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五十六章 天心绝悦斩玄冥

第两百五十六章 天心绝悦斩玄冥

  魔宗几家掌门见张衍那虚象飞去时似有异状,都是心下见疑,费悦言道:“薛掌门,可是出了什么变故么?”

  薛定缘想了一想,对梁循义打个稽首,问询道:“梁掌门,这里间……”

  这门玄术虽是以元蜃门镇派法宝为寄托,但真正施展之人,却是梁循义,内中便有变化,他也难以尽知其中端倪。

  梁循义先是不语,似是探查了一会儿,才言道:“我已知晓缘原委,此人应是身怀玄异秘法,故其虚象也异于我辈,若驱其动手,却需动用更多精气法力,此是得不偿失之举,也就不必再去约束了,且其毕竟是由灵碑所化,不去招惹,也不会主动与我为敌,诸位掌门安心就是。”

  费悦皱眉道:“无法驱策,岂非白白耗损了灵机?”

  梁循义淡声道:“我知晓此事,少清派却不知晓,且其在灵碑拘束之下,仍是在我阵中,对面之人又岂会当真视而不见?利用好了,一样可为我出力。”

  贯日大岳墩,清鸿宫。

  少清掌门岳轩霄卓立殿上,下方是门中八位洞天真人。

  按辈分排布,最上方所站之人为婴春秋、薛岸、乐羲容、冯悬照、曹萧等五名长老。

  而下方所立,则是冉秀书、清辰子、荀怀英等三个这千年内成就洞天的后辈,三人所学剑法有所不同,三脉剑传各占一支,故彼此各站一位。

  魔宗这边发动并未做什么隐瞒,少清派这处自然立时察觉,不过殿中之人,无一人有神情变化,都是一副浑不在意之色。

  薛岸笑道:“魔宗倒有些胆量,敢这般杀上门来?此回却可杀个痛快了。”

  婴春秋望了几眼,以他法力,自能辨认出来人皆是以灵机精气所化,便道:“来者乃虚幻之象。能出来这般许多,弟子猜测是动以玄术之故,大约是想以此耗我精气法力。”

  薛岸无所谓道:“虚象也好,真身也罢。来一个便杀他一个。”顿来了顿,他朝对面乐真人言道:“乐真人以为呢?”

  乐羲容抬眼看来,认真道:“好啊。”

  婴春秋不觉摇头。

  此刻殿外忽起啸音,众人寻声望去,便见有一道灵光穿行入殿。

  婴春秋起手一拿。翻开看了看,便对殿上一揖,道:“师尊,秦掌门发书来问,魔宗来攻,可需溟沧派从旁支应?”

  岳轩霄考虑了片刻,言道:“只是魔宗六派,我少清一家足可应付,你回书过去,言我谢过秦掌门好意。只需劳烦他牵住灵崖手脚便可。”

  婴春秋道了声好。

  岳轩霄言道:“此战若只我少清一家,我却也不介意与这些虚象一会,不过今次非为争胜,还需顾忌友盟安危,不可逞一时意气,诸位真人当要谨记在心。”

  少清众真都是俯身称是。

  岳轩霄抬首望去一眼,淡声道:“彼有玄术,莫非我便无有不成?”

  他一扬手,却是一道灿烂若银星的光虹飞出,一至大岳墩上方。很快就化作千万点虚光,融入周遭天地之中。

  此术名为“天心绝悦”,发出之后,每一道剑光皆可化为一道虚空玄洞。修士过来,若是纵横跃动,只要撞上剑光照定之地,便会引动杀机,被一剑断去性命。

  便不是虚象,而是魔宗洞天修士亲身到得。在这般玄术之下,也一样毫无反抗之能。

  因这玄洞每过数十呼吸便会变动一次,你便是不动不移,不挪不转,是以只要落此术笼罩之内,便就无法安稳,唯一躲避之法,便是远远退开。

  此时此刻,那最先自魔宗之中驰出的十余道虚象已是到了着少清山门之前,随其到此,其中有几人就将法相展开,那贯日大岳墩整个包围起来。

  一时天穹之上,再无天光日月,只有昏霾烟云,血雾阴风,呼啸肆虐,笼绝乾坤,看去好似用不了许久,就能将少清派这处山门一举淹没了去。

  不过这等景象,也这只是在东华洲方才如此,在元蜃之气笼盖之外,却是天清净明,万里澄澈,并无半分异动,好似化作了虚实两方天地一般。

  众多虚象之中,这时出来一个黄袍道人,若有人识得,当可认出此是冥泉宗早已故去的一位长老。

  他冷笑言道:“诸位真人,若是少清胆怯退缩,无人出来与我对阵,那我便攻其山门,看他应是不应。”

