃惊,不敢再看,亦不敢妄动什么念头。

  谭定仙见众人神情,忙又道:“诸位莫惧,谭某乃持法之人,此火只会寻那敌手而去,断然是伤不得诸位的。”

  他转头看了一眼那星星扬扬,分散坠下火团,他叹道:“此法本来攻袭数十人也是绰绰有余,可眼下用来对付一人,却是有些可惜了。”

  他语声才落,却见那些火团尚在半空时,竟然齐齐一顿,随后如受指引一般,同往一处飞去,那火芒也是越聚越大,看来有汇成一股之势。

  亢正真人浑身一震,立起道:“是上人出手了。”

  恰在此时,溟沧派山门之中却是冲出一道浩荡天河,卷扬而来,只是往上一扬,霎时就将那火裹去了大半。

  几乎是在同一时刻,一道剑光也自少清山门处飞起,也是正正落在火光之上,竟是一气削去了余下九成。

  然而终究还有少许落下,看那方向,正是冲着张衍而来。

  亢正真人见此一幕,冷声道:“少清,溟沧,哼,此一回却是明确无误了。”

  张衍在那火光出现得一刹那,便就察觉到了极大危机,哪还猜不出是对方动用了玄术。

  他望了天穹一眼,迅速判断出来,此火尽管被一削再削,可那火势仍是远远超出一人所能应付的极限。秦掌门先前所赐法符未必能够抵挡下来,到了这个时候,也只能依靠自己自救了,所幸此火飞掠不快,倒也不是没有机会。

  他念头急转,登时有了一个主意,起心意一唤,清鸿剑丸自远处飞来,再与他一合,立化剑虹一道,往西遁去。

  肖凌云一皱眉,问道:“此人不往北走,却去西方,这是要求少清施援么?”

  谭定仙冷声道:“那却最好,这火不追中此人,绝不熄灭,便是有人伸手施援,哪怕遥隔万千里之远,亦会沾染上身,同落劫火之中,不怕少清相救,就怕他不救。”

  张衍这刻却是横穿洲陆,很快出了东华洲,直奔西海而去,随后一个纵身,往海水之中落去,他方一入海,那火也是随之而来,同入海中。

  若是知情之人,这时当能认出,他所去方位,正是先前镇压吞日青蝗的海眼所在!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