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六十一章 微仪周空斩

第两百六十一章 微仪周空斩

  南海海底之下,陶真宏等人见辟璧有那威能奇大的星砂在手,知是难以力敌,只好又退回了阵盘之中。@@,

  不过此刻,李岫弥身上半边身躯却是莹莹发亮,闪烁之中,可见一缕缕灵机自上飘散出来,好似在一点点消融瓦解,那是沾染了含离星砂所致。

  辟璧真人因从未曾用过含离星砂,知其威能极大,怕一个不巧,把自己也陷了进去,故此不敢放手施为。不然任凭三人多大本事,也早在此砂之下化为乌有了。

  但就是这般,只要沾得些许上身,就能不断消融法体精气,最后也是同样难逃一死。

  李岫弥知晓至多再有数十呼吸,自己就当失了性命,便打个稽首,道:“贫道走后,小界之中所留肉身,便劳烦陶道友交由我门下弟子,若是可以,还望陶道友日后能伸手照拂我门下一二。”

  陶真宏郑重回了一礼,道:“若陶某此战能存身下来,当会照拂道友门人。”

  他若不是方才及时发现不妥,又得虺龙护驾,此刻怕也同样是这般下场了。

  米真人抬手看了看,她指尖之上也是沾有一点星光碎屑,外表看去只这一点,实则星砂一上身,便就侵入了体内,再也无法驱逐了,此刻正在一点点侵蚀法力精气,她以袖一遮,喝道:“死便死了,怕个什么。”

  李岫弥自嘲一笑,道:“虽早已想过有今日,以为自己早已看穿,但未想真正临头,总有些牵挂不能放下。”

  说话之间,那荧光已是渐渐蔓延到他脸颊之上,半边身躯已是无有了。

  他目露惋惜之色。道:“可惜不能一睹天外洲界何风光了。”

  陶真人道:“此战若胜,李道友当能见得。”

  因知此战凶险无比,三人神魂早以分魂一点在外,收在了妥当之处,溟沧派一方若胜,那么还可转生为人。来日自有人来接引,但若是败了,那自然是一切皆休。

  李岫弥笑了一笑,言道:“本是草莽一生灵,石人解玄方辨情,身散气化心未休,一脉当传万载名。”

  一语说毕,整个人已是在荧光之中轰轰而散,化作了一团星屑。最后消失不见。

  陶真人叹一声,对其他所坐蒲团打个了稽首。

  米真人此刻手臂以下已有淡淡荧光透出,连衣衫也是遮掩不住了,她忽然立了起来,往外走去。

  陶真人沉声问道:“米真人去何处?”

  米真人道:“与其在此坐以待毙,还不如出去再与那人斗上一场,也好让其知晓,我崇越真观并非无人。”

  陶真人微叹一声。并未出言劝阻。

  米真人脚步一顿,甩了一道灵光出来。落在地下时,化为一只玉鼓,她言道:“此是我借以成就洞天之宝,现下留在身边已是无用,你若用得上,那便留下。若是用不上,扔了便是。”

  说完之后,也不等陶真人回话,便就一纵身,白虹一道。出得阵盘。

  辟璧真人此时正坐于一驾云筏之上调理气机。

  他之所以方才没有趁胜追击,一是怕三人拼死反扑,二是他也未想到放出那含离星砂时,所用法力着实不少。

  他是没有把握就不会妄动之人,故而宁可等上一等,想把法力回复过来之后再动手。

  所幸此次来南海之前,得了几枚门中珍藏的丹药,自忖几个时辰内就可恢复元气。

  其实他此刻已是不把陶真宏等三人放在心上了,他可以断定,方才至少有两人被那星砂波及。

  只要此砂沾身,无论用何法,都是挽不回性命,且越是转动法力,亡得就越快,至于剩下最后一人,哪怕不去刻意对付,也掀不起什么大风浪了。

  未过许久,神情一动,起身看去,却见一白衣女子踏波过来,目光再是一瞥,见其一臂上荧光闪烁,呵了一声,言道:“米真人,你若是坐于阵盘之中,还可多留一个时辰性命,此刻妄动法力,至多只能存世半刻。”

  米真人露出不屑之色,道:“我之生死,岂由你定!”

  说话之时,她身上却是飘起了一层无色焰火,似是整个人都燃烧了起来。

  此是她展动了崇越真观威能最宏的一门神通,名曰“微仪周空斩”,此法要舍尽一身精气神魂,起执念化作一对阴阳双刀斩去,只要刀芒不消,哪怕你躲入小界之中,一样可以斩入进来。

  而此举一为,等若提前自绝了性命,便是星砂着体,也无任何效用了。

  辟璧真人初始还不以为然,但等到气机越来越高扬时,神情也是凝重了几分,将手中玉如意稍稍一提。

  他能看出来对方一出阵盘就已是展动了神通,此时就是出手阻挠也已是做不到了。

  米真人蓄势到之后,身躯轰然一散,整个人就化作为一道耀如日光的刀芒冲斩而来!