  可他话音才落未久,神情突然变化了一下,好似遇到了什么可怖之事,下一刻,其便于无声无息中消逝不见,好似从未在这世间现出过一般。

  此是他无意之中触及了一处虚空玄洞,以至于瞬间便被夺去了所有灵机精气。

  这些虚象得了各派掌门施以手段,与真人并无太大差别,也是自有其灵智的,见了这般景象,立知是中了少清算计,先前几人顿时想要把自身法相收拢起来,然而这时已是晚了,却是一个接一个步了那人后尘。

  梁循义冷眼看着这一幕,对此他早有预料,在此前推测之中,少清派若以玄术阻拦,那么先行出去的虚象不可能全数到得少清山门之前,能有一二成留下已是不差了。

  不过他有那最后一处灵穴为后盾,只要灵机不断,就可不停遣出虚象,却不信少清这玄术也能与他这般持续对抗下去,迟早有耗尽那一刻,到时要么另行施展玄术化解危局,要么就只能选择出战,不然山门必遭他们围攻。

  此刻那天中虚相接而连三消失不见,很快便就只剩下了最后一人,其身形在时时变动之中,居然未曾被玄术杀死,反还不断在逼近少清正门所在。

  薛岸看了一眼,顿时兴致起来,道:“是溟沧派的晏真人,不想魔宗连此一位也是变化出来了。”

  婴春秋沉声道:“晏真人早把溟沧派五功三经之一的《元辰感神洞灵经》修炼到了高深境地,这虚象若能把他手段本事一般照搬过来,那许能提前查辨些许气机变化,难怪能存身如此长久。”

  薛长老回头道:“掌门真人?可否容我会他一会?”

  岳轩霄稍作思考,若只一人出战,倒也无碍,还可藉此试探魔宗有无后手隐藏,便颌了下首,只提醒了一句,道:“薛长老不可贪战。”

  薛长老哈哈一声笑,道一声知晓了,便就化光飞去。

  他那声息未落,竟然是到了那晏长生虚象之前,当头一剑便斩落下来。

  极剑迅快如电,按理而言,对方没有趁手法器在身,这一剑斩下,必无幸理,然则那虚象仿似提先知晓有这番变化,扬手一划,使了一个“两界再分”之术,薛长老剑锋顿便落在了空处,。

  还未等他再举剑光,那虚象朝他一指,顿便断了他所有气机感应,对手明明还在入目所及之处,可他却偏偏生出一股虚无不定之感,

  薛长老非但不惊,反还兴致更盛,忖道:“有些意思,便是晏真人当真在此,被我剑锋欺到近处,怕也只能这般应对了,只可惜你没有任何法器傍身,便我不用神通,又能接我几剑?”

  他身形一转,一道剑光已是跃了出去,然而前方剑影未去,一道剑光已从晏长生虚象背后杀出,霎时将他身躯洞穿。

  可那虚象却是一分,竟然已是在剑光及体之前主动散开灵机,纵去四面八方,竟又是避过了一剑。且因灵机感应被绝,使得薛长老一时无法分辨哪一处是正身所在,显其是在此招之前,已是料到后续变化,故才做出了这番应对。

  薛长老却不追击,反还把剑一收,顿时面露惋惜之色,不再追杀。虽然对方躲过他剑斩,但这般行事,却是避不开身周无处无在的虚空玄洞的。

  果然,无数散去灵机并未去的多远,就似撞到了什么无形之力,从天中生生便被抹去了,再也未曾聚合而起。

  薛长老摇了摇头,实则方才是他输了一招,要是头顶并无玄术,许还打个畅快。

  他袖袍一甩,正要就此遁回山门,目光一撇,却又停了下来,却是远方又有十余道遁光过来,只是仔细再望几眼,双眉却是一扬,诧异道:“咦,那不是溟沧派张真人么?不想他虚象也在其中,是否要上前与之一会呢?”

  西海海眼之下,张衍在打坐数个时辰之后,法力已然尽复,他虽坐于魔藏之中,但功行毕竟已是破至七重境关,神意一动,便可观遍九洲山水。

  虽此举有些耗费法力,但现下并不用与人斗战,倒也不必刻意养。

  他在稍作探查之后,顿便望见了有十余道光朝着少清派山门方向飞去。

  看有片刻后,他不禁一挑眉,却发现自家竟然也在其中。

  “原来只是虚幻之象。”

  他思忖片刻,望了望外间那徘徊不去的劫火,心下却是有了一个主意,暗忖道:“这倒可试上一试,便是不成,也不损失什么。”

  起指一点眉心,灵光一闪,却是将那伏魔简取了出来,随后往外一掷,其便化做一道灿烂虹光,自魔藏之中毫无阻碍地穿出,一路往大岳墩方向驰去。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