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五十七章 西伐北征同举力

第两百五十七章 西伐北征同举力

  伏魔简上有张衍一点神魂依附,是以此刻驱御起来极为如意,出了海眼之后,变化为一缕淡薄如烟,清清爽爽的微光,就往少清派山门之地腾空掠走,很快就入那元蜃之气覆盖之地。WwW.XsHuotXT.com

  入至此间,天地陡得一黯,四处景物皆是模糊不清,天际云层好若那淤血与烟尘黏合到了一处,污秽浑浊无比。他去不理会,只管往贯日大岳墩方向飞驰。

  许久之后,见得前方有一道剑光纵横往来,似正与几个虚象缠战。

  就在此刻,有光华骤然一闪,却是那剑光斩中其中一个,随着一声雷霆爆响,隆隆不绝,那虚象顿时爆散开来,最后化作为一大团翻滚浊气。

  张衍知晓不少少清派神通,认得此术为极剑一脉神通“极阳雷震”,剑起之时,疾如迅光,一刹那间,就有千百剑光杀出,以至于最后声合一处,有如霹雳炸响。

  方才这虚象是被剑光斩杀,故未曾被虚空玄洞吞去,自然也有些气机残存此地。伏魔简天生喜好吞吃精元神魂,尤其这虚象之中得了六派掌门相助,三宝齐备,对其更有莫大吸引力,在外一个绕转,不断将那些灵机吞入进来。

  张衍见状,若有所思,却也未曾阻止,魔简此刻外状几如轻烟,这些散碎气机便是夺了去也无人会来注意。

  与此同时,他那虚象在玄术驱使之下。这刻也是到得山门之前。但其好若能察觉到前方有所不妥,还未到得少清那玄术笼罩之地,便就立定不动。不再前进。

  此时第二批到来大岳墩前的虚象尚在与薛长老厮杀,自然也就无人来理会他。

  待静静站有半个时辰之后,那第四批虚象又是杀到,其等纵有智慧,但因身受驱使,对旁人多是漠不光心,是以大多对他视而不见。一个个擦身而过,但唯有一个。却是停下,面露阴沉之色,质问道:“你怎不一同攻山?”

  魔宗六派此次唤的诸多虚象,为照拂各派颜面。所取人物也多是门中长老一流,并无一派掌门之尊,甚至因与玉霄派为一方联手之故,也无其派别中人,但此人语气神情,却又似身份不低。

  张衍那虚象瞥他一眼,却是一抬手,往其所在之地只是一拍,轰隆一声。霎时虚空塌陷,将对方重又震化为一团灵机,随后一挥袖。将之荡开。

  那伏魔简见得,却是一闪,便就过来将那灵机摄去,做完此事后,绕着张衍虚象转有一圈之后,忽然遁光一闪。就往其眉心之中窜去。

  那虚象却是眉目一挑,起手轻轻一拨。一道玄气涌过,就将伏魔简挡在了外间,然而这个时候,似乎有所感应,转首看去,就见远处忽然杀入进来一道剑光,直奔他面目而来,但他却是未曾躲避,只是冷眼看着。

  薛长老这一剑斩来,本拟建功,然而剑光斩落,却一下掠过虚象之身,直似斩中了一片虚无,什么也未曾触及,就从中穿了过去。

  他心下一怔,莫非当真是幻象?

  就在这念转之间,他已是连续出了数十剑,然而每一次明明斩在了虚象立身所在,却偏偏从又其身上透过。

  这时他也察觉到了不对,明白这应是张衍身上神通之术,如今被虚象也是用了出来。

  虽未能明白这其中玄妙,但他心中却无有半分怯惧,反还两目放光,正待跃剑再斩,那虚象却是对他一拿,顿时身形一滞,好似要前倾去。

  极剑一脉讲究的纵横飞驰,身无挂碍,不滞于心,从不与人正面缠战,讲究的是不断游走,找寻机会,上一瞬出去万千里之遥,下一刻又欺敌于三尺之间。

  本来若无玄术拿定,薛长老倒可立起挪移神通跃出战圈,然而眼下却是不成了,于是不退反进,大喝一声,化出千百剑光,齐往前方斩去。

  那虚象仍是未动,只是身上骤然浮出一圈形若琉璃的气罩,剑光落入其中,却仿佛入得无垠远去之地,根本无法近他身侧。

  薛长老本就存着以攻代守之心,见得此景,立刻一转剑锋,想要向外飞纵,可身后却听得一声闷雷般的震喝,剑光一颤,不由得顿了一顿,与此同时,又是方才一股牵扯之力上得身来,同时那气罩也是猛然一张,似要将他圈入进去。

  薛长老心下暗道一声糟糕,他早就知晓这位渡真殿主不好对付,未想到一尊虚象手段也如此了得。同时又心下气闷,极剑一脉有许多本事都是靠挪遁使出,如今被制,与常人比斗或许无需在意,可与高手相争,这一线之差就十分要命了。