  辟璧真人无心与一个必死之人拼命,于是将法力一转,遁入自家洞天之中,想以此避了过去。

  然而下一刻,却见那刀芒居然穿界而来,似有斩破此处洞天之势,他不禁吃了一惊,忙是将手中玉如意想向上一抛,随后根本不去看那结果,就又遁身出去。

  轰然一声,他自虚空之中遁出,然而等有片刻,却未见那刀芒追了出来,但感应之中,其却是含而未吐,似是随时可以自虚空之中一刀斩出。

  辟璧真人神情微变,哪还不知是自己中了算计。

  米真人这是故意把那一刀芒留在了他洞天之中,时时作以威慑,且只要这刀气不去,他下回再入洞天,那必是迎头一刀斩来,只是想想也令他难过无比。

  但是此刻,忽然觉得似何处有所不对,功聚双目,转头往北看去,顿见一道影影绰绰的玄色刀气,正奔着着南崖而去。

  此是米真人知晓两刀齐上也未必能杀得对手,故特意将两刀分用,以阳刀追斩对手,而那阴刀却是朝着南崖洲劈去。

  辟璧真人哼了一声,忖道:“当真是好算计,我若稍有疏忽,却是叫你坏了洲陆。”

  为防备那道随时可能劈斩出来的阳刀,他不敢祭动神通,只是扔了一只巴掌大小的金牌出来,此宝落至脚下后,往上照出一道光亮,将他身躯一裹,一合一转之间,已是挪遁虚空而去。不过几个呼吸,就拦在了那刀芒之前。

  只是到了这般地步,他也被逼得不出手抵挡了,否则南崖洲必是破损。拿定一个法诀,身后有清光大涌,主动往上迎去。

  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不知何处飞来八条白蛟,纵横穿插,提前与那清光撞在了一处,顿时两相消融,俱是不见。

  “陶真宏?”

  辟璧真人一皱眉,不过这时那玄色刀芒已至,他已无暇分神,却是一抖手腕,五指齐齐断下,化作五道星光上涌,与那刀芒交击了一下,

  被连连崩碎四道星光之后,那刀芒终是一折,消失不见,最后一道星光落下,回至原处,再观他手掌之上,只得一拇指尚存。

  玄门修士肉身紧要,他如今舍去了四指,意味着再无更进一步可能,纵是他不做此想,可心下也莫名懊恼。

  抬目一看,见陶真人正乘坐青鸾,浮于天穹之上,便冷笑一声,道:“陶真人,本来你安稳躲在阵盘中,我也未必会再来寻你,既然你迫不及待过来寻死,我却可成全于你。”

  他正要上前来找陶真人晦气,可就在这时,身躯却是一震,往侧后看去。

  就见海水轰隆分开,而后一个身着玄袍的年轻道人大袖飘飘,反手负剑,踏玄气而出。

  辟璧真人顿时无了先前镇定从容之态,目光之中也是浮起了一丝惊恐,骇然道:“张衍?”

  他可是见过张衍是如何斩杀屈如意的,待其将被劫火逼走后,还曾庆幸不用再面对这等大敌,可此人眼下居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他哪能不慌,。

  他忽然大叫一声,不顾一切,起得全身法力,一道道大玉清光打了过来。

  张衍眼底微微有赤紫之色泛出,稍稍吸气,随后呼的朝外吹出一了口气,此气如海啸一般啸涌而出,所过之处,漫天清光尽皆破碎!

  辟璧真人大惊失色,这是最为纯粹的法力碰撞,对方一身功行远胜于他,任再什么神通上去也是无用。

  他也是有决断的,立时拿了一个“景星常定”之术,顿有点点星芒洒下,将自己身躯罩入其内。

  方才持定此术,却有一道剑光横空而来,正正斩在那星芒之上,霎时破碎开来,竟是半分也阻碍不得。

  眼见着那剑光要顺势将他一斩两段时,忽然一股浩大森严,广博无比的灵光降下,将他一兜,霎时就不见了影踪。

  张衍一挑眉,把北冥剑收了回来。

  陶真人这时过来,稽首道:“张真人,方才那气机,非吾辈可为,可是灵崖上人出手么?”

  张衍望了望南崖洲方向,冷笑道:“这是那位灵崖上人告诉我等,南崖洲有他坐镇,我等再是费尽心思,也是无用。”

  陶真人略一思索,道:“张真人以为,那南崖洲还要再打么?”

  张衍淡笑一声,道:“为何不打?南崖洲固有此人坐镇,我等身后,莫非就无人了么?他若出来,自然有两位掌门接着,根本无需去理会。”

  ……

  ……(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