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五十五章 心象神返照入世

第两百五十五章 心象神返照入世

  张衍纵入海水之中后,立起龙魂精魄,分波斩浪,往下潜去。

  只那劫火似别有玄妙,起初甚慢,到得后来,却是越来越快,已是渐渐追了上来。

  于是他不得不全力展开遁法,一时身如流光,只数个时辰,就到得那海眼之上,入目所见,便是前次填在此处的浮都玄水。

  他把身一晃,就起了水遁之术,霎时自水中穿行过去,入了原来江山印存寄之地。

  待稳住身形后,把袖一抖,一蓬玄烟过处,便见面方现出一幢十丈高下的六层大阁,却是将那魔藏给扔了出来。

  他一身力道法门,就是自这魔藏之中学来,成得洞天之后,也用过许多手段试着攻袭此物,但都不能伤其分毫。

  他猜测此物当是自天外而来,若连天外虚空亦能飞渡,那许也有几分可能挡住那劫火。

  只是不知此物根脚如何,他并不想暴露人前,而这处有浮都玄水阻隔,此水一是用来镇压海眼,二来就是替代涵渊重水遮瞒耳目的,可以隔绝有心之人窥探,哪怕飞升真人亦是难以分辨内里动静,在这处拿出魔藏,却不怕被人看去。

  他于心下一唤,那两扇石门便就打开。

  回头看了一眼,恰见那劫火无声无息穿过浮都玄水,径自往他这处追来,只是随着他目光观去,此火似隐隐要往自己心中投入。

  他冷笑一声,纵身入了魔藏之中,身后大门轰然合闭。

  那劫火往下一坠。却是随之而来。

  这火介于有形无形之间,按理就是山门大阵亦无法阻挡,然而这一撞到了魔藏之上,竟是被挡了下来,几番欲冲,都是不能过去,最后只能绕着这幢大阁盘旋起来。

  张衍见此火果然侵不入内。心下一定,来至五层之上坐定。虽到了此间。得以躲避了劫火侵袭,可暂时也不得出去,

  他不知这火能维系多少时候,但至少在火灭之前是难以有所动作了。不过方才那一场大战下来。他自身法力也是耗损不少,正好借此机会做些许回复,于是自袖袍之内取了丹药出来服下,便在此打坐调息起来。

  肖凌云见他入海之后,久久不出,却也不知下方到底如何了,便问道:“谭掌门,依尊驾看来,此人可能躲过那火么?”

  谭定仙迟疑了一下。才道:“除非张衍此刻便踏破虚空而去,否则万难逃过此火追袭,便是他一时不死。下来也无法露面,对我再无威胁了。”

  辟璧殿主插言道:“要那两位掌门若是伸手相救呢?”

  谭定仙想了一想,回道:“此火乃是心火,谁人施援,截去那些便需由其自身承受,那两派掌门若能一气化解。早便如此做了,此刻当是都在化解火劫。要是再行出手,怕这二位,也会遭得那焚身之难。”

  肖凌云不觉点头,赞叹道:“先人手段,果然了得。”

  谭定仙道:“只等那张衍一亡,我之气数当可盖过对面去。”

  亢正真人摇头道:“不可寄托于此,张衍虽去,但溟沧派实力犹存,天中现无劫火威慑,此辈少了一分顾忌,为挽回局面,大有可能出门搦战,稍候战局怕更是激烈,诸位千万要小心了。”

  众人神色微凛,认为亢正真人之言极为道理。

  方才屈如意一死,双方气数却是变得堪堪相当了,他们这处先前积累下来的优势已是荡然无存。

  假设张衍亡去,溟沧派必然又会折去几分,下来其为破局,很可能会主动杀出。但若其未亡,很可能又会按压不动。

  商恕霆沉声道:“下来溟沧派会如何做,便看张衍生死了。”

  谭定仙十分肯定道:“此人必亡。”

  肖凌云望了那坠去海中的神兽卵胎一眼,哼了一声,道:“一二日内,可见分晓。”

  此时地底万丈深处,梁循义坐于冥河之上,望去天际,往日他能观得一石悬天,此刻再无半分影踪,他缓缓言道:“星石已裂,顶上悬刃已去,该是我辈出手之时了。”

  虽他与灵崖上人约定,一同对付溟沧、少清两派,但不是说彼此便没了防备了。

  他也是知晓星石之上玄术尤为厉害,要是玉霄亦有剪灭灵门六派之心,那在激战之时动用,那便可将所有敌手一网打尽。而此刻,却不必再担忧此节了。

  他心神一沉,整个已是如烟化去,再出现时,已是在一座上下不着边际,浑然广大的洞府之内。

  这里矗立有一座山峦大小的石碑,而大碑外间,却是坐有五人,正是魔宗其余五派掌门。

  几人见他到来,赶忙立起身来,一起稽首,道:“梁掌门有礼。”

  梁循义微一颌首,目光转动,望向元蜃门掌门薛定缘,问道:“薛掌门,布置得如何了?”

