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六十三章 只等天机落玄剑

第两百六十三章 只等天机落玄剑

  少清掌门岳轩霄站于清鸿殿中,尽管外间不断有魔宗虚象冲击山门大阵,他却恍若未闻,目光只是望向南崖洲方向。

  现下溟沧、少清、玉霄、冥泉四派主掌之人彼此互相牵制,表面上看似平静,但谁也不会妄动,只要有一人露出破绽,便很有可能引得他人来攻。

  为免给对手窥得机会,皆只是坐观门下修士斗战。

  而眼下张衍正在往南崖洲方向攻去,此处乃是玉霄根本重地,点取灵穴之所在,要是就此破碎了,那么对玉霄一方无疑是一个沉重打击,甚至有可能动摇人心。

  岳轩霄判断下来,灵崖上人要想护持住此地,只有三个办法,首先便是出手攻袭张衍,但他与秦掌门绝不会袖手,就算冥泉掌门梁循义从中作梗,只至多挡得一人而已,另一人足可接下。

  其次便是灵崖以自身法力遮护,但这也非上策,他们二人同样可以出手搅扰。

  而最为稳妥之法,就是转挪玉崖,同样罩定南崖洲。

  当年曜汉真人可以此宝一举罩定四洲,如今灵崖上人可无有这般功行,护住东华一地或是容易,可要是两洲之地,便就有些勉强了。

  若其当真如此做,便是给了他们两家机会。

  岳轩霄目光转过,望左手侧投去一眼,那里正横摆着一柄通体无暇,如清光筑就的无柄长剑,但若闭起双目,却无法述其短长,更无法在识念之中勾勒出其形貌。

  此是少清门中镇派之宝“太卓玄清剑”,只要灵崖流露出一丝遮护南崖洲之意,他定会毫不迟疑斩了上去。

  与此同时,南海之上。

  辟璧真人一将那含离神砂掷出之后,凡他目光所及之地,皆是变得光霞辉耀,灿灿一片。仿佛那前方展开了一道星河。

  张衍已在先前看得这神砂的厉害之处,只要沾身不去,就不能不断消融灵机,一不小心。就有性命之忧。自忖便是力道五转之身,也未必能在阵前挡了下来。

  若是使出那玄转天罗璧,或许能够挡住,但也只是可能而已,他不会去冒这个险。故而一抖袖,直接将那“诸天纵合神水禁光”洒了出来。

  刹那间,仿佛有一股烁亮水流自虚无之中流淌而出,传出潺潺之声,其在半空中一个舒伸,就与那星光迎头撞到了一处。

  含离神魂侵夺灵机,而神水禁光则是生生不绝,一时两方不断耗磨,哪一方也压不下去对面。

  只是这两物都是要依靠御使之人法力来施展,辟璧真人恰恰此方面居于劣势。只几个呼吸,就觉法力不济了。

  吴云壁和周如英见他一人难以抵挡,忙是一左一右,各自放了含离神砂出来,上来策应。

  张衍从容一甩袖袍,两侧各有一道神水禁光涌出,将之敌住。

  吴、周两人照着辟璧真人的吩咐,不敢随意挥洒此砂,只是一点点放了出来,但就算如此。也只坚持片刻,就觉不支。眼见那神水禁光还在面前,似是并未消磨去多少,二人也觉无力。

  含离神砂无法建功。他们就是用上余下手段,也同样拿张衍没有办法。

  片刻之后,辟璧真人手中神砂用尽,见仍是未能阻住张衍半分,便吸了口气,又拿动一个法诀。身下所立铜亭忽然大放金光,有喃喃颂之语传出。

  南崖洲作为玉霄派根本之地,自被外人侵袭过一次后,也是布置了一处禁阵。不过如此大的洲陆,想要全数护持起来,显然是不可能的,哪怕当真穷尽一洲灵机也是不够,只能一些灵秀山川所下布下守御阵势,而这铜亭便是南崖洲禁制阵气化幻而成.

  这些灵机是从洲中万千山水之中聚来,要是无所顾惜,甚至连一名三重境修士全力一击也能挡下。

  本来他料算得不错,只要张衍前冲之势被阻得一阻,再想复振,便无这般容易了,可并未曾料到,那涌来玄气之中还裹挟有许多涵渊重水汇聚,此水一多,连天妖亦不敢挡,何况这一处禁阵了。

  张衍见已是把含离神砂扫荡干净,一卷袖,将余下神光禁光也是收了回来,只对付一个二重境修士,尚还用不到此物。此刻前方没了威胁,他法力催动之下,玄相前冲之势又快了几分。

  辟璧真人见此,不敢有半点大意,连吞了数枚丹药下去,咬牙强运法力,眼睁睁看着那那玄气涌撞上来。

  天中骤起一声爆响,而那铜亭,却是应声崩裂!