  张衍看到这时,顿知是机会来了,这玄转天罗璧是他自家推演而出,自然知晓其中所有变化,于是心下一驱,伏魔简倏化晶华,往里窜入,随后往上一仰一转,竟然过跃过障璧,直直入了那虚象眉心之中。

  他曾想过,这些虚象连原主神通道术都能用出,这当无法凭空得来,那至少应是借用过自己气机的,那么冥冥之中有一息关联许也说不定。

  故在他打算之中,是想把伏魔简送入自家虚象之内,再通过潜藏在其中的神魂设法将之化为己用。

  不过此举也是因为他为躲避劫火,暂无法出来干涉战局,方才如此做,究竟能否成功,也并不能够确定,只是姑且试上一试罢了。

  伏魔简一入虚象身内,登时在里寻得一点晦暗无比的污浊神意,毫不客气上前将之吞了,只是要待神魂上去接掌这具虚象时,其却是如雾云一般缓缓散去了。

  张衍见得此一幕,倒也未有现出任何失望之色,心下忖道:“魔宗中人果是精研神魂之道的行家,果然没有任何漏子可钻,那劫火迟迟不去,想要及早脱困,看来还要另行设法了。”

  这时外间薛长老本是鼓起浑身法力,待要拼命了,可陡然间前方虚象崩散,不觉一怔,稍候见有一道淡薄气雾飞出,猜测是有同道援手,也不知是谁人,想了一想,就把剑一祭,就又跃归山门。

  这里斗战正烈,而另一边,吴云璧与周如英二人却是经海路回了山门,此回若非劫火降下,他们还不定能从张衍手中脱得性命,故心下也是暗呼侥幸。

  来至殿中,待复命过后,就又回了席上坐定。

  方才坐下未久,就听得上方辟璧殿主言道:“灵门方才来书,邀我设法牵制溟沧派,以免其腹背受敌,乃至功亏一篑,不知师兄如何决断?”

  太昊掌门商恕霆呵了一声,道:“灵门六宗虽然出手,可现下是在以虚象围攻,少清那边也是同样祭出了玄术,这两方这般打上数日夜也不见得能分出胜负,现下就要我出手,是否有些言之过早了?”

  众人皆是称是,灵门六派固然动手,但少清派有山门大阵为依凭,一时还见得不结果,只眼下战局来观,确实还有得拖延。

  谭定仙出声言道:“谭某倒以为此刻正是时候,再晚却是不妥,诸位真人当要明白,此前溟沧派为怕天下同道察觉,摄取地气时动静不敢太大,现在却不然,其定是放了开来施为,若是地气折损过多,便事后击败了溟沧派,东华洲也是灵机丧尽,再非我等修道人存身所在了,是以越早动手越好。”

  肖凌云冷笑道:“谭掌门此言差矣,溟沧派固然是我大敌,但灵门也不可不防,尤其这六宗实力现下看似斗得激烈,实则未损分毫,我又岂能轻动?”

  这话出来,顿时引来不少人心下认同。

  灵门六宗固然提防玉霄,而玉霄一方也同样是心存警惕。尤其是南华、太昊、乃至元阳等派,都知晓这一动起手来,势必是他们冲在最前,既然有“迁羽量胜”之术定量气数,那为何要拼死斗活?眼下魔宗六派之势明显压过少清一头,等少清那处折损几人,自然就占得胜机了。

  座下宿衡真人想了一想,道:“这毕竟已是约言定盟,坐观不动,也是不妥,不如用个折中之法。”

  亢正真人问道:“宿衡殿主有何高见?”

  宿衡真人笑道:“既然他要我北上,那我便北上,先把气势做足了,不过何时动手,却是我等说了算,到了龙渊大泽之外,就先来一个围而不攻,此举同样是牵制了溟沧派,灵门六宗也无法说我什么,真人以为如何?”

  肖凌云面上一喜,道:“亢正道友,此策可行。”

  商恕霆也是颌首,道:“到了溟沧派山门之外,那就是生出什么意外变故,也能立刻举力攻山。”

  谭定仙打个稽首道:“我补天阁山门已在摩赤玉崖近处,诸位真人如欲北上,不妨到我山门中来,如此行途当能安稳了。”

  亢正真人望去一眼,见肖、商两派掌门都是望着自己,心下哪会不知他们心思。

  等他玉霄领诸派顶在前面之后,那南华、太昊、乃至元阳等派山门,自就在遮护之后了,不过同样,到了那处,要驱策起三派来,却也更为容易了。

  考虑下来后,认为毕竟利大于弊,便缓缓自座上站了起来,沉声言道:“告明峰主、心明殿主方至山外回来,法力未复,就留此镇守山门,其余诸人,随我一同北上,征伐溟沧!”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