  薛定缘一个欠身,道:“一切备妥,只需梁掌门引动玄法便能发动,本来要行此策,若是拖得长久,需从各家灵穴之中取了灵机补入不足,不过今有那最后一处灵穴现世,却正好借用,此真乃是天助也。”

  梁循义沉声道:“人若不为,纵然得天相助,亦无用处,我灵门被玄门困压近万载,眼下玄门内乱,正可借大劫奋起,攻伐彼辈,改易气数!”

  各派掌门一听,自都是齐声言是。

  薛定缘稽首道:“不知此去攻伐何方?”

  梁循义道:“溟沧派有玉霄牵制,不必去理会,少清派与之互为友盟,该当由我斩断。”

  薛定缘心下早便有数,于是打一个躬。来至那大碑之前站定。

  此是他元蜃门镇派之宝“心象神返大灵碑”,以此碑为根底,可引出一门名唤“虚神照真”的玄术。

  一旦引动此术。元蜃之气立时弥布天地,可将大灵碑中诸多心象所现诸多人物返照入世,并可在己方驱驰之下,征讨攻伐,剿杀大敌,只要后来灵机不绝,此术便可维系。

  其有一言称曰:井中落花照残容。摇影不动方全境。江上飞流逐月去,移空换景只缘心!

  魔宗六派合力。明面之势已是大大压过少清,但要覆灭此派,必定要付出极大代价,便是胜了。事后难与玄门争胜。但有了此术却是不同了,六派门中修士不必亲身上阵,只要有灵机补足,就可不断驱使心神幻象上前攻袭。

  梁循义一个抖袖,一道浑沉黄烟往大碑之中灌入,随他施法,少顷,整个大碑就嗡嗡震动起来。

  血魄、九灵、浑成、骸阴四派掌门见状,也是同时往里打入了一道法诀。

  本来黑沉一片的大灵碑碑面。却是陡然变得剔透通明起来,隐隐可见其中有许多人影站立其中,本来面目有些模糊。可随着时间过去,却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薛定缘看着功候已至,心下默念法诀,最后起法力一引,瞬时间,只闻一声大响。仿佛天地颤了一颤,自大灵碑上喷发出滚滚蜃元之气。而后有十数道人影乘动烟云纵出,少清派方向飞去。

  九灵宗掌门费悦看有一会儿,言道:“这些虚象能施展神通法术,却没有任何法宝在身,不知能与少清派纠缠多久。”

  薛定缘笑道:“少清派洞天修士我等虽不知具体几人,但当不超出九数,其便是杀得,也定会损失精气法力,我等还可在此窥看其神通手段,下回真正与之对上,便可有所提防了。”

  血魄宗掌门方舜同冷声言道:“剿灭少清之后,溟沧派也就独木难支了。”

  众人都是点头言是。

  至于攻伐少清,会否打坏洲陆,他们却并不去考虑,这自然有灵崖上人去回护。

  果然,那些虚象飞出未久,就有一道灵光自摩赤玉崖之上射出,霎时之间便将整个东华洲陆都是映照在内。

  这时那大灵碑又是一震,自上再度飞出十数人,此时出去之人神情神态已无真人无二,几家掌门都可从中认得熟识之人,甚至其中还有自家门下修士。

  费悦言道:“此中只有我灵门修士么?”

  薛定缘回道:“自非如此,薛某亦是唤得玄门中不少厉害人物,譬如那溟沧派晏长生,也在其中,哪怕无有任何法器在身,其战力也是非同小可。”

  费悦叹道:“只可惜此气演化出元胎之下人物,不然能给少清派带去更大麻烦。”

  薛定缘深沉一笑,道:“倒也未必。”

  轰隆一声,那大灵碑再度震动,众人转头看去,这回出来之人,却非如上两回一般有得许多,竟然只得一个,且也未曾立时飞腾而去,而是慢慢自里踱步出来。

  其人器宇轩昂,身着玄袍,浑身玄气绕旋,只站在那里,就有一股惊天威势。

  “张衍?”

  除了梁循义外,各派掌门见了他,都是悚然一惊,纷纷立起,简直忍不住要动手了。

  薛定缘一笑,言道:“诸位莫惊,此是灵碑之中所化虚像,我用此等人物攻伐少清,看其等如何应付。”

  众人互相看了几眼,不觉点头。方才张衍斗杀屈如意的情形自是落在他们眼中,便是前面所说晏长生也是在此人手中丧命,端得上是凶威滔天,其虽然未曾炼就元胎,便只是其一具心象化身,想也能够给少清带来不小麻烦。

  薛定缘拿一个法诀,想要驱使,只是令下之后,那张衍虚象却是站在那处不动,不觉一惊。

  那虚象冷然看了众人一眼,就一个纵身,腾空而起,跃去西天!

  ……

  ……(未完待续)

  提供无弹窗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5201小说高速首发大道争锋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