  一道遁光自破散光华中飞出,辟璧先前吃过一次亏后,心下时刻有所提防,方才见机不对,就先自祭起一道遁光,往后退去,倒未曾受得任何损伤,只是稍稍有些狼狈而已。

  但这次虽是躲过了,他仍未阻得对方,是以并不能就此脱去,

  遁去远处之后,他再掐诀使法,引得四方灵机聚来,把那铜停又是还聚出来,只是感应之中,山水阵气居然足足残破了六成以上,心下不觉一沉。

  可到了眼下,他也没有什么更好对策了,只能行一步看一步了。

  数息之后,铜亭再裂。

  辟璧真人又一次遁逃开去,退至远处,意图再聚阵气,却发现连一丝一缕也调之不动,显然都是崩坏了。

  这个时候,他除了自己亲身上前迎击,已无任何办法了,只得把身一摇,将自己法相现了出来。

  天际之中,只见一团灿灿芒光涌出,气映山河,星芒曜穹,外有斑斓飞霞,周映数千里,声势也是不小。

  张衍看了一眼前方这星芒气河,目光一闪,身躯稍稍前倾,身上玄袍骤然飘起,周围玄气大海似被猛地推动了一下,隆隆向前涌去。

  轰隆!

  辟璧真人那一座星芒法相顿被撞碎开来,化作无数星光溃退下去,

  然而他倒也有几分韧性,明知不敌,却仍不肯放弃,过得几息,待灵机收拾凝合之后,又是迎上,却又一次毫无悬念粉碎开来,如此再三,已是法相黯淡,灵机渐衰,

  此时他若转头逃遁,其实还有一线生机,可他也知,今日舍命阻挡,来日或还有转生机会,还能重回族门,不失一个上修身份,可要是不顾退去,族律门规绝不会可能轻饶了自己,故仍是勉强聚集法力,拦在半途之中。

  张衍这回看也不看,催动玄气,奔腾如海,生生自其法相上碾了过去,那点点星光,顿时淹没在了无边气雾之中。

  此时一道金光自里冲天飞起,却是辟璧真人以身上玉佩护住神魂,往山门方向遁逃。

  张衍望见,正要施展凌空雷震,可似感应到了什么,抬目看去,只见一道凌厉刀芒自虚空之中飞了出来,正正斩在那一缕神魂之上,其顿如琉璃一般破碎开来。

  而那刀芒诛杀辟璧神魂之后,似也把自身耗尽,光华逐渐黯淡,最后消散在了大气之中。

  吴云壁、周如英远远看到这一幕,皆是心神大震。

  自吴汝扬死后,周隶广便是门中功行仅次于亢正殿主之人,余下诸真皆不能及,未想今朝非但在此败亡,还落了一个魂飞魄散的下场,对他们冲击不可谓不大。

  周如英咬牙道:“辟璧真人战殁,我二人也不可后撤。”

  吴云壁一皱眉,传音道:“周师妹稍安勿躁,这一回我等已是尽了全力,上前阻挡,也是一样无济于事,反还白白送了性命,还不如留得有用之身……”

  周如英却打断他道:“我周如英乃周氏族人,现下外人要断我山门根基,我怎能视而不见?告明峰主不必多说了,哪怕就此身死,我也要上去拦他。”

  吴云壁叹一声,若两人一同回去,便有罪责,也是分二担之,可周如英既然不退,他一人就是退走,门规也难以容他。

  探手摸了摸袖中法符,此是临行之际门中赐下,凡门中洞天皆有一枚,自己却动用不得,唯得灵崖上人相召,方会发动,适才辟璧真人就是被此接引回山。

  他忖道:“我二人若亡,玉霄山门之中可再无人镇守,上人未必会见得如此情形,那便不如拼上一回吧。”于是他传音道:“既然心明殿主执意如此,那我便同你一道。”

  心思一定,他便不再有任何犹疑,将法相展开,朝着那滚滚玄气冲撞过来。

  张衍瞥了一眼,却并不停止前进之势,从容拿定龙魂精魄,法力一运,将那涵渊重水御动,化作一滴滴水珠悬在两侧,坐等这两人上来。

  只是二人还未到得跟前,忽有一道灵光凭空闪过,就将两人都是摄走。

  张衍冷哂了一下,对此他也并不觉意外,不过此刻无了拦路之人,前方已是一片坦途,他倒要看看看这位灵崖会如何选择,究竟是耗费法力护住南崖洲,还是直接出手攻袭于他。

  念至此处,他又加快了几分速度,过去大约一刻,见得南崖洲已是在近在咫尺,便就清喝一声,鼓荡全身法力,卷动起那仿佛笼绝天地的玄潮,带着无边风雷之声,一头就撞了上去!

  ……

  ……(未完待续